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旅店里之后,多莱恩坐在桌前看着面前的金属箱子,沉思了许久才终于动手。

    原先设置的魔法阵是一个复合魔法阵,既能够传导魔力提供动力同时也能够控制箱子里的加热炉启动并炼药,但是导管的引流和萃取这几部分都无法进行控制。

    现在多莱恩打算把魔法阵布设成一个个单独运作的模式,以此达到分阶段炼药的目的。

    期间巴泽尔偶会指点一下多莱恩或者给多莱恩提供帮助,不过大部分时间都是多莱恩自己思考怎么做。

    多莱恩的目的也不是炼制出多么复杂多么昂贵的药剂,只要能够炼制治疗毒疹的卡莫斯药剂和消除炎症的红霉素就足够了。这两种药剂从炼制过程的角度来讲并不是非常复杂,虽然繁琐了一些,但大部分的操作环节都是可重复的,这为多莱恩降低了不少难度。

    但即使如此,多莱恩仍旧感到步履维艰,每完成一个步骤都会花费大量的精力。

    到了半夜,多莱恩终于支撑不住倒头大睡。

    然而只睡了不到一个小时就被巴泽尔叫醒。

    “休息完了就继续干活,别总想着偷懒。”巴泽尔语气严肃的说道。

    “知道了。”多莱恩苦恼的回答道。

    多莱恩是真的感到头痛,为了布设魔法阵,多莱恩体内的魔力已经消耗完两次了。冥想来不及恢复消耗的魔力,多莱恩甚至用魔法水晶在地板上布设聚魔阵以此来加快魔力的恢复速度。

    这样频繁而且大量的消耗魔力使他感到十分痛苦。但多莱恩能够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魔力回路正在逐渐壮大。

    魔法实验不光能够让魔法师积累魔法知识,还能够通过这种不断消耗魔力然后又重新恢复的方式来提升魔法师体内的魔力,不得不说魔法实验确实是提升魔法水平的一条光明大道,怪不得那些魔法师都喜欢窝在实验室里做实验。

    等到天快亮的时候,多莱恩终于收手。

    看着面前虽然外表有些丑陋,但终于完整组装到一起的魔导器,多莱恩心中生出难以抑制的欣喜。

    “我成功了!”多莱恩大笑起来。

    “先试验一下再说。”巴泽尔提醒道。

    收敛笑容,多莱恩从桌子上拿起早已准备好的药草,一样样投入到箱子里面。等到药草全部放入之后,多莱恩扭动箱子上的开关,嵌入箱体表面魔法阵中心的魔法水晶随即亮了起来。一股股魔力像水流似的从魔法水晶中流出,然后沿着回路将整个魔法阵点亮,为这个炼药魔导器提供动力。

    手贴在箱子上,多莱恩能够感觉到箱子里面的加热炉已经开始工作了。

    等到加热结束,一阵哗哗的流水声在箱子中响起,多莱恩知道魔导器正在内部混合药剂。

    等待的时间总共只有十分钟,但多莱恩却感到无比漫长。

    而看到淡黄色的卡莫斯药剂放在烧杯中从箱子里送出来的时候,多莱恩心中的兴奋劲就别提了。

    “太好了……”多莱恩激动的泪流满面,辛苦忙碌了一晚上的疲惫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端起这半烧杯的药剂,多莱恩拿到鼻子面前嗅了嗅,却发现药剂的气味比之前他手动炼制的药剂气味要淡上许多。

    “魔导器还是不能和人相比,这杯药剂虽然炼制成功了,但是药性肯定比不上你之前亲自炼制的药剂。”巴泽尔从摄魂戒指里飘了出来,看了眼多莱恩手中的卡莫斯药剂说道。

    不过即便如此,多莱恩也已经感到十分满意了。

    药性没有那么强,服用的时候少兑水不就行了。不管怎么说,现在有了这个自动炼制药剂的魔导器,他就可以从繁重的劳动中解脱出来。

    “你可以通过魔法增强卡莫斯药剂的药性。”巴泽尔忽然说道。

    看着面前的巴泽尔,多莱恩疑惑的问:“我不明白,你直接告诉我怎么做吧。”

