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让这些人失望啊,多莱恩心想。

    没有继续磨蹭下去,多莱恩转过身看向夏门伯爵说道:“尊敬的伯爵大人,东区以及其他三区的贫民生活状况十分困难,我想您对此应该有所了解。”

    “我当然了解,但那些贫民并没有对我们帕萨克斯市做出任何贡献,所以他们不具有帕萨克斯市的市民身份,不能享受与其他平民同等的福利政策。”夏门伯爵立即回答道。

    夏门伯爵回答的如此干脆果决,令中央广场上的贫民十分不满。

    上千多贫民全都举起手,以此向夏门伯爵发出抗议,然而夏门伯爵并未在意。

    冷笑了一下,夏门伯爵看向多莱恩说道:“多莱恩先生,我劝你管好自己,不要再为那些贫民谋划了,这不是你应该操心的事情。”

    “真是可悲,身为法政署署长,夏门伯爵你竟然说出这种话让我非常震惊,这也难怪那些贫民的生活会那么艰难。”多莱恩呼了口气,看了一眼代表席上在座的各位代表说道:“那些贫民真的对帕萨克斯一点贡献都没有吗?依我看来并不是这样。东区以及其他三区的贫民生活不易,而且他们平日所做的工作也都与帕萨克斯的建设息息相关,这怎么能说他们没有一点贡献?”

    代表席上议论纷纷,夏门伯爵则紧紧皱起眉头。

    “口说无凭,多莱恩先生。”夏门伯爵拿起橡木锤子重重砸了两下桌面说道。

    “我会证明给您看的,夏门伯爵。”多莱恩说罢,转身看向毕佳德吩咐道:“之前我让你统计的东西,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大人。”

    毕佳德点头应道,随后就从怀里摸出几大张纸交给多莱恩。

    拿着这几张写满了小字的纸,多莱恩看向夏门伯爵笑着说道:“伯爵大人,也许您对东区还有其他三区的贫民工作的状况不是很了解,我在此就叙述给您吧。这四个区的贫民去年一整年参与采矿的人数约为五万四千人,一年下来开采出来的铁矿和铜矿足足有三亿五千万磅。而根据我调查到的这些资料可以知道,这三亿五千万磅的铁矿和铜矿被帕萨克斯四个商行分别采购,矿石冶炼之后得到的金属用来供给人们的日常所需。去年堡德马大教堂和帕萨克斯大剧院进行维护所用的金属,就是从那四个商行购买的。而且不只是堡德马大教堂和帕萨克斯大剧院的维护,人们日常需要的钉子、别针等铁制品都是用那些矿石冶炼之后得到的铁进行制作,甚至于说帕萨克斯护卫队的装备和武器……夏门伯爵,听到这些,您还认为东区以及其他三区的贫民对帕萨克斯没有贡献吗?”

    夏门伯爵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

    “他们只是为了自己生活所需才不得不工作”

    多莱恩打断夏门伯爵的话说道:“这里哪一个人不是为了自己生活所需才不得不忙忙碌碌的工作?夏门伯爵,希望你说话的时候能够思量一番。”

    夏门伯爵的脸一阵青一阵红,牙齿咬得嘎巴直响,就连头上的假发不知何时歪斜了都没有察觉到。

    “夏门伯爵,我还没有说完呢。这四个区的贫民除过平日里的采矿之外,还经常会受雇于各个商会做一下杂活,比如卸车装车什么的。而且帕萨克斯的建设也与这些贫民脱不开关系,他们是帕萨克斯最廉价的劳动力,在这个繁华的城市里具有不可或缺的作用。说到这里,我想夏门伯爵还有在座的各位都已经明白这些人的重要性了。”

    评审席上几个法政署的官员正在悄悄议论,看来法政署内部也不是所有人都一条心。

    而代表席上现在则陷入一片混乱的状态,那些商行、商会的代表此刻都聚在一起商议。平民代表人数最多,这些人的生活虽然比贫民要好一些,但是也好不了太多,所以此刻纷纷激动的看向多莱恩。

    毕竟如果贫民的福利政策一旦做出上调,他们所属的平民阶层也一样能够得到好处。

    “各位在座的代表,尤其是各个商行、商会的代表你们好好想一想,现在如果不给东区以及其他三区的贫民一些福利和帮助,假如将来他们真的生活不下去以至于颠沛流离从帕萨克斯离开,这岂不是意味着大量劳动力流失?这几万人带着家眷一起走了,帕萨克斯需要的矿石谁来开采?当然,我相信你们肯定有办法解决这个难题,但如果雇佣平民甚至是雇佣外来人员进行这项工作,花费的金钱是不是会上涨甚至翻倍呢?”

    多莱恩说罢便微笑起来,静静的看着代表席上的乱象。

    而围拢在中央广场上的那些贫民此刻已经挥舞着拳头不断的大喊起来。

    “圣者大人说的没错,我们也为帕萨克斯做了贡献!”

    “为什么我们付出那么多,法政署却不肯给我们一点扶持?”

    “太可恶了,法政署的人全都是蚊子、吸血鬼!”

    各种愤恨的话语在广场上各个角落响了起来,整个中央广场由此变得十分吵闹。中央大道上原本没有前来听取这场福利大会的帕萨克斯市民也都纷纷走过来,于是广场上的人越聚越多,宛如潮水一样不断的往主席台跟前涌来。

    负责维持秩序的护卫一个个满头大汗,他们毕竟不能真的对这些人出手,所以现在就算想要镇压也变得束手束脚,照这个情形看下去估计他们很快就会支撑不住了。

    夏门伯爵冷冷的注视着多莱恩,而多莱恩也看着他,眼神毫不避让。

    “夏门伯爵,我在此提议,生活在帕萨克斯边缘四个区的贫民具有帕萨克斯市民的资格,并且他们应当与其他平民一样被同等对待,享受到相同的福利政策。”多莱恩大声说道。

    “对,圣者大人说的没错!”

    “我们也是帕萨克斯的市民,为什么不能享受同样的政策!”

    主席台下人头涌动,愤怒的喊声越来越响亮。一股愤慨的情绪在人群中悄悄蔓延,如果接下来夏门伯爵再次反驳,估计人们的愤怒会彻底爆发,冲上主席台将他撕成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