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泽尔的话令这位圣女殿下微微一愣。

    随后,一道巨大的黑影从天边飞了过来。等到黑影飞近一些,圣女才终于看清楚那巨大的黑影到底是什么了。

    那是一头骨龙,双翅展开足足有上百米长的骨龙。骨龙身上的白骨看上去十分阴森,而一根根白骨上布着的黑色花纹则更显诡异。这头巨大的骨龙自夜空边际飞过来,紧贴着黑暗天幕漆黑的云层飞向正在交手的圣女和巴泽尔。

    距离还有十公里远,这头骨龙就忽然发出一声龙吟。

    夹杂在这股声音当中的龙威令泽凯利亚为之一震,底下的人全都站不住脚倒在了地上,许多人甚至倒在地上腿脚酸软爬都爬不起来。龙威是龙族特有的,骨龙也是龙族,自然也不例外。

    而龙威的来源是血脉,任何比龙族低等的生物在听见龙吟声时就会不由自主的感到恐惧。

    “骨龙巴尔赞卡……”

    圣女眼睛眯了眯,身上爆发起一股凌厉的气势。她双手执剑朝骨龙飞了过去,娇俏的身形在夜空中犹如闪电,几乎一眨眼间就飞跃过了十公里的距离抵达了骨龙的面前。

    巴泽尔没有动,像是没有看见圣女准备对骨龙发动袭击似的。

    但就在圣女抵达骨龙的面前时,骨龙忽然张开满是獠牙的嘴巴,从嘴里喷出一束乌光。

    圣女顿时被这束乌光所击中,并隐没在其中。和圣女娇俏的身躯比起来,骨龙吐出的乌光异常庞大,宛如一道水柱似的将圣女的身体完全包含在里面。

    等到这束乌光散去,圣女已经狼狈不堪,她手中的金色双手大剑虽然没有一点损伤,但是她身上的金色铠甲却已经布满了道道裂痕。最重要的是,圣女的手和脸等等地方的皮肤都被烧伤了,奇怪的是她的头发竟然完好无损。

    圣女一声大叫,一团金色烈焰从她身上迸发出来,并笼罩全身。

    圣女受伤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复原,而她身上的金色铠甲,也在这团金色烈焰的包裹侠,迅速弥补了裂痕。

    不过就在这时,骨龙忽然侧开身体,一爪子拍在了圣女的身上。

    宛如一颗炮弹似的,圣女咻的一声飞向天际,宛如一道金色的流星斜斜砸落在地面上。地面随之传来剧烈的颤抖,圣女坠落的地方,被她砸出了一个直径二十米的圆形大坑,而她此刻就躺在大坑的中心。

    然而,地面被击出这么大一个坑,但是圣女却仿佛没事人似的,坐起来后甩甩脑袋,嗖的就窜上半空。

    此刻,骨龙已经缓缓停在了巴泽尔的身前。

    巴泽尔抬脚往骨龙的头顶走去,空无一物的夜空中仿佛存在着一排看不见的阶梯,此刻巴泽尔就踩在这无形的阶梯上,宛如登基的帝王似的一步步走上了骨龙的头顶。

    “真是抱歉啊,不得不把你从沉睡中唤醒。”巴泽尔说道。

    骨龙发出一声悠长的龙吟,强烈的龙威再次铺天盖地传过来,令所有听见龙吟的人都无法抬头直视夜空中的景象。

    “不要以为只有你会找帮手。”圣女大喊道。

    话音落下,圣女便将手中的双手大剑高高举起,金色的、锋利至极的剑锋笔直指向夜空。一道纤细的金光从双手大剑上射出,一直投向夜空上方的云层。

    这金色的光束将黑暗天幕彻底击穿了,并掀起一股风暴,将光束周围的黑色云层全都吹散。一圈圈金色的涟漪以光束为中心在夜空中荡开,随后,一个圆形的洞口便在夜空中悄然打开了。

    “传送门……”

    在底下仰头观战的克莱尔忽然说道。

    多莱恩摇摇头,反驳道:“这可不是传送门,现有的传送魔法必须借助地脉才能施展,但是再怎么说,地脉的力量无法传递到那么高的地方,所以这肯定不是传送门。”

    多莱恩还有另外一个理由没有说。

    这个看起来只有十八、九岁的少女,既然是教廷的圣女殿下,那么她就绝无可能是一名魔法师。而不是魔法师,那又怎么可能施展传送魔法呢?

