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觉睡得相当漫长。

    因为喝醉酒,所以多莱恩迷迷糊糊记得自己合眼之前天还是亮的,但是现在却已经到了晚上。

    多莱恩翻了个身,立即看到自己眼前蒂娜母亲熟睡的脸。多莱恩一愣,心跳顿时加快许多。

    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多莱恩悄悄又翻了个身,随后便看到处于熟睡的蒂娜带着稚气的面颊。

    这下多莱恩实在忍不住了,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蒂娜母亲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天呐!”多莱恩双手抱头。

    “抱歉,多莱恩大人。”蒂娜母亲开口道,随后便装作没事人似的下了床,穿好衣服往外面走去。“您两天没吃饭了,肚子一定很饿,我去给您弄些吃的。”

    蒂娜母亲说完就快步走出去了,只留下多莱恩和蒂娜傻子似的对视。

    犹豫了片刻,多莱恩问道:“昨晚……不,今天白天发生了什么?”

    蒂娜的脸越发红了,她支支吾吾半晌才解释道:“……我和母亲大人看您太消沉了,所以想让您振作起来……”

    啪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脸,多莱恩无奈的说:“好吧,你们成功了,但是之后该怎么办?你们都知道的,我不久以后就要返回王都,往后也许再也不会和你们见面了。”

    “我知道!”蒂娜突然尖声喊道。

    随后,蒂娜的神情又变得黯然下来。

    “这是我和我母亲的决定,您怎么想都行,反正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您为我们做什么。”蒂娜语气坚定的说。

    多莱恩呆了半晌才慢慢回过神来。

    尴尬的摸摸鼻子,多莱恩把被子拉过来披到蒂娜的身上,然后下床从地板上捡起衣服。

    临出门的时候多莱恩又回头看了一眼蒂娜,无奈的叹口气说:“你们肯定会后悔的,而且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算了,将来你们要是有什么麻烦,就来王都里找我吧。”

    说完,多莱恩就逃命似的走出房间。

    一楼大厅没有人,那些魔法师此刻都在自己的房间里安安分分的待着。

    因为美食节的袭击事件,现在整个帕萨克斯已经变得风雨飘摇,城内连续戒严三天,即使是白天也不允许人们在街上随意走动,而到了傍晚,凡是没有回到自己家的人,不问理由一律关进别尔马什监狱。

    政务署和法务署通力合作,将美食节前几天里进入到帕萨克斯的外市人员挨个审查。凡是不具有帕萨克斯市民身份的人,现在全都成了怀疑对象。

    守备军已经全部发动起来,足足一万人的军队分成一百个小队,接连不断的在各个街道和巷子里面巡逻,只要是形迹可疑的人不由分说全部抓进监狱。

    所以袭击事件才过去三天,别尔马什监狱自建成之日起,终于破天荒爆满。

    但是多莱恩知道,别尔马什监狱里关再多人都没有用。这次对帕萨克斯出手的并不是一般的歹徒,而是有完整编制,足以和正规军抗衡的人数多达三千的蔷薇军团。

    而蔷薇军团,早在袭击之后就已经撤离了。

    吃过晚餐,多莱恩坐在房间里沉思着,不禁为自己这三天来的消沉感到懊悔。这三天时间原本是追击蔷薇军团最好的时机,却被他白白浪费,现在再想追击蔷薇军团无疑会变得十分困难。

    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深吸口气,多莱恩从衣柜里取出长裙,苦笑了一下之后便换到身上。接着又化了淡妆,并把系在脑后的马尾解开。