    这次巴泽尔竟然没有藏着掖着,很爽快的对多莱恩说道:“自然生命系的魔法很多都有催生和复苏的效果,你可以在这个魔导器中再添加一个蕴含自然生命系魔法的魔法阵,等药剂炼制完成之后通过魔法阵将魔法施加在药剂上,以此来增强药性。”

    “所以说,到底该用什么魔法?”多莱恩再次问道。

    死灵魔法是自然生命魔法系的分支,多莱恩却没有掌握任何除死灵魔法以外的自然生命系魔法。现在要通过自然生命系魔法来增强药性,首先就得掌握一种含有此类功能的自然生命系魔法。

    “你看好了。”

    巴泽尔说完,抽出一股黑烟卷起桌上多莱恩喝剩下的半杯水开始念诵咒词:

    “瑞斯特拉丝瑟普姆拉!”

    杯中的水忽然变成淡淡的绿色,并开始翻滚起来。

    巴泽尔甩动黑烟将杯中的水泼到桌旁的花盆里,盆中那朵许久没有浇水因此有些枯黄的植株迅速变绿,并抽出一根根鲜嫩的新芽!

    “这是【回复之水】,自然生命系中阶魔法。”巴泽尔笑吟吟的说道。

    “快教我,快教我!”多莱恩高兴坏了。

    太阳很快就升起了。

    此刻已是上午,贾思琳夫人拉着珍妮的手踩着楼梯一步步走上二楼,然后推开房门准备进入多莱恩的房间。然而房门刚一打开,一股绿色的水汽就从房间里涌了出来。

    贾思琳夫人吓了一跳,赶忙拉着珍妮的手躲到一边。等到这股绿色的水汽飘出去,贾思琳夫人才和珍妮一起猫着腰进入房间里面。

    目瞪口呆的贾思琳夫人看着地板上厚厚一层苔藓以及把枝条蔓延了整个墙壁的盆栽,震惊的半天都说不出话。而刚刚飘出房门的那股绿色水汽只是很少一部分,现在房间里还漂浮着大团大团的绿色水汽,天花板上甚至还蒙着一层绿色的水滴不断往地板上掉落。

    如果不是知道这里是多莱恩的房间,贾思琳夫人肯定以为自己身处在哪里的丛林之中。

    “有没有感到神清气爽,贾思琳夫人?”多莱恩盘腿坐在床上,微笑着问。

    “我的天……多莱恩大人,您这是在干什么呀!”

    贾思琳夫人飞快的把两扇窗户打开,空气对流形成的风很快就把屋子里的绿色水汽吹散了。

    多莱恩则是从床上下来,满意的看着地板上的苔藓和靠窗墙壁上的枝条,兴奋的说:“我刚刚掌握了一个新的魔法,不光对植物有效,对人和动物也一样有效果,贾思琳夫人你要不要试一试?”

    “大人,如果您的意思是这个魔法会在人身上布一层苔藓,那我还是算了。”贾思琳夫人一边往门口躲一边摇头。

    多莱恩笑了两声,不过没有对贾思琳夫人解释太多。

    多莱恩还记得自己之前在博利兹王宫的花圃里用魔力催生一株白蔷薇,而现在他掌握的这个自然生命系中阶魔法回复之水,可以说是用魔力催生的进阶版。

    这个魔法可以赋予植物和动物额外的生命力,加快它们的生长,同时也能够帮助植物和动物恢复创伤。

    这是一个新的治疗魔法,而且不同于复苏神光和圣愈术只用魔力就可以施展,所以多莱恩对此十分满意。

    “多莱恩大人,您实在太厉害了!”珍妮用崇拜的眼神看着多莱恩说道。

    “看,珍妮都比你懂道理。”多莱恩笑着看向贾思琳夫人,但贾思琳夫人脸色惨白,依旧往门口躲个不停。

    而蒂娜母女和毕佳德此刻也已经来了。

    看到房间里的景象之后,蒂娜母女和毕佳德瞪大眼睛,震惊的神情久久无法从脸上淡去。

    “不说这个了,我还有活要干呢。”多莱恩说着就踩着地上的苔藓奔到书桌前。

    将已经组装好的箱子打开,多莱恩在箱子内部十几个魔法阵的空隙里融化迷银继续构建新的魔法阵。这个魔法阵自然就是回复之水,等到药剂炼制完成后这个魔法阵就会启动,给烧杯中的药剂施展回复之水这个魔法。

