车队沿着小径从森林里慢慢驶了出来,一座风格稍显陈旧、给人以古朴之感的城市慢慢出现在车队众人的面前。

    帕萨克斯,这座足足有上千年历史的城市刚刚建立时还不属于博利兹王国,但是在几次大规模的战争之后,崛起的博利兹王国拓宽领土,将这座城市纳入了它的怀抱之中。

    两百万人口,占地一万两千平方千米,帕萨克斯完全当得起博利兹王国东部第一大城市的名头。而且在归属博利兹之前,帕萨克斯作为公国拥有独立的行政系统。历史悠久、风格独特,帕萨克斯这座城市由此成为吟游诗人口中广为传颂的一座大都市。

    不过比起博利兹王都泽凯利亚,帕萨克斯还是略有不如。

    帕萨克斯宽阔的护城河中河水清澈,宽三十米的栈桥搭在护城河上通往三米多高的巨大城门。

    排着长长的队伍,车队慢慢驶上栈桥,终于抵达了城门前。

    城门下的守卫腰间悬着长剑走过来,检查了一下马车里装载的货物,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才终于放行。

    多莱恩没有心思观赏帕萨克斯市内的景色,此刻他正手忙脚乱的把男装脱下来,然后急匆匆的换上女装。化妆品早就预备好了,此刻也都从储物手镯中取出来放在车厢里。

    但是多莱恩对化妆并不是很在行。

    然而即使不怎么化妆,当多莱恩换上女装并把头发解开披散在肩上的时候,一个面容俏丽,脸上带着些许稚气的少女便出现在车厢中了。

    手拿镜子看了看,确认了好几遍不会出现问题之后,多莱恩这才松了口气,随即又露出苦笑。

    “你打算暂时住在公爵府?”巴泽尔问道。

    “当然不,拜见公爵夫人,之后,我就会离开公爵府。”多莱恩稍稍有些结巴的回答道。

    摸了摸喉咙,随着巴泽尔给多莱恩施加改变声音的魔法之后,多莱恩的音色也变成了之前那种略带沙哑的女声。

    而且说话结巴的毛病又犯了,只是比起以前好了很多。

    到了现在,多莱恩基本也已经明白说话结巴是怎么回事肯定是另一个人格造成的影响。而那个人格,似乎只会在多莱恩换上女装的时候才会对他产生影响,只要多莱恩不着女装那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应该快到了。”巴泽尔轻笑着说。

    “别笑了,你就那么,喜欢看我笑话吗?”多莱恩闷闷不乐的说道。

    车队慢慢驶过长长的街道,拐了好几个弯之后上了中央大道,往市中心而去。

    不过公爵府并不是在市中心,而是在稍微偏离市中心一点的位置。车队的目的地就是公爵府,等到了那里之后贾思琳夫人会和多莱恩一起拜见布莉姬特公爵夫人。

    原本多莱恩打算一个人去公爵府的,但贾思琳夫人坚持要送他过去,多莱恩没办法只能同意。

    贾思琳夫人在打什么小算盘多莱恩很清楚,这位夫人是想借这次机会和布莉姬特公爵夫人搭上关系,就算只是见一面也是不错的,总之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贾思琳夫人当然会做出这种选择。

    一块块正方形灰色石块铺成的中央大道显得非常质朴,而且给人以厚重的感觉。多莱恩揭开窗帘往外面看了看,随后就发现中央大道两旁的店铺也都是用这种厚厚的砖块建成的,这种建筑风格给人以大气雄浑的感觉,让人感到些许震撼。

    “帕萨克斯的中心以前是一座城堡,所以这里的建筑风格偏向军事化。”巴泽尔解释道。

    “哦……你以前,来过这里吗?”多莱恩问。

    “当然了,我年轻的时候基本上把大陆各个有名的城市都走了一遍,就连耶鲁撒冷我都去过。”

    多莱恩感到疑惑,耶鲁撒冷这个名字让他产生了熟悉的感觉。

    “耶鲁撒冷就是教廷国。”巴泽尔说道。

    多莱恩肩膀一震。

    不出意外,那个给多莱恩施加异端审判术的金发少女就在教廷国,也就是耶鲁撒冷。可以说多莱恩和伊娜离开部落,最终的目的地就是那个地方。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你不要妄想前往耶鲁撒冷。”巴泽尔警告道。“耶鲁撒冷的实力很强,主教以上的神职人员不下百位,神圣骑士团有将近二十万的数量。更不用说教廷的最高领导者克莱门多就在那里坐镇。”

    “克莱门多,也是圣阶?”

