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备军巴金斯将军举起手说:“克莱尔小……不,代领主大人,事发当晚属下就已经派人去捉拿乔伊斯骑士了,可恨的是这个家伙竟然与他所属的部下一同离开帕萨克斯,与那股叛军一起撤离了!”

    “那好,玩忽职守加叛国……就按叛国罪论处吧。”多莱恩漠然的点了点头。

    所有的法律条文中,叛国罪是最重的罪行,而对叛国罪的处罚是连坐。当然,因为乔伊斯已经跑了,那么只有抓到他之后才能给他处罚。旁边的政务署和法务署两名书记官一起快速记录起来,多莱恩也就没有再在乔伊斯的罪行上继续纠结下去。

    “第二项议题,就是针对蔷薇军团对我们帕萨克斯的进攻。蔷薇军团在佣兵工会登记过,属于合法的佣兵团,但一直以来都在干走私和抢劫等等违法的勾当,尤其是这一次蔷薇军团竟然派遣刺客刺杀多莱恩教宗和我们的领主布莉姬特公爵夫人,这些罪行,也足以宣判他们叛国罪了。”

    多莱恩的话一说完,在场的人都把手举了起来以表赞成。

    不过有几个贵族的反应明显有些鬼鬼祟祟,多莱恩多了个心眼把那几个贵族记在心里。

    “关于蔷薇军团的叛国罪行,我们要第一时间向全国公布,同时请求王都协助我们围剿蔷薇军团。”

    “代领主大人,我们已经向泽凯利亚发送消息了,女王陛下对此极为震怒,而且陛下已经派遣了第三军团前来协助我们进行防守和围剿。”政务署署长安格斯伯爵终于举手说道。

    “辛苦你了,署长大人。”多莱恩朝安格斯伯爵点了点头。

    安格斯不愧是公爵夫人的心腹,虽然平时看起来有些靠不住的样子,但是到了关键时刻还算可以,至少知道向王都请求援兵。

    “那么,第三项议题就是对于蔷薇军团的围剿。在这里我宣布,我们帕萨克斯正式进入战备状态……”

    距离这场会议已经过去了两天。

    帕萨克斯市内所有商行都停止了与外市的一切交易活动,并接受军队的管控。军粮储备没有任何问题,因为帕萨克斯市在建立之前就是战争要塞,所以这里的军事储备一直都没有间断过,这也多亏布莉姬特公爵夫人对军队的支持和信任。而且军队士兵足够,所以也不用征兵。

    至于所需要的武器和装备,虽然已经够用了,但多莱恩还是下令让市内的商行将储备的金属全部上缴,用来冶炼制造武器,尤其是箭矢。毕竟对于战争而言,箭矢的需求量一直都很大,而且作用非常重要。

    巴金斯将军雷厉风行,短短一天就已经完成了战前动员,做好了出征的准备。但是在多莱恩的建议下,一万人的军队留下了三千人负责防守帕萨克斯,多莱恩可不想帕萨克斯的军队全部调动出去之后,蔷薇军团迂回过来对帕萨克斯再发动一次偷袭。

    爱德华主教以教廷的名义派遣了两百名信仰骑士和二十名祭司,组成一支神圣骑士团加入到巴金斯将军的军队中,并由巴金斯将军负责指挥。

    多莱恩也以芳汀教会的名义,征集了一千名信徒,配备武器和装备之后交给了巴金斯将军,供其指挥作战。

    当然,那三百名伪魔法师组成的魔法师军团,多莱恩暂时不打算拿出来。

    这支三百人的魔法师军团是多莱恩现有的最强大的利器,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动用。

    此刻,多莱恩正在病房里坐着。

    看着洁白的病床上布莉姬特公爵夫人紧闭的双目,多莱恩呼了口气,轻轻抓住她苍白无力的手。

    已经整整五天了,公爵夫人还没有醒来,这让多莱恩十分担心。期间多莱恩已经给她检查过无数次,公爵夫人身上的伤早就已经好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无法苏醒。

