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杀那个刺客的魔法师都是中阶魔法师,却抵挡不住刺客几剑,看来那个刺客的实力绝对高超无比。只不过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多莱恩就算用精神力窥视,也无法探查出那个刺客的真正实力。

    就在那个刺客即将远去时,一道红光忽然从只剩下半截的魔法塔上射出。

    那道红光宛如活物,笔直射来之后眼看着要被刺客躲过,却硬生生转了个弯,准确无比的击中了那名刺客。而那名刺客也不是没有防御的手段,他身上忽的散发出一股黑气,分化为三个一模一样的分身。这三个分身接连挡在红光的前头,却被红光一个接一个击毁。

    等到红光击中刺客的本体时,所剩的威力已经没有起初那么强大了。但即便如此,那名刺客也翻滚着从夜幕上落了下来。

    多莱恩往后看去,却并没有看见魔法师工会的人追上来。

    斯科尔城虽然是大城市,却和各国的王都不能相比。这里的魔法师工会,能够拥有两名风元素系魔法师已经不错了,剩余的魔法师肯定是其他魔法系的,就算有心追捕也不可能这么快追上来。

    多莱恩稍稍犹豫了下,便朝那个刺客坠落的方向赶了过去。

    那个刺客竟然敢袭击斯科尔城的魔法师工会,多莱恩当然对那人产生了好奇,他更想知道那名刺客袭击魔法师工会究竟是为了什么。

    刺客坠落的地点距离多莱恩大概有三公里,多莱恩只用了不到十分钟就抵达了目的地。因为已是深夜,附近的店铺早已关门,大街上行人并不多,所以显得十分冷清。而刚才的对决虽然非常激烈,却十分短暂,并没有太多的普通人注意到,也就没有引发太大的混乱。

    也幸亏如此,不然多莱恩就难以找到那个刺客坠落的地点了。

    这是一处幽深的小巷子,巷子出口是几个垃圾桶。垃圾桶已经塞满了垃圾,好些甚至从垃圾桶里溢出来,散落在巷子口。这脏乱的环境和幽深的氛围使得周围没有一个人。不过,多莱恩却清清楚楚的感知到那个刺客现在就躲在巷子里。

    不知道哪个刺客现在是死是活?

    刚才那道红光,虽然多莱恩不清楚那是什么魔法,但威力确实非常强大。但刺客也用分身进行抵挡,等到红光真正击中那个刺客的时候,剩余的威力已经不足一半。由此来看,那个刺客存活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除非他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摔死。

    进了巷子,多莱恩往深处快速奔去,随后便看见一个一身黑衣的家伙静静的躺在满是泥水的地上。

    这个刺客背后的翅膀一样的魔导器已经损坏了,其中一只翅膀从中间折断,而且满是破洞。多莱恩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到他跟前的时候就已经开始默念咒词,准备好了一发爆炎。

    如果这个刺客敢对他突然袭击,多莱恩就用爆炎来招呼他,这么近的距离,被爆炎直接击中绝对活不下来。

    好在刺客并没有动,他还有一丝气息,但此刻正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

    多莱恩用脚踢了他两下,见他毫无知觉,于是便放下心来。

    不过,正当多莱恩打算仔细检查一番的时候,远处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甚至还有盔甲和长剑碰撞的清脆响声。

    斯科尔城的巡逻队被惊动了,此刻正往这里赶来。

    多莱恩没有犹豫,立即抓起地上的刺客跃上墙头,沿着屋顶往旁边几个街区奔去。

    找了一个隐蔽点等了片刻,见没有人追过来,多莱恩才把刺客放到地上,开始搜他的身。

    这个刺客身上的魔导器有两样,除了那对已然损坏的翅膀之外,再就是一把短剑。

    这把短剑是碧色的,看起来就像涂抹了剧毒一样闪耀着碧绿的寒光,只是看着就令人感到心里发颤。多莱恩轻轻抓向那把短剑,想从这个刺客手里把短剑拿过来。

    忽然,刺客眼睛一睁,一剑刺向多莱恩!

