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面上奔过来的死灵数量在两千左右,而它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站在树枝上的席贝尔罗。短短半分钟的时间,这处森林就被苍白色所布满,放眼望去底下的骷髅兵一个挨一个往这边跑,许多同类甚至没有站立的地方所以不得不站在其他骷髅兵的身上。

    白色洪流席卷而来,将地面淹没在底下。上百个骷髅兵一起撞向这棵粗壮的树干,把树干撞的来回摇晃。但是席贝尔罗稳稳的站在树枝上,一点掉下来的迹象都没有。而就在这时,席贝尔罗头顶的树冠忽然发出一阵沙沙声,他一抬头,立即看见好多骷髅兵正沿着树枝和树冠爬过来,把他里三层外三层围在里面。

    骷髅兵黑洞洞的眼眶里燃烧着绿幽幽的火焰,周遭的气氛都因此变得阴森可怖,但席贝尔罗并未受到任何影响。身为超阶剑士的他,还不至于被这些骷髅兵震住。

    随后,席贝尔罗挥动刺剑,只轻轻一点,一点斗气便从剑上爆发出来,掀起一片风暴将周围的骷髅兵全部吹飞。不过数量更多的骷髅兵随后就飞奔过来,继续攻向席贝尔罗。

    席贝尔罗所在的树枝被两个骷髅兵用骨刀斩断,但他早在树枝断裂之前就已经跳下树梢,将地上的一群骷髅兵全部踩碎。这一下宛如捅了马蜂窝,成百上千的骷髅兵一窝蜂涌了过来。奔向这里的骷髅兵就像白色的浪潮,将森森白骨构成的浪头猛烈的拍向席贝尔罗。

    然而席贝尔罗刺剑连点,白骨浪潮顿时被他点出一个豁口,而他本人则毫发无损的从中钻了过去。

    忽然,一阵箭雨突然袭来。

    射向席贝尔罗的箭雨全部都是锐利的骨刺,从天空中落下后射中树干和地面发出咚咚咚的沉闷声响。因为不用担心射中同类,毕竟这些骷髅兵就算被骨刺箭矢射中也不会有事,所以漫天箭矢几乎是乌云覆盖下来似的,将森林里所有的空隙全部填满。

    席贝尔罗手中执着刺剑在白森森的箭矢雨幕里旋转劈砍,仿佛在跳一曲不知名的舞蹈。逐渐的,一股飓风在他身周成型,并把所有射向他的箭矢全都吹飞到了半空并卷起来,往四面八方再度射去。

    然而,骷髅兵对这些箭矢毫不畏惧,依旧前赴后继的扑向他。而席贝尔罗也知道自己盲目的攻击并无法击杀施展死灵魔法的魔法师,因此他开始集中精神感应藏在暗处的死灵魔法师。

    然而到处都是死灵,紊乱密集毫无规律可言的精神波动在他周围密布,一时间席贝尔罗竟然无法感应到藏身于暗处的死灵魔法师。

    多莱恩混杂在数量众多的骷髅兵中间,不断的指挥骷髅兵和席贝尔罗缠斗。而且多莱恩绝对不会在一个地方待的太久,每处位置多莱恩最多停留半分钟左右的时间,然后就会迅速更换位置以此来躲避席贝尔罗的精神感应。

    而且多莱恩现在距离席贝尔罗差不多有三百米远,依靠魔法师的强大精神力,多莱恩即使无法彻底锁定席贝尔罗,但也能大致感应到他所处的方位。他所需要做的,仅仅是不断发号施令让那些骷髅兵消耗席贝尔罗的斗气和精力。

    “光是这样还不够。”多莱恩自言自语道,随后便调动魔力,并念诵起冗长的咒词。

    随后,一百零八个烈焰骷髅便从蚁潮一样的死灵军团中出现,并快步朝席贝尔罗奔了过去。这一百零八个烈焰骷髅身周环绕着熊熊烈火,手中的火焰练到则释放出阵阵灼人的气浪。席贝尔罗顿时压力大增,手中的刺剑挥动的更快几分。

    而当一百零八个烈焰骷髅围绕着他不断发动攻势之后,骤雨般接连落下的火焰镰刀好几次差点突破席贝尔罗的防线。

    席贝尔罗额头冒汗,他大吼一声,手中的刺剑忽然闪烁起一片天青色的光晕。

    “裂空乱波!”

