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格伯爵和那两个女仆已经死了,不过府中的护卫却没有一人发现宅邸中的异常。

    多莱恩站在屋顶上辨别了一下方向,随后便往旁边的屋顶上奔去。

    半个小时,多莱恩抵达了塞维妮子爵夫人的府邸。

    与道格伯爵不同的是,塞维妮子爵夫人的宅邸不光有普通的护卫,甚至还有两个低阶骑士作为护卫保卫着府邸的安全。多莱恩悄悄从屋顶上爬下来,从储物手镯里取出魔杖并指向院落之中那两个低阶骑士。

    死亡瘟疫悄无声息的施展出来,那两个低阶骑士连声音都没有发出一丝就已经倒在了地上。看了眼倒在地上面色发黑的低阶骑士,多莱恩将两人的尸体拖到花园里面之后便躲避护卫溜进了宅邸中。

    空旷的宅邸里面只有两个人,而且都在二楼。

    对于这个塞维妮子爵夫人,多莱恩虽然不是特别了解,但有关她的大致情况多莱恩还是知晓的。

    这位夫人结过婚,但并没有子嗣,而且她的丈夫在几年前就已经死掉了。塞维妮子爵夫人就是因此继承了她丈夫所有的财产,不过她没有爵位继承权。不过这些都无所谓,多莱恩只知道这位夫人和已经被处以火刑的夏门伯爵经常来往就够了。

    悄悄来到二楼,多莱恩如法炮制用死亡瘟疫杀死了房间里的人,然后才推门进去。

    然而房间里的尸体却并不是塞维妮子爵夫人的,而是一具男尸。

    穿着白色浴袍的男尸躺在床上,手中还捏着一只高脚杯,不过杯中的红酒已经倒在床上了。红色的酒液将白色的床褥染成红色,看起来就像一大片血迹。

    “杀错人了。”巴泽尔戏谑的笑道。

    多莱恩放开精神力往周围其他房间里窥探,随后便发现浴室里还有一人。

    不过朵莱尔并没有去浴室,他知道这位子爵夫人肯定很快就会过来。

    果不其然,没等十分钟子爵夫人就娇笑着往这边走来了,口中还说着:“约翰,是不是等不及了……”

    子爵夫人刚一推开门,多莱恩就从门后出现并掐住子爵夫人的喉咙将她按在床上。看到床上已经变成尸体的约翰,子爵夫人面色惊恐,努力想要发出尖叫。

    “你的护卫已经死了,所以别想让他们来救你。”多莱恩恶狠狠地威胁道。

    子爵夫人不断摇头,眼泪也从眼眶里溢出来。

    没有拖延下去,多莱恩随后便质问道:“现在把你知道的全都告诉我,否则的话,你很快就能见到这个约翰了。”

    慢慢放开手,子爵夫人啜泣着回答道:“别杀我……您想知道什么?”

    “蔷薇军团,这个名字不知道你是否听说过?”

    子爵夫人面色一滞,眼神也顿时变得犹豫起来。

    这个女人居然知道。

    “蔷薇军团的事务一直都是夏门伯爵管理的,和我没有关系。我只知道夏门伯爵每年都会给蔷薇军团一大笔军费,其余的就都不清楚了。”

    “你真的不知道?”多莱恩把魔杖捅在子爵夫人的胸口上问道。

    子爵夫人吓坏了,不住的摇头。

    慢慢收回魔杖,多莱恩站起身挥了挥手,许久没有出现的黑颤突然从摄魂戒指里冒出来一口将塞维妮子爵夫人吞下去,然后飞快的缩回摄魂戒指之中。

    摄魂戒指里,巴泽尔探查了一遍子爵夫人的灵魂,但的确没有发现什么和蔷薇军团有关的信息。

    “她就知道这么多。”巴泽尔说道。

    “毕竟只是个子爵而已。”多莱恩无奈的说道。

    回到公爵府,多莱恩小心翼翼的爬墙上了二楼,然后翻窗进了自己的卧室。那两个女仆仍旧倒在地板上呼呼大睡,一点醒过来的迹象都没有。

    “两个贵族莫名消失,帕萨克斯肯定会乱起来,再加上那个魔法师对你行刺的事,法务署有的忙了。”巴泽尔哂笑着说道。

    “把水搅浑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至少我们之后动手就会方便很多。至于罪名,就全都推给蔷薇军团算了。”多莱恩笑着说道。

