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圣愈术……”

    蒂娜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克莱尔,她没有想到这位克莱尔小姐竟然连多莱恩的圣愈术都能够一模一样的施展出来。

    “多莱恩先生会的,我全都会。”多莱恩笑着说。

    蒂娜的眼神立即从惊讶变成了崇敬,那浓浓的敬意简直比卡巴尔特咖啡的香气更加浓郁。而周围的那些信徒此刻都眼巴巴的看着多莱恩,一个个忍不住往前挪动脚步,都快挤到多莱恩的身边了。

    老管家塞巴斯飞快的走到多莱恩的面前并护住他,不过那些信徒只是围拢过来,并没有做出任何对多莱恩不敬的举动。

    “抱歉,大家,因为公爵府事务繁忙,所以我很少公开露面。”多莱恩对这些信徒大声说道:“不过请放心,芳汀教会之所以,成立就是为了帮助你们。当然,芳汀教会的本意是,帮助你们安心顺利的生活下去,而不是把你们养成一个个懒虫。所以芳汀教会,只会给你们提供帮助,真正改变你们生活,需要你们自己付出努力。”

    “这就够了!克莱尔小姐!”

    “感谢您对我们施以援手。”

    “教宗冕下的恩德,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

    喧哗吵闹的声音将周遭的护卫都吸引过来了,不过这些法务署的护卫看到是“克莱尔小姐”在传教,因此没有一个人上前维持秩序,任由这几百名芳汀教会的信徒大声呼喊。

    赞美之声不绝于耳,甚至连许多还不是芳汀教会的平民都跑到多莱恩的跟前跪下来请求道:“教宗冕下,请让我们加入芳汀教会吧,我保证会一心一意信奉两位教宗冕下的!”

    “对啊,让我们也加入芳汀教会吧。”

    看着面前跪着的这些请求加入芳汀教会的人,多莱恩心里很是高兴。

    不过现在把他们吸收进教会还不是时候。

    而且吸收信徒的事情并不是他亲自在做,而是毕佳德和蒂娜母女一直在做,如果不管什么事多莱恩都亲力亲为的话,他岂不是要累死。

    因此多莱恩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这些人的请求,但也给他们留下了余地。

    “你们不必担心,虽然我们芳汀教会,暂时停止吸收信徒,但是再过一段时间,我们会再次举行仪式,吸纳信徒加入到我们芳汀教会中来。”

    这些人的眼神都很失望,不过他们一点都不感到愤恨,反而像是得到了救赎一样一脸激动。

    芳汀教会的信徒则纷纷走过来将这些跪在地上请求加入芳汀教会的人拉到远处,以免他们做出对多莱恩不敬的举动。

    “走吧,我们去医院看看。”

    多莱恩转身对蒂娜母女说道,随后就与这对母女和老管家塞巴斯一起走进了医院,而那些信徒则是自觉地排成四行队伍老老实实的跟在多莱恩等人的身后亦步亦趋。

    医院大厅里人很多,而且基本都是排队等候治疗的人。

    医院二楼则是一个个诊室,按照治疗的类别分成许多不同的部门,以此区分病人进行诊治。

    从三楼开始一直到最高的五楼,全都是住院部。

    多莱恩还没进医院就已经知道医院的构成了,毕竟这三家医院都是一个设计,而且全都是多莱恩一手设计出来的。

    蒂娜母女两走在最前面,一边带路一边给多莱恩解释各个部门的情况和平民的就医状况。

    多莱恩则是静静的听着,偶尔发表意见。而多莱恩等人身后跟着的那几百名信徒,此刻全都静悄悄的大气也不敢喘,生怕引起多莱恩的不满。

    “不是我说,教宗冕下。”蒂娜忽然转身对多莱恩建议道:“我们芳汀教会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收取入会的费用和每月缴纳的教费,所以我想,我们是不是应该也增加这两项费用?”

