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帮沙民手里提着武器冲了过来,一人挑了一匹骆驼,跟随在彭卡利多的身后往火光的方向奔去。

    多莱恩原本没有必要去的,但他实在不想和那些女人躲在一个帐篷里,所以也跟随在彭卡利多的身后,往火光亮起的地方赶过去。

    短短几公里路走的十分艰难,因为沙暴虽然比刚才减弱了一些,但毕竟没有停。

    多莱恩只好给自己和骆驼施加了风墙魔法,风墙魔法是大气神盾的简化版,能够挡住迎面吹来的风,和一些威力不怎么样的攻击。

    为了防止被身周的人发现自己使用魔法,多莱恩骑着骆驼稍稍偏离队伍,跟在彭卡利多的身侧往前方赶去。

    火光是燃烧的车辆发出的。

    多莱恩与彭卡利多他们感到的时候,这支车队已经被大火覆盖了,大车和骆驼吃的干草这些容易燃烧的东西,都已经被大火吞没。沙漠上一具具尸体七横八落,杀死这些人的是一支盗贼团。

    这伙盗贼团在抢劫了财物之后并没有完全离开,此刻还有一部分人马在追杀车队残存的人。

    见到这一幕,彭卡利多一声怒吼,手持弯刀骑着骆驼奔了过去。在彭卡利多与一名盗贼擦身而过的时候,彭卡利多一刀就把这个人盗贼的脑袋割了下来。

    其他人也纷纷对盗贼团展开攻击,十来个盗贼顷刻之间就被杀死在地。

    多莱恩并没有动手,周围的盗贼并不多,彭卡利多他们很容易就能将这些盗贼杀光。当然,如果盗贼团调头赶来的话,到时候多莱恩就不得不出手了。

    “多莱特斯,你那边怎么样!”彭卡利多大声问道。

    “我这里还好。”多莱恩回答道。

    剩余的女人哭泣着围在多莱恩的骆驼周围,瘫坐在地上没有力气站起来。多莱恩放眼看去,地上的尸体大多都是男人,女人的尸体虽然也有,但比起男人的尸体就少的多。

    多莱恩也算是明白为什么沙漠上女人的数量会是男人的好几倍了。

    “你们都过来,等会儿会有人来救援你们的。”多莱恩对这些女人说道。

    彭卡利多此刻竟然陷入了苦战。

    和彭卡利多交手的人是一个中年壮汉,这个壮汉赤果着上半身,手里提着两柄银光闪闪的弯刀。这个壮汉的刀法非常直接,劈砍起来很有力量,给人一种不可抵挡的感觉。

    而彭卡利多出手则比较快,但是他出刀每次都会在即将攻击到这个壮汉之前,被这个壮汉堪堪挡住。

    而壮汉的劈砍,彭卡利多只能躲避,他如果硬拼的话,唯一的这把弯刀肯定会在转眼之间被击碎。

    其他几个沙民也过去帮忙了,彭卡利多的压力顿时大减。

    而这个壮汉看到有人过来给对手帮忙,果断抽身后退,两腿用力夹了一下骆驼,往远处逃窜。

    漫天黄沙阻挡了视野,那个壮汉逃出去百来米后就无法看见他的身影了。

    而当彭卡利多骑着骆驼回到多莱恩身边时,多莱恩才发现彭卡利多竟然受伤了。

    彭卡利多的身上多了两道血痕,这是他躲避壮汉的攻击时,没有完全躲开被弯刀的刀刃擦到的伤口。

    “太惨了,这个车队的男人都被杀掉了,只有女人和孩子活了下来,如果我们再迟来一会儿的话,也许所有的人都会被杀掉。”彭卡利多唏嘘道。

    “你的伤怎么样?”多莱恩问。

    “还好。”彭卡利多不在乎的说。

    “擦点药吧。”

    多莱恩说着就从储物手镯里取出一瓶魔法药剂,递给彭卡利多。

    车队剩余的东西还有很多,但是大部分都不重要,所以这帮女人也没有什么收拾的,匆匆带了几件衣服以及其他的一些必需品之后就跟着彭卡利多和多莱恩他们,回到了彭卡利多的部落。

