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莱恩并没有自己走去公爵府,也没有自己租用马车过去。

    在旅店里等了不长时间,管家塞巴斯就驾着马车来到了旅店,并带领两个女仆和一群男佣进了旅店请多莱恩下去。那两个女仆手里还拿着包袱,多莱恩猜测包袱里装的应该是裙子。老管家塞巴斯也许担心多莱恩还是男装打扮,所以过来这里才会准备的如此齐全。而看到多莱恩已经收拾妥当,老管家塞巴斯满意的点点头,并露出十分和蔼的笑容。

    已经七十多岁的塞巴斯也许打心底把多莱恩看做自己的女儿了,所以才会对他如此关心。

    跟着塞巴斯出了旅店坐上马车,一行人便往公爵府而去。守护在旅店外面的那支三十人的骑士队也跟着马车和女仆以及那些男佣一起慢腾腾的前往公爵府。

    一路上塞巴斯嘘寒问暖,不断的诉说他和公爵夫人有多么多么想念多莱恩。塞巴斯所说的一切令多莱恩感到深深的愧疚,多莱恩甚至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来弥补自己对塞巴斯和公爵夫人的亏欠。

    好在不到半个小时,马车便徐徐停在了公爵府大门口。

    一群女仆涌出来,在马车前行礼之后便小心翼翼的扶着多莱恩从马车上下来,公爵夫人则在一群女仆的簇拥下走到门口,站在门前对多莱恩微笑着。

    “欢迎回来,克莱尔。”公爵夫人微笑着说。

    “很高兴见到您,母亲大人。”多莱恩走过去抱住公爵夫人。

    多莱恩本打算轻轻拥抱一下就可以了,但没有想到公爵夫人紧紧抱住他,而且还不断的用手轻拍他的后背。

    “你知道吗?当我听说昨天你被魔法师和弓箭手在中央大道刺杀的时候,我真的担心死了。”公爵夫人一脸担忧的说道。

    “那种货色根本伤不到我。”多莱恩笑着说。

    “总得小心一点才是……我会查出来到底是谁对你动手的,克莱尔,我会帮你把那些人绞死在地牢里。”公爵夫人咬牙说道。

    听到公爵夫人的话,多莱恩只能报以苦笑。

    跟着公爵夫人进了府邸,多莱恩忽然感到府邸的客房里有三道强大的精神力。

    稍稍感应了一下,多莱恩就发现那三道强大的精神力竟然来源于三个高阶魔法师。而且除过这三个高阶魔法师之外,还有五个中阶魔法师也在客房中休憩。那几个魔法师距离多莱恩大约两百米的距离,多莱恩感应到他们的时候,他们肯定也已经发现了多莱恩,因为那几道精神力的源头都产生了些微波动。

    “您请了魔法师?”多莱恩疑惑的看向公爵夫人。

    “并不是我请来的,克莱尔,那几位魔法师都是威尔逊王子派来保护你的。他们几天前就已经到达我们帕萨克斯了,只是那段时间你刚好在蒙斯托克大森林里修炼魔法。”

    说这话的时候,公爵夫人脸上露出了很明显的不悦。

    “以后可不能随随便便离开帕萨克斯了,克莱尔。”公爵夫人叮嘱道。

    “我这次离开前和您打过招呼的。”多莱恩很不好意思的说。

    “但是你没说离开这么久,我以为你最多三四天就会回来。”

    说着,公爵夫人把多莱恩的手抓的更紧了。

    多莱恩和公爵夫人一起进了客厅,塞巴斯带着两个女仆也跟进来站在一旁随时听候吩咐,其余的女仆和男佣则继续忙活去了。多莱恩和公爵夫人在客厅里聊了许久,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公爵夫人便把那几位魔法师请了过来。