    一股强大的气流从剑身上产生,并往周围迅速扩散。这一百零八个烈焰骷髅全都被吹飞向了远处,骨头架子也都咔嚓咔嚓碎裂了。烈焰骷髅都经不住席贝尔罗突然施展出来的武技,更不用说普通的骷髅兵。此刻,席贝尔罗周围已经空开一大片区域,而他身周原本密集的骷髅兵则全都被吹飞到了半空,升至最高点后才又开始往下落。

    一时间,漫天的骷髅兵就像倾盆大雨一般落下。

    而就在席贝尔罗使用武技之后的这短短时间,一道黑色的波纹忽然在他身上出现。

    这道黑色的波纹出现的十分突然,而且发动之前没有任何的征兆。当波纹出现的一瞬间,周围的一切全都破碎了,席贝尔罗直接被击中,他的皮肤迅速变得干枯,眼神也变得有些涣散,而他身上的衣服更是没撑过一秒的时间,迅速变得破烂并从他身上滑下来。

    上衣破成布片,裤子也从膝盖以下散落了,只有裤子上半部分因为被要带系着,所以还勉强挂在席贝尔罗的腰间。最重要的是,席贝尔罗身体苍白,皮肤没有一点血色。

    “不错,不愧是超阶剑士,竟然能够顶住死亡波纹的攻击。”巴泽尔赞叹道。

    “现在可不是夸奖对方的时候。”多莱恩随后说道。

    天空中的黑云越来越密集了,因为现在是夜晚,所以黑云到来的时候席贝尔罗没有发现头顶的不对。但是现在,他已经察觉到上方的黑云也是死灵魔法的一种。

    “黑暗旌旗会源源不断消耗你的魔力,你现在最好还是快点吧,不要拖得太久。”巴泽尔提醒道。

    “我知道了。”

    多莱恩说着便命令骷髅兵再度向席贝尔罗发动攻击,那一百零八烈焰骷髅也已经借由普通的骷髅兵重新生成。多莱恩在骷髅兵之间不断变换位置,而且迅速施展了好几次死亡瘟疫。于是,淡淡的黑烟蔓延在林间,周围的树叶迅速干枯凋落,地上的草和野花也都变得枯黄。

    看到这一幕,席贝尔罗知道自己已经面临人生中最危险的处境。

    于是席贝尔罗狂喊起来,一股紊乱的风暴在他身周慢慢形成了。

    那像是一团乱流一样的风暴,环绕在席贝尔罗身周三十米的范围内,呈圆形不断流动。而这个区域,此刻俨然变成了一个绝境,凡是靠近到这个区域内的死灵不管是普通的骷髅兵还是燃烧着熊熊烈火的烈焰骷髅,全都会在顷刻间被风暴击碎。

    “席贝尔罗发动了超阶场,还是我出手算了。”巴泽尔忍不住说道。

    那个半径三十米的圆形区域,其中紊乱强劲的风暴自然就是席贝尔罗领悟的,并特属于他的“场”,而这个场只有同等级的人才有实力对抗。

    也就是说,现在不管多莱恩施展什么魔法都是没用的。

    “克莱尔小姐,能否请你出来和在下见一面?我想和你谈谈。”席贝尔罗虽然狼狈,但依旧保持着绅士风度说道。

    多莱恩没有回答,但席贝尔罗却已经往多莱恩这边来了。

    虽然没有掌握多莱恩的确切位置,但席贝尔罗可以感觉到多莱恩就大致藏身于这个方向,因此他一步一步的靠近,而那个圆形的场则以他的身体为中心,跟随他的脚步缓缓移动。

    超阶场里的风暴就像无数细碎锋利的刀片,骷髅兵一旦进入其中就会被击碎切成白色的粉末,然后再被吹散出来。新生的烈焰骷髅几次想要冲过来击杀席贝尔罗,但都没有成功。

    多莱恩忽然现身,他手里捏着一米多长的长枪。

    黝黑的长枪是一百二十连爆,这是多莱恩现在所掌握的攻击力最强的魔法。

    猛地挥手,多莱恩将这杆长枪掷了出去,黝黑的长枪在尾部骷髅爆的推动下,化为一道黑色的闪电击向席贝尔罗。席贝尔罗却并没有抬手,甚至没有任何的动作,他就静静的站在那里,眼睁睁看着一百二十连爆和他的场撞在一起。

