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再找了,适合我的身体我已经找到了,正是光明教廷的圣女希伯莱。只不过希伯莱是光明神兰特的神使,现在的你不是她的对手,我也无法击败她。”

    多莱恩点了点头。

    希伯莱的身体与巴泽尔的灵魂完美契合这件事,希伯莱出现在泽凯利亚的那一晚多莱恩就已经知道了。

    看来巴泽尔现在是真的盯上希伯莱了,不得到她的身体决不罢休。不过,这里面还有一个小问题。

    “可希伯莱的身体是女人啊!”多莱恩疑惑的说道。

    巴泽尔顿时沉默了。

    反倒是大长老被多莱恩的话给逗笑。

    “这根本不重要。”大长老笑道。

    多莱恩微微脸红,他的思维还没有摆脱正常人的思维模式。而巴泽尔和大长老,对于肉身的理解已经超出正常人的思维范畴了,对于他们而言,男女根本不重要,身体对于他们来说只是灵魂的寄托而已,不考虑繁衍后代的话,身体是男是女确实没有任何影响。

    “就说到这里吧,我马上要陷入沉睡了……”

    说这话的时候,巴泽尔嘶哑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弱。

    多莱恩还有很多话要问呢,但现在只能挑最重要的说。

    “巴泽尔,我现在已经四元素合一,凝练四元素的时候我发现了元素震荡”

    多莱恩的话还没有说完,巴泽尔就打断他的话道:“没想到你会这么早走到这一步,元素震荡是圣阶之后才能接触到的东西,你身为神使果然不同于一般人。不过对目前的你而言,元素震荡并不是必须的。你更应该把注意力放在超阶场上,等你明白超阶场意味着什么之后,你距离圣阶就不远了。”

    说完,巴泽尔的声音便彻底淡去,白色的光团中那黑烟组成的漆黑人影也迅速涣散,重新化为丝丝缕缕的黑烟在光团中缓缓飘荡。

    多莱恩没有呼喊,他和巴泽尔有精神联系,他自己能够感应到巴泽尔已经再次陷入了沉睡。强行把巴泽尔从沉睡中唤醒并不是好事,因为他正在通过沉睡领悟突破圣阶的契机。

    大长老温和的看向多莱恩,眼神非常慈爱。

    多莱恩被大长老这样子看着,浑身上下汗毛都竖起来了。

    多莱恩知道重头戏来了,关于菲洛希尔的问题,大长老肯定要他给一个交代。

    想了想,多莱恩鼓起勇气说道:“那个……我和菲洛希尔之间完全是一场误会,我事先并不知道白精灵有这样一种奇怪的定情方式,所以……”

    “所以什么?”大长老问道。

    “所以如果您不允许菲洛希尔离开歌铃的话,我不会坚持。”多莱恩说道。

    “听你的话,你似乎想带菲洛希尔离开?”大长老敏锐的抓到了多莱恩话语之中的漏洞。

    多莱恩连连摇头:“并不是我要带她离开,我尊重她自己的意见。”

    大长老沉默下来,像是在思考,而多莱恩也不再说话。

    周围顿时变得十分平静,只有偶尔起风,才会响起一阵轻微的呼呼声。

    大长老忽然轻笑起来。

    “多莱恩,你喜欢菲洛希尔吗?”大长老问道。

    多莱恩脸一红。

    菲洛希尔外表可爱,加上她白精灵的身份确实让多莱恩有些心动。但说到和她在一起……多莱恩真的下不去手,因为她外表实在太幼小了,看起来就像八、九岁的小女孩。

    “为什么犹豫?你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大长老催促道。

    “……我也不清楚,要说喜欢的话确实有一点,但在我眼里她更像是妹妹,所以……”多莱恩吞吞吐吐,好半天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而听到多莱恩这么说,大长老竟然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就够了。”大长老说道,她一双白色的眼睛看着多莱恩,眼神给人一种包容万物的感觉:“你方才说你和菲洛希尔之间是一场误会,但你为什么不把这当成命中注定?也许是命运让你与菲洛希尔结成羁绊也说不定呢,所以,如果菲洛希尔自己愿意跟着你离开歌铃,那么我不会阻止。不过,如果你返回人类的世界之后,背叛菲洛希尔的感情的话,我可不会放过你哦。”

    多莱恩满头大汗,神情也十分窘迫。

    多莱恩心想这个大长老说话的语气怎么一点也不像身居上位的决策者,反倒像是菲洛希尔的妈妈?