    中央帐篷里面此刻正在召开紧急会议,主持会议的人就是彭卡利多和他的父亲。

    多莱恩现在也在帐篷里,他的身份很敏感,因为是外来者,但是在这几天里与彭卡利多建立起了颇为深厚的友谊,所以才能参加这个会议。

    不过,多莱恩总觉得自己好像被彭卡利多和他的父亲看破了身份魔法师的身份。

    因为多莱恩偶尔能够感受到彭卡利多与他父亲看向自己的那带着笑意的、诡异的目光。

    仔细想来,小古巴和小卓莉能够一直跟在多莱恩的身边接受魔法实验,而且从来没有被部落里的其他人打扰过,这件事本来就不合常理。如果彭卡利多和他父亲已经发现了多莱恩的所作所为,而且默许,那么整件事就说得通了。

    但不管是彭卡利多还是他的父亲都没有与多莱恩谈过这些,他们也许是看破了但不说破。

    这样正合多莱恩的心意,他对此求之不得呢。

    “这下麻烦了,卡布特立部落被盗贼团袭击,我们现在收留了卡布里特部落的女人和孩子,而且还杀了那么多盗贼团的人,盗贼团肯定不会跟我们善罢甘休的。”

    一个沙民开口道。

    彭卡利多皱了皱眉,扬手道:“这有什么好怕的,让他们尽管来,来一个我杀一个。”

    彭卡利多话刚说完脑袋上就挨了一巴掌。

    打彭卡利多的人是他的父亲,所以彭卡利多被打之后脖子一缩,顿时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没有想到盗贼团现在这么猖狂了……”

    彭卡利多的父亲部落的老族长叹息道,神情非常复杂。

    “族长,那些女人和孩子,我们到底要不要?”另一个沙民问道。

    彭卡利多想说话,但还没开口就被他父亲瞪了一眼,只好讪讪的把嘴闭上。

    “收留是肯定要收留的,我们如果不帮一把,卡布特立部落这次算是真的完了。所以,现在我们要考虑的是如何避免盗贼团的报复,我可不希望我们部落的人,被那些可恶的盗贼杀死。”

    老族长重重的说。

    老族长这番话算是为这次会议定下了基调,这下子,再没有冒失鬼问要不要收留那些女人的话了。

    但是如何避免盗贼团的报复却是一个问题。

    部落里的沙民冥思苦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反而是彭卡利多说道:“既然这样,我们就不要再在这里停留下去了。我们尽快出发,这场风暴会把我们的足迹全部掩盖掉,等沙暴过去,盗贼团就算想报复我们也肯定找不到。”

    老族长点了点头。

    扫视了一遍在场的人,老族长说道:“如果你们没有意见的话,那就这样办吧。”

    帐篷里的人一个个点头,多莱恩坐在角落里呆愣愣的,实际上他心里正在想自己魔法实验的事情。

    彭卡利多的部落现在所遭遇的这个问题,在多莱恩看来根本就不算什么,他一个人就能让那支盗贼团有来无回,所以他对此一点都不担心。比起盗贼团的报复,还是魔法实验更被多莱恩放在心上。

    但多莱恩没有想到老族长会忽然询问他的看法。

    “多莱特斯,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老族长兴致勃勃的看着多莱恩问。

    多莱恩猛地回过神来,疑惑的看向这位已经年近百岁,但是却激灵的像狐狸似的老族长,无奈的笑了笑说:“我能有什么看法,沙漠上的事情我肯定没有你们清楚。”

    “你太谦虚了,正因为你不是沙民,所以我才想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建议。你是瑟斯兰人,也许你看待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式与我们不同呢?”

    老族长坚持道。

    多莱恩只能咬牙思考起来。

    整个帐篷里的人全都看向多莱恩,不过大多数人都不认为多莱恩能够思考出来什么好办法,只有寥寥数人对多莱恩有点信心,这其中就包括彭卡利多和老族长。

    想了半会儿,多莱恩终于开口道:“我不认为逃跑是个好办法,就算这次跑掉,下次万一又遇上怎么办?我知道各位都非常热爱这片沙漠,沙漠对于各位来说就像是母亲一般,而盗贼团就像是母亲体内的一颗毒瘤,如果不把这颗毒瘤去除,那么肯定会给我们留下隐患。”

    “你的意思是,我们不应该趁着沙暴还没有退去离开这里,反而在这里埋伏盗贼团?”老族长问。

    “没错。”多莱恩点头。

    “这可不是好主意,我们不一定打得过盗贼团。”一个沙民嚷嚷起来。

    彭卡利多怒视向那个人,怒斥道:“我们卡多尔部落的男人里,什么时候出了你这样胆小懦弱的家伙?”

