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三天时间里,多莱恩不光是修炼,同时还不停的在武斗台的周围街巷里钻来钻去。不为别的,多莱恩就是想找到巴泽尔的藏身之处。

    巴泽尔现在应该在白精灵居住的歌铃,而歌铃肯定在布达里亚。按照巴泽尔留下的气息寻找,多莱恩能够确定歌铃的入口就在武斗台的附近,可他怎么都找不到具体的位置。

    “难道歌铃在另一个空间?”多莱恩自言自语道。

    “你确定吗?”丽丽丝在旁边问道。“我们暗精灵一族的聚居地是精灵王找到的,那里有哈斯神力的庇佑,但即使是哈斯神力也无法为我们创造出另一个空间。生命女神蒂安娜就算仍旧能够给白精灵以庇护,但也绝对不可能帮助他们开辟另一处空间才对。”

    “我也是这样想的,但现在实施情况就是如此,不这么解释的话就说不通。”多莱恩无奈的说道。

    武斗台上巴泽尔的气息最浓,其他地方就很淡,但武斗台上空无一物,一个人影也看不到。

    可如果说,歌铃的入口是在武斗台上,那也应该有一个空间裂缝,或者是一个可供人同行的出入口才对。难道,这个出入口被封闭起来,只有特定的时间才能打开?

    多莱恩越想越觉得是这样。

    “先别管这个了,马上就是武斗大会了,你还是快点为武斗大会准备一下吧。你不是打算拿一个好名词吗?现在这样漫不经心可不行。”丽丽丝说道。

    “我的修炼已经到了瓶颈,火元素魔法已经达到高阶,再进一步就是超阶了,这可不是轻易能够办到的。现在冥想的效果已经大幅缩水,与其一个劲的苦修,还不如到处走走寻找突破的契机。话又说回来,我修炼火元素系魔法和武技,只是为了给我制造一个伪装的身份而已,没必要练的太过高深。”

    多莱恩给自己找了个借口。

    武斗大会很快就到来了。

    大会开始这天,武斗台的四周已经坐满了人。最高处的位置当然是最好的,所以也都被布达里亚所有的贵族占据,而那些平民则占据次一等的席位。武斗台周围人山人海,欢呼声和呐喊声此起彼伏。

    多莱恩上场的次序比较靠后,一直要等到下午才能上场。

    不过多莱恩仍旧早早就到了武斗台下,观看台上的参赛者比斗。

    如同这几天大街小巷上流传的议论,这次武斗大会确实很有水准。现在还只是预赛,上场的那两个人却有中阶的实力。其中一人是骑士,进攻很有力道,他使用的武器是一把双手大剑。这个人对双手大剑的掌握还算不错,他修炼的功法和斗气也都非常契合他的路子,出手之间声势骇人,威力巨大无比。

    而他的对手是一个行动灵活,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的剑士。

    这个剑士使用的武器是一把刺剑,他一出手,刺剑宛如毒蛇般在空中留下道道残影,每次攻击都宛如十几次攻击叠加在一起一般。

    两人风格迥异,比斗非常精彩,周围看台上的喝彩声也此起彼伏。

    十分钟不到,那个使用刺剑的剑士便逐渐落入下风。

    这个人攻击虽然巧妙,却威力不足,无法破开对手的护甲。而对手出手威力巨大,只要击中一下就能让他身受重伤。所以剑士已经从一开始的攻势转化为守势,不断躲避骑士的攻击。

    这样下去,这个剑士肯定会落败。

    “如果那个剑士有一身魔法铠甲就能反败为胜了。”丽丽丝坐在多莱恩的身旁评论道。

    丽达和瓦里兰并没有过来,那两人对武斗大会并不感兴趣。

    多莱恩想了想说:“武器和装备也是人实力的一部分,这没有什么好说的。你要是上场的时候也穿上一身魔法装备,肯定没人说你耍赖。”

    “我又不参加这场武斗大会。”丽丽丝随口道。

    多莱恩笑了笑没说话。

    那个剑士果然落败了,他躲避不及,被那个骑士一剑击中。而那个骑士也已经手下留情,即将击中他的时候转刺为拍,用厚重的剑身将剑士拍飞出去。但即使如此,这个剑士落地之后也爬不起来,嘴里吐血不止。