    多莱恩原本以为这几个魔法师也是元素系,因为所有的魔法师里元素系的魔法师是最常见的,但没有想到并不是这样。

    那三个高阶魔法师,其中两个都是自然生命系,只有一个是魔导工程系系。而其余的五个中阶魔法师,则清一色都是魔导工程系。

    一下子拥有这么多的魔导工程系魔法师,多莱恩暗暗感到窃喜。

    因为接下来多莱恩要为芳汀教会的信徒制作大量的魔导器,帮助他们成为“伪魔法师”。这几个魔导工程系魔法师的出现,无疑将成为多莱恩的一大助力。

    “您好,克莱尔小姐,我们遵从威尔逊殿下和凯奇魔导师的命令前来这里,以保护您的安全。”为首的魔导工程系高阶魔法师说道。

    “你们好,我该怎么称呼你们?”多莱恩问道。

    奇怪的是这几个魔法师竟然都没有回答。

    不过巴泽尔很快就为多莱恩做出了解释。

    “这些魔法师应该是威尔逊和凯奇暗地里培养出来的,他们可能没有在魔法师工会进行登记,相当于威尔逊手里的一张暗牌。所以除非万不得已,他们不会把自己的身份泄露出去。”

    多莱恩苦笑起来。

    “这几个魔法师既然来了这里,肯定已经泄露了身份,只是隐藏自己的名字有什么用呢?”多莱恩在心底对巴泽尔说。

    轻咳了一下,多莱恩抬起头看向这几个魔法师说:“好吧,既然你们不方便自我介绍,那我就直接称呼你们的魔法阶级算了。”

    “就这样吧,克莱尔小姐。”魔导工程系高阶魔法师点头道。

    “那么,诸位魔法师,威尔逊有说让你们在这里停留多久吗?”多莱恩问。

    “殿下的意思是,我们等人会一直保护你离开这里,直到将您安全送回王宫,我们的使命才算完成。”魔导工程系高阶魔法师说道。

    多莱恩满意的点点头。

    “这真是太好了,我衷心表示感谢。”多莱恩微微低头说道。

    “这是我们的荣幸。”为首的魔导工程系高阶魔法师欠身还礼,随后便从客厅里退了出去。不过他们没有离开太远,此刻就在客厅外面的院子里列成一队,等候多莱恩的命令。

    等一会儿从公爵府离开时,多莱恩就打算带走这八个魔法师。

    “克莱尔,昨天晚上爱德华主教给我发来消息说,你打算建造教堂?”公爵夫人用温柔的眼神看着多莱恩。

    多莱恩笑着点点头:“正是这样,母亲大人。芳汀教会现在已经五万信徒了,我们迫切需要一座属于我们教会的教堂。而且有了教堂,我们芳汀教会也才能更好的服务帕萨克斯。”

    公爵夫人没有立即表示赞同。

    稍微思考了一下,公爵夫人朝塞巴斯招了招手,塞巴斯立即走过来从怀里取出一份证明书交到多莱恩的手上。

    “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这是东区的一处地契,现在它是你的了。”公爵夫人抚摸着多莱恩的头发说道。

    没有想到公爵夫人竟然提早就准备好了这么至关重要的东西,多莱恩心中感激的不得了,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向公爵夫人表达谢意。

    迟疑了半天,多莱恩重重的说:“母亲大人,我保证芳汀教会的根基将来一定会稳固在帕萨克斯。只要芳汀教会存在,就一定协助帕萨克斯永远繁荣下去。”

    “这是我今年来听到的最令我高兴的话。”公爵夫人笑的合不拢嘴。公爵夫人随后便注视着多莱恩,眼睛一眨不眨,眼神也慢慢变得有些愁闷。“但是你知道吗?克莱尔,其实帕萨克斯只要维持现状我就心满意足了,这座城市永远昌盛什么的,我并不是很在意……我只希望你能好好的、快快乐乐的生活下去。”

    “母亲大人……”

    多莱恩抓住公爵夫人的手,鼻子发酸,眼眶也有点湿润。

    多莱恩并没有演戏,他是真的感动。虽然面前这位公爵夫人和他没有半点血缘关系,但是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以及她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照,多莱恩打心底已经把她当成亲生母亲了。

    多莱恩忽然有点舍不得离开帕萨克斯。

    但这终究是不可能的。

    轻叹口气,多莱恩从凳子上起身,紧紧抱住公爵夫人在她耳边说道:“虽然我在这里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但将来只要有机会,我一定会尽可能常回来看看您的。”