    炼制好的药剂得到魔法的加持,药性是否会增强暂且不论,光是回复之水这个魔法就已经能够让服用药剂的人得到极大的治疗效果了。

    看着多莱恩在那边忙活,屋子里蒂娜母女和贾思琳母女小心翼翼的走过来,围在旁边仔细看着,但是却帮不上忙。

    这里会魔法的人只有多莱恩一个,她们就算想帮忙都无能为力。

    不过这次没有花费太多时间。

    一个小时之后,多莱恩长出口气,看着重新组装到一起的金属箱子满意的点了点头。

    “毕佳德,带上我的作品去东区贫民窟,我给你们现场表演。”多莱恩得意的说道。

    “大人,您成功了?”毕佳德毕恭毕敬的走过来问道。

    “废话,我一晚上没睡觉制作这件魔导器,哪有不成功的道理?”多莱恩志得意满的说,随后就打算离开旅店。

    不过多莱恩还没走到门口就被贾思琳夫人抓住了胳膊。

    “多莱恩大人,我觉得您还是先换一身衣服比较好。”贾思琳夫人皱着眉头说:“您现在的样子实在不适合出门。身上这么湿也就算了,衣服还少一枚扣子,真的太邋遢了。”

    多莱恩低头看看,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而且衣襟上的确少了一枚扣子。

    为了学习回复之水,多莱恩把整个房间都搞的跟热带雨林一样,他身上的衣服当然也湿透了,而且还泛出绿色。

    要是真这个样子出门,不吓死人才怪。

    但是衣服湿很正常,少了一枚扣子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昨晚和那个贵族小姐相撞被碰掉了?

    多莱恩搔了搔头,没有再想下去,反正不是什么大事。更要紧的是他再没有合适的男装了,现在出去买好像也来不及。

    看到多莱恩愁眉苦脸的样子,贾思琳夫人笑着说道:“多莱恩大人您不用担心,我早就给您准备好了衣服。”

    贾思琳夫人从她身上的储物魔导器里取出一件白色的长袍递到多莱恩的手上说:“请穿上这件衣服吧,这是我早就为您准备好的。”

    “夫人你真是太贴心了。”多莱恩有点不好意思。

    看到这个情景,蒂娜母女的表情有些不好看,不过手头不宽裕的她们就算想准备衣服也办不到。

    把这帮人赶出去,多莱恩在房间里找了个干净地方换了衣服之后,这才感觉舒爽了一点。

    “奇怪,我竟然不感觉累。”多莱恩疑惑的说。

    “废话,你也不看看你身上淋了多少回复之水。”巴泽尔的声音立即在他脑海中响起。

    多莱恩笑了笑,然后便大步走向门口。

    ……

    ……

    装潢精美而且十分宽广的会客厅里,布莉姬特公爵夫人坐在绵软的沙发上一脸惊讶的看向面前的爱德华主教。

    爱德华主教的神情很严肃,连带着他身周的空气也变得沉闷起来。

    挥了挥手让老管家和那些女仆离开客厅,公爵夫人这才问道:“主教大人,您刚才说克莱尔昨天在红鸾商行对面的旅店里现身了?”

    “是的,夫人。”爱德华主教点头道。

    “真的太好了,我还担心克莱尔过不惯这里的生活,一个人悄悄离开帕萨克斯回王都去了呢。”公爵夫人用手抚摸着胸口,脸上露出欣喜的神情。

    过了好一阵子,公爵夫人激动的情绪终于平复下来,点着头说:“这实在太好了,克莱尔还在帕萨克斯……不过她为什么宁愿待在那个旅店里面也不肯回来住?”

    “这正是我要问您的,夫人。”爱德华主教无语的说。

    爱德华主教来到公爵府就是想向布莉姬特公爵夫人询问有关克莱尔的事情,但是看现在这情况,公爵夫人似乎并不知情。

    爱德华主教与公爵夫人相交已经很多年了,他并不认为公爵夫人骗他,而且也没有欺骗的必要。毕竟这两个人一个是克莱尔名义上的母亲,另一个是克莱尔的教父,全都没有加害克莱尔的动机。

    想了许久,爱德华终于还是决定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给公爵夫人,好与公爵夫人商量一下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