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莱恩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中央大道,看着街上繁华的夜景以及来往的行人,直到夜色完全降临才终于闭上窗户。

    两扇窗户都只是闭上,并没有反锁,今晚多莱恩想看看那个藏在暗处打量他的家伙会不会到来。

    “你可以请求那位公爵夫人给你安排一个魔法实验室,我想那位公爵夫人肯定有这个能力。这段时间你会很清闲,趁这个机会好好研究魔法才是最好的选择。”巴泽尔不厌其烦的对多莱恩说道。

    “知道了,过两天我会去找公爵夫人的。”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多莱恩心中其实并不情愿。

    那位公爵夫人似乎真的把他当成养女看待了,对他完全是一片好心,但是多莱恩不想太过利用那位公爵夫人的好心,因为这会让他感到十分愧疚。

    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多莱恩去冲了个澡然后钻进被窝里躺下。

    男装在床头放着,而且这身男装并不是部落里的亚麻布衣服而是之前在普雷丁和伊娜一起购买的西装。毕竟现在是在帕萨克斯而不是在森林里,要是穿那身亚麻布做的衣服多莱恩会没脸见人的。

    合上灯罩,屋子里顿时陷入黑暗。

    听着中央大道上传来的稍显嘈杂的人声和音乐声,多莱恩慢慢进入梦乡。

    不知不觉就是后半夜。

    多莱恩睡的不沉,因此当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在窗户上响起时,多莱恩立即就醒来了。

    果然来了,多莱恩心想。

    只是不知道前来袭击他的到底是哪一方势力。多莱恩倒是希望过来袭击他的人是碧翠丝派来的魔法师,反正有巴泽尔保护他绝对不会出事,如果是碧翠丝派的人就能从他的口中得知王都里的局势。

    但出乎意料的是,推开窗户并爬进来的人并不是魔法师,也不是刺客。

    从窗户上小心翼翼的跳下来、蹑手蹑脚爬上多莱恩床头竟然是一个少女。这个少女身高比多莱恩矮一点点,年龄大概在十五岁左右。不过女孩明显发育不良,身体瘦弱也就算了,胸也平的要死,因为太瘦锁骨很明显的凸了出来。

    女孩爬上床头之后在多莱恩的衣服里摸索了半天,但是并没有摸到什么值钱的东西。

    克朗和金票都被多莱恩放在储物手镯里呢,而储物手镯就戴在多莱恩的手上,这个女孩当然找不到值钱的物品。

    多莱恩很郁闷,本以为是袭击他的人,却没想到只是个普通的小偷。

    “傍晚在街上盯着你的人就是她。”巴泽尔戏谑的笑道。

    “你当时就没看出来她只是个普通人?”多莱恩在心底不满的说道。

    “我只匆匆瞥了她一眼,没有发现她的底细很正常,而且许多刺客都精通敛息的秘法,有时候就算是我也判断不出来。”巴泽尔随口说道。

    多莱恩还在忍耐,他希望这个女孩能够快点离开。

    但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女孩没有从多莱恩放在床头衣服里找到值钱的东西,竟然悄悄揭开被子在多莱恩身上摸索。女孩很快就摸到了多莱恩的手上,然后便打算把黑沉沉的储物手镯从多莱恩的手腕上取下来。

    “好吧,本来想放过她的,既然她这么过分那我就不能手软了。”

    在心底对巴泽尔说完,多莱恩猛地翻身坐起抓住女孩的手腕用力一扭,将她的右手拉到她背后按在背上,并压着女孩的肩膀让她在床上跪下来。

    看看窗户外面漆黑的小巷,多莱恩松开一只手打开床头的日光石台灯斥道:“你是什么人?竟然敢偷我的东西,胆子太大了!”

