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是第三天了。

    法政署大门前人头攒动,不过法政署门前是中央大道,这里没有中央广场的地方大,所以今天聚集到法政署门前的人没有福利大会的时候人那么多,但也有两千多人。

    无数平民和四个区的贫民拥挤在法政署的大门口,不少人想趁乱挤进法政署大厅中却无法得逞,因为法政署大厅中此刻也已经人满为患。

    夏门伯爵在法庭的高台上正襟危坐,一脸肃然。

    法庭里坐满了人,许多人没有位子坐只能站在过道里。两方陪审团坐在法庭靠近高抬的两侧,并向对方散发出浓浓的敌意。这两拨陪审团一拨全是贫民,人数众多。而另一拨陪审团则全是贵族,人数当然没有这边的贫民多但也已经把那边的凳子椅子全都坐满了。

    多莱恩站在被告席上,手上还戴着镣铐。

    身为原告的安多斯卡和他女儿则是坐在原告席上,一脸愤慨的怒视着多莱恩。

    尤其是安多斯卡的女儿,这个贵族小姐今天完全没有了那一晚与多莱恩相遇时的蛮横霸道。这个比多莱恩大一、两岁的女人一边怒视多莱恩,一边不停的用手帕擦眼泪。她眼眶红红的,头发也有些凌乱,模样比那晚憔悴了不少。

    光是看着这一幕,不管什么人都会认为多莱恩的确对那位贵族小姐做了什么。

    然而只有极少数知情者知道安多斯卡和他的宝贝女儿完全是在演戏。

    “你们不去帕萨克斯大剧院参加演出实在太可惜了。”多莱恩嘲讽道。

    “你这败类,在这么严肃的法庭上竟然还敢说这种扰乱秩序的话!”安多斯卡大声呼喊道,而他身后的陪审团则发出一阵抗议。

    夏门伯爵重重敲了两下锤子,发出震耳的砰砰声。

    大厅里持续了很长时间的喧哗终于慢慢停了下来。

    “肃静,我在此宣布,本次审判会正式开始!”夏门伯爵大声说道,他头上的假发都因此有些歪斜。

    多莱恩没有吭声,只是静静的看着坐在他对面二十步远处的安多斯卡以及他的女儿。

    那个贵族小姐此刻仍旧在不断的啜泣,偶尔瞪一眼多莱恩,像是多莱恩真的对她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一样。

    “现在由原告讲述事情经过。”夏门伯爵开口道。

    安多斯卡当即站了起来,义愤填膺的挥舞着手臂喊道:“署长大人,我不得不说今天这次审判如果不能赐予我和我的女儿一个公正的结果,我就前往王都向女王陛下请求对这个恶人做出审判。”

    “你只需要叙述案发的经过就可以了,我自己会做出公正的判决。”夏门伯爵表情严肃的说道。

    没有想到夏门伯爵竟然也擅长演戏,多莱恩感到十分好笑。

    这两人明明想立刻置多莱恩于死地,但他们一个人摆出一副受害者的模样,另一人则宛如公正严明的**官似的,这幅场景实在是太讽刺了。

    “尊敬的署长大人,以及在座的各位贵族、帕萨克斯市民,我的女儿在六天前的晚上经过中央大道时,偶然遇见这位多莱恩先生。我的女儿并没有做出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是这位多莱恩先生却突然对我的女儿出手,并将她拖拽至中央大街靠近红鸾商行的一个小巷子里,趁着周围没有人对我女儿施暴!”

    安多斯卡挥舞着手臂大喊道,期间还不断用手指向多莱恩的鼻子。

    等到他发出这段愤怒到极点的控诉之后,立即转身哭喊着抱住他女儿:“我可怜的艾莎娣,你一定很痛苦吧。不过不用担心,公正的署长大人会为我们报仇的,这个犯罪者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原来安多斯卡的女儿名叫艾莎娣,但他们父女两的所作所为真的太侮辱这个纯洁的名字了。

    “父亲……我以后还怎么嫁的出去,让我死吧,父亲……”艾莎娣嚎啕大哭,而且不断挣扎着想从安多斯卡的怀抱里挣脱出来一头撞死在面前的桌子上。

    这悲痛的一幕让法庭上许多不知情的人潸然泪下,而安多斯卡身后的陪审团那些贵族则一个个站起来朝多莱恩发出声声愤怒的呐喊。

    “快给这个罪犯判处死刑!”

