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冕下,昨夜有五十多个贵族被杀了,守备军的骑士也死了一个,所以法务署让护卫队四处搜查凶手。”贾思琳夫人回头对多莱恩解释道,随后便怒气冲冲的斥责这帮护卫。

    “难道你们觉得,教宗冕下会藏匿凶手?”

    领头的骑士无奈的解释道:“夫人,我们也是奉命行事。”

    “你们这是在藐视我们芳汀教会,我会向法务署申诉的!”贾思琳夫人尖声喊道。

    这帮护卫立即陷入两难的境地,领头的护卫尴尬的看向多莱恩请求道:“多莱恩大人……抱歉,我不是芳汀教会的信徒,所以那个……”

    “随便怎么称呼我都好。”多莱恩耸耸肩。

    “我们没有敌意,只不过署长大人命令我们必须把中央大道整个搜查一遍,所以请您理解一下。”

    多莱恩笑着点点头。

    得到多莱恩的允许,这帮护卫便开始在屋子里到处搜寻起来。衣柜和书桌底下全都被他们翻了一遍,不过这帮护卫也很小心,虽然到处翻找但是并没有乱摔乱砸屋子里的东西。

    贾思琳夫人一脸怒意的看着这帮骑士,蒂娜母女则满脸担忧。旅店外面涌进来好些芳汀教会的信徒,他们全都拥挤在门口,只要贾思琳夫人或者是多莱恩开口,这些信徒就会一拥而上对抗屋子里的护卫。

    确定屋子里没有藏匿可疑的人或者是什么凶器之后,领头的骑士朝多莱恩行了一礼道:“真抱歉打扰您,告辞。”

    说完,这个骑士就带着这帮护卫挤出门口匆匆离开了。

    “让信徒散了吧,贾思琳夫人。”多莱恩摆摆手道。

    听到多莱恩的话,这帮信徒没有等贾思琳夫人开口便一起向多莱恩行礼,纷纷退出了旅店。贾思琳夫人把门关上,然后和蒂娜母亲一起走到床前伺候多莱恩穿衣。

    “大人您最近一定要小心一点,昨夜有将近六十个贵族被人杀害了。”蒂娜母亲忧心忡忡的说道。

    “确定是被杀害了吗?”多莱恩随口问道。

    “现在还不确定,那些贵族都失踪了,不过很多贵族的府邸都有被魔法攻击的痕迹,而且在一处巷子里还有魔法师和骑士交手留下的线索,所以基本可以确定那些贵族都被杀害了。”

    贾思琳夫人随即补充道,多莱恩则是点了点头。

    所有被多莱恩杀掉的贵族全都塞进摄魂戒指里了,多莱恩这么小心就是为了防止被人找到什么线索。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多莱恩的昨夜的行动确实挺隐秘的,至少法务署对于寻找凶手没有一点头绪。

    “现在法务署和守备军联手在帕萨克斯到处搜查呢,但是直到现在都没有搜查到凶手。”贾思琳夫人又说道。

    “我知道了。”

    从床上下来,多莱恩接过蒂娜母亲递来的毛巾擦了擦脸。

    昨夜杀死那么多贵族,多莱恩多多少少得到了一些有用的情报。首先就是已经死亡的夏门伯爵确实与蔷薇军团暗中联络,而且每年十一月份都会给蔷薇军团一大笔军费,军费大概在三百到四百万克朗之间。这么一大笔钱,肯定是夏门伯爵利用职权通过法政署从帕萨克斯的税收中克扣得到的。

    其次,知道夏门伯爵和蔷薇军团有来往,而且还出手相助的贵族总共有三人。其中两人已经在昨夜被多莱恩杀掉了,但还有一位亚戴尔子爵多莱恩没有来得及对他动手。

    而且尤其是这位亚戴尔子爵在其中关系紧要,通过其他贵族吐出的情报,多莱恩得以知道这个家伙现在就负责与蔷薇军团的联络。之前蔷薇军团派来暗杀多莱恩的巴拉蒙魔法师就是亚戴尔子爵暗中接应,并提供给他多莱恩的情报。

    “暂停一段时间吧,现在风声太紧,你今晚继续动手可能会被守备军和法务署的护卫队围攻。”巴泽尔在摄魂戒指中说道。

    “当然了。”多莱恩赞同的点头。

    转过身,多莱恩看向贾思琳夫人和蒂娜母亲吩咐道:“医院和矿业联盟那边就拜托你们了,接下来我会离开帕萨克斯一趟。”