    所以这个金色的洞口绝对不是某种传送魔法,而是神术。

    “天界门扉。”

    巴泽尔也仰头看着夜空中的那个金色的洞口说道,只是他的神情异常凝重。

    随后,巴泽尔苦笑起来,低头看向脚下的骨龙说道:“老朋友,我们有大麻烦了。”

    一股圣洁的气息从天界门扉当中传递出来,生长着八对金色羽翼的天使从中缓缓降下。这是属于上三级的座天使,而非当初多莱恩在蒙斯托克大森林里与神圣骑士团交战时,那个团长和其余三个队长凭依的普通天使。

    座天使从天界门扉当中降临之后,金色的天界门扉就迅速闭合了。

    座天使眼睛本来是闭合的,随后便刷的挣开,两束金光顿时从它的眼睛中射出,不过很快就内敛起来。与此同时,一身金色的长袍出现在了座天使的身上,燃烧着金色烈焰的长剑出现在它的手中。

    座天使身躯一震,八对修长的羽翼在它身后猛地舒展。

    “那个家伙就交给你了。”

    神女一手指向巴泽尔说道,她自己则朝克莱尔飞扑过来。

    巴泽尔一愣,他本以为圣女召唤座天使降临到这个大陆,是准备与座天使联手一同对付他,却没想到圣女竟然只是让座天使对付他,好让他腾不出手。

    这样一来,圣女便可以对克莱尔动手了。

    原来圣女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克莱尔吗?

    巴泽尔大急,当即命令骨龙跟随圣女往克莱尔的方向飞去,但座天使却忽的挡在了巴泽尔的面前。座天使手中长剑一挥,蔓延了至少两公里的金色波光横着劈砍过来。

    这威力强大的一击,就算是巴泽尔也无法轻易抵挡。

    骨龙再次发出一声龙吟,随后便扬起满是白骨的翅膀挡在了这道金色波光的面前。金色波光击中骨龙的翅膀,然后便猛地爆炸。夜空随之震颤了一下,漫天风暴也肆虐起来,笼罩在夜幕上的黑暗天幕此刻已经快被撕扯的支离破碎了。

    不过更加危险的还是克莱尔。

    克莱尔没有想到圣女会突然调转目标,前来攻击她。最重要的是,圣女的速度太快了,快到了让克莱尔来不及反应的地步。克莱尔只看得见一道金光在夜空划过,随后圣女便凭空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我是否该称呼你为多莱恩呢?”圣女嘲讽的问道。

    克莱尔没有挥动魔杖,控制死灵军团并不需要专门用白骨魔杖进行指挥。仅仅是心念一动,克莱尔身周的几十个诅咒骑士和躲在暗中的尸巫就一起出手了。

    十多个尸巫瞬间召唤出了一大片蚀骨之雾,而这几十个诅咒骑士则根本不管是否会被蚀骨之雾误伤。它们一起奋勇上前,插在克莱尔和圣女之间,将克莱尔牢牢保护在后方。

    但是圣女只随意的挥动双手大剑,这几十个诅咒骑士就一起被击飞了。

    身为死灵的诅咒骑士,原本是极难被破坏的,但是现在它们却全都变成了白色的沙粒,宛如冰雹似的从空中落下。至于蚀骨之雾,则更加没有给圣女造成什么危害。

    克莱尔此刻已经往远处逃去,但是圣女往前跨了一步只这一步,圣女就拦在了克莱尔的身前。

    “把光明神戒交给我,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圣女满脸自信的笑容。

    克莱尔则一头雾水,多莱恩也是一样,两人从来都没听说过什么光明神戒。

    而圣女则误会了克莱尔的意思。

    克莱尔脸上的迷茫,在圣女看来完全是不打算交出光明神戒的表示。于是她平举起手中的双手大剑,往前轻轻一刺。

    这一剑看起来轻描淡写,但是其中所具有的神力却足以毁掉博利兹王宫。所以,克莱尔无论如何是挡不住的。

    然而,这一剑并没有刺中。

    周遭的景色一下子变了,刚刚还是满目狼藉,到处燃烧着火焰的战场。可现在,却变成了一望无际的向日葵田野。

    向日葵田野是亮丽的金色,和圣女身上闪耀的金光非常相似。然而向日葵的金色充满了生机勃勃的感觉,圣女身上闪耀的金光却只让人感到毁灭一切的恐惧。

    克莱尔不见了,圣女收回双手大剑,环顾四周却没有找到克莱尔的任何踪迹。

    看着周围宛如金色海洋一般的向日葵田野,圣女皱起了眉头,她知道这世上有一个人也只有一个人能办到这种事。

    “班杰明?”圣女大声呵斥起来。

    “果然被你猜中了。”