    小心的检查了一遍身上的衣服,多莱恩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痕迹,这才关上窗户爬上床钻进被窝里。

    “不过你得小心了,那个夏门既然每年都会给蔷薇军团一大笔军费,说明他对蔷薇军团的作用至关紧要。现在夏门因为你倒台,蔷薇军团肯定会把怒气发泄在你身上。”巴泽尔提醒道。

    “我知道,我会小心的。”多莱恩低声回答道,随后又说:“让他们尽管来,我现在正愁抓不到蔷薇军团的把柄。这里毕竟是博利兹王国内部,如果蔷薇军团做的太过火而且露出马脚,王都那边不会不管的。到时候不用我动手,王都就会派出军队把蔷薇军团剿灭。”

    “蔷薇军团不一定那么傻。”巴泽尔随口说。

    “这可说不准。”多莱恩笑着说道。

    没有再说话,不过多莱恩也睡不着觉,毕竟刚刚才杀了好几个人。

    虽然多莱恩现在对人命已经不怎么在乎了,但他还无法做到毫不关心的程度。

    睡不着觉的多莱恩掀开被子坐在床上,慢慢进入冥想的状态。几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等到太阳升起时,多莱恩才从冥想的状态中退出来重新拉过被子盖到身上。

    没等太长时间,公爵夫人就和老管家塞巴斯一同走进房间里来。

    看着地板上两个呼呼大睡的女仆,塞巴斯用力咳嗽了一声,这两个小丫头才终于醒转过来并迅速起身。

    “小姐昨晚睡的好么?”塞巴斯问道。

    塞巴斯其实是在问多莱恩昨夜有没有离开过房间,不过这两个女仆睡了那么长时间怎么可能知道呢。

    两个小丫头相互看了看,随后一起摇头。

    “别问她们了。”公爵夫人叹了口气。

    走到床前,公爵夫人伸手推了几下多莱恩轻声唤道:“克莱尔,该起床了。”

    “好的,母亲大人。”

    多莱恩揉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装出一副刚刚睡醒的模样。

    “快点收拾一下,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公爵夫人温柔的说道。

    在两个女仆的帮助下换了一身衣服,又化上淡妆之后多莱恩才和公爵夫人一起从楼上走下来。几个佣人已经将早餐摆放在长桌上面,好多女仆则整齐的在长桌旁边站成两排,恭候多莱恩和公爵夫人用餐。

    吃过早点,公爵夫人用餐巾擦了擦嘴然后看向多莱恩问道:“昨晚道格伯爵和塞维妮子爵夫人离奇失踪了,克莱尔,你知不知道这件事?”

    “母亲大人,我是现在才听您说起。”多莱恩笑着回答。

    “哦,那真是太好了,我生怕这件事与你有关。昨晚你问我那些贵族的事,我还以为你对他们有什么想法呢。”公爵夫人舒了口气说道,不过她看向多莱恩的眼神之中还是存着淡淡的狐疑以及忧虑。

    “道格伯爵和府里两个女仆一起失踪了,塞维妮子爵夫人也是一样,不同的是子爵夫人的府中还有一个男人被杀,而这个人是帕萨克斯另外一名贵族的儿子。”

    说到这里,公爵夫人的神色变得有些古怪。

    “那个被杀的人,就是安格斯伯爵的儿子。”公爵夫人说道。

    多莱恩嘴里的红酒噗的一声喷了出来。

    塞巴斯赶忙上前给多莱恩擦拭嘴边和衣服上的红酒,另外几个女仆则帮忙收拾桌子。

    “抱歉。”多莱恩说道,随后便好笑的看向公爵夫人说:“看来,安格斯伯爵的儿子,并不怎么样。母亲大人,昨晚我拒绝您十分正确。”

    公爵夫人只能苦笑。

    “我也没有想到安格斯伯爵的儿子会和子爵夫人私底下有来往……这是意外,克莱尔,我会给你另外挑选优秀的年轻人的。”公爵夫人坚持说道。

    “这种事我自己考虑就可以了,母亲大人,您就不要为我操心了。”