    女孩惊恐极了,尖俏的脸颊在日光石昏黄光线的照耀下显得十分苍白。

    看着面前瘦骨嶙峋的女孩,多莱恩这才发现她身上的衣服竟然十分破烂。

    虽然还称不上衣不蔽体,但她身上的衣服许多地方都破损了,纤瘦病态的肌肤从破口露了出来,却不会令人产生冲动,反而让人感到十分可怜。多莱恩抓着女孩的肩膀却摸不到一点肉,手里抓的仿佛是一块木头。

    女孩吓坏了,啜泣着说道:“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闭嘴!”多莱恩装出一副恶狠狠的表情。

    女孩惊恐极了,仍旧哀求道:“贵族大人,求求您放过我这一次,我不会再来偷您的东西了……”

    “你怎么盯上我的?”多莱恩质问道。

    “下午我在街角看见您从马车上下来,好像很有钱的样子……”

    多莱恩感到头痛。

    泽凯利亚也有穷人,多莱恩却没有在泽凯利亚遇见过这种状况。看来帕萨克斯虽然号称东部第一大都市,却远远比不上泽凯利亚。

    慢慢松开女孩的手和肩膀,这个家伙忽然站起身朝窗户奔去。

    没有料到女孩会突然逃跑,多莱恩下意识的抓住她的手腕,只听见咣当一响女孩就从床上掉下去摔在地板上,并发出一声惨叫。

    门外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旅店的伙计在门外喊道:“客人您没事吧?”

    “没事,摔了一跤而已。”多莱恩回答道。“这里没你的事,下去吧。”

    伙计应了一声,然后便下楼了。

    听着门外的脚步声慢慢远去,多莱恩这才把女孩从地上拉起来。

    女孩的神情更加惊恐,身体瑟瑟发抖。女孩起身有些困难,等到她站起时多莱恩才发现女孩右腿的膝盖正在流血。

    想来应该是刚刚从床上摔下去摔伤的。

    看着女孩这幅凄惨的模样,多莱恩无奈的叹了口气。

    从床上下来,多莱恩把女孩拉到床边命令道:“坐下。”

    女孩畏惧的看了多莱恩一眼,犹豫了片刻便在床沿上坐了下来。

    蹲在女孩身前,多莱恩慢慢抬起手施展圣愈术。

    随着柔和的白光从多莱恩手上放出,女孩的膝盖顿时被白光笼罩在里面。

    “您是魔法师?”女孩更加害怕了。

    “当然了。”多莱恩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那您怎么不穿那种长袍?要是知道您是魔法师,我怎么也不敢偷您的东西。”女孩神色悲戚的说道,“魔法师大人,您不会把我变成青蛙吧?求求您千万不要用魔法惩罚我,我还要回去照顾我母亲呢。”

    多莱恩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是不是还有两个弟弟吃不上饭,等着你偷东西换钱回去买吃的填饱肚子?”

    “您怎么知道……”

    没有想到还真被自己猜中了,多莱恩神色愕然。

    看着女孩凄苦的样子,多莱恩不禁感到心软。

    撤了圣愈术,多莱恩从床头拿过毛巾把女孩腿上的血迹擦掉。女孩腿上的伤口已经治好了,虽然还有淡淡的疤痕,但很快就会消失的。

    站起身来,多莱恩从储物手镯里掏出两枚克朗丢到女孩怀里说道:“这是施舍你的,拿着钱走吧。”

    女孩紧紧抓着这两枚克朗,看向多莱恩的神情非常惊讶,但随后就变成浓浓的感激。

    然而女孩却没有走。

    似是想到什么,女孩噗通一声在多莱恩面前跪下来,两手抓着多莱恩的腿叫喊道:“魔法师大人,请您救救我母亲吧。我母亲生病已经很长时间了,看过好多医生都说治不好……”

    多莱恩傻眼了。

    巴泽尔的幸灾乐祸的说道:“你刚刚直接把她赶出去就不会这么麻烦了。”

    “是我太心软。”多莱恩无奈的说,“不过别光是责备我,快点想想办法啊。”

    然而巴泽尔却不答话。

    女孩还在啜泣,两手抓着多莱恩腿上的睡衣裤子怎么也不肯松开。大概是被女孩的哭声惊扰到了,旅店的伙计又跑了上来站在门外询问发生了什么。

    扶着额头,多莱恩无奈的说:“好吧,我明天去看看你母亲的病。”

    “真的?谢谢魔法师大人!”女孩激动极了,原本苍白的脸颊现在也浮上来两片潮红。

    “不过你快点离开吧,我还要休息,等明天早晨你再过来找我。”

    听到这话,女孩的神情顿时变得十分黯然。

    低下头沉默着,女孩许久都没有作声,而且她两手仍旧抓在多莱恩腿上。

    “好吧好吧,今晚你先在我这里住一晚,这下你满意了吗?”