    披散的微卷的头发因为好长时间没有打理过,所以显得有些干枯。多莱恩对着镜子给自己施展了净化和回复之水,身体顿时变得清爽,也重新变得精神。

    当多莱恩以克莱尔的身份走出房间时,聚在房间外面的芳汀教会信徒和法务署以及政务署的官员,看着多莱恩焕然一新的面貌全都精神鼓舞。

    在这些人眼里,由于公爵夫人昏迷不醒,身为教宗冕下同时又是公爵夫人女儿的克莱尔小姐,无疑就是帕萨克斯新的希望。

    “各位放心,我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多莱恩将身前的众人扫视了一遍,缓缓说道。“准备马车,我要去一趟别尔马什监狱。”

    “好的,小姐。”霍华德骑士赶忙点头道,然后和卡莲一起匆匆跑了下去。

    没有让这帮人跟随,也没有带蒂娜母女,多莱恩只带了珍妮和毕佳德,以及卡莲和霍华德前往别尔马什监狱。

    监狱长唯唯诺诺的站在监狱门口说道:“克莱尔小姐,没有公爵夫人的命令,我不能让你们进去。”

    “母亲大人还没有醒来,我代她行使领主权利有什么不合适的吗?”多莱恩随意的看了这个监狱长一眼,霍华德骑士立即走上前抓住监狱长的肩膀将他提到一边。

    进了监狱,多莱恩没有理会监狱里人满为患的囚犯。当然他明白现在监狱里九成以上的囚犯都是被误抓进来的,但多莱恩顾不上他们。而且这些人要是真的无罪,审问之后就会释放,自然也轮不到他操心。

    所以多莱恩快步往监狱深处走去。

    五分钟后,多莱恩在监狱最深处的一间牢房面前停下来。牢房里面关押的正是美食节当晚,那十个向他发动偷袭的骑士。

    不用多莱恩吱声,霍华德就一剑劈开牢门。

    多莱恩当先走进去,看着被挂在墙上,手脚都被捆住的这十个骑士露出冷笑。这十个骑士身上满是鞭痕,胸口腰腹都被打的血淋淋的,但他们的眼神却都非常坚毅。

    “杀了我们吧,我们什么都不会说!”最左边的那个骑士吼道。

    监狱长追进来向多莱恩解释道:“我们已经审问三天了,但是这帮人一个字都不肯透露。”

    “那是你们方法不对。”

    多莱恩摇摇头,随后便从霍华德手里拿过骑士长剑,缓步走到最左边那个人的面前。

    看着这个骑士,多莱恩顿了几秒,忽然挥剑把这人的脑袋斩下来。

    鲜红的血啪的一声溅在墙上,好些甚至溅落在多莱恩的脸上。多莱恩没有擦,继续来到第二个人面前。

    这次没有轻易的杀掉面前这个骑士,多莱恩把长剑小心翼翼的拿着,仿佛执着一把精致的手术刀似的,将这个人的两只眼珠从眼眶里面剜出来。

    凄厉的嘶吼在牢房里面响起,沿着幽深的甬道传向监狱门口。原本牢房里挤满了的囚犯都在不停呼喊,现在听着这凄惨的哀嚎,一个个都畏畏缩缩的躲在墙角不敢吱声。

    折磨了五分钟,多莱恩才把这个人杀死。

    接着走到第三个人面前,这个人看着多莱恩发出一阵狂笑,像是已经疯了。

    但即使真的疯了,多莱恩也不在乎。

    砍掉他的两条手臂,又用剑锋顺着他的胸口一直滑下去,直到肠子全都露出来,这个骑士才终于咽气。

    “害怕吗?”多莱恩回头问珍妮。

    珍妮眼睛直勾勾盯着地上的三具尸体,以及还活着的那七个骑士,咬牙说道:“请大人一定不要放过他们!”

    “这是当然的。”多莱恩答应道。

    于是便走到第四个骑士面前。

    这个家伙看着多莱恩,犹豫了半晌,直到多莱恩举起长剑他才喊道:“别杀我,我说,我知道我们的人去了哪里”

    “晚了!”