    “你以为呢?”

    多莱恩吞了吞口水,慢慢收起自己心中那份不切实际的冲动。

    车队慢慢停下来了。

    公爵府就在面前,布莉姬特公爵夫人的府邸占地倒不是很广,大概和玛乔丽侯爵夫人的府邸差不多。但这里是市中心,而玛乔丽侯爵夫人的府邸在郊区,所以两者没有可比性。

    公爵府外立着两排雕塑,左边一排全都是手拿着礼帽和钢笔的绅士,右边一排则是拿着各种餐具和瓷器的少女。

    这两排风格独特的雕塑都是乳白色,看起来非常的素雅。

    一队护卫从公爵府中步伐整齐的走了出来,在车队前站定。随后又是一个长着两撇八字胡的老管家带领一帮男仆走了过来。等到了马车前,老管家抬手问道:“尊贵的客人你们好,请问你们是来拜见公爵夫人的吗?”

    “您好,我是帕萨克斯东区红鸾商行的行长贾思琳,不过并不是我们要拜见公爵夫人,而是多莱恩魔法师有事拜会布莉姬特公爵夫人。”

    贾思琳夫人带着珍妮从车厢里钻出来,在这位老管家的搀扶下轻轻从马车上下来。

    马车周围的护卫队成员也都下了马站定,与公爵府的护卫一同看向多莱恩所在的马车。

    “多莱恩魔法师,请下车吧。”贾思琳夫人说道。

    “好的。”

    沙哑的女声从车厢里传出来,令贾思琳夫人吃了一惊。

    车厢前的帘子缓缓解开,一个身着白色长裙的少女优雅的从车厢里钻了出来。

    在场之人全都惊呆了,尤其是马车跟前那些护卫。

    劳伦长大嘴巴,眼神是那么的难以置信。贾思琳夫人则抬起手掩在最前,脸上的神情惊疑不定,许久之后终于往前走了一步,轻声问道:“多……多莱恩先生?”

    “不好意思,夫人,瞒了你们,这么久。”多莱恩把额前的头发拨到脑后,在一个护卫的帮助下从马车上下来,然后微笑着看向贾思琳夫人和她身旁的那位老管家。

    “我是克莱尔,是叶丽萨维塔女王陛下,让我来的。”多莱恩笑道。

    老管家终于回过神来,随后一个激灵走了过来,抓住多莱恩纤细的手激动的喊叫道:“克妮小姐!真的是克妮小姐回来了!”

    克妮小姐?

    多莱恩愣在原地。

    “快,快去告诉夫人,克妮小姐终于回来了!”

    老管家冲身后那帮公爵府的护卫大喊,泪流满面。

    十分钟后,多莱恩坐在公爵府客厅的小沙发上静静的思考这是怎么回事。

    刚刚很奇怪,怎么一下马车立即就被当做是克妮小姐了?难道是这位公爵夫人早有安排,所以下人才会一眼认定多莱恩就是他们认识的那位克妮小姐?

    这个身份本来就是假的而已,演戏不用演的这么真吧?

    多莱恩腹诽不已,而贾思琳夫人和珍妮则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你瞒的我们好苦啊,克莱尔小姐。”贾思琳夫人眼神埋怨。

    “没办法,这一路太危险,我不得不女扮男装。”多莱恩苦笑着回答。

    “至少也该让我们知道您的身份,没想到您竟然是布莉姬特公爵夫人的女儿,这实在是太令人震惊了。”贾思琳夫人满脸堆笑,知道多莱恩是布莉姬特公爵夫人的女儿这件事,让她更加下定决心要和多莱恩搞好关系。

    老管家端着圆形的托盘走进宽敞的会客厅,然后将红茶放到多莱恩和贾思琳夫人的面前。

    “小姐,不知道这些年您在王都生活的怎么样?”老管家神色恭敬的问候道。

    多莱恩只能顺着这个老管家的话往下说:“还好,就是最近,不怎么愉快。”