    “大人,您要去哪里?”贾思琳夫人关切的问。

    “现在离开帕萨克斯太危险了,您要好好考虑一下啊。”蒂娜母亲也说道。

    蒂娜则是跑过来抓住多莱恩的手,仰起满是担忧之色的脸颊看着多莱恩。

    多莱恩抽出手在蒂娜头顶摸了摸,笑道:“放心,我不会离开太远,而且很快就会回来的。”

    说完,多莱恩坐在书桌后面把那件自动炼制药剂的魔导器画成设计图交给了贾思琳夫人。

    “炼药圣物不能制造太多,暂时就制作十二件,而且不管是设计图还是实物都必须保证不能流传到无关的人手上。”多莱恩特意叮嘱道。

    “是,大人。”贾思琳夫人重重点头。

    安排完这件事多莱恩才终于放心了一点,紧接着他就把那四件魔导器从书桌抽屉里掏了出来。

    这四件魔导器就是多莱恩给珍妮、毕佳德和蒂娜母女炼制的,用来屏蔽神力波动。多莱恩已经研究炼制了很长时间,现在只差一点点工序就能完成。

    这四件魔导器本来就是给蒂娜母女和珍妮等人用的,所以多莱恩没有回避,直接当着三个女人的面进行炼制。

    不知不觉就是中午,多莱恩看着地板上静静放置在炼金魔法阵中央的四颗拇指大小的小珠子,满意的点点头。魔导器的运作需要魔力,不过就算蒂娜母女等人还不是魔法师,每个月只需要去魔法师工会花点钱就可以请魔法师帮忙充入魔力,或者是多莱恩自己动手就可以。

    “放到身上试试。”

    多莱恩说道,蒂娜母女和贾思琳夫人立即伸手接过银灿灿的小珠子。

    这几颗小珠子一到她们三人的手里,多莱恩顿时感觉不到蒂娜母女身上的阿蒙神力了,就算集中精神力进行窥探都感应不到。这样一来,就算是蒂娜母女直接与教廷的祭司面对面,只要她们不施展阿蒙神术,那么就不会被看破神力的底细。

    “一定记得戴在身上,睡觉的时候也不能取下来。”多莱恩笑着叮嘱道,抬手抹去额头上的汗珠。

    等到贾思琳夫人和蒂娜母女离开,多莱恩就换上女装去了一趟公爵府。

    多莱恩把自己准备离开帕萨克斯一段时间的事告诉公爵夫人之后,这位已经四十来岁的美妇随即哭成了泪人。多莱恩好说歹说,劝了一个多小时,公爵夫人才终于点头同意。

    离开公爵府的时候,公爵夫人一直把多莱恩送到门口。看着公爵夫人忧虑的眼神,多莱恩心中不由得产生一股子浓浓的愧疚。

    “别想那些有的没的,快去一趟黑市找蕾佳问问神圣骑士团的情报。”巴泽尔催促道。

    “知道了,别催。”多莱恩无奈的说。

    坐在马车里深吸口气,多莱恩终于把心头的愧疚感赶跑了。

    公爵府离那家酒馆有段路程,不过因为是坐马车而不是步行,所以很快就到了酒馆门口。已经换回男装的多莱恩从马车上下来,驾轻就熟的进了酒馆里面那间小包厢,然后朝着雪白的墙壁笔直走过去。

    穿过墙壁,周围顿时从白天变成晚上。

    头顶漆黑的夜幕上繁星点点,稍显脏乱的黑市一如既往没有太多人。

    多莱恩一边往记忆中蕾佳小姐所在的位置走去,一边环顾四周打量黑市上的情形。

    就和上次一样,黑市上出售东西的魔法师虽然多了很多新面孔,但都是那种一脸淡漠的神色,好像不论发生什么他们都不感到惊奇。旁边的摊位上关着黑色的魔蛇和一只体型硕大的鹦鹉,这两个家伙多莱恩上次来这里就已经注意到了,没想到隔了几天过来它们仍旧没有卖出去。