    蒂娜的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在医院走廊里仍旧显得十分清脆,所以后面那几百人全都听见了。

    然而令多莱恩意外的是,这么多信徒竟然没有一个人对此发表不满,这让他十分惊奇。

    “教宗冕下,凡是教廷的信徒,每个月都要缴纳一笔费用作为教费,所以我们教会收取教费这是十分正常的。”蒂娜母亲解释道。

    “原来如此。”多莱恩点点头。

    想了想,多莱恩反问道:“现在我们教会每日所需的费用是贾思琳夫人支取的?”

    “没错。”蒂娜母亲点头道,脸上显出一丝忧虑。“教宗冕下,现在我们芳汀教会的账目是贾思琳夫人再管,而贾思琳夫人一直都在为教会提供钱财。虽然我不是十分清楚,但截止到目前,我们芳汀教会已经通过贾思琳夫人向红鸾商行支取至少二十万克朗了。”

    “这些钱都用到了什么地方?”

    面对多莱恩的询问,蒂娜母亲说不上来了,毕竟账目不归她管。

    不过贾思琳夫人很快就来到了医院。

    得到克莱尔小姐前往芳汀教会第一医院视察的消息后,贾思琳夫人就急忙出发,乘着马车来了医院,而且在医院门口下了马车后一路跑过来。所以现在贾思琳夫人站在多莱恩面前上气不接下气,过了好一阵子才终于缓过劲来。

    “教宗冕下,您来医院视察应该提前跟我说一声的。”贾思琳夫人幽怨的看了眼面前的多莱恩。

    多莱恩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不过随后就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

    现在他可是教宗的身份,怎么可以在广大信徒的面前显出矫揉造作的模样呢,必须得有身为教宗冕下的威势和风范才行啊!

    “贾思琳夫人,请你跟我汇报一下目前我们教会的账目情况。”多莱恩问道。

    贾思琳夫人点点头,随后就掏出一个厚厚的本子拿在手里翻了几页,然后详详细细的汇报起来。

    “回禀教宗冕下,到现在为止芳汀教会总共从红鸾商行支取了二十三万克朗,其中十万克朗作为备用经费储存在我这里,以备不时之需。另外十三万克朗则是用来周转,其中有八万克朗已经花掉了。印刷五万本教义和五万件信物总共用了六万克朗,剩余的两万克朗则是在这段时间里购买炼制卡莫斯药剂和红霉素的药草用掉了。因为有您制造的炼药圣物,这段时间以来我们用圣物和购买的药草持续不断的制造药剂,总共炼制出了三十万盎司的卡莫斯药剂和四十万盎司的红霉素,而不管是刚才所说的教义和信物还是炼制的药剂,全都无偿提供给了四个区的平民。”

    一连说了一大串,不过贾思琳夫人脸不红气不喘,很明显她已经非常习惯这种工作。

    而听到贾思琳夫人的话后,多莱恩点了点头,满意的说:“很好,你们所做的基本都符合我的安排。不过总不能让红鸾商行一直给芳汀教会提供钱财,毕竟红鸾商行不是我们教会的附属品。”

    贾思琳夫人一双美目注视着多莱恩,急声道:“教宗冕下请不要这样说,这段时间以来您和教会给我们红鸾商行提供了很多便利,如果不是您,矿业联盟也就不会建立。我们红鸾商行付出这点钱,完全是应该的!”

    多莱恩缓缓摇头。

    转身看向那些信徒,多莱恩的目光从每一个人身上扫过去。而这些信徒也并没有任何的不满或者抗议,反而目光灼灼的看着多莱恩。

    “我们愿意支付教费。”一个老者举起手说道。

    “支付教费是应该的,我们身为信徒,自然应该为教会付出些什么才行。”另一人也说道。

    一时间,各种呼喊声响彻在医院走廊里。

    多莱恩抬起手,嘈杂的呼喊声顿时停了下来,不过这些信徒依旧用热切的目光注视着多莱恩,脸上的神情也激动到了极点。

    沉思了片刻,多莱恩抬头说道:“我决定,芳汀教会依旧遵照之前的传统,不收取任何教费和入会的费用。至于教会经费的获取,我们可以通过出售药剂获得。”