    而且现在多莱恩面对大长老,更加感觉他好像在面对岳母似的。

    像是看破了多莱恩心中所想,大长老轻笑一声解释道:“你猜的没错,我确实是菲洛希尔的母亲,我同样是安蒂诺雅的母亲。只不过,我们白精灵对待亲缘关系的态度,和你们人类稍有不同。”

    多莱恩忘记自己是怎么从大长老身边离开的了。

    返回那道宛如升降梯的光束跟前的时候,多莱恩才终于从恍恍惚惚的状态中回过神来。

    “多莱恩,大长老是怎么说的?她没有拆散我们吧?”菲洛希尔抱着多莱恩的胳膊问道。

    “没有,大长老说如果你愿意跟着我离开歌铃,那么她不会阻止你。”多莱恩苦笑着说道。

    “这真是太好了!”菲洛希尔欢笑道。

    而安蒂诺雅则眉头紧皱,嘴里嘟囔道:“这真是太糟糕了!”

    是时候离开了。

    多莱恩如愿以偿找到了巴泽尔,也重获了骨杖和教廷戒指,对于这样的收获多莱恩已经感到满足了。更不用说巴泽尔还指点了他未来的路,虽然多莱恩现在还不清楚领悟超阶场的意义是什么意思,但巴泽尔都这么说了,那就绝对不会有错。

    “你这一次去的好久,我还以为你打算在歌铃定居了呢!”丽丽丝发出不满的抱怨。

    “抱歉抱歉,我有些事在那里耽搁了一段时间。”多莱恩赶忙道歉。

    “我们现在回去?”瓦里兰问道。

    “当然了。”多莱恩点头。

    丽达抬头看了眼多莱恩,又看了眼抱着多莱恩胳膊的菲洛希尔,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而丽丽丝现在也终于注意到菲洛希尔了,看到菲洛希尔与多莱恩如此亲密,丽丽丝的表情顿时变得愤怒起来。

    “这是几个意思?”丽丽丝质问道:“你要背叛我们的联盟,转投白精灵那边了?”

    多莱恩头大无比。

    “当然不是,菲洛希尔会和我们一起离开歌铃,以后会跟在我的身边。但菲洛希尔只代表她个人,和白精灵一族没有一点关系!”多莱恩重重说道,没有一点关系六个字他发音极重,似是在强调这一点。

    而菲洛希尔看到丽丽丝之后,一张小脸也挂着淡淡的愠怒。

    “多莱恩,为什么你身边会有一个暗精灵?”菲洛希尔问道。

    多莱恩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他现在算是明白身边有两个互相看不顺眼的女人是一种什么滋味。

    在这里等了不长时间,安蒂诺雅就带着一帮白精灵来了。

    出入口的打开十分顺利,安蒂诺雅和那帮白精灵就掌握着打开出入口的“钥匙”,打开出入口对她们而言简直是轻而易举。但这个出入口并不是多莱恩以为的门户,而是类似于千灵塔中央的光柱。

    “这好像是某种传送魔法……”多莱恩自言自语道。

    “只有队长才能掌握这种魔法哦,而且大长老有绝对的权力把这个魔法赐予队长,也能随时收回。”菲洛希尔解释道。

    多莱恩点点头,大长老要是没有这个能力他才感到奇怪呢。毕竟这个魔法就相当于在歌铃和人类世界之间架起一座桥梁,如果不可控制的话,绝对会引起人类世界与歌铃的战争。

    “我们走吧。”多莱恩拉着菲洛希尔的手说道。

    忽然,丽丽丝不知道发了什么疯,跑过来抱住多莱恩的另一只胳膊。

    “你干什么,不要脸的女人!”菲洛希尔生气的喊道。

    “你才不要脸呢,多莱恩早就和我们暗精灵结盟了,你是第三者!”丽丽丝骂道。

    眼看着一大一小两个女人要打起来,多莱恩连忙劝解她们,这下反而把菲洛希尔与丽丽丝的怒火引到了他的身上。菲洛希尔和丽丽丝一起愤恨的瞪着多莱恩,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剥似的。

    “活该,谁让你四处留情。”瓦里兰哈哈大笑。

    安蒂诺雅则盯着多莱恩警告道:“我告诉你,如果你敢让菲洛希尔伤心的话,我绝对饶不了你!”