    “老奴已经听说了,威尔逊殿下疯狂追求您这件事在王都里传遍了,夫人也已经知道这事。而且这是好事啊,小姐。”老管家用戴着白手套的手揉揉眼睛,眼泪又要流下来了。

    “这对我来说,还太早了。”多莱恩表现出几分羞涩。

    “不早了,小姐,这么多年过去,您不知不觉就长这么大了。”老管家从衣兜里抽出一条手帕不停的擦眼泪。

    这时候,一个看起来年纪与贾思琳夫人差不多的贵妇从会客厅后面的小门里走了进来。贵妇身后跟着好几个女仆,一大群人呼啦啦走到多莱恩的身前才终于停下。

    贵妇把脖子上毛绒绒的围巾取下来交给身边的女仆,然后缓缓在多莱恩面前蹲下。

    看着多莱恩的脸颊,贵妇伸出手在多莱恩脸上抚摸着,慢慢说道:“克妮,我亲爱的孩子,你终于回家了。”

    不用说,这个贵妇肯定就是布莉姬特公爵夫人。

    多莱恩被公爵夫人一把抱住,饱满的胸脯压在他脸上让他呼不过气。

    似是被这“温馨”的一幕感动,屋子里众人都流下泪来,两个女仆甚至抱在一起轻声啜泣。

    贾思琳夫人拉着珍妮站起来静静的等待着,过了好长时间,公爵夫人才终于把多莱恩放开。

    “克妮,在王都生活的还好吗?”公爵夫人捧着多莱恩的脸蛋问道

    “挺好的。”多莱恩尴尬的点头。

    “我早就说过不要学什么魔法,你就是不听。”公爵夫人叹了口气,神情变得十分哀伤。

    “克莱尔小姐现在很厉害的,路上我们遇到几次危险,都是克莱尔出手相助我们才能顺利回到帕萨克斯。”贾思琳夫人赶忙说道。

    公爵夫人终于发现贾思琳夫人和珍妮的存在,于是起身抹去眼泪,呼了口气问道:“请问二位是……”

    “我是贾思琳,红鸾商行的行长,这是我女儿珍妮。”贾思琳夫人介绍道,随后便把珍妮推到多莱恩面前。“珍妮已经拜克莱尔小姐为师了,以后会跟着克莱尔小姐学习魔法。”

    公爵夫人转头,疑惑的看向多莱恩。

    “确实是这样的……母亲大人。”多莱恩无奈的说。

    得到多莱恩的肯定,公爵夫人点点头,然后微笑着说:“既然这样,今晚夫人你就和我们一起共进晚餐吧。车队就先在我府中停留一晚,等明天再离开也不迟。”

    “谢谢公爵夫人。”贾思琳夫人赶忙道谢。

    目的已经达到了,贾思琳夫人高兴的不得了,而多莱恩现在却很尴尬。

    晚上在大厅中吃饭的时候,这位已经年近四十的公爵夫人不停的嘘寒问暖,多莱恩光是回答她的话都已经额头冒汗了。正是因此,多莱恩用餐时显得有些局促,而这并没有令一旁伺候的老管家和下人感到可疑。他们全都把这当成是“克妮小姐”好几年没有回家,所以现在才会感到生疏。

    于是,老管家和这些下人伺候的更加热情更加周到。

    多莱恩一抬手就会有人将酒杯端起来放到他手中,一皱眉就会有人上前给他更换餐盘和围在胸前的餐布。

    这顿饭吃完,多莱恩感觉自己都快难受死了。

    “贾思琳夫人,等下管家会给你和你的女儿安排住处,今晚就委屈你们在我这里住一晚吧。”公爵夫人擦了擦嘴角说道。

    “哦,实在是太感谢了。”贾思琳夫人欣喜的神情溢于言表。

    随后,公爵夫人从椅子上起来,轻轻拉起多莱恩的手说道:“克妮,你跟我来一下,我想和你谈谈。”

    “好的,母亲大人。”多莱恩说道,然后便起身跟着公爵夫人离开了大厅。

    顺着大厅侧边的楼梯上了三楼,多莱恩被公爵夫人带到了一个很宽敞的房间里面。这个房间无疑是少女的闺房,房间里挂着好几层纱帐,而且不管是地毯还是床上的被褥都是粉色。

    最显眼的是床头旁边的梳妆台,毕竟男士的房间绝对不会出现这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