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颗粒,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

    结合第三篇神启来看,这些颗粒应该与传教有关。

    “这样瞎想不会有结果的,拿你面前这些人试一试不就知道了?”巴泽尔对多莱恩说道。

    多莱恩立即回过神来,而回过神后多莱恩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跪在了地板上,蒂娜母女还有珍妮正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多莱恩的脸刷一下就红了,飞快的从地板上起来,咳嗽了一下然后才解释道:“我刚才在聆听神的启示。”

    “神的启示?”蒂娜一边说一边用崇拜的眼神看着多莱恩。

    “太阳神阿蒙对我降下神谕,你们几人为阿蒙神系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所以现在阿蒙准备借我的手将神力授予你们。”多莱恩继续说道。

    多莱恩感觉自己和阿拉贡那个老神棍越来越像了。

    听到多莱恩的话后,蒂娜母女和珍妮惊喜的不得了。

    “在我身前跪下来。”多莱恩有些不好意思的命令道。

    没有半点迟疑,蒂娜母女和珍妮全都在多莱恩面前毕恭毕敬的跪了下来,下意识的把头低下。

    “抬头看着我。”多莱恩又说。

    这三人于是又都把头抬起,崇敬的注视着多莱恩。

    回想着刚刚在第三篇神启中看到的景象,多莱恩学着那个男子的样子将手轻轻贴到蒂娜母亲的额头上。

    慢慢调动阿蒙神力,多莱恩脊骨周围的那些颗粒随之颤动起来。多莱恩小心翼翼的控制着一粒颗粒与阿蒙神力一起沿着手臂流动到他的右手上,然后穿透手心注入到了蒂娜母亲的额头之上。

    蒂娜母亲身躯一震,淡淡的白光顿时从她体表散发出来。

    通过神力的联系,多莱恩能够感觉到那粒蕴含着浓郁的阿蒙神力的颗粒进入到蒂娜母亲的身体中后,与阿蒙神力一同在蒂娜母亲的身体中流动了一周。随后那粒颗粒停留在了蒂娜母亲的心脏处,并迅速生根发芽。

    那粒颗粒就像是一颗种子,慢慢抽出幼嫩的尖芽缠绕在蒂娜母亲心脏周围,在接触到她的脊骨时便依附在脊骨上迅速生长。和多莱恩刚刚在自己体内感受到的情况一样,这颗种子一样的东西迅速将阿蒙神力散布在蒂娜母亲的体内,宛如树苗一样快速生长成熟。

    不过不同的是,阿蒙神力并没有在蒂娜母亲的身体中凝结出这种细小而且数目众多的颗粒。

    “这是神力的种子。”巴泽尔若有所思的说道。

    “不用你说我也已经知道了。”多莱恩轻笑道。

    第三篇神启并不是为了提升多莱恩的实力,而是为了让多莱恩将阿蒙神系的信仰散播出去。而这些神力种子,则是供已经加入阿蒙神系但是还没有觉醒神力的人掌控神力的关键。

    明白了这一点,多莱恩顿时信心大增。

    慢慢收回手,多莱恩用精神力观察着蒂娜母亲身体内的阿蒙神力。现在多莱恩已经没有给蒂娜母亲注入阿蒙神力了,不过蒂娜母亲已经因为神力种子的发芽和生长而觉醒了神力,所以此刻一股股阿蒙神力正自发的在蒂娜母亲身体中不断生成。

    “恭喜你。”多莱恩将蒂娜母亲从地板上拉起来。

    蒂娜母亲眼神茫然,她还沉浸在觉醒神力的快感之中,一时半刻还无法清醒过来。

    “接下来是你,蒂娜。”多莱恩转头看向蒂娜说道。

    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蒂娜母女和珍妮全都掌握了神力。而连续送出三颗神力种子,多莱恩却并未感觉到任何不适,体内的阿蒙神力也没有减少。

