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终于想通了,这太好了……不过,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多莱恩笑着反问。

    对于尤妮丝公主想和使节团返回瑟斯兰,多莱恩感到十分高兴,当然,他本人并不打算与使节团一同回去。毕竟,瑟斯兰对他而言并不是最终的归宿。多莱恩现在仍旧记得自己离开阿依诺部族的目的是什么,那就是前往教廷国找到那个给他设下异端审判术的女人。虽然现在多莱恩对那个女人的信息一点都没有了解到,但与尤妮丝一起返回瑟斯兰肯定不是明智的选择。

    不过看尤妮丝现在的意思,她似乎希望多莱恩能够站在使节团这一边,与他们共同作战。

    “我很希望尽快返回我的祖国,然而在回去之前,我还有一件事要办。”尤妮丝话锋一转,脸上的神情也慢慢变得冷酷起来。“那就是二王子威尔逊,这个人是战争派,是个十足的疯子,如果放任不管绝对会给这个大陆带来灾祸。”

    多莱恩自己并不觉得尤妮丝公主的话有何不妥,但是克莱尔已经快发飙了。

    克莱尔不断的和多莱恩争抢身体的控制权,而至于夺过身体之后这个家伙想对尤妮丝做什么,多莱恩就算用屁股想都能知道。

    “你不要这么冲动,再让我和她谈谈。”多莱恩赶忙抚慰克莱尔,但克莱尔并不领情。

    “你没必要对这个女人说好话,不要忘记,我和你的记忆是共享的。这个女人以前对你做过什么,我全都知道。她根本就不可信,她的每一句话都是圈套,难道你还想把脖子洗干净往里钻?”

    克莱尔充满怒气的话让多莱恩十分无奈。

    克莱尔说的也都是事实,但现在还不能和这位公主殿下翻脸。

    “我当然明白你们的立场,你们支持的人是王储查尔斯,所以你们想要除掉威尔逊我想得通。但是,你们把我叫过来干什么,难道你们想让我动手杀掉威尔逊?”多莱恩撇了撇嘴说道,虽然他没有直接表示拒绝,但他的话无疑已经表明了他的观点。

    “动手的人当然不是你,但是我想从你这里获取帮助,多莱恩先生。”尤妮丝公主微笑道。“你现在备受威尔逊信赖,他对你毫无防备,所以如果你愿意动手那自然是最好的……当然,我们并没有奢望你杀掉他。对我们而言,你只要能够给我们提供一些情报就可以了,比如威尔逊最近计划做什么,他在和什么人暗中联系等等。”

    “这不可能。”多莱恩立即摇头。

    “为什么不可能,你要明白,你是不可能真正站在威尔逊那边的。你难道就没有想过,将来万一有一天,威尔逊知道了你曾经发生的一切,知道了你真正的身份,知道了你一直一直在骗他,他会对你怎么做?”

    多莱恩一下子皱起了眉头。

    “你这是在威胁我?”多莱恩腾地站起来,不过亚尔曼随后就走过来,按着多莱恩的肩膀让他重新在沙发上坐下。

    “公主殿下说的都是实情,我们可不会做出背叛朋友这种事,更不会把你的事透露给威尔逊。但是,你不可能欺骗他一辈子。”亚尔曼缓缓说道。

    这话从亚尔曼的嘴里说出来,还是有很强的说服力的,因此多莱恩不禁陷入沉思。

    一起陷入沉思的还有克莱尔。

    尤妮丝和亚尔曼所说的话,她也都听见了,这是她目前面临的最大的困境,而且现在没有万全的解决之法。好好想一想,也许按照尤妮丝公主的话来做,反而是不错的结局。

    明白这一点,令克莱尔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我们也不会真的杀掉威尔逊,毕竟杀他本来就很困难,而且也没有必要。他是博利兹的二王子,如果出了什么事,博利兹的政局会变得动荡不安。我们只希望查尔斯能够在未来的这场王位争夺战取得胜利,等到查尔斯继位之后,威尔逊也许会作为亲王,前往博利兹的某个城市安度余生。”

