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希伯莱很轻易的就躲开了,她翅膀挥舞之间身体化为一道金色的流光,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形的轨迹躲开了骨龙巴尔赞卡这强大的一击。

    被躲开攻击的巴尔赞卡,紧接着喷出一道粗壮的黑色龙息。

    而希伯莱则挥动金色的双手大剑,一剑就把巴尔赞卡的龙息从中间切分成两半。

    圣女希伯莱的实力让多莱恩惊叹,而且多莱恩也已经发现了,圣女希伯莱是神术与武技兼修。希伯莱身上洋溢着雄浑的斗气和纯粹的神力,两种力量结合在一起,水乳交融般发挥出了强大的威力。

    希伯莱每一击都是神术与武技的双重攻击,所以她的攻击才会如此强劲。

    多莱恩虽然是神术、魔法和武技三修,但是他却做不到像希伯莱这样,将两种不同的力量融合在一起。多莱恩只能分别使用神术、武技以及魔法,绝对做不到将其中两者甚至三者融合使用。

    “这家伙太可怕了……”

    多莱恩说道,虽然他嘴上这么说,但并没有退却。

    多莱恩使用武技遍在分化出三道虚影,掠向希伯莱攻向她,而多莱恩的真身则藏在后方,偷偷施展魔法。

    圣女希伯莱根本就没有出剑,她轻喝一声,球形的斗气宛如风暴一样扩散开来,直接就把多莱恩的虚影震碎。黑色的波纹突然出现在了希伯莱的身周,这是多莱恩掌握的高阶死灵魔法死亡波纹。

    然而,死亡波纹却没有对希伯莱造成任何影响。

    “用超阶魔法!”

    克莱尔说道。

    “我会的超阶魔法就只有两个,一个是黑暗天幕另一个是迷雾丛林,你说我用哪个好?”多莱恩也气呼呼的说道。

    “你真笨,换我来!”

    多莱恩的意识瞬间退却,把身体交给了克莱尔。

    克莱尔掌握了多莱恩的身体之后,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一下子变得凌厉起来。

    巴尔赞卡和希伯莱都察觉到了多莱恩的变化,巴尔赞卡十分欣喜,但希伯莱却并不在乎。

    “呦呵,代打上线了?”

    希伯莱轻笑着说道。

    克莱尔不说话,她胸口憋着怒火朝希伯莱冲了过去。

    一道金色剑光迎面袭来,还没落到克莱尔的身上就被骨龙巴尔赞卡用龙息击碎。但是第二到剑光又来了,克莱尔身躯一晃就分化出三道虚影,真身躲开剑光终于来到克莱尔的面前。

    克莱尔一剑斩向希伯莱,但是却被她用两根手指捏住了剑锋。

    “看来你这个代打的实力也不怎么样啊。”希伯莱嘲笑道。

    希伯莱话音刚落,乳白色的泯灭神火就噗的一声燃烧起来,克莱尔手中十字剑的剑锋化为一道烈焰,跳跃的火苗顿时席卷到了希伯莱的身上。

    希伯莱发出一声惊呼,翅膀一拍就掀起一股风暴将克莱尔吹飞出去。

    而克莱尔还没在空中恢复平衡就已经用白骨魔杖指向了希伯莱。

    “灭魂魔域!”

    一道乌光从黑暗天幕的漩涡中激射下来,笔直打在了希伯莱张开的圣域之上。

    球形的宽广无比的圣域,顿时被这道光柱击打出一个大洞,而且乌黑的光柱击入圣域中后就往四周扩散开来,圣女希伯莱立即被笼罩在内。

    灭魂魔域是圣阶魔法,是禁咒。

    克莱尔并没有念诵咒词,但是她有多莱恩从旁协助。在克莱尔发动攻击的时候,多莱恩就已经在默念咒词并积蓄魔力了,当克莱尔被吹飞时,多莱恩也终于准备好了这个禁咒。

    而最后使用这个魔法的人,则是克莱尔自己。

    多莱恩与克莱尔的配合,还是头一次这样默契。两人的默契使得他们的攻击变得紧密而又急骤,一下接一下让希伯莱来不及反应。

    “巴尔赞卡!”