    饶有兴致的打量了这两个魔宠一眼,多莱恩的注意力随后就被另一个古怪的家伙所吸引。

    那是一个木头人,此刻正坐在地上拿小刀削它自己的腿。这个木头人的躯干和四肢都是粗细不同的圆滚滚的木头制成,只有关节处是可活动的金属。而在作为躯干的木头上,几个圆形的魔法阵相互交替着印刻在身体中央,看上去颇为怪异。

    多莱恩看这个木头人的时候,木头人也抬起头看向多莱恩。

    木头人没有鼻子和嘴巴,木讷的脸上镶嵌着两块红色的魔法水晶充当眼睛,这个家伙看了多莱恩一会儿,忽然从旁边拿起一块牌子翻过来给多莱恩看。

    牌子上写着一行字母:“请买下我。”

    “这什么玩意……”多莱恩好笑的问。

    “这是魔导构装体,只不过没有那个碧翠丝制作的魔导构装体精巧,属于粗制滥造的货色。不过这个魔导构装体有自己的意识,所以算作魔宠那一类。”巴泽尔解释道。

    “你知道的挺多。”

    “废话,你不看我活了多久?”

    这个魔导构装体见多莱恩没有购买的意思,于是把牌子放下,继续用小刀削它的腿。细碎的木屑顺着小刀落在地上,在魔导构装体面前落了一堆。

    多莱恩看的难受,他心想这个魔导构装体会不会自己把自己的腿削断。

    “等下再买,先去找蕾佳。”巴泽尔提醒道。

    哦了一声,多莱恩转过身快步往蕾佳小姐那里走去。

    蕾佳小姐答应多莱恩会一直在这里等候,而现在多莱恩走过去之后果然发现蕾佳小姐抱着双膝坐在地上,把脸埋在臂弯里睡觉。多莱恩突发奇想准备吓吓她,然而刚一靠近,蕾佳小姐就已经把头抬起来了。

    “我等你很久了。”蕾佳小姐说道,并把又高又尖的帽子从头上摘下来。

    看着面前这张带着诡笑的少女的脸,多莱恩撇撇嘴道:“我准备离开帕萨克斯去埋伏那帮神圣骑士,现在来这里是想问问你,你们亚法神系准备如何动手?”

    “当然是和你一样,半路埋伏他们。”蕾佳小姐用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说道,“相信我,没有人会选择与神圣骑士团正面抗衡的。”

    “为什么?”多莱恩问。

    “你很快就会知道。”蕾佳小姐露出狡黠的笑容。

    多莱恩皱起眉头,蕾佳小姐则皱了皱鼻子有些不高兴的说:“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这家伙很没有情调,而且小肚鸡肠?”

    “抱歉,从来没有。”多莱恩摇头。

    于是蕾佳小姐更加不高兴了,不过她没有继续和多莱恩说这些没营养的话,转而说道:“我这里有一份情报,是关于神圣骑士团的。”

    说着,蕾佳小姐伸手到胸口衣服下面掏出一张黑白照片。

    多莱恩看着这张照片上的小女孩,莫名感到熟悉。他正打算接过照片好好看看,但蕾佳小姐飞快的把照片收回去塞到胸口衣服底下,一边说着“拿错了拿错了”一边取出一只巴掌大小的信封。

    “这个才是。”蕾佳小姐拨拨眼前的头发,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多莱恩满头黑线,但还是把信封接过来打开。

    信封里是几张纸,上面挤满了密密麻麻的字母。其中两张纸上还沾着血迹,多莱恩心想这份情报是不是亚法神系的信徒用生命换来的。

    “神圣骑士团总人数就是一百人,比较重要的成员都已经标注在这份情报上了。还有他们行经路线,以及大致经过哪些地方的时间上面都有标明。”蕾佳小姐说道。

    多莱恩点了点头,随后就把信封装好塞进储物手镯里面。

    “给你这个。”蕾佳小姐又拿出一块紫色的鹅卵石塞到多莱恩手上。“等你离开帕萨克斯之后,如果需要与我们合作或者是协商就用灵魂之眼联系我们。”

    多莱恩很不放心的看着手中这块灵魂之眼。

    在王都泽凯利亚的时候,蕾佳小姐也给过他灵魂之眼,但那块灵魂之眼差点要了多莱恩的命。当时如果不是巴泽尔及时出手,多莱恩就要被灵魂之眼炸成碎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