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门伯爵毕竟是帕萨克斯市最高行政部门的署长,想要羁押他必须得布莉姬特公爵夫人亲自下令或者是由教廷出手。现在爱德华主教亲自出面羁押夏门伯爵可以说已经是最妥善的结果了。

    而且犯下这等罪行,夏门伯爵别说保住自己的仕途,能不能保住性命都很难说。

    不过其他人应该怎么处理?

    多莱恩扭头看向安多斯卡和他的女儿艾莎娣,以及那些贵族陪审团,他眼神顿时变得凶厉。

    这些家伙多莱恩可不打算放过,尤其是安多斯卡和艾莎娣。这两个人竟然敢设下强奸案这个圈套来对付他,那么他们就必须付出应有的代价才行。

    似乎是看破了多莱恩心中所想,爱德华主教紧接着说道:“多莱恩先生,你最好不要有什么不该有的举动。安多斯卡和艾莎娣会交由新上任的法政署署长进行定罪处理,所以你不用担心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

    “新上任的法政署署长?”多莱恩皱起眉头。

    正在这时,一个官员带着许多侍卫从法庭门外走了进来。

    这个贵族一直上了高台才终于停下来,对多莱恩满脸堆笑的说道:“多莱恩先生,我是艾伯特伯爵,同时也是法政署副署长,夏门伯爵的职位将由我接任。请您放心,鄙人会妥善处理安多斯卡子爵和艾莎娣小姐的。”

    “这样也好。”多莱恩点了点头。

    远处的安多斯卡和艾莎娣此刻正抱在一起跪坐在地上瑟瑟发抖,看来他们已经明白自己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处境。

    但多莱恩现在的目标并不仅仅是安多斯卡和艾莎娣。

    看着面前这位新上任的署长大人,多莱恩微笑着说:“我并不是有意针对你,艾伯特伯爵,我想说明的是法政署已经没有存在下去的必要了。同时管理法律和政务,这么巨大的权力衍生出来的法政署这个畸形的部门应该有所改变。夏门伯爵胡作非为就是权利滥用的体现,为了避免以后这种情况再次发生,我会向布莉姬特公爵夫人上书请求她撤销帕萨克斯的法政署。”

    此言一出,法庭里喧闹的声音顿时平息下来。

    艾伯特伯爵面容变得十分难看,毕竟如果真的撤销了法政署也就意味着他这个新上任的法政署署长的位子无法保留。

    而爱德华主教则是若有所思的看着多莱恩,看来他已经想明白多莱恩是什么意思了。

    没有理会面前的艾伯特伯爵,多莱恩转身面向高台之下的平民和没有参与到安多斯卡与艾莎娣阴谋之中的那些贵族扬手说道:“各位,经过这件事我想你们应该已经有所察觉了。法政署拥有的权力过大,而且不受监管,这才会导致夏门伯爵滥用手中的权利为非作歹。法政署针对我所布置的阴谋暂且不谈,近几年来法政署毫无作为,不仅没有对帕萨克斯的管理和发展做出任何贡献,甚至还处处拖后腿。请大家好好想一想,这样的部门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当然没有!”毕佳德右手握成拳头高高举了起来并大喊道。

    受到毕佳德的影响,拥挤在他周围的贫民全都呐喊起来。

    “法政署早就该撤销了!”

    “法政署从来不管我们,法政署甚至还刻意的淡化我们的存在,这么不为人民考虑的法政署确实没有存在的必要!”

    “圣者大人说的是对的,法政署权力太大了,就算是贵族也不应该拥有这么巨大的权力!”

    刚开始还只是那些受到法政署百般刁难的四个区贫民在底下呼喊,慢慢的,观众席以及法庭门外的平民和那些小贵族也大声呼喊起来。

    阵阵呐喊犹如浪潮,一**涌向高台。

    多莱恩抬起手,呐喊声很快就平息下来。

    “大家能够明白法政署权力过大的害处那实在是太好了,接下来我会向帕萨克斯市的领主布莉姬特公爵夫人上书,请求撤销法政署这个部门,并设立两个新的部门将法律和政务的职能分成两部分进行管理。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我,支持帕萨克斯市政法体系制度改革!”