    多莱恩和刺客相距不到三十公分,这么近的距离下如此快速的一剑,多莱恩根本就来不及反应。而他固化在身上的魔法阵虽然瞬间激发,烈火缠身形成一层厚厚的盔甲护在他的身上,却仍旧挡不住这一剑。

    只听见噗哧一响,锋利的短剑穿过火焰盔甲,深深刺入多莱恩的腹部。

    “靠,我干嘛这么多事,早知道就不管他了……”

    这是多莱恩心里最后一个想法。

    ……

    ……

    多莱恩慢慢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虽然狭小却十分干净的仓库。

    仓库里的东西很少,只有一张床和一个书桌以及一把椅子,床上更是只有光秃秃的床板,连被褥都没有。

    而那个刺客,现在正一脸阴沉的坐在床板上,两眼目不转睛的盯着多莱恩。

    “你是什么人?”

    多莱恩和这个刺客同时问道。

    多莱恩语气有些微弱,而那个刺客的声音同样不怎么洪亮,毕竟两人都受伤了。

    多莱恩低头看看自己的腹部,他肚子上的伤口已经没了,想必是在他晕过去的时候,复苏神光治愈了他的伤势。但多莱恩却感到身体十分虚弱,看来那把短剑上确实涂抹了毒药。

    对于毒药,复苏神光可没有太大的治疗效果。

    “我叫科赛彼尔德,别人都叫我幽影猎手,你也可以这样称呼我。”那个刺客盯着多莱恩说道,他起身走过来,在多莱恩身前蹲下。“你又是什么人?我本以为你是魔法师工会的魔法师,但那帮心高气傲的魔法师可不会打扮成马戏团里的小丑。”

    “我确实不是魔法师工会那些魔法师。”多莱恩苦笑着说。

    “那你为什么抓我?我和你有仇?”科赛继续问道。

    多莱恩摇摇头,神情有些窘迫:“我只是对你身上的翅膀感到好奇。”

    多莱恩当然不只是对那件翅膀一样的魔导器感到好奇,如果当时这个刺客没有醒来,他也许就把这个刺客全身剥光,把他所有的家当全部顺走了。

    真是因果报应啊,多莱恩心想。

    “你昏迷过去之后,身上发出的那道光是什么?”科赛打量着多莱恩,他凌厉的眼神就好像能够看破多莱恩所有的秘密一样。

    “那是神术,我是一名祭司。”

    “原来你是教廷的人。”

    “不,我虽然是祭司,但我信仰的并非兰特神系。”

    “不管你信仰什么神系,你一定能够治伤吧?”

    听到科赛这么说,多莱恩立即就明白他想干什么了。

    多莱恩笑着点点头,从地上爬起来坐在科赛面前说道:“要我给你治伤当然没问题,不过,你得先把我身上的毒解开。”

    科赛的神情顿时变得阴沉起来。

    身为刺客,科赛可不是什么善茬,他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条人命,也早已面临过许多危机和陷境。而小心谨慎,则是他能够活到现在的最大依仗。

    “万一我给你解了毒,你逃跑或者是攻击我,我该怎么办?不要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同样也是魔法师,而且你的魔法水平比斯科尔城魔法师工会里最强大的那位都要强大,我能伤到你完全是因为我趁你不备偷袭了你,要是和你正面决战,我可不敢保证我能击败你。”

    科赛声音沙哑的说道,从他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带着森冷的杀意。

    多莱恩头痛极了,他当然也不想先给这个刺客治伤,万一他给科赛治好了伤势,他拍拍屁股溜了怎么办?而且,就算多莱恩不顾身上的毒出手杀了他,多莱恩中的毒依旧无法解开。

    或许可以杀了他,然后去找其他的药剂师尝试解毒?

    正当多莱恩犹豫不决的时候,科赛冷冷的说:“不要耍心眼,你身上的毒是我幽影一脉不传之秘,这世上除了我之外再没有人能够为你你解毒。”

    “那这样吧,我先给你治疗一部分伤势,你也给我一部分解药。我们就这样慢慢治伤、解毒,你觉得怎么样?”