    也许神力种子之中的神力是阿蒙对他额外的授予,多莱恩心中暗想。

    蒂娜和珍妮此刻兴奋不已,蒂娜母亲也是一样。不过蒂娜母亲好歹是成年人知道控制自己的情绪,所以并不想蒂娜和珍妮那样高声呼喊。

    “回去之后你们先感受一下阿蒙神力,等明天或者后天我再抽空教给你们神术。”多莱恩说道。

    “是,教宗冕下。”蒂娜母亲感激的低下头。

    多莱恩在桌上抽出纸张,然后又拿起鹅毛笔飞速书写下前两篇神启交给她们三人。

    “这两篇神启你们要背熟背会,神启是神的启示,与神术有关。”多莱恩特意叮嘱了一番。

    等到蒂娜母女和珍妮从房间里离开后,多莱恩才长舒口气在床沿上坐下来。

    抬起手看看,右手手背上的太阳之眼紧紧闭合着,没有发出一点异状。

    巴泽尔裹挟着黑烟从摄魂戒指之中飞出,悬在多莱恩的面前与他一同注视着这枚太阳之眼。

    “我好像还从来没有这样仔细的观察过太阳之眼呢。”多莱恩笑着说,“不过这东西已经救过我好多次了。”

    巴泽尔点点头以表赞同。

    多莱恩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的记忆巴泽尔全都拥有,在撒一拉尔原野的那个遗址里,巴泽尔强占多莱恩的身体时翻阅了多莱恩的记忆。而之后巴泽尔又与多莱恩一直都在一起,所以多莱恩知道的事他全都知道。

    “太阳之眼的第一个能力就是复苏神光,触发条件就是我自己受伤,或者是直接触碰受伤的阿蒙神系信徒。”多莱恩缓缓说道,并把右手在眼前翻来覆去的看。

    “第二个能力就是泯灭神火,不过泯灭神火不受我控制,而且如何触发我也不清楚。考虑到之前几次发动泯灭神火的情况,也许只有当我遭遇生命威胁的时候,泯灭神火才会发动吧。”

    “第三个能力是感应其他神系的神力吧?”巴泽尔问道。

    当周围出现其他神系的信徒比如说教廷的祭司时,太阳之眼就会刺痛多莱恩让他知道有危险正在靠近,不得不说这个能力非常实用。但如果出现在多莱恩身周的并不是其他神系的信徒,那么太阳之眼就不会发出警兆。

    多莱恩点点头,身体后仰躺在床上并把手伸向天花板,像是想抓到什么东西似的。

    太阳之眼主要的能力就是这三个,多莱恩再想不起太阳之眼是否还有其他的功用。

    不过这三个功用已经十分强大了,至少可以保证多莱恩性命无忧。

    “阿蒙把这么重要的东西赐给我,但是我好像没有对阿蒙神系做出太大的贡献。”多莱恩苦笑着说。

    “你怎么知道你现在做的这一切不是阿蒙希望看到的?”巴泽尔反问道。

    多莱恩沉思起来,过了半会儿才说:“虽然我现在建立了芳汀教会并且吸纳了四万信徒,然而这些信徒都属于芳汀教会,信奉的是我和克莱尔。只有蒂娜母女和毕佳德还有珍妮真正信奉阿蒙神系……对了,还得加上那位尤妮丝公主。只有这几个人是通过我成为阿蒙神系的信徒,其他人都不是。”

    巴泽尔笑而不语。

    “我说的不对吗?”多莱恩问道。

    “也许阿蒙希望的仅仅是通过你动摇教廷的根基?你现在建立芳汀教会,已经对帕萨克斯市的教廷产生很大的冲击了。”巴泽尔说道,随后便钻进了神魂戒指之中。“不要想了,这些事想不明白的。等你将来站在这个世界最顶峰的位置时,你直接去问阿蒙不就可以了?”

    听到巴泽尔说的话,多莱恩只能用苦笑来回答。

    要站到这个世界最顶峰的位置,那得多漫长的时间啊。

    时间一连过了一个礼拜,帕萨克斯市中心倒是没有什么大的变化,然而周边的四个贫民区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这四个贫民区狭窄而且满是水坑的小路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宽阔的用青砖铺成的路面。低矮的平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街道两旁的一幢幢小楼。

    这些楼普遍都是三层或者四层,上面几层用来住人,而最下面一层则是店铺。

    这些店铺装点的红红绿绿,但是白天的时候几乎都是大门紧闭,只有到了夜晚所有的店铺才会把门打开营业。如果是在晚上十点以后走过这条新建成的街道,那么就能看到一个个穿着十分暴露的漂亮女人站在街边搔首弄姿。