    “我不会让她伤心的。”多莱恩赶忙保证道。

    “希望如此。”安蒂诺雅冷冷的说。

    一踏入光柱,周围的景色一转眼就变了。

    多莱恩一行人出现在了武斗台原本的位置,而武斗台现在已经拆除了。算算时间,多莱恩他们已经在歌铃里待了整整一个星期,武斗大会早就结束了。

    多莱恩等人一出现,一队骑士就忽然围上来,将多莱恩他们围在中央。这些骑士纷纷拔出骑士长剑,用锋利的剑尖遥遥指着处于中心的多莱恩。

    瓦里兰立即拔出长剑,丽达也伸出尖利的指甲。

    不过就在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都住手!”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这群骑士从中间分开,分出一条可供一人同行的道路。多莱恩顺着这条道路看去,立即看到玛琳正飞快的往这边跑来。

    玛琳是刺客,她速度飞快,十几米的路程只用短短一瞬就跨越过来,稳稳站在多莱恩等人的面前。

    “你让我好找,我还以为你们趁机溜了呢!”玛琳笑着说道,她挥了挥手,那些骑士便把骑士长剑插回剑鞘。

    玛琳先看向多莱恩,然后又看向丽丽丝和丽达,以及瓦里兰,当她目光落在多莱恩身侧的菲洛希尔的身上时,眼神一下子变得惊异。

    “白精灵!”玛琳发出惊呼。

    “我们去了歌铃。”多莱恩如实回答道,这种事瞒不过去,反而不如正大光明的说出来。

    “我姨妈猜的没错,你们确实进到歌铃里面去了……歌铃里面是什么样子?白精灵一族的驻地就连我姨妈都没有进去过呢。”玛琳兴致勃勃的问道,忽然她扭头往远处看了一眼,随后便压低声音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们随我一起入宫。”

    “入宫?”多莱恩有点不想去。

    多莱恩来布达里亚就是为了寻找巴泽尔,现在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也就没有理由再在布达里亚待下去。而且弗仑希尔的王宫很可能就是亚法神系的大本营,多莱恩可不想刚从歌铃出来立即又身陷重围。

    “放心,我们不会对你不利,只是希望你能帮我们一个小忙。而且教廷现在已经注意你们了,毕竟你们几个在武斗台上突然消失,歌铃的出入口也在那时打开,教廷的人又不是傻子,稍微联系一下就猜出了你们的身份。现在如果你们不随我入宫,教廷的人也许会寻找机会对付你们。”

    玛琳低声道,她的神情非常严肃。

    “我知道你现在神术和魔法都已经达到超阶,一般的超阶强者肯定对付不了你。但是如果有一群超阶围攻你,你自己也许不会受伤,你身边的人又该怎么办?你有能力在教廷的围攻下保护她们吗?再说了,教廷派遣圣阶强者对付你也说不定。”

    多莱恩眉头紧皱,他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

    “不要再犹豫了,我们绝对不会对你不利的!”玛琳恼怒的说道,她搞不懂多莱恩为什么这么不相信她。

    多莱恩从亚法神系这里得到了太多好处,光是灵魂纱衣这件神器就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了,但多莱恩却把亚法神系看做潜在的敌人,这让玛琳死活想不通其中的道理。

    而她不知道的是,多莱恩之所以对亚法神系抱有敌意,完全是因为丽安娜夫人太会算计了。在泽凯利亚,以及在帕萨克斯的时候,多莱恩被丽安娜夫人算计的死死的,根本逃脱不出她的手心。再加上蕾佳小姐的死,多莱恩实在不希望自己和亚法神系的关系太过深入。

    但现在容不得他选择。

    “好吧,我们走。”多莱恩点了点头。

    大街上人很多,街上的行人远远看到骑士队就会往大街两边避开。只用了不到十分钟时间,多莱恩他们就跟随骑士队进入王宫。

    王宫大门原本大开着,多莱恩他们一进去,两扇十米宽、十五米高的大门轰隆隆闭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