    克莱尔喊道。

    巴尔赞卡张开嘴巴,粗壮的龙息顿时喷吐出去,将身上还燃烧着泯灭神火的希伯莱淹没。

    龙息还未消散,又是接连三记死亡波纹击打在了希伯莱的身上。

    趁他病要他命这个道理克莱尔当然是明白的,而且她也不像多莱恩那样心慈手软,对待敌人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解决掉了吗?”多莱恩说道。

    “你不说话能死啊?”克莱尔气冲冲的说。

    克莱尔刚一说完,希伯莱身上燃烧着的泯灭神火就突然散开,露出其中的希伯莱。

    希伯莱受伤了。

    希伯莱原本有一头瀑布一样亮丽的金色长发,但是现在金色长发已经变成了短发,大部分都被泯灭神火烧掉了。而且希伯莱身上还有几处烧伤,这些伤处都是泯灭神火留下的痕迹。

    希伯莱的金色战铠也损坏了,胸前还有肩膀上的甲胄已经裂开了一条条的裂痕。

    现在的希伯莱,看起来无比狼狈。

    “可恶……”

    希伯莱握剑的手颤抖着,肩膀也颤抖不停。

    “我要把你们全部杀光,把你们的尸体搓成灰!”

    希伯莱大吼道,身上猛地爆发出一股强烈的神力,将周围的死亡瘟疫以及灭魂魔域变成的死灵空间逼开一片球形区域。

    “竟然还活着……”多莱恩吃惊极了。

    但是更吃惊的还在后头呢。

    希伯莱背后的十二只金色羽翼,此刻正从最下方的羽翼开始破碎。

    破碎的羽翼化为漫天金色光点,但并未飘散,而是快速被希伯莱汲取到身体之中。

    一连碎掉了两对羽翼,希伯莱浑身焕发出金光,身上的其实也攀升了一大截。那雄浑的神力,随着希伯莱抬剑这一个简单的动作而变得锋锐无比。

    希伯莱只是用双手大剑遥遥指向克莱尔,但克莱尔却感觉好像已经被剑架在了脖子上一样。

    克莱尔抑制不住的颤栗起来。

    “你说的没错,这个女人实在太可怕了,她到底是光明神的神使还是地狱的魔鬼,我怎么感觉传说中的魔王都没有她恐怖?”克莱尔咬牙说道。

    “打吧,没有退路了。”多莱恩开口道。

    骨龙巴尔赞卡已经开始吟唱了。

    局势演变到现在这个地步,骨龙巴尔赞卡也不再保留实力。

    但克莱尔却开始退缩。

    “我们可以逃……”克莱尔对多莱恩说道。

    “逃不掉的,你也看见了,刚才她追赶我们的时候速度有多快。”多莱恩反对道。

    “但是我们可以和巴尔赞卡分头逃跑,这样一来她就追不上我们了。”克莱尔坚持道。

    “万一她去追巴尔赞卡怎么办,菲洛希尔她们还在巴尔赞卡那里呢。”

    “都现在这个时候了,你还惦记你那些女人!”克莱尔气的发抖。

    多莱恩还想争辩,但是希伯莱的攻击已经到了。

    希伯莱的斗气和神力具现化,化为上千道利刃飞射而来,宛如雨幕一样射向克莱尔与巴尔赞卡。

    巴尔赞卡全身上下都是非常坚固的骨质层,这些利刃击打在巴尔赞卡的身上,在巴尔赞卡庞大的身躯上击打出一个个窟窿,但这些窟窿很快就会愈合,而克莱尔就无法承受。

    克莱尔毕竟还是人类,她的身体当然无法承受这种大规模的覆盖攻击。

    不过克莱尔的反应也不慢。

    一连五层大气神盾张开在克莱尔的身前,其上还布着三层力场护盾,终于将迎面射来的利刃抵消了一点点。但是利刃化成的雨幕还没有完结,克莱尔面前的大气神盾与力场护盾就一层接一层破碎。

    幸好巴尔赞卡及时挡在了克莱尔的身前,为她挡住了接下来的攻击。

    然而,圣女希伯莱的攻击又至。

    圣女希伯莱的速度一再提升,刚才还能看的见她在空中划过的轨迹,而现在直接是金光一闪而逝就到了克莱尔的面前。克莱尔身前还有巴尔赞卡庞大的身躯挡着呢,克莱尔都不知道圣女希伯莱是如何闯过巴尔赞卡的封锁来到她面前的。

    圣女希伯莱一剑刺向克莱尔,克莱尔抬起右手的十字剑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只听见叮的一声轻响,克莱尔手中的十字剑寸寸崩裂。

    乳白色的碎片在空中散开,看起来美轮美奂,却意味着克莱尔的落败。

    已经一只脚站在圣阶门槛上的克莱尔也不是圣女希伯莱的对手,这让克莱尔感到惊骇。

    而圣女希伯莱已经再度一剑斩向克莱尔了。

    骨龙巴尔赞卡忽然张开爪子,将希伯莱紧紧抓住。

    骨龙巴尔赞卡用力收缩爪子,那足以捏碎一块山头的力量,却无法将圣女希伯莱捏碎。反而是希伯莱一声厉喝,周身暴涨的斗气与神力,化为风暴将骨龙巴尔赞卡惨白的爪子撑开,巴尔赞卡的爪子都被弄断了一根。

    克莱尔往后飞退,但圣女希伯莱却死盯着克莱尔不放。

    圣女希伯莱追上来,一剑直奔克莱尔的面门。

    “快躲开!”