    看台上顿时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喝彩声,而那个骑士则将双手大剑插回背上的剑鞘,带着自信的笑容走下武斗台。

    “很快就轮到你上场了,紧张吗?”丽丽丝笑问。

    多莱恩只能苦笑,这种等级的比斗还无法让他绷紧神经。估计过上两天,等真正进入决赛的时候,遇到高阶顶峰甚至是超阶的对手时,多莱恩才会感受到压力。

    当然,这种话现在不能说出口,因为落在旁人的耳里太像自夸。

    到了下午,终于轮到多莱恩上场。

    对手是个使用匕首的刺客。

    多莱恩还是第一次看到刺客参加这种比赛,按道理刺客是绝对不会正大光明的站在对手的面前的,因为对刺客而言,潜伏和偷袭才是最重要的。当一个刺客正大光明毫无遮掩的站在对手身前,这必将成为他落败的开始。

    当然,如果这个刺客实力足够强大,足以碾压对手的话,那这种事就无所谓了。

    不过这个刺客就没有那样的本领了,他才中阶而已。

    在主持的邀请下,多莱恩信步上场,并把十字剑从储物手镯里取了出来。多莱恩现在还是小丑打扮,所以他一上场,看台上顿时爆发出一阵笑声。

    “你最好现在认输,我出手很难收回来,万一杀了你就麻烦了。”这个刺客用舌头舔了一下锋利的匕首说道。

    “你尽管出手。”多莱恩笑道。

    听到这话,这个刺客表情一下子变得阴沉,他手握短匕摆了个姿势,身形顿时隐匿不见。

    场外一片喧哗,武斗台上这个刺客消失的一幕让那些观众感到十分惊恐。

    “会隐身的刺客!”

    “这下那个小丑麻烦了……”

    “这要怎么打,根本看不见对手在哪里!”

    多莱恩握紧十字剑,只听见噌的一声,乳白色的剑锋顿时冒了出来。

    多莱恩身上洋溢着一股锋锐的气息,宛如狂风似的刮过整个武斗台,他的脚下的木板甚至被刮擦出一道道剑痕。

    “高阶!”

    “这个小丑居然拥有高阶实力!”

    “谁知道这个小丑是谁?高阶实力的强者,为什么要打扮成小丑的样子?”

    观众台上议论纷纷,喧嚣无比,而多莱恩的内心却无比平静。

    对手隐匿身形的武技确实很厉害,即使用精神力也无法探查到他的行踪。看来武技并不在魔法之下,尤其是这种稀奇古怪的武技,更是拥有奇特的力量。

    多莱恩没有乱动,他找不到对手,只能等对方先出手。

    突然,身后一点寒芒刺来。

    多莱恩就像脑袋后面长着一双眼睛似的,十分灵巧的躲开了这一击,并反手一剑刺穿了那个刺客的手臂。叮当一响,这个刺客拿捏不住手里的短匕,短匕顿时掉在了地上。

    “你隐匿身形的武技并不完美,攻击的那一瞬回暴露踪迹。”多莱恩这才转过身说道。

    这个刺客一脸阴翳的看着多莱恩,沉默半晌之后终于举起手说:“是我输了。”

    看台上沉默了一瞬,随后便爆发出震天动地的喝彩。

    ……

    ……

    这几天来观看马戏的观众一下子增加了好几倍,这是因为多莱恩的名声已经传遍了布达里亚。现在布达里亚没有不知道小丑法师这个名号的人,而且不管是谁,只要一谈起小丑法师这四个字,立即就会兴致勃勃,像是在评论什么特大新闻一样。

    如此一来,马戏团的收入立即增加了好几番,不过多莱恩创建这个马戏团本来就不是为了赚钱,现在名声大噪之下,各种事情堆积如山,把多莱恩搞的手忙脚乱反而不是好事。

    没有办法,多莱恩干脆暂时关了马戏团,不再进行表演。

    不过即使如此,每天围在马戏团外面的人依旧数量众多。

    甚至有好多人带着孩子来,请求多莱恩收他们的孩子为徒。当然,这些人肯定不是打算让多莱恩传授他们的孩子如何表演马戏,而是多莱恩在武斗台上施展的武技。

    “你一下子出名了。”丽丽丝好笑的说道。

    “虽然我一开始的目的就是这个,但现在我已经快受不了了。”多莱恩为难的手。

    四个人偷偷从马戏团里溜出来,跑到了中央大道的一家酒馆里面。不过,匆忙之下不管是多莱恩还是丽丽丝,亦或是丽达和瓦里兰,都没有卸下身上的妆容,所以当酒馆里面的酒徒看到一群打扮奇怪的马戏团演员跑进酒馆里面来之后,立即就认出了他们的身份。