    多莱恩无奈的说道,但是看公爵夫人的脸色,估计她并没有听进去。

    多莱恩本打算早点离开公爵府,不过公爵夫人不停的劝说他在府里多留一段时间。恰好贾思琳夫人已经将先前制作好的信物都送了过来,多莱恩便没有再拒绝公爵夫人的请求,并让贾思琳夫人将信物全都留在了公爵府。

    蒂娜母女也来了,但蒂娜母女并不知晓多莱恩就是克莱尔这件事,所以现在她们两人全都神色恭敬的站在多莱恩面前,就算开口也不敢用太亲昵的语气。

    等了一会儿之后,毕佳德也来到了公爵府,与毕佳德一起过来的还有昨天那七个祭司中的一人。

    多莱恩看着堆放在花园里的一大堆信物,俯身捏起一件拿在手中细细看着。

    这些信物都是勋章,正是之前多莱恩亲自设计的。用铁和锡的合金制作成的勋章看起来银光闪闪,质地与迷银有些相似,不过这种合金并不能传导魔力。

    多莱恩现在要做的,就是在这些勋章上刻画魔法阵,把这些勋章变成普通的魔导器。

    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多莱恩转头看向那个祭司问道:“昨天我不,多莱恩先生让你们搜集的情报,你们做的怎么样了?”

    “回禀教宗冕下,那些贵族的名单我们已经列出来一份,不过详细的情报现在正在调查。”这个年轻的祭司低下头说道,随后便从怀里取出一张名单递给毕佳德,再由毕佳德转交到多莱恩的手上。

    看着这份名单,多莱恩稍稍有些吃惊。

    名单上的贵族数量约有两百名,其中大部分都是男爵,爵位越高对应的人数就越少。

    问题是其中还有一名侯爵,这让多莱恩感到棘手。

    一位侯爵大人莫名消失,可能引发的风波会比十个子爵出事产生的影响都大的多。

    “那位侯爵就先不要管了,其余的爵位比较低的贵族,这段时间我们一个个收拾掉。”巴泽尔低声道。

    “当然。”多莱恩点头。

    将名单叠好塞进储物手镯里,多莱恩忽然发现蒂娜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左手看。

    多莱恩笑了笑,走到蒂娜面前在她头顶拍了拍问道:“你在看什么?”

    “教宗冕下,您的储物手镯和多莱恩大人的一模一样。”蒂娜微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蒂娜一说出这话,毕佳德和蒂娜母亲也都看向了多莱恩的左手。

    多莱恩想了想,随后就瞎编道:“我和多莱恩先生的那枚储物手镯原本就是一对,当然一模一样了。”

    “原来是这样。”蒂娜笑着说。

    毕佳德和蒂娜母亲也都点点头,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与此同时,他们看向多莱恩的眼神也都变得炽热了几分。

    这其中肯定产生了什么误会。

    没有继续闲聊下去,多莱恩把蒂娜母女和毕佳德以及那个祭司赶到仓库外面等候,而他自己则关上仓库门在里面准备炼制这些信物。

    一件件的炼制太过麻烦,所以多莱恩直接在仓库的地板上布设一个炼金魔法阵。多莱恩并不打算把这些信物炼制成多么厉害的魔导器,只要能让这些信物具有特殊的功用就足够了。

    所以多莱恩把回复之水和聚魔这两个魔法固化在炼金魔法阵里,炼金魔法阵运作之后就能在这些信物上全都印刻聚魔和回复之水这两个魔法阵。

    如此一来,只需要将信物浸泡在水杯中,过不了多久就能够产生一杯回复之水。

    当然,这种由魔法阵制作得到的回复之水效果并不会太好,但这已经足够了。

    看着多莱恩飞快的布设炼金魔法阵,巴泽尔满意的说:“你对魔法阵的布设和运用越来越熟练了。”

    “当然了,毕竟有您这位死灵君王对我悉心教导嘛。”多莱恩顺口拍了一下马屁。

    说实话多莱恩现在对魔法阵的布设和运用确实已经非常熟练,即使没有巴泽尔在一旁教导,多莱恩也能够只凭自己就把较低阶的魔法固化到炼金魔法阵中,这已经是长足的进步。

    而且这段时间多莱恩能够感觉到自己的魔力增长又变得缓慢起来,这难道是即将达到中阶顶峰的预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