    轰的一声巨响,周围的树干在暴风的吹动下猛烈摇晃,然后又被扩散开的黑色火焰引燃。地面往下塌陷了一米多深,一个直径五十米左右的大坑出现在了一百二十连爆的爆炸点处。

    但是西尔贝罗却依旧好好的站着,没有在爆炸中受到一点伤害。

    随后,席贝尔罗便大步飞奔过来。随着他的前进,超阶场将所有挡在前面的东西无论是岩石还是树干全部击碎切成粉末。看着这惊人的一幕,多莱恩急的满头大汗。

    他一边念诵死亡波纹的咒词一边后退,并指挥那些骷髅兵和烈焰骷髅帮他抵挡,但席贝尔罗前进的速度却没有受到一丝半毫的阻碍。在多莱恩还没有将咒词念完,死亡波纹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席贝尔罗的超阶场就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你最好不要动,克莱尔小姐,我只要再往前一步你就没命了。”席贝尔罗微笑着说。

    “为什么不杀我,你想做什么?”多莱恩问,同时在心底默念剩余的咒词。

    “我说过了,我想和你谈谈。我对你很好奇,克莱尔小姐,身为贵族而且还是芳汀教会教宗的你,为什么要学习死灵魔法,甚至连传闻中的死灵魔法都能学会?”

    看着席贝尔罗面带微笑的样子,多莱恩咬牙反问道:“我倒是想问你,你为什么要对帕萨克斯发动攻击?”

    多莱恩只是想拖延时间而已,但没有想到席贝尔罗竟然真的回答了他。

    “很简单,克莱尔小姐,原本我们蔷薇军团和法务署署长夏门伯爵暗中联系,每年他都会送给我们大量的财物,以此来维系我们蔷薇军团日常所需,而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帮助夏门伯爵除掉他的敌人。”席贝尔罗微笑着说,神情显得毫不在意。

    “夏门伯爵死后,他给我们的财物或者说经费就此断了。当然,如果只是这样我们也不会有太大的反应,但没有想到的是,你那位教宗同伴竟然想通过帕萨克斯市的贵族摸清我们的底细,鉴于此我们当然要对他发动反击。”

    “那你们也不应该对公爵夫人出手!”多莱恩大喊。

    “你在开玩笑,克莱尔小姐,杀了身为教宗的多莱恩,和杀了多莱恩以及公爵夫人两人,罪行有什么区别?而且暗杀多莱恩的同时杀死公爵夫人,这也能保证帕萨克斯没有足够的力量立刻追杀我们。”

    听到席贝尔罗这么说,多莱恩胸口升腾起一股怒火。

    此刻咒词已经默念完成了,多莱恩闪电似的抬起魔杖指向了席贝尔罗。

    黑色的波纹再次出现,并击中了处于风暴中心的席贝尔罗。席贝尔罗闷哼一声跪在了地上,他身周的风暴顿时变得散乱,持续了足足有数分钟的超阶场终于噗的一声散了。

    但是多莱恩并没有高兴太久,因为消失的超阶场,随着席贝尔罗再次抬头看向他的时候便重新生成,而且比前一次更加强大!

    “这家伙要拼命了!”巴泽尔在多莱恩脑子里说道,并唤出一条黑颤咬住多莱恩带着他飞速后退。

    席贝尔罗忽然抬剑,一点斗气激射出去,手指粗的纤细的光柱顿时击穿了黑颤的脖颈。黑颤是魔导器而非生命体,当然不会因为席贝尔罗的攻击受伤或者死亡,但它的行动却就此被打断,咬在嘴里的多莱恩也由此掉在了地上。

    巴泽尔终于要出手了,再这样任由多莱恩逞强下去,也许多莱恩真的会被席贝尔罗杀掉。

    但他还没有从摄魂戒指里出来,一个清脆的声音就忽然响起在这处林间。

    “住手!”

    戴着又高又尖的黑色巫师帽的蕾佳小姐,风驰电掣的从密集的树林中赶了过来。突然出现的蕾佳小姐从怀里取出一根顶端镶嵌着骷髅头的魔杖,并站在多莱恩身前指向了远处正在往这边走的席贝尔罗。

    “蕾佳小姐……为什么你会……”多莱恩用力扭过头蕾佳小姐,但是却无法立刻站起来。更加令多莱恩想不通的是,蕾佳小姐的身上此刻正透出一股强大的气息。

    多莱恩惊讶极了,难以置信的说:“你竟然也是超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