    ……

    ……

    仅仅过去三天时间而已,帕萨克斯市却已经宛如一锅煮开的沸水一样翻滚汹涌。

    而政法体系改革则像是一块石头扔进了这锅沸水之中,激起一片滚烫的水花。

    在多莱恩和数量众多的帕萨克斯市民联名请求之下,自从帕萨克斯市建成之日起就已经存在的法政署终于分崩离析,并轰然倒塌。与此同时,两个新生的部门随之建立起来。

    法务署和政务署,这两个最高行政部门就是由布莉姬特公爵夫人亲自下令并进行构建的新部门。

    原本集中在法政署手中的法律职权和政务职权由此一分为二,法律部分交由法务署进行管理,而政务部分则交给政务署进行管理。

    而且在多莱恩的请求之下,不管是法务署还是政务署,最高行政官员也就是这两个部门的署长任期不得超过四年,虽然有连任制度,但最多也不能连任超过两届。

    而且有夏门伯爵的事迹作为反面教材,新建立的这两个部门对法律和政务的管理与处置不敢有一丁点的马虎。之前新上任的法政署署长艾伯特伯爵现在则成为了法务署的署长,而政务署的署长则是由安格斯伯爵担任。

    这位安格斯伯爵曾经在公爵府与多莱恩见过一面,那是多莱恩来到帕萨克斯的第二天,女装成克莱尔的多莱恩在布莉姬特公爵夫人举办的宴会上与这位伯爵大人交谈了几分钟。

    不得不说,这位安格斯伯爵绝对是布莉姬特公爵夫人的心腹,而且与克莱尔关系极佳。

    现在公爵夫人任命这位伯爵上任政务署署长的位子,其中的意义不言而喻。

    此刻,多莱恩正处于公爵府中。

    幽静的小花园里,多莱恩把裙角往上提了提,以免沾上花园中湿润的泥土。多莱恩坐在一把摇椅上,双膝上放着几张报纸。这些报纸五花八门,由此可以知道帕萨克斯的报社数量要比望都泽凯利亚多的多。但不管是哪张报纸,最显眼的地方所刊登的全都是关于法务署和政务署这两个新建部门的运行状况。

    原来的法政署中的官员有超过一半的人都被解除了职务,这也是公爵夫人的命令。公爵夫人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她担心原来的法政署官员中或许会有夏门伯爵那一派系的贵族。所以现在解除职务的法政署官员大都是平日里与夏门伯爵交好的贵族,而被夏门伯爵冷落的那部分法政署官员因此终于迎来了出头之日,他们被打散安插进法务署和政务署这两个部门中,以补充官员的不足。

    不得不说此举效果的确很好,不光解决了新建部门缺少官员的难题,而且还断绝了夏门伯爵那一派系死灰复燃的可能性。而公爵夫人这样做并没有受到多莱恩的建议,这完全是她自己想出来的举措。

    对这位母亲大人,多莱恩现在真的是发自内心的支持和爱戴。

    不过,如果这位母亲大人不会总是缠着他那就更好了。

    “啊”公爵夫人笑吟吟的把樱桃递到多莱恩嘴边。

    多莱恩不好意思的张开嘴,公爵夫人则轻轻把鲜红的樱桃塞进多莱恩的嘴里。

    看着面前的多莱恩,公爵夫人高兴的不得了。

    “这段时间你就安心待在我这里吧,法务署和政务署的事情,安格斯和艾伯特会妥善处理的。”公爵夫人微笑着说,并紧紧抓住多莱恩的手。

    多莱恩的手有些纤细,而且皮肤十分光滑。

    多莱恩的手原本没有这样好看,以前他的手上还有好多茧子,但是自从得到了太阳之眼后,复苏神光对他的身体一遍又一遍的洗礼,将多莱恩身体和皮肤上所有不应存在的瑕疵全都洗掉了。