    多莱恩一边大喊,一边展开一道大气神盾。

    大气神盾刚刚张开就被刺穿,金色的剑锋已经快要来到克莱尔的面前。

    “我要是能躲开能不躲吗!”克莱尔在心底冲多莱恩怒喊道。

    眼看着克莱尔即将被双手大剑锋利的剑锋刺穿,一道流火忽然自上方降下,阻挡在了克莱尔与双手大剑的中间。双手大剑刺入这团流火之后就停滞不前,红色的火焰则随着剑锋逆转而上,缠绕向了希伯莱。

    希伯莱抽剑后退,一双金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这团突然出现的火焰。

    “阿兰斯,你竟然敢插手我的事!”

    希伯莱怒斥道。

    随着希伯莱话音落下,这团火焰噗的一声熄灭,露出其中的中年人。

    这个中年人一身红色的轻铠,手中的长剑也是显眼的红色。

    而这个中年人,不是瑟斯兰的焚星剑圣斯坦因阿兰斯还能是谁呢?

    多莱恩抢过身体,惊喜的看向阿兰斯问道:“焚星剑圣,你怎么来了?”

    “这么大一头龙即将飞到我们瑟斯兰的领土,我当然要过来看看。”阿兰斯带着笑容回答道。“看到是你我就放心了,公主殿下可是一直牵挂着你呢。”

    听到公主殿下四个字,多莱恩顿时感到一阵恶寒。

    毫无疑问,阿兰斯话中的公主殿下,指的自然是尤妮丝。多莱恩可不想见到尤妮丝,他对这个女人深恶痛绝。

    但现在毕竟还要阿兰斯出手相助呢,多莱恩可不敢得罪人家。

    “公主殿下对我看的太重了,我又没什么本事。”多莱恩讪笑着说。

    “你太谦虚了,你在博利兹所做的一切已经堪称奇迹,芳汀教会的建立不也是你的功绩?现在你的名声,可比我这个老牌剑圣还要响亮。”斯坦因阿兰斯用慈祥的眼神看着多莱恩。

    “这个人怎么回事,他看你怎么跟看儿子似的?”克莱尔奇怪的问。

    “你会不会说话?”多莱恩感到十分恼火。

    最恼火的人是希伯莱。

    希伯莱正用杀人似的眼神盯着斯坦因阿兰斯,眼中凶光闪烁。

    “呵,又来一个。”希伯莱嘲讽道:“你以为就你们会叫人吗?我也会啊!”

    希伯莱左手一翻,一点金光顿时从她手中飞出,一下子就消失在了天边。

    “那是光明信使,这里发生的事情很快就会传到教廷。”斯坦因阿兰斯解释道。

    “那就抓紧时间吧。”多莱恩说道。

    “抓紧时间?抓紧时间干什么?”斯坦因阿兰斯一脸疑惑。

    “当然是干掉这个女人。”多莱恩指着远处的希伯莱说。

    听到多莱恩的话,希伯莱哦了一声,而斯坦因阿兰斯则一脸的苦闷。

    “如果在这里杀掉他,神罚立即就会降下来了。”阿兰斯说道,然后便抓住多莱恩的手腕说:“跑吧,只要进入瑟斯兰,她就不敢追了。”

    说完,阿兰斯就打算带着多莱恩离开,不过两人刚刚跨出一步,圣女希伯莱就倏忽间出现在了两人的身前挡住去路。

    巴尔赞卡也过来了,两人一龙一起恶狠狠的和圣女希伯莱对峙。

    “她在拖延时间,如果教廷的圣徒赶到,到时候我们想走都走不掉。”阿兰斯又说。

    阿兰斯非常头痛。

    虽然现在看似是他们这边占据了上风,但其实不然。

    圣女希伯莱可是光明神兰特唯一的神使,她又是神术与武技双修,已经站在了圣阶的顶点上。现在她虽然无法杀掉阿兰斯和巴尔赞卡以及多莱恩,但是多莱恩他们也杀不掉希伯莱。

    而时间一旦拖延下去,等到教廷的圣徒赶到,到时候多莱恩他们肯定会死于非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