    顿了一下,多莱恩接着说道:“现在教会的信徒每个人每月最多有三次免费领取药剂的机会,我想这对切实生病需要药剂的人而言肯定不够用。以后炼制的药剂,不论是卡莫斯药剂还是红霉素,凡是超过免费领取次数的人想要获得药剂都必须支付二十比索一盎司的费用。”

    “除过药剂之外,我还会将炼制生命圣水的方法传授给四大主祭和十二祭司,并制作圣物来辅助炼制。生命圣水的免费领取次数与药剂相同,超过免费领取次数的部分则按照一盎司十比索收取费用。”

    等到多莱恩话音落下,这帮信徒全都感动至极纷纷跪在地上朝多莱恩叩首。

    “克莱尔小姐与多莱恩先生都是圣者啊!”

    “太仁慈了!”

    “教宗冕下,您是我们的福音!”

    多莱恩摆摆手,随后便与蒂娜母女和贾思琳夫人继续往医院深处走去。

    刚刚多莱恩所说的信徒领取药剂需要支付一定的费用,这比起在医院中买药已经很便宜了。而且药剂当中本来就有一部分是免费发放的,先前是限定每个信徒可以领取的次数,超过次数就不能领取,现在改成超次数可以支付费用进行领取,这解决了芳汀教会经费来源的问题,同时也给更多的信徒提供了帮助。

    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一举多得。

    “多克莱尔小姐,您实在太仁慈了,其实没有必要对信徒这么好的。当然,我不是说您如此善良不好,但真的没有必要。”贾思琳夫人摇着头对多莱恩说道。

    “我懂你的意思。”多莱恩点了点头。“你是想说,经过这段时间矿业联盟的建立和多莱恩的庇佑大量生产,这些‘贫民’的生活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困难了,所以他们为芳汀教会支付教费再正常不过,是不是这样?”

    听到多莱恩的话,贾思琳夫人立即点了点头。

    蒂娜母女也都点着头,很明显她们也是这样想的。

    多莱恩笑了笑,说:“因为信徒的生活改善了,他们手里有钱了,所以芳汀教会就要开始按月收取教费了?贾思琳夫人,难道你不觉得这样很不妥吗?”

    贾思琳夫人和蒂娜母女全都疑惑的看着多莱恩。

    “这是原则问题,是性质问题,而不是教费多少的问题。芳汀教会建立的目的就是为了帮助人,而不是为了盈利,只要教会能够支撑下去,那就足够了。我不希望一段时间后,甚至说几年、十几年之后,芳汀教会演变成一个按照缴纳费用的数额来决定提供多少帮助的组织。”

    多莱恩轻吁口气,微微笑了一下。

    多莱恩说的这番话确实是心里话,因为他创建芳汀教会的目的本来就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吸纳信徒进而从信徒的身上获得信仰。要达成这一目的,就必须让那些信徒受到恩惠,以此促使他们发自内心的感激芳汀教会,感激芳汀教会的建立者克莱尔与多莱恩。

    只有这样,这些信徒才能够奉献出足够的、纯粹的信仰。

    当然,不管是贾思琳夫人还是蒂娜母女都不知道多莱恩的本意,不知道这个家伙的真正目的。所以这三个女人此刻全都认为多莱恩是真心想要帮助穷人,真心想要救助那些生活困苦的人,甚至认为多莱恩是真正的圣者,具有悲天悯人的善良心地。

    因此,贾思琳夫人和蒂娜母女感动的流下泪来。

    后面跟着的那些信徒也都低声啜泣,医院里正在候诊的病人和病人的家属也都为多莱恩的话所感动。

    贾思琳夫人肩膀颤抖着,轻咬了咬嘴唇看向多莱恩,深吸口气颤声道:“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世上没有合适的言语能够表达我对您的敬仰,教宗冕下!”

    老管家塞巴斯用白手套擦拭着浑浊的眼泪,一脸欣慰的看着多莱恩。

    “您已经成长为这么优秀的人了啊,克莱尔小姐。”老管家说道,眼泪扑簌簌往下流。

    医院里啜泣不断,阵阵哭声就连医院外面的人都听得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