    现在的公爵夫人就像年迈的睡美人一样,多莱恩担心她会这样漫长的睡下去,一直睡到生命完结。

    在这里陪伴了许久,多莱恩终于还是无奈的起身,离开医院去了公爵府的废墟。

    公爵府虽然倒塌了,但是公爵府里的许多金银饰品都还好好的保存着。而这些东西,全部加起来差不多占据公爵府一半左右的财产。因此多莱恩已经将帕萨克斯市内的一处闲置宅邸划到了公爵夫人名下,并命令在那场袭击中存活下来的女仆和男佣清点金银饰品的数目,记录之后全部转移到那处闲置的宅邸中。因为在废墟里寻找东西十分困难,所以这项工作现在还在继续,而且估计还得十多天时间才能结束。因此,废墟上到处都是正在翻找饰品的下人。

    多莱恩在废墟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忽然在散乱的砖块下面找到一本相册。

    这本相册,正是多莱恩来到帕萨克斯市的那一天,公爵夫人让他看过的。不过因为大火,相册中许多照片都已经被焚毁了,唯独其中一张照片完好的保存了下来。

    而这张照片上的少女,正是公爵夫人真正的养女科莱尔小姐。

    看着照片上这位小姐与自己现在颇为相似的容貌和眼睛,多莱恩苦涩的笑了笑。忽然,多莱恩眼前闪过一个人影,而那个人,与照片上的科莱尔小姐十分相似。

    那个少女,同样是黑色的头发和黑色的眼睛,年纪也与多莱恩相当或许大一、两岁。她偶尔会露出狡黠的眼神,与多莱恩打过多次交道而且每次都会令多莱恩置身于危险之中。

    照片上的少女与记忆中的那个人慢慢重合在一起,令多莱恩逐渐陷入震惊。

    “难道是她?”多莱恩自言自语道。

    正在这时,珍妮的大喊声从远处传来。

    “冕下,我们该出发了!”

    多莱恩连忙把照片塞进自己胸口,然后便转身朝珍妮走去。

    帕萨克斯宏伟的城墙上已经重新安排了守城的士兵,其中一半人是守备军,另一半人则是法务署临时编组的护卫队。

    宽广的城门外面,一支接近万人的大军已经整装待发。十几辆马车混杂在队伍的前方,上白匹战马则围绕在马车的周围。巴金斯将军骑在一匹全身罩在盔甲之下的战马上,威风凌凌的扫视着身后的军队。等到多莱恩与珍妮一起到来,骑在马上的巴金斯将军立即向多莱恩行军礼。

    “代领主大人,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巴金斯将军问道。

    “巴金斯将军,你才是这支军队的最高指挥。”多莱恩礼貌的笑着说,随后便在珍妮的搀扶下踏上马车,然后又把珍妮拉到马车上来。

    没有再在这里拖延下去,军队很快就出发了。而当军队离开城门往原野的尽头远去之后,厚重的城门就被四根粗壮的吊索吊了起来,紧紧嵌入城墙的墙体上。

    士兵大部分都是步行,所以前行的速度不是很快,但即使如此马车也十分颠簸。

    多莱恩此刻正把地图和罗盘全都摆在车厢里研究,而珍妮则坐在一旁等候吩咐。

    这次进军围剿蔷薇军团,多莱恩把威尔逊派来保护他的八名魔法师全部带上了。而且除过这八人之外,还有另外两名军队中本来就有的中阶魔法师,同时还要加上魔法师工会派遣来的史塔伦魔法师。

    魔法师工会一般不参与战争,现在派遣史塔伦魔法师过来协助作战已经很给面子了。而且有了这十一名魔法师,再加上近万人的军队,所拥有的战力已经远远超过蔷薇军团。

    更不用说,多莱恩还带了一帮特别的助手克兰迪等人。

    而之所以带克兰迪等人同行,那是因为多莱恩准备交给他们一个特殊的任务。

    “夏尔小镇偏向南部,而那几处丘陵地带,每个相隔约有一百五十公里。”多莱恩一边研究地图一边自言自语。“最远一处丘陵几乎已经到了蒙斯托克大森林的边缘。”

    车厢外面咚的一响,随后史塔伦魔法师就揭开车厢的帘子钻了进来。

    “哦,没有想到这里竟然还有这样一位美丽动人的小姐。”史塔伦魔法师恭维道。

    如果是以前,珍妮肯定会羞红脸,但是现在珍妮却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干巴巴的说了声谢谢。