    多莱恩爬上床,那个女孩也从地板上起来,脱掉脏兮兮的鞋子爬到床上来,小心翼翼的钻进被窝里面躺下。

    幸好旅店床上的枕头都是两个,不然还不够用。

    多莱恩转过身背对着她躺下,轻吁口气。忽然想起来他还不知道这个女孩叫什么呢,于是问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蒂娜。”女孩小声回答道。

    “哦。”多莱恩挪了挪枕头,离女孩远了一点,然后才说:“我叫多莱恩。”

    “是,多莱恩魔法师。”

    “别这么称呼我,我不习惯。”

    “多莱恩先生?”

    没有再吭声,多莱恩闭上眼睛装睡,却怎么也睡不着。

    不知不觉半个小时就过去了,多莱恩心里发痒。一个今晚才认识的女孩就睡在他身旁,这让他感到十分难受。

    “有色心没色胆的东西。”巴泽尔哼了一声说道。

    “我没色胆,我窝囊行了吧?”

    没有再跟巴泽尔犟嘴,多莱恩继续装睡,但仍旧睡不着。而且多莱恩能够感觉到蒂娜也没睡着,她不停翻身,时不时会挨到多莱恩的身上。

    少女轻盈的呼吸声在耳边响起,多莱恩生怕自己会憋不住。

    “巴泽尔,给我来一发精神震慑。”

    多莱恩在心底喊道,刚一喊完就感到脑子一痛,然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二天早晨,多莱恩被一阵哗哗的水声吵醒。

    看了眼从窗户里照射进来的阳光,多莱恩这才意识到自己昨晚忘记关床边这扇窗户。

    不过水声是怎么回事?

    多莱恩心里刚刚升起这个疑问就看到蒂娜甩动着褐色头发上的水珠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蒂娜身上裹着白色的浴巾,刚刚洗过澡的她看上去十分清爽。

    “抱歉,擅自用了您的浴室。”蒂娜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有吭声,多莱恩从床上坐起来并把睡衣的扣子解开。

    蒂娜害羞的背过身,多莱恩则趁着蒂娜转身飞快的穿好衣服。

    从床上下来,多莱恩把脚伸进鞋子里正打算系鞋带,没想到蒂娜竟然蹲下来给他帮忙。

    看着面前蒂娜,多莱恩本想拒绝,但想了想还是没有开口。

    但就在这时房间门砰地一声打开了,贾思琳夫人带着珍妮跑了进来,这一大一小两个女人一进屋子就齐齐愣住。

    看着蹲在多莱恩身前的蒂娜,贾思琳夫人神情古怪。如果不知道多莱恩就是克莱尔小姐,她肯定会认为蒂娜是多莱恩从街上带回来的那种女人。

    犹豫了半晌,贾思琳夫人终于问道:“克……多莱恩先生,这位是……”

    “别问。”多莱恩说道。

    蒂娜站起身看看多莱恩,又看看跑进屋子的贾思琳夫人,随后便把目光落在珍妮的身上。

    看着与自己年龄相近的珍妮,蒂娜咬了咬嘴唇然后就挽住多莱恩的胳膊,并对珍妮散发出一点敌意。

    无奈的看了眼蒂娜,多莱恩催促道:“快点换衣服走吧,不是还要去给你母亲治病吗?”

    “多莱恩先生,我家离这里很远。”蒂娜神情窘迫。

    “没关系,今天有的是时间。”多莱恩摆了摆手。

    多莱恩和蒂娜从旅店里出来,然后在她的引导下沿着中央大道往前走,但很快就拐进了一个小巷子里。贾思琳夫人拉着珍妮的手跟在多莱恩的身后走着,看来是不打算回红鸾商行了。

    走了半个小时,几人逐渐远离了市中心,往帕萨克斯市的南区走了过去。

    又走了半个小时,石砖铺成的路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坑坑洼洼的土路。浑浊的小水坑随处可见,而且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难闻的臭味。

    “多莱恩先生,再往前走就是贫民窟了。”贾思琳夫人捂着鼻子说道。

    “我家就在贫民窟。”蒂娜说着回头看了一眼贾思琳夫人和珍妮,眼神中带着一点憎恨。

    看了眼蒂娜,多莱恩说道:“继续走吧……贾思琳夫人,如果商行很忙你就先带着珍妮回去吧。”

    “不用,今天商行里很清闲的。”贾思琳夫人连忙挤出笑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