    “那我就知足了。”公爵夫人也抱着多莱恩说。

    多莱恩有点记不清自己是如何离开公爵府的,多莱恩只记得自己差点就要哭出来了。

    不过这种快哭出来的感觉,当他脱下身上的女装时就迅速消失,那种感激的感觉也慢慢淡去。

    等到换上男装,并坐在马车里静了一会儿之后,多莱恩就已经恢复了前往公爵府之前的那种平静。

    此刻,三个高阶魔法师和五个中阶魔法师跟在马车的后面亦步亦趋,他们步伐并不快,但是每走一步却能跨出数米的距离,所以竟然牢牢跟着马车并没有落下。

    到了旅店之后,多莱恩便找到旅店的老板将整个旅店包了下来。至于旅店里原本的旅客,则由旅店老板出面赔付给他们足够的租钱,让他们离开旅店。

    八个魔法师全都住进了旅店里,这样一股强大的力量让多莱恩感到十分安全可靠。

    不过多莱恩回到自己的屋子里之后就立即拜托巴泽尔设下了魔法结界,将自己的房间和旅店分隔开。那八个魔法师虽然是保护多莱恩的强大力量,但多莱恩也不希望自己在他们面前没有一点秘密可言。

    “之前暗杀贵族的计划,现在还要继续吗?”巴泽尔忽然问。

    “已经没有必要了。”多莱恩摇头。

    和蔷薇军团可能有关的贵族原本有两百来个,被多莱恩杀了八十多个之后现在还剩下一百多。因为一下子少了这么多贵族,所以帕萨克斯一度风雨潇潇。这也是多莱恩之前决定离开帕萨克斯去往蒙斯托克大森林的一大缘由,不管法务署和教廷是否会把暗杀贵族的行动追查到他头上,出去躲躲风头总是有利的。

    但现在已经没有继续暗杀贵族的必要了。

    既然已经决定开战,多莱恩反而想留下一些与蔷薇军团有关的贵族,因为这样做说不定可以从这些贵族的身上顺藤摸瓜掌握到与蔷薇军团有关的情报。

    “教堂的建造必须在这一周内开始,训练魔法师我准备今晚就着手准备。对蔷薇军团开战,不出意外我想放在一周后。”多莱恩抬手摸着脸颊,他光洁的脸和下巴一直都没有长胡子,这也许是复苏神光对他身体造成了某种影响。

    “一周时间,来得及吗?”巴泽尔笑问。

    “来得及。”多莱恩重重回答道。

    晚上吃过晚餐,多莱恩就把公爵夫人给他的地契交给了贾思琳夫人。这份地契只有落到贾思琳夫人手里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功效,而有了这张地契之后,建造教堂就可以提上日程。

    而多莱恩自己,则开始着手研究魔导器。

    为此,多莱恩把今天跟他一起来到旅店的三个高阶魔法师全请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普通人也是拥有精神力的,但不管精神力强与弱,他们大都无法成为魔法师,这是因为他们的精神力处于发散而非集中。”多莱恩一边说,一边用鹅毛笔在纸上描画。“我现在想的是,能否制造一种魔导器,通过外力将人的精神力约束起来,形成一个人造的集中状态。”

    听到多莱恩的话,这三个魔法师全都沉思起来。

    “我不敢说绝对行不通,但至少目前来看没有希望,克莱尔小姐。”一个自然生命系的魔法师说道。这个魔法师长着黑色的小胡须,特征太明显所以多莱恩一度想给他起个小胡子的外号。

    “我男装的时候就不要叫我克莱尔小姐了,我想你们临行前威尔逊肯定也交代了你们有关我的事情。我不希望我的身份暴露,所以我男装时请你们称呼我为多莱恩。”多莱恩绕口的解释道。

    这三个魔法师一起点了点头。

    “现在请说吧。”多莱恩抬手道。

    小胡子魔法师想了想然后接着说道:“精神力是看不见摸不到的,就算想用外力约束,那么又该如何约束?克多莱恩先生,我觉得这个办法行不通。”

    “那么你们有没有什么可行的方法?”多莱恩谦虚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