    史塔伦魔法师也不介意,他在车厢里坐下,然后才接着多莱恩刚才的话说道:“那么,如果蔷薇军团撤退到蒙斯托克大森林里,我们该怎么办?毕竟,想要在茫茫森林中找到一支刻意躲避我们的军队,还是非常麻烦的。”

    “放心,他们休想进入蒙斯托克大森林。”多莱恩立即说道。

    史塔伦魔法师看了多莱恩一会儿,微笑着说:“看来您有什么高招,这实在太好了。”

    顿了一下,史塔伦魔法师忽然问道:“我能不能问一句,多莱恩魔法师为什么没有来?”

    “他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之后也许会追上我们。”多莱恩回答道。

    多莱恩心想是不是自己的伪装被史塔伦魔法师看破了?虽然现在他穿的是女装,但是在史塔伦这个精神系高阶魔法师的面前,不一定能瞒的过去。

    庆幸的是,史塔伦魔法师很快就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那我就放心了。”

    “你好像很希望多莱恩先生随军队同行?”多莱恩试探的问。

    “那是因为我相信多莱恩魔法师的智慧和实力,他在帕克萨斯所做的一切大家有目共睹。”史塔伦魔法师笑道,然后便从车厢里钻出去,并飞到了他自己的马车上。

    多莱恩轻吁口气,随后便把地图合起来。

    珍妮在一旁静坐着发呆,看上去有些消沉。

    犹豫了一下,多莱恩对珍妮说:“你母亲的事,我很抱歉。”

    “那不是您的过失。”珍妮摇摇头,挤出一点笑容说:“我只是替我母亲感到遗憾,她去世前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要我帮您尽快把教堂建完……我会替她完成的,只可惜她再也看不到了。”

    多莱恩垂下眼睑,沉默了片刻之后又说了一声抱歉。

    车厢里的气氛实在太沉重了,多莱恩只好暂时离开,去找克兰迪他们。

    克兰迪等人并没有自己的马车,他们四人每人骑着一匹马,走在军队的前头。多莱恩可不会飞,因此只好让一个士兵替他传话。过了许久,克兰迪和雷塔尔,还有琼和姬儿就来到了他的面前。

    “您好,代领主大人。”克兰迪向多莱恩行军礼,雷塔尔则是点了点头,琼和姬儿一个弯腰一个行女士礼。

    四个人礼仪各不相同,把一起走出马车的珍妮终于给逗笑了。

    克兰迪神色有些尴尬,多莱恩赶忙转移注意力道:“多莱恩先生向我极力推荐你们,他说你们是他见过的最团结、最具冒险精神的团队。所以,在这里我交给你们一个艰巨的任务。”

    “真的吗?”琼惊喜的喊道。

    克兰迪无奈的看了琼一眼,然后抢在她说出什么不合礼仪的话之前问道:“请问,您打算让我们做什么?”

    “是这样的,多莱恩先生已经把你们在蒙斯托克大森林里一起经历的事情全部告诉我了。我现在希望你们能再次前往那里,请求那支木精灵部落给我们以帮助。”

    “那帮木头人可不一定会帮助我们。”琼耸耸肩说,一旁克兰迪赶忙捂住琼的嘴巴。

    “它们会的……克兰迪你过来。”多莱恩温和的说。

    克兰迪疑惑不解的上了马车,而多莱恩则走过去凑到克兰迪的耳边说:“你只要告诉它们,是阿蒙祭司请求它们的帮助就可以了。”

    重重点了点头,克兰迪跳下马车骑在马背上,和三个同伴一起离开队伍往蒙斯托克大森林的方向奔去。

    琼一脸调笑的看着克兰迪,而克兰迪的脸已经红了。

    “这个家伙喜欢上代领主大人了!”琼夸张的喊道。

    “我没有!”克兰迪慌乱的嚷嚷起来。“克莱尔小姐是公爵夫人的女儿,将来会继承公爵爵位,成为帕萨克斯的领主,这么高贵的人怎么可能看得上我?”

    “我们又没说人家看上你,我们说的是你看上人家。”

    说完,琼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