    多莱恩笑嘻嘻的说道,他尽量表现的轻松一点,毕竟,他可不希望这位刺客受到刺激,一怒之下对他出手。

    科赛想了半天,终于点了点头。

    一连三天,多莱恩没有回去马戏团。

    而他身上的毒,现在基本已经解除了。那个名叫科赛彼尔德的刺客,也已经在多莱恩的治疗之下完全恢复了伤势。

    多莱恩之所以没有急着离开,则是有其他的打算。

    外面夜色正浓,中央大道上的行人并不算多,偶尔会有一队巡逻队经过这里。多莱恩与科赛躲藏的地方,则是中央大道上一家珠宝店的地下室。

    这三天里多莱恩一直都没有去过外面,他可不想惹来麻烦。

    “你那天施展出来的武技叫什么名字?”多莱恩走到科赛身边问道。

    科赛正在看书,不过他看的并不是魔法书,而是一本人物传记。没想到这个生性冰冷的刺客,竟然这么喜欢看书,多莱恩对此颇为吃惊。

    “你想打探我的底细?”科赛斜着眼看了看多莱恩反问道。

    “算不上打探你的底细吧,我只是好奇而已,如果你不愿意说的话那就算了。不过,若是你告诉我,并传授你那招武技给我,我也可以传授你魔法。”

    说完,多莱恩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如果你能学会的话。”

    科赛笑了起来,那沙哑的笑声就像两块铁皮在一起摩擦。

    “抱歉,我对魔法不感兴趣,我也没有学习魔法的天赋。”科赛摇头道。

    “如果是能够治愈伤势的魔导器呢?”多莱恩紧盯着何塞的眼睛问道。

    何塞碧色的眼里,闪过一丝精光,他放下手里的书,猛地转过来看向多莱恩问道:“你是真的想学?难道你也想成为我这样的刺客?”

    多莱恩腾地站起身,烈火缠身随即出现在他的身上,同时出现的还有那柄炎剑。

    多莱恩信手挥剑,炎剑发出一道弯曲的火焰刀刃往前飞了两米,然后便噗的消散。

    这道飞出去的火焰刀刃,可不是魔法,而是斗气。

    “魔武双修?”科赛眼神惊异。

    “你难道忘了,我还是一名祭司?”多莱恩笑着说道。

    神术、魔法、武技三修,这在常人眼里确实是天才而又疯狂的选择,所以科赛一时间被多莱恩震住了。

    “如果你担心我从你的武技里找到克制你的办法,那么你完全可以放心,因为我和你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仇恨。而且,你肯定也已经察觉到了,我拥有超阶实力,如果我真的打算杀掉你,那么我绝对能够办到。既然我这几天一直都没有对你出手,那我以后也不会和你为敌……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多莱恩的声音就像恶魔的低语,令科赛逐渐动摇。

    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一般,科赛的眼神慢慢变得坚毅。

    “我对你刚才的提议不感兴趣,不过,如果你能帮我做一件事的话,我愿意把那招武技教给你不,只要我会的,只要你想学,我都会教给你,而且不会有一点保留。”

    科赛的语气很重,多莱恩注意到他的眼里闪烁着仇恨的光,看来这个已经年近五十的刺客,同样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

    “你不会是要我帮你杀人吧?”多莱恩试探的问。

    “你猜对了。”科赛罕见的露出一抹苦笑。

    “你要我帮你杀的人,是谁?”

    “斯科尔城领主,维多利伯爵。”科赛缓缓说道,“他手下极多,而且他知道我一直都想杀他,所以从王宫里雇佣了许多宫廷剑士。最重要的是,他本人还是一名魔法师,而且拥有高阶实力。”

    多莱恩松了口气,他就担心科赛要他杀的人是高阶之上的角色。而那位伯爵只是高阶而已,就算他雇佣再多的手下,也没有太大用处。

    “你不要小瞧他,这位伯爵非常狡猾,他暗中收买了斯科尔城的魔法师工会,那里百分之八十的魔法会都为他效命。而且,他和福伦希尔王宫里的大臣颇有来往,如果他死了,杀他的人肯定会有大麻烦。”

    “无所谓。”多莱恩耸耸肩,笑了笑说:“我又不是弗仑希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