    一剑从中间劈开,血水顺着分成两半的尸体流下来,在地上聚成一大滩。

    忽然,多莱恩想到了什么,走回第一具尸体跟前把他的心脏挖了出来。

    梅莉的出现令众人吃了一惊,随后在场所有人都感到毛骨悚然,因为多莱恩把那颗心脏用长剑挑起送到梅莉面前。

    梅莉抓住心脏两口吞了下去,她露出的嫌弃眼神似是在说这个骑士的心脏对她没有用。

    “多吃几个就行了。”多莱恩笑着说。

    “魔鬼!”一个骑士惊惧的喊道。

    多莱恩鬼魅似的来到这个骑士面前,低着头想了想,然后便不顾这个骑士发出阵阵哀嚎,硬生生把他的胸口剖开,将心脏取了出来。

    连着血管的心脏挂在这个骑士胸口上,而且还在一下一下的跳动,其上布着的斗气终于令梅莉产生了一点兴趣。不用多莱恩开口,梅莉便快步过来,一把抓住心脏并张开嘴。

    刺耳的惨嚎声骤然响起,而且比先前更加恐怖。

    在水盆里洗了三遍都没有把手上的血洗干净,而且多莱恩身上的衣服也已经被血弄的一片殷红。好在剩余的那五个骑士全招了,多莱恩打算等剿灭蔷薇军团之后,再给他们一个痛快。

    女剑士卡莲面色惨白,就连霍华德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但是实力低微的珍妮竟然没有任何不适的表现。

    看来贾思琳夫人的死,使珍妮性格改变太多。

    监狱长在多莱恩的命令下,匆匆拿来一张地图在桌上展开。多莱恩看了许久,随后便用笔在地图上标出来几个红圈。那几个红圈代表的地方是夏尔小镇和周边的几处丘陵,距离蒙斯托克大森林有点近。而这几处,就是牢房里剩余的五个骑士交代出来的蔷薇军团前往的地点。

    据那几个骑士所说,蔷薇军团将夏尔小镇作为交易的场所,而那几处丘陵则是他们的临时据点。蔷薇军团一直在那里活动,如果遇到麻烦实在无法抵挡,就会躲进蒙斯托克大森林里。

    不得不说,蔷薇军团的团长的确是一个聪明人,他这种安排,一般军队还真拿他们没有办法。

    “接下来怎么办?”珍妮问道。

    “举行会议吧,我们要联合守备军和护卫队,以及教廷和贵族……动用帕萨克斯全部力量,务必追击并剿灭蔷薇军团。”多莱恩一拍桌子说道。

    现在是凌晨两点。

    安格斯伯爵被下人匆匆叫醒,然后乘着马车赶往政务署。政务署议事大厅里此刻已经挤满了人,甚至好些贵族都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座位而不得不站在过道上。

    安格斯伯爵是最后一个到来的,他一进入这个议事大厅,大厅的门就砰地一声关上了。

    偌大的大厅里现在聚着一百多人,而且全是担任重要公职或者是有头有脸的贵族。安格斯伯爵注意到芳汀教会的四大主祭,以及教廷的爱德华主教和几个中阶祭司也都来了,意识到自己的身份在这些人面前可能不值一提,于是安格斯伯爵乖乖的闭着嘴巴没有发声。

    而属于安格斯伯爵政务署署长的椅子,此刻正被多莱恩坐着。

    多莱恩抬头环视了一周,然后用低沉并略显沙哑的声音说:“我们帕萨克斯的领主,我的母亲大人布莉姬特公爵夫人被叛军袭击了,庆幸的是她还活着,只是还未醒来。所以这场本该由我母亲大人举行的会议现在由我主持,各位没有意见吧?”

    说完,多莱恩抬头看了一遍众人。

    大厅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说话。

    多莱恩点点头,接着说:“那好,我们继续……首先是本次会议的第一项议题,驻守城墙的乔伊斯骑士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玩忽职守,使不该进入帕萨克斯的人进来了,他的罪行应该怎么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