    “看啊,那个人就是小丑法师,他后面那两个女人是森林妖精和冰霜美人。”

    “小丑法师真的像人们说的那么强吗?”一个打扮的剑士模样的人说道。

    “你可以向他挑战,不过你最好有被击败的觉悟,那个小丑法师可不是一般人。”

    “他不只是一位剑士,同时还是一位实力高强的魔法师。”

    各种各样的议论从人群里传来,令多莱恩头痛无比。

    多莱恩现在总算明白“盛名拖累”是一种什么滋味了。

    “来壶好酒。”瓦里兰大喇喇的坐下说道。

    “别喝太多。”多莱恩提醒道。

    “放心,我酒量很好,喝不醉的。”瓦里兰随口说道。

    酒保很快就给多莱恩他们一人上了一瓶酒,布达里亚的酒很有名,因为这里盛产葡萄,五花八门的葡萄酒层出不穷。现在多莱恩他们桌上放的就是布达里亚本地产的葡萄酒,好像叫比尔酒什么的,多莱恩对酒没有研究,所以不是很清楚。

    “我是怕你喝的太多,最后付不起酒钱。”多莱恩笑道。

    “难道不是你请客?”瓦里兰打趣道,随后又说:“你给丽达和丽丽丝买的那几身衣服的钱,足够我喝三个月的酒了。”

    瓦里兰的声音不大,但是整个酒馆里的人都听见了。

    “那个猜测果然是真的,小丑法师是为了追求心上人所以才混迹于马戏团。”一个拿着扇子的贵妇说道。

    “也不知道小丑法师的心上人,是那两位女士中的哪一个?”另一人也议论道。

    多莱恩脸色不太好看,他很想说事情不是这样,但他没法开口,这种事肯定越解释越乱。

    而且丽丽丝脸上的笑容那么诡异,谁知道这个家伙会不会跳出来捣乱,要是这个家伙随便开口两句,到时候事情就更加麻烦了。而多莱恩又不想惹出什么乱子,现在马戏团名声这么大,要是扯进什么麻烦事情里面,说不定会引起教廷的注意。

    不过,多莱恩不想惹麻烦,麻烦偏偏找上他。

    一群大汉忽然冲进了酒馆,手里都拿着家伙。为首的壮汉扫视了一眼酒馆里的客人,挥手驱赶起来。那帮酒客顿时散了大半,但仍旧有一些人留在酒馆里面。

    而这时,那个酒保已经迎上去跟那个壮汉讲道理。

    开玩笑,对方气势汹汹而来,不管为了什么事,现在肯定不是讲道理的时候。

    果然,那个酒保被壮汉一巴掌打趴在地。

    “这家酒馆欠了老子两千克朗没还,还想拖到什么时候?下辈子还吗?”壮汉啐了一口唾沫,挥手道:“给我砸!”

    噼里啪啦一阵乱响,酒馆里的桌子都遭了殃,好在那个壮汉的手下出手还算有分寸,没有对酒馆里的客人下手。但仍旧有一个女客被误伤,这个柔弱不堪、弱不禁风的女人一下子倒在了多莱恩面前的桌上,多莱恩他们桌上的酒水全被推到地板上洒了一地。

    这下就算不想管都不成了。

    “你来还是我来?”丽丽丝跃跃欲试。

    “我来吧,你要是出手,这帮人就别想站着离开这里了。”多莱恩无奈的说道。

    起身,飞步,多莱恩一眨眼就到了那个为首的壮汉身前。

    这个家伙只有低阶实力,而他的手下更是普通人,别说掌握斗气了,身体都没有经过锻炼。多莱恩甚至连武器都没有拿出来,只一手点在这个壮汉的喉咙上,壮汉的喉咙处就多了一丝血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