    尤妮丝说完,微笑着看向多莱恩。

    多莱恩没有答话,他不知道该如何决断。

    “听我的吧,多莱恩先生。你帮助我们让查尔斯取得胜利,我们也向你保证不会危害到威尔逊的生命安全。而你,到时候究竟是想留在威尔逊的身边,还是去当你的教宗冕下,或者是在某个地方隐居,这都可以。而达成这个结果,只需要你给我们提供一些小小的帮助。”

    长久的沉默,令大厅里的气氛再度变得压抑起来。

    多莱恩思考了很长时间也没有得出结果,最后他站起身来说道:“让我考虑一下怎么样?我保证,三天之内给你回复。”

    “那好,希望你不要失去理智,让我失望。”尤妮丝公主笑着说,并把多莱恩送到门口。

    临行的时候,尤妮丝还在多莱恩脸上吻了一下。

    看着多莱恩消失在夜色里,尤妮丝在门口站了许久才终于转过身,回到了大厅。

    没有再说什么,尤妮丝公主让纳加魔导师和泊索思魔法师都退下了,亚尔曼也没有再在大厅里停留,随着众人一起离开的还有艾普莉。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尤妮丝公主才走进大厅的侧室,进去后关上门,并打开衣柜,一个地道口便显露出来。

    钻进地道,尤妮丝往下走了没多长时间就抵达了一个地下室。

    地下室里光线昏暗,但和其他的地下室不同的是,这个地下室装潢算得上精美,如果不是因为在地下而非地表,真的就和一般住人的卧室没有什么差别。

    而在这个地下室的床上,一个满脸胡茬的年轻男子静静的躺着。

    这个男人,即便只是在那里躺着不动,身上也散发着一股子锐利的气息。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床上平躺着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把锋锐的利剑。

    看到尤妮丝走进来,这个男人当即从床上坐起,不过尤妮丝立即飞快的走到床边让他重新躺下。

    “亲爱的查尔斯,你现在可不能乱动,难道你忘了你是伤员?”尤妮丝笑着说道。

    “我受伤不重,而且这还是我自己做的。”查尔斯苦笑道,随后,查尔斯便问:“你之前说的那个多莱恩,刚刚来过了?”

    “没错,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尤妮丝好奇的问,她并没有让人给查尔斯传达消息。

    “我感觉到有一个强大的人物来到了大使馆,但是你身边那个名叫纳加的魔导师没有和他交手,所以我想,那个人是否就是传闻中的那位教宗冕下。”

    “看来你对多莱恩先生非常了解。”

    “算不上了解,只不过我在埃斯科里亚神学院里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那个地方消息灵通,外界不管发生了什么都能第一时间知晓。”

    听到查尔斯的解释,尤妮丝笑了笑。

    给查尔斯沏了一杯红茶,尤妮丝脱掉黑色的高跟鞋,然后上床和查尔斯躺坐在一起。尤妮丝现在表现的就像一只人畜无害的小猫,光看她表现出来的柔弱的这一面,谁也想象不到她实际上是一个城府极深的女人。

    “得抓紧时间了。”尤妮丝忽然说。

    “嗯。”查尔斯点头。

    “那么,一周后?”尤妮丝又说。

    “按你说的办。”查尔斯笑着在尤妮丝额头上吻了一下。

    ……

    ……

    多莱恩现在十分尴尬。

    不过他并没有尴尬太长时间,因为见到威尔逊的一瞬,克莱尔就已经夺走了身体的控制权。所以现在面对威尔逊的人是克莱尔,而非多莱恩。

    克莱尔和威尔逊并非处于寝宫里,而是在寝宫侧面的那个花圃旁边。多莱恩趁着夜色回来,想要像以前一样人不知鬼不觉的爬上墙壁,然后翻窗户回到自己的卧室,但是刚一来到花圃这里,就和等候了多时的威尔逊迎面碰上。

    这世上再没有比这更加尴尬的事情了。

    四周有灯光照射,所以这里并不显得黑暗。旁边的花圃虽然被多莱恩和克莱尔练习魔法给搞得一团糟,但是这几天也已经被威尔逊命人重新整修过,所以现在好了很多。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也许是想让克莱尔能够在这里生活的更加怯意,威尔逊还让人在花圃里外放置了一个小圆桌,还有几把小凳子,甚至还安置了两个秋千。

