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莱恩点点头,这对他来说确实是一个好消息。

    光明教廷和阿蒙神系一直都处于敌对的状态,光明神系如果能倒台,阿蒙神系自然就可以发展壮大。别的不说,至少阿依诺部族就可以悠然自得的享受安定的生活,不用再想老鼠一样四处躲藏了。多莱恩和伊娜也是一样,不用担心光明教廷的追捕,便无需在隐瞒自己的身份,可以正大光明的生活在这世上。

    不过,现在光明教廷只是处境比较艰难而已,距离它倒台的那一天还远着呢。

    “所以,我真心希望你能够好好考虑一下。你们阿蒙神系如果能和我们亚法神系联手,一同对付光明教廷的话,那么光明教廷面临的压力就更大了。”

    瓦里兰用真切的眼神注视着多莱恩,多莱恩则苦笑起来。

    “如果只是联盟的话,那么毫无疑问,我会同意的。而且这件事我早就已经和蕾佳小姐谈过了,阿蒙神系和亚法神系的联盟是必然的。只不过,这并不代表我就一定要前往弗仑希尔王国。比起弗仑希尔王国,我更加希望前往沃兹洛达,毕竟沃兹洛达距离康德威特山更近一点,我和我的族人联络起来也能更加方便一些。”

    “如果你是担心联络的问题,这包在我们身上,你完全没有必要担心。”瓦里兰坚持道。

    不过多莱恩并没有答应。

    “先让我好好考虑一下怎么样,给我点时间。”多莱恩只能如此说道。

    见到多莱恩这个态度,瓦里兰便没有继续步步紧逼。

    丽达走在最前面,她的神情一直都很冷淡,不过此刻却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

    丽达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她一双眼睛警惕的打量着四周,身体也微微压低,看起来就像处于警戒状态的野兽一样。

    “发现什么了吗?”多莱恩轻声问道。

    “别说话。”丽达斥了一声。

    多莱恩便闭上嘴巴,并与瓦里兰一同快步来到她的身边。

    和丽达待在一起,多莱恩更加清楚的感受到从丽达身上传来的淡淡的压迫感。

    很奇怪,丽达明明只是高阶的实力而已,但是她却能让多莱恩感受到十分强烈的威胁。看来,境界并不代表实力,这句话是完全正确的。

    而瓦里兰也一改刚才里嗦的态度,他的神情变得十分坚毅和沉重。

    “有人过来了,我闻到了人类的气息。”丽达飞快的说道,手中的石笋也攥的紧紧的。

    “不会是我们的人,我和我的同伴之间有一种保持联络的神术。所以,现在赶来这里的人肯定不是我们亚法神系的骑士和祭司。”瓦里兰十分确信的说道。

    如果不是亚法神系的人,那么往这边而来的人就只可能是兰特神系也就是教廷的人了。

    果不其然,一群穿着白袍的家伙出现在了远处。

    那帮人并没有发现多莱恩和丽达三人,不过他们一步步逼近这里,应该是已经掌握了多莱恩和丽达在这里生活几天的痕迹。

    因为按照这个方向走下去,教廷的骑士和祭司一定会靠近到多莱恩与丽达暂居的那个山洞。

    教廷的人数量并不多,只有十个而已,但是他们身上全都散发出一股股浓郁的兰特神力。

    不用说,这些人没有一个是高阶以下。

    其中一个身着白袍,额头上有一枚菱形标记的老人,更是让多莱恩感到威胁。

    因为当多莱恩注视着那个老人的时候,就仿佛有一根根针在他眼睛上戳刺似的,让他感受到了些微的痛楚。

    “要动手吗?”丽达没有出声,直接通过精神联系与多莱恩商量对策。

    “动手吧,一直躲下去是不可能的,还不如趁现在这个机会将他们灭杀。”

    多莱恩说道,他从怀里掏出了那根满是黑色魔纹的白骨魔杖。

    多莱恩一说完,丽达便把那根石笋掷了出去。

    丽达的力气大的不可思议,那根石笋掷出去之后闪电般击中一人的胸口,直接将那人的胸膛刺穿。

    而多莱恩也已经释放出了大范围的魔法。

    荆棘环绕被多莱恩一连释放了三次,三大簇荆棘在那帮骑士和祭司的身周扭动着,不断攻击着他们。不过教廷的骑士和祭祀反应都很快,那些骑士纷纷拔出长剑保护在两名祭司的周围,而那两名祭司则用手中的短杖释放神术。