    “必须火刑!”

    “署长大人,您难道不感到心痛吗?这样一个可怜的女孩被人侮辱,您却对此无动于衷?”

    夏门伯爵把假发戴正,然后拿起锤子敲了几下,法庭中的吵闹才终于平息下来。

    转头看向多莱恩,夏门伯爵咳嗽了一声说道:“多莱恩先生,现在请你叙述事情经过。”

    “好的,署长大人。”多莱恩点点头,然后便淡淡的说道:“案发那一晚,我刚好从魔法师工会离开准备回我租住的旅店,路上恰好经过安多斯卡子爵所说的那个小巷子。但与他叙述的不同,并不是我给艾莎娣小姐找麻烦,而是艾莎娣小姐自己撞到了我身上。但我与她的交集仅此而已,随后她很快就离开了,我也回到了我的旅店中”

    “你在撒谎!”安多斯卡超多莱恩愤怒的吼道。

    “肃静!”夏门伯爵重重敲了一下锤子,随后看向多莱恩问道:“多莱恩先生,你能证明你所说的这些是真实可信的吗?”

    “当然可以。”多莱恩说道。

    多莱恩笑着看向观众席,史塔伦魔法师立即站起身举手说道:“署长大人,我可以为多莱恩魔法师作证,多莱恩魔法师当晚确实来过我们魔法师工会。”

    “多莱恩先生离开魔法师工会是什么时间?”夏门伯爵立即问道。

    “晚上十点。”史塔伦魔法师继续回答道。

    “好的,感谢您的证词,史塔伦魔法师。”夏门伯爵点点头,但他立即说道:“然而史塔伦魔法师的证词只能证明你晚上十点离开了魔法师工会而已,并不能证明你没有时间侵犯侮辱艾莎娣小姐。多莱恩先生,你还有其他的证人吗?”

    多莱恩这次没有吭声。

    史塔伦魔法师会来这里作证多莱恩并不意外,史塔伦魔法师虽然喜欢作弄人,但他确实是个正直的人。刚刚在观众席上看到史塔伦魔法师的时候,多莱恩就已经知道史塔伦是过来帮助他的了。

    但是多莱恩的证人除了被他威逼恐吓不得不为他作证的卡莲之外再没有其他人。

    但旅店的伙计突然从观众席上站了起来。

    多莱恩感到诧异,不过随后就看到贾思琳夫人正坐在陪审团上朝他微笑。不用说,这个旅店的伙计肯定是贾思琳夫人找来的。

    旅店伙计站起来举手说道:“署长大人,那一晚多莱恩大人是晚上十一点回到旅店的。我们旅店距离魔法师工会很远,步行需要五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所以我认为,多莱恩大人没有足够的时间对艾莎娣小姐施暴。”

    “你是被收买来做假证的吧!”安多斯卡冲这个旅店伙计大吼道。

    旅店伙计被吓了一跳,往后躲了几步才停下来,并畏畏缩缩的看向安多斯卡。

    “肃静!”夏门伯爵不得不又喊了一声。

    “十点到十一点有一个小时,步行的时间暂且算作五十分钟,但多莱恩先生依旧有十分钟的作案时间。”夏门伯爵缓缓说道。

    “十分钟能干什么?”陪审席上的蒂娜站起来发出抗议。

    “十分钟已经能干很多事了!”安多斯卡身后的陪审席上也有一个贵族站起来喊道。

    观众席上发出一阵哄笑,夏门伯爵于是拿起锤子敲了几下这阵哄笑才逐渐平息下来。

    安多斯卡看向夏门伯爵喊道:“署长大人,别忘了那枚纽扣,这可是证物!我的女儿拼死反抗才从他身上扯下这枚纽扣,大人,这个证物足够证明多莱恩侵犯了我的女儿!”

    “那枚纽扣是你女儿撞到我的时候趁我不备扯下来的。”多莱恩反驳道。

    “你怎么证明纽扣是我女儿撞到你的时候扯下来的?”安多斯卡厉声说道。

    “那你怎么证明纽扣是你女儿反抗我的时候扯下来的?”多莱恩摇着头说。

    安多斯卡早就料到这一点,所以多莱恩的话刚一说完,安多斯卡就将艾莎娣从椅子上拉起来,将她肩膀上的衣服扯下来指着她肩膀上一道道抓痕说:“这也是证据,多莱恩,你说是我女儿撞到你,而你并没有侵犯我女儿,那我女儿身上的伤要怎么证明?”