    于是帕萨克斯给这四个区新建成的并围城一圈的街道起了个很光鲜的名字花街。

    这是帕萨克斯自建成之日起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买春场所,这些店铺数量多达几万家,各种类型的女人足以满足不同人士的需求。而这条花街经过四个区的中间位置处各自矗立着一尊铜像,而且这四尊铜像全都是多莱恩。

    多莱恩的铜像表情肃穆,负手而立像是在眺望远方。

    “这是那些女人集资给您建造的铜像,多莱恩大人。”贾思琳夫人笑的合不拢嘴。

    多莱恩已经快昏过去了,自己的铜像被放在花街上,而且还是四尊,这下每个来到花街并经过铜像的人都能知道他与花街的成立有巨大的关联。

    “除过花街之外,医院和工厂都已经建成了,而且医院的数量不是两座,而是三座。”贾思琳夫人又说道。

    这确实是个好消息。

    “为什么是三座?”多莱恩疑惑的问,他隐约记得贾思琳夫人说起过这事,但是最近太忙他想不起来了。

    “这是公爵夫人的意思。公爵夫人说,医院的数量越多越好,而且贵族对医院的要求比平民要高的多。公爵夫人还资助了我们很大一笔经费,再加上许多贵族想在公爵夫人面前表现一下所以也都出了钱,因此我们就干脆多建了一座医院。”贾思琳夫人解释道。

    “公爵夫人帮了我大忙。”多莱恩感慨道。

    “多莱恩大人,公爵夫人可是您母亲啊,她对您这样好也是应该的,而且你做这些也是为了我们帕萨克斯的发展。”贾思琳夫人理所当然的说。

    多莱恩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差点说漏嘴了,于是闭上嘴巴不再随便说话。

    多莱恩和贾思琳夫人在花街上慢慢的走着,不知不觉天色就逐渐阴暗下来。一盏盏煤油灯亮了起来,昏黄的光线飘摇着洒落在地上,将整条花街照亮。

    许多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少女和美妇站在一家家店铺的门口,尽情的向街上的行人展现她们肥瘦不一的身材。

    一声声娇笑不断在四周响起,偶尔也会有男人粗犷的声音传来。

    多莱恩脸有些红,他毕竟才十六岁,来到这种地方让他感到十分窘迫。

    更尴尬的是多莱恩竟然被人认出来了。

    “教宗冕下!”

    一声少女的娇喊从不远处的一家店铺门前传了过来。

    多莱恩转身看去,随后就看到一个上身只穿着白色抹胸的少女朝这里跑过来。多莱恩并不认识这个女孩,然而不等他说什么,周围好几家店铺的女人竟然也都跑过来了。

    “真的是教宗冕下!”

    “没想到您会突然过来这里!”

    “教宗冕下,去我店里休息吧?”

    “不行,教宗冕下要去我店里,你个丫头片子不要和我争!”

    “比起你这种没人要的老女人,教宗冕下更喜欢我这种年轻女孩呢!”

    一大群衣着暴露的女人围在多莱恩和贾思琳夫人的身边吵嚷不停,而远处的路人也都迅速往这边走来,想要一睹教宗冕下的风采。

    场面快要失控了,越来越多的女人往这边跑,附近半条花街的女人都放下了手头上的生意跑过来,甚至好些女人原本已经和客人谈好了价钱,但得知多莱恩来到花街之后便扔下客人往多莱恩这里而来。

    “太感谢您了,教宗冕下,要是没有您我们还得住在以前那种脏兮兮的小屋子里呢!”一个女人激动的说道。

    “教宗冕下是我们的福音啊!”

    “教宗冕下您今晚不要走了,让我用身体好好感谢您吧?”

    “放心,我们不会跟您收钱的。”

    多莱恩不知道该怎么办,贾思琳夫人也惊呆了,她没有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骚乱。

    万一多莱恩大人受伤就麻烦了,这样想着,贾思琳夫人用力往人群中挤去。但是那些女人一个个拥挤在一起就像城墙似的将多莱恩围在中心,贾思琳夫人怎么也挤不进去。

    “感觉怎么样,多莱恩?”巴泽尔哂笑道。

    “别看我笑话了,快救我!”多莱恩急得满头大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