    所以多莱恩的皮肤会变成现在这种光滑、细腻的状况,全都拜太阳之眼所赐。

    公爵夫人抓着多莱恩的手轻轻抚摸着,令多莱恩感到十分难受。

    “母亲大人,福利政策”

    “我已经安排下去了,那四个区的贫民以后具备帕萨克斯市民的身份,与普通平民一起享有同等的福利政策。”公爵夫人微笑着说。

    “哦,这真是太好了,母亲大人。”多莱恩开心的说道。

    那天安多斯卡带着护卫突然出现,打断了福利大会,所以有关贫民的福利政策的商议也临时终止。现在得到公爵夫人的承诺也就意味着多莱恩原本的目的也终于达到了,而且这对那四个区的平民而言绝对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另外,芳汀教会也已经正式建立。

    现在多莱恩和克莱尔同时享有双教宗的地位,而珍妮和蒂娜母女以及毕佳德则是四大主祭。十二祭司现在还没有找到,毕竟芳汀教会建立的时间还不到三天。

    但虽然才这么点时间,芳汀教会的信徒已经多达三万多人了。

    这三万多的信徒里面,百分之八十都是贫民和平民准确来说现在已经不分贫民和平民,因为那些贫民也已经具有了帕萨克斯市民的身份。

    除过这百分之八十的人,其余的则都是地位比较低的小贵族,其中以男爵最多,子爵也有一些。

    因为一下子吸收了这么多的信徒,所以原本印刷的五百本教义根本不够,为这事贾思琳夫人跑前跑后忙碌了两个晚上都没有休息。多莱恩不得不请求公爵夫人的帮助,让帕萨克斯市各个报社的印刷部门帮忙印刷教义。

    信物的制作现在正在进行中,并且也由原来的五百枚变成了现在的五万枚。

    目前信徒有三万人,多莱恩打算吸纳信徒达到五万人的数量之后就暂停下来,然后进行教会内部的管理和安排。

    除过芳汀教会的管理工作之外,四个区平民的生活也必须有所改观。

    对此多莱恩已经有了计划,但是现在还没有时间去做。毕竟这两天他一直待在给公爵府,而且有这位公爵夫人待在他的身边,多莱恩想做什么都办不到。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事都顺心如意。

    夏门伯爵和安多斯卡以及那位艾莎娣小姐就像一根刺一样扎在多莱恩的心头,那天在法庭上为安多斯卡辩护的陪审团贵族近百人也都是多莱恩打算除去的敌人。至于那位乔伊斯骑士更不用说,多莱恩已经准备好对付他的手段了。

    “母亲大人,我要去一趟,别尔马什监狱。”多莱恩向公爵夫人请求道。

    似是早就知道多莱恩肯定要去一趟那里,所以公爵夫人并不惊讶,只是有些无奈。

    “我已经免除了夏门的贵族身份,他的府邸已经被没收,夫人和孩子也都被抓进监狱里了,仆人全部遣散。而且不光是夏门,安多斯卡一家也是这样,克莱尔,你还有什么不满吗?”公爵夫人柔声问道。

    “母亲大人,我经历过很多危险。”多莱恩从摇椅上坐起来,认真的看着公爵夫人说道:“有很多次,我差点为我一时的怜悯,失去生命。所以很早之前我就已经决定,对于我的敌人,我不会保留,哪怕一丁点的仁慈。”

    听到多莱恩的话,公爵夫人沉默了半晌,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多莱恩笑起来,随后又说:“四个区的平民还需要我的帮助,所以我打算离开一段时间。”

    “你想做什么?”公爵夫人连忙问道。

    “帕萨克斯的医疗体系,不太完善,所以我准备,新建立一到两个医院。还有那些平民的工作问题,这些也都,需要解决。”多莱恩虽然口吃但是十分坚定的说。

    听到多莱恩的话后,公爵夫人慢慢抱住多莱恩,并把多莱恩的脑袋按到自己胸口。

    “我有点搞不懂你到底善良还是冷酷了,克莱尔,有时候你给我的感觉简直就像两个人。”公爵夫人幽幽说道。

    多莱恩笑了笑,没有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