    当然,克莱尔从来没有使用过这些东西。

    现在,威尔逊就坐在小圆桌的后面,两手撑着下巴,静静的看着尴尬的立在不远处的克莱尔。

    “你为什么不爬上去,难道怕我偷看你裙底?”威尔逊笑着说。

    威尔逊说的爬上去,自然是指克莱尔爬墙翻窗户。

    “真的很奇怪,我从没见过像你这样的魔法师。”威尔逊又说。

    克莱尔无法保持平静了,她慢慢走了过来,然后在威尔逊面前站定。沉默了片刻,克莱尔忽然向威尔逊道歉。

    “对不起……”

    “你为什么道歉?为你打伤碧翠丝的事?还是说你今晚偷偷跑出王宫?”威尔逊放下手问。

    克莱尔咬了咬嘴唇,说道:“两者都是。”

    “好吧……碧翠丝那里,你不用担心,我已经给她请了王宫里最好的医生。当然,我知道是她先向你动手的,这件事是她的不对,因此你不用太过在意。”

    顿了一下,威尔逊才接着说:“至于你今晚跑出王宫……让我猜猜你去了哪里埃斯科里亚神学院?”

    克莱尔微微摇头。

    “是我想多了,我皇兄的事肯定和你没有关系……这样就只剩下一个地方了瑟斯兰大使馆?”

    克莱尔点了点头。

    威尔逊轻笑了一声,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

    然而,威尔逊并没有接着询问,他低下头,叹了口气之后从衣兜里摸出一枚胸坠,在手里把玩着。这枚胸坠是两枚半月胸坠合在一起的,看起来就如同圆月一样,在灯光的照耀下非常漂亮。

    “你不问问,我去那里做了什么?”克莱尔疑惑的说。

    “假如你愿意告诉我,你肯定会主动跟我说的。”威尔逊随意的说道,听他的口气对此并不在意。

    克莱尔有些惶恐,但她并非害怕威尔逊斥责他,此刻她反而希望威尔逊能够骂她几句,因为她真正感到害怕的是威尔逊对她不闻不问。

    我一定伤透了他的心克莱尔想道,她的心情一下子糟糕透了。

    多莱恩嗅到了不祥的预感,他此刻虽然处于意识深处,但是威尔逊和克莱尔的对话,以及克莱尔的反应还有她此刻在想什么,多莱恩全都知道。多莱恩和克莱尔一体两面,两个人彼此之间没有任何秘密可言,所以克莱尔想做什么,多莱恩立马就猜到了。

    “巴泽尔!”多莱恩在心底喊道,他自己无法制止克莱尔。

    巴泽尔动手了,但克莱尔前半句话已经说出口。

    “听我说,我是爱你的,我不想伤害你,但是我身体里有一个恶魔,是他蛊惑我去找尤妮丝那帮人,他想和那帮瑟斯兰人一起合起伙来对付你”

    克莱尔的话到这里就戛然而止。

    原本充满生气的克莱尔,现在就像一根木头似的,呆呆的立在威尔逊面前。

    威尔逊自然也察觉到了克莱尔不对劲,他站起来抓住克莱尔的手,但是却找不到问题出在哪里。好在威尔逊不是那种危急时刻会惊慌失措的人,他飞快的掏出一块红水晶然后捏碎,三秒时间都不到,一团火焰便划破夜空飞向这里。

    凯奇魔导师出现之后,只看了克莱尔一眼就立即发现不对。只见他走到克莱尔跟前,然后伸出手指在克莱尔额头上点了一下,克莱尔呆滞的眼神便慢慢涣散,然后整个人变得如同一滩烂泥似的往地上倒去。

    威尔逊连忙把克莱尔搂在怀里,并急切的问凯奇这是怎么回事。

    “殿下,克莱尔小姐受到了某种精神魔法的攻击,为了不让她的情况恶化,我暂时封闭了她的意识。”凯奇回答道,随后又说:“殿下,请先带克莱尔小姐回房,我去找精神系魔法师来这里。对于眼下这种状况,精神系魔法师才是真正的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