    长着长长的白色胡须的班杰明大师从虚空中出现,然后脚踩在向日葵田野湿润的泥土上,向圣女一步步走来。

    “没想到大名鼎鼎的魔法之魂班杰明,竟然会出手帮助一个死灵魔法师。”圣女冷哼了一声。

    “克莱尔小姐可不能死在这里,如果她死了,我们博利兹王国的立场会变得十分尴尬。”班杰明笑着说道。

    “那么,你们就愿意承受教廷的怒火?”

    “教廷的怒火暂时烧不到这里来,而且,阁下虽然贵为教廷圣女,但你一人却无法代表教廷吧?”

    没有再说话了,圣女挥剑横斩,锋利的剑气顿时将她身周的地面削了起来,那一株株绿色茎秆的向日葵纷纷被斩断,然后随着剑气掀起的风暴吹上半空。

    这一剑下去,漫无边际的向日葵田野顿时被劈砍出来一个直径达数十公里的圆形区域,而这个圆形区域的中心,自然就是圣女。

    “没用的。”班杰明摇头道。

    “看来想要离开这里,必须杀掉你才行。”圣女咬牙说道。

    “你可以试试。”班杰明微笑着说。

    克莱尔已经逃掉了。

    克莱尔到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刚刚圣女只差一点就杀了她,但是却傻傻的停下了。那把双手大剑的剑锋,当时距离克莱尔的胸口只有不到十公分的距离。也许十分之一秒都不到,克莱尔就会被双手大剑洞穿身体,然后被剑锋当中蕴含的兰特神力灼烧成灰烬。

    但是,大剑的剑锋却那样硬生生停住了。

    而圣女则宛如木头人似的站在克莱尔的面前,一点反应都没有。

    搞不懂发生了什么的克莱尔,第一反应就是趁此机会发动反击。但如果使圣女从那种失神的状态下清醒过来,那就真的糟糕了。因此,克莱尔不得不选择逃跑。

    克莱尔催动魔力胫,往奥特龙根大街的尽头飞奔过去。

    忽然,尤妮丝和泊索思的身影,还有只剩下一半人左右的烈焰骑士团出现在她的视野当中。

    “快跑!”

    克莱尔大喊一声,然后便绕开这帮人往泽凯利亚的外围逃去。

    “那群信徒还在城里呢!”多莱恩急忙提醒道。

    “现在还顾得上他们吗?”克莱尔被多莱恩气的跳脚,但她随后就想起来圣谕书还在那帮信徒的手上,然而现在没有精力再去思考这种问题。“等以后有机会,我们再回来拿圣谕书。”

    “以后还会有机会吗?”多莱恩抱怨了一句。

    “一定会有的。”

    一阵猛烈的震动远远处传来,那正是巴泽尔和座天使交战的方向。

    克莱尔手指一痛,摄魂戒指竟然从她手上脱离下来,化为一团流光往巴泽尔所在的方向飞去。

    摄魂戒指快速飞到了巴泽尔的面前,然后稳稳套在了巴泽尔的手上。

    就好像拼图的最后一块碎片补完整,巴泽尔的气息一下子变得凝实起来,也变得比之前更加强大。座天使的攻击原本密集的如同暴雨,但是现在,却硬生生被骨龙从中抓到一丝破绽。

    巴泽尔厉声一吼,一道黑色的光从他的魔杖上飞出去,精准的命中了座天使。

    这道黑光是超阶魔法死亡射线。

    被死亡射线击中,座天使的动作顿时一滞,虽然它紧接着便再度发动进攻,然而它的动作却在逐渐减慢。而且,死亡射线在座天使金色的身躯上留下的黑斑,正在逐渐扩大。

    八翼座天使翅膀一展,浓郁的兰特神力爆发出来,化为一片风暴将巴泽尔和骨龙往后方吹开。

    而另一处,僵了许久的圣女终于回过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