    一大片金色光滑闪过,多莱恩召唤出来的荆棘竟然全部被驱散了。

    那金色的光,宛如火焰一般,照耀到哪里哪里就会升腾起熊熊金色烈焰。

    这个神术肯定就是大名鼎鼎的邪恶驱散,怪不得当初克莱尔建议多莱恩将神火命名为驱散术,因为这两者确实十分相似。

    随着丽达和多莱恩出手,那帮教廷的人也已经察觉到了多莱恩他们的藏身之处。

    几个骑士犹如虎狼一般往多莱恩这边奔袭过来,他们手中的长剑上缠绕着金色的烈火,挥舞之间声势惊人。

    多莱恩也没有坐等他们上门,在他们还没靠近到这里的时候,多莱恩就已经释放了几发死亡波纹。

    死亡波纹是高阶魔法,威力当然不会差,但出乎多莱恩意料的是,每当死亡波纹释放出去的时候,就会有一名教廷的骑士主动迎上来,用长剑和身躯来抵挡他的魔法。

    多莱恩的施法速度当然比不过那帮骑士的奔袭速度,所以教廷的信仰骑士很快就已经来到了多莱恩和丽达的跟前。

    丽达扑出去和骑士们肉搏在了一起,多莱恩则趁这个机会召唤出了范围极广的迷雾丛林。

    一连两发惩戒圣箭射向多莱恩,如果不是瓦里兰将多莱恩往侧边拉开的话,多莱恩也许就会被惩戒圣箭击中了。

    那个为首的老者,身为祭司的他举起手中的短杖,两只半透明的金色翅膀在他背后徐徐展开。

    一圈圈的金色风浪以他的身体为中心往四周扩散,多莱恩召唤出来的迷雾丛林竟然被冲刷出一个宽广的圆形区域。

    “超阶!”

    多莱恩心中暗惊,他刚才就已经预料到这个老人可能是超阶强者了,而现在终于得到证明。

    老人背后的翅膀不断拍打,金色的风浪随着翅膀的拍打不断散发出来。风浪的范围约为一百米,而这一百米的区域自然就是老人的超阶场。

    “没有想到教廷竟然会派遣主教级的人前来抓我。”多莱恩露出苦笑。

    而瓦里兰则非常懊恼,如果他是全盛状态的话,虽然不是那个老人的对手,但至少可以上前拼上一拼。

    “逃跑吧。”

    瓦里兰建议道。

    多莱恩点点头,然后便向丽达喊道:“快撤,我们要是被纠缠在这里,也许会有更多的祭司和信仰骑士赶过来的。”

    丽达浑身是血,不过她身上的血都不是她自己的。

    在短短片刻时间里,丽达就在被好几个同等级信仰骑士的围攻下,解决掉了其中两人。如果给丽达足够的时间,也许她能把所有的信仰骑士全部解决掉。

    但就如同多莱恩预料的那样,在这里停留太长时间,也许会被更多的教廷的人马围困住,所以现在必须趁早脱离战场。

    一片阴云在头顶徐徐聚拢,无数尸骸从土壤下面爬了出来。

    死灵大军再一次被多莱恩召集起来,不过匆忙之下多莱恩无法召集太多的死灵,不过用来纠缠住这些信仰骑士和祭司已经足够了。

    丽达一脚将面前的信仰骑士踢飞,然后便抽身后退,退回了多莱恩和瓦里兰的身边。

    “我们走!”

    多莱恩急切的说道,然后便抓住丽达和瓦里兰的手,全力催动魔力胫往远处逃去。

    半个小时之后,十分茂密的树冠上,多莱恩坐在树梢上面大口大口的喘气。

    瓦里兰更是累的宛如死狗一般,只有丽达表现的气定神闲。

    “跟你们人类在一起,总是会有各种意料不到的麻烦。”丽达有些生气的说道。

    “抱歉。”多莱恩苦笑起来。

    多莱恩和丽达栖身的这棵树,就是先前用来诱捕乌尔达鹰的那棵。

    之所以躲藏在这棵树的树冠上,而非之前的那个山洞,则是因为藏在那个山洞里太容易被逼上死路。

    此刻,一队队的信仰骑士和祭司已经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了。

    教廷的信仰骑士和祭司,每次出动都是一个队伍十人,八个信仰骑士加两个祭司,这是他们的标准配置。

    而这样的小队,现在足足有二十多支。

    被如此数量众多的敌人围捕,多莱恩他们的情况可以说已经危急万分了。虽然因为刚才果断撤退,并且黑暗天幕召集起来的死灵绊住了教廷的人的手脚,让他们无法及时追上来。但一直在这里躲藏下去,迟早会被他们发现踪迹。