    安多斯卡说完还觉得不够,于是从怀里掏出一份证明书走上高抬呈给了夏门伯爵。

    “署长大人请看,这份证明是市中心医院给出来的。帕萨克斯最有名的医生开出这份证明,它可以证明我的女儿的确受到了惨无人道的对待,而且确实被侵犯了。”

    看着面前的证明书,夏门伯爵眉头皱得紧紧的,随后就用严厉的目光注视向多莱恩。

    “她的女儿被人侵犯与我侵犯她有必然的因果联系吗?署长大人,难道就不能是其他人侵犯了她?或者是她自己自导自演,自虐完之后上演这出被人侵犯的戏码?”

    多莱恩的话刚一说完夏门伯爵就重重敲了一下锤子,并怒斥道:“犯罪者,证据已经如此确凿,你还想抵赖?”

    这算什么证据?

    一枚纽扣,几道伤痕,一份证明书,光凭这三样无法联系到一起的东西就给一个人定罪,要说夏门伯爵没有和安多斯卡串通一气多莱恩怎么也不会相信。

    但是法庭上确实有很多人相信了。

    那些不明就里的人此刻全都用鄙视、厌恶的眼神看向多莱恩,甚至还向多莱恩指指点点。

    安多斯卡则是露出得意的笑容,艾莎娣则一脸愤恨的看着多莱恩。

    多莱恩搞不懂,那个艾莎娣为什么那样怨恨他,他哪里得罪这位小姐了吗?

    “犯罪者,就算你不承认也没有关系。”夏门伯爵冷冷的说道,这个家伙现在都不把多莱恩称为“多莱恩先生”了,而是直接喊作“犯罪者”。

    夏门伯爵继续说道:“我们法政署也有专职的魔法师,他会让你说出实话的。”

    夏门伯爵一说完,法庭侧边的小门就吱呀一声打开了。

    一个穿着紫袍的魔法师一脸阴翳的走了进来,站在高台上抬起魔杖指向了多莱恩。

    “催眠魔法可以让人说出实话,多莱恩先生,既然你说你没有侵犯艾莎娣小姐犯下罪行,那么你敢不敢让哈巴特魔法师给你施展催眠魔法?”夏门伯爵冷笑着问。

    多莱恩没有急着回答。

    “这个魔法师是什么水平?”多莱恩在心底问道。

    “高阶。”巴泽尔随口说道。“放心吧,我会保护你的。”

    得到巴泽尔的承诺,多莱恩露出笑容看向夏门伯爵和那个哈巴特魔法师说道:“我当然敢,来吧。”

    魔法师的出现让法庭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闷了许多。

    观众席上的平民和贵族大气都不敢出,静静的看着高台上的哈巴特魔法师念诵咒词。

    安多斯卡看了艾莎娣一眼,随后露出阴险的笑容,而安多斯卡身后的陪审席上那些贵族一个个全都兴奋的看着哈巴特魔法师。也许在他们看来,哈巴特魔法师出手足以保证万无一失。

    而多莱恩这边的陪审团众人则担心不已,蒂娜母女两一脸担忧的看着多莱恩,毕佳德一脸苍白。

    但贾思琳夫人并不是很担心。

    贾思琳夫人心里很清楚,虽然公爵夫人今天并未到场,但公爵夫人绝不会让多莱恩被判处有罪,毕竟多莱恩就是克莱尔。

    如果最后判处结果对多莱恩不利,公爵夫人一定会让爱德华主教前来救场的。

    高台上哈巴特魔法师已经将咒词念完,而他指向多莱恩的魔杖顶端那颗硕大的魔法水晶则发出一束朦胧的紫色光晕。随着哈巴特魔法师一声大吼,紫色的光晕顿时射过来将多莱恩笼罩在里面。

    “小心,这个哈巴特不是什么好东西,他给你施展的可不是一般的催眠魔法。”史塔伦魔法师的声音忽然响起在多莱恩的脑海中。

    多莱恩瞅了一眼观众席上的史塔伦,微笑着对他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