    彭卡利多的话令那个沙民抬不起头。

    老族长笑眯眯的看着多莱恩,追问道:“既然你提议让我们在这里埋伏盗贼团,那么你肯定有把握帮助我们对付盗贼团吧,多莱特斯?”

    “帮助谈不上,你们自己就有足够的实力打败那支盗贼团了。”多莱恩说完,手指了指侧方。

    这正是存放那些火器的帐篷的方向,多莱恩接着说道:“那些火器虽然是货物,但是现在不是正好可以帮助你们打败盗贼团吗?有那批火器,再加上你们埋伏偷袭,我想那支盗贼团肯定不是你们的对手。”

    “那批火器是我们准备卖掉的货物,如果我们现在用掉的话……”

    不等那个沙民说完,多莱恩就打断他的话道:“袭击我们的可是盗贼团,盗贼团不知道已经洗劫了多少车队多少部落,他们的财宝肯定不是你们做一笔生意就能赚到手的。如果你们打败这支盗贼团的话,他们洗劫得来的财宝,不是就名正言顺的归于你们了?”

    多莱恩说到这里就没有再说下去。

    多莱恩毕竟是外来者,他只负责提出意见而已,真正做决定的人最终还是彭卡利多和他的父亲。

    多莱恩甚至从帐篷里退了出来,这场纷争本就和他没有关系,所以他根本不必要掺和进来。

    回自己大车的路上,多莱恩遇见了一个刚刚被救回来的卡布特立的部落的女人,这个女人看起来已经三十来岁了,因为丈夫和孩子的死,她此刻正处于悲痛当中。

    不过在遇到多莱恩之后,这个女人强挤出笑容,絮絮叨叨的向多莱恩说了一大堆感谢的话。

    直到多莱恩回到大车上,他有些纷乱的情绪还是没有能够平静下来。

    而那头母龙正十分悠闲的躺在车厢上的帐篷里,两条美腿高高抬起来,像是在做健美操似的百无聊赖的问道:“你看上那个女人了?”

    “没,我只是忽然觉得,芳汀教会好像有合适的条件在沃兹洛达传播,这片沙漠上的人生活的并不是很好,芳汀教会的教义很适合他们。”

    多莱恩坦然回答道,对于巴尔赞卡他并不需要隐藏什么。

    “你越来越像教廷的那些神棍了。”巴尔赞卡嘲讽道。

    “我本来就是神棍啊,只不过和教廷的立场不同而已。”多莱恩笑着说。

    来这个世界这么长时间了,多莱恩的脸皮也已经变得很厚很厚,如果是以前的他,肯定受不了巴尔赞卡这么说他,但他现在已经能和巴尔赞卡若无其事的开玩笑了。

    巴尔赞卡摆正脸色,忽然说道:“你有没有想过,趁这个机会和沃兹洛达的领导者取得联系?”

    “什么意思?”多莱恩疑惑的问。

    “你想啊,如果卡多尔部落真的能一举击溃这支盗贼团的话,肯定会声名远播。如果你在这场演出里扮演的角色又十分重要,是不是就可以吸引足够多的目光,这样一来,沃兹洛达的领导者肯定就会注意到你,那么,他们与你接触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巴尔赞卡总是能够这样一下就说到点子上。

    多莱恩原本打算袖手旁观的,但这样一来,他就得出力帮忙了。

    不过这样也不坏。

    多莱恩之所以隐藏魔法师的身份,只是不想引起麻烦而已。而现在如果表露身份能够为他带来好处,多莱恩当然会乐意这么做的。

    小古巴和小卓莉正在大车外面的绳子上倒挂。

    这两个小家伙现在接受的训练是巴尔赞卡提出来的,巴尔赞卡对于多莱恩的魔法实验颇有额看不上,她似乎有一套自己的锻炼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