    “这下麻烦了,我们昨天晚上就应该及时离开这里的。”瓦里兰懊悔的说道。

    当亚法神系和教廷的人马相遇时,情况就已经变得十分不利了。

    这里不是弗仑希尔,而是博利兹,教廷的势力在这里绝对要比亚法神系强大一万倍。教廷可以源源不断的暗中派遣人手前来这里搜查和围捕,但是亚法神系却做不到这一点。

    此刻,教廷的追捕队已经分散开来,形成一个包围圈从远处往这边逼近。

    再要不了两个小时,就会逼近到多莱恩三人所处的这个藏身之处,到时候情况会更加糟糕。

    “你在做什么?”丽达忽然问道。

    听到丽达的询问,瓦里兰扭头看向多莱恩,这才发现多莱恩竟然掏出了许多花生米大小的黑色小球。

    瓦里兰早先就已经看到这些小球了,这段时间以来多莱恩的手腕和脖子上都挂着这些小球,但之前瓦里兰以为这是什么装饰物,所以并未在意,然而现在他才猛然醒悟,这些花生米大小的黑色小球并不只是装饰那么简单。

    这些小球全都是骷髅爆。

    多莱恩原先把骷髅爆全都储存在摄魂戒指里面,但是现在摄魂戒指不在他的手上,所以多莱恩才会把这些新炼制的骷髅爆当做手链和项链戴在身上。

    而且,以多莱恩的实力也足以把骷髅爆压缩成只有花生米大小,这也使得他身上能够携带的骷髅爆的数量成倍增加。

    如果仔细看,就能发现这些骷髅爆并不都是用人的骷髅头炼制成的,其中不乏各种野兽的骷髅头。

    这也没办法,森林里人烟稀少,所以人类的尸骸并不多,不过各种野兽的尸骸数量众多,所以多莱恩才会在这几天就地取材,用野兽的头骨炼制骷髅爆。

    比起用人的头骨炼制成的骷髅爆,这些野兽头骨炼制的骷髅爆威力并不差。

    “我们必须要突围出去。”多莱恩神色凝重的说道。

    “这是当然的。”瓦里兰十分赞同。

    “不过突围出去之后要去哪里,现在还说不准,也许我不会去弗仑希尔。”多莱恩又说。

    瓦里兰愣了愣,然后便苦笑起来。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倔强……而且我想不明白,难道大祭司对你不好吗?你到底在抗拒什么?”

    没有对瓦里兰解释太多,多莱恩低着头把这些奇特的手链和项链全部拆开。

    黑色的“花生米”在粗壮的树枝上堆成一堆,粗略估计起码有四、五百颗。

    多莱恩抓起这些骷髅爆扬手一洒,数量众多的骷髅爆便飞散开来,然后宛如雨幕落入了周边的树林当中。顿时,一股阴森的气息弥漫在了周围,让人不由得心生恐惧。

    丽达对这种气息非常敏感,因此她看向多莱恩的眼神有些不善。

    而瓦里兰则是忍着心中的不适,他不是那么死板的人,虽然他对死灵魔法也没有什么好感,但他知道现在只有依靠多莱恩的力量才有可能成功从教廷追捕队的围困之下突围出去。

    将骷髅爆全部抛洒出去之后,多莱恩便闭上眼睛,正襟危坐宛如祈祷。

    多莱恩张开精神力,将精神力往极远处发散出去。

    多莱恩虽然能够使用死灵魔法,但是却并不能使用克莱尔领悟的超阶场。所以现在多莱恩张开的超阶场是他自己领悟的、偏向于神术的超阶场。

    多莱恩想通过自己的超阶场看看有没有能够逃脱出去的道路,而当他把超阶场展开到最大时,一股若有若无的联系忽然在他心头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