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廷是这样的打算,而多莱恩这边也是一样。

    现在塔尔兰大城的援军只来了贝拉米公主而已,威尔逊的大军还要一天时间才能到。教廷不急着开战,多莱恩当然不会主动出击。最重要的是,多莱恩还想验证一下那个名叫蒙达尔的教廷祭司,是不是真的如同他说的那样,想要与多莱恩联手。

    贝拉米公主上来了。

    贝拉米公主身穿厚厚的盔甲,头上也佩戴者头盔,头盔顶部鲜红的绒毛像是火焰在熊熊燃烧。贝拉米粗俗的性子使她过于好爽,一进到会议室就立刻给了多莱恩一个熊抱。

    “好久不见,不知道你实力精进了没有。”贝拉米公主笑着问道。

    “还行吧。”多莱恩只能这样子回答。

    “这就是塔尔兰大?看起来还挺气派的啊,能在教廷的攻打下坚守这么长时间,也算不错了。”贝拉米公主嘴里发出啧啧啧的声音。

    “教廷一开始只是困而不打,不然的话我们绝对等不到多莱恩大人赶到这里。”珍妮微笑着说。

    “哦,你就是珍妮对吧,你知道多莱恩在格兰特城有多么想念你吗?”

    贝拉米公主的话令珍妮红了脸,多莱恩也尴尬的咳嗽起来。

    而丽达和瓦里兰都已经睡着了,所以多莱恩只能负起责任来,守夜的同时每隔一段时间就往篝火里扔两块劈柴,保证篝火不会在半夜熄灭。

    外面的风呼呼的吹,偶尔会吹进山洞里来,把篝火红通通的火苗吹得一阵摇晃。

    多莱恩实在是睡不着,于是便趁着夜色开始冥想。

    多莱恩现在已经是超阶,冥想的时候能够无意识的牵动周遭的魔力。因此,当多莱恩进入到冥想状态没有多久,空气中就剥离出大量的魔力,这些魔力聚集成一个个散发着蓝色光亮的小颗粒,迅速聚拢在多莱恩的身周,并钻进多莱恩的身体之中。

    多莱恩体内的魔力回路,因为魔力的进入而变得壮大。

    不过,这种壮大的速度非常缓慢。在刚刚达到超阶的时候,多莱恩每次冥想,魔力回路都壮大的很快,但一段时间之后这种飞快的成长就变得十分缓慢了。

    这也说明,多莱恩对魔力的积累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限度。现在妨碍他魔法实力提升的主要因素,已经不再是魔力的积累,而是对魔法和精神的感悟。

    多莱恩现在十分疑惑,因为他不知道晋升圣阶的条件是什么。

    低阶魔法师晋升到高阶的条件,就是领悟如何借助自然的力量,在施展魔法的时候调动存在于身周甚至更远的自然界的魔力,以此来增加魔法的威力。所以只能能够在战斗而非冥想的状态下,用精神力牵引身周的魔力就算是达到了晋升中阶魔法师的要求。

    而中阶魔法师晋升高阶,则是对于魔法自主性的领悟。

    这可以看做是对魔法的控制更加精妙,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多莱恩还是中阶魔法师的时候,施展黑暗旌旗的状态下,他很大一部分注意力必须放在维持黑暗旌旗的运转之上,不这样的话黑暗旌旗就无法维系,很容易就会消散。但是等多莱恩达到高阶的水平以后,施展出黑暗旌旗之后就不用刻意的保持其运转了,就算放着不管,黑暗旌旗也能够自主运转很长一段时间。

    而中阶魔法师晋升超阶,则是对精神力的领悟。

    成为超阶魔法师,最主要的特性就是掌握精神穿刺和超阶场。

    现在多莱恩也已经做到了这一点,只不过多莱恩晋升超阶是在灵魂纱衣的帮助下达成的。

    灵魂纱衣可以将使用者的魔法水平硬生生提高一个等级,也就是说多莱恩其实是克莱尔,在没有领悟精神力的情况之下就已经强行达到了超阶。而达到超阶的水平之后,她再回过头来领悟精神力,这就使得她领悟精神力的难度大大降低,很容易就达成了这一要求。

    多莱恩晋升到超阶祭司,则是在克莱尔成为超阶魔法师之后,借用她对魔法和精神的领悟,再加上五万名信徒聚集在一起的信仰而跨越两个等级,直接达到了超阶。

    但是超阶晋升到圣阶的路,此刻却显得十分朦胧。

    多莱恩模模糊糊的感觉到,他的魔法和神术之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且摆在他面前的路不止一条,其中有的路能够成功晋升到圣阶,有的却不行,但最重要的是,多莱恩不仅不知道如何选择,更不知道该如何迈步。

    毕竟,多莱恩更加不清楚晋升圣阶的条件是什么。

    如果巴泽尔在身边的话,多莱恩就能向他询问了,巴泽尔也肯定会给多莱恩一个满意的的答复。但巴泽尔现在却不在多莱恩的身边,这让多莱恩就像提着灯笼的瞎子,灯光再亮也没有任何用处。

    多莱恩绞尽脑汁的思考着,不知不觉天就亮了。

    一束金色的阳光从山洞的洞口照射进来,刚好落在多莱恩的身上。

    多莱恩结束了冥想,他叹了口气,随后便从怀里掏出那本薄薄几页的圣谕书。

    晨曦照耀在圣谕书上,圣谕书因此散发出一阵朦胧的光泽,看起来无比圣洁。

    多莱恩想了想,然后便把圣谕书打开。随着浓郁的阿蒙神力注入到圣谕书上,圣谕书前五页立即显出多莱恩早就已经看过的内容,而第六页和最后的第七页上却一片空白。

    “神啊……给我指明方向吧。”多莱恩苦笑着说。

    “什么方向?”丽达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了。

    “当然是修炼的方向,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提升实力。”多莱恩苦着脸回答道。

    丽达想了想说道:“你们人类魔法师,只要不断的练习魔法,不就能够自然而然的提升实力吗?”

    “这确实也是一条路,但是现有的魔法掌握的再熟练,也不可能从中领悟出更高的境界。”多莱恩无奈的说道。

    听到这话,丽达陷入了沉思。

    没多久,丽达便抬起头说:“那么,研究新的魔法呢?”

    “一样的,圣阶的魔法我现在根本就没法研究,但是超阶的魔法就算掌握再多,也不可能从中找到通往圣阶的道路……不过,现在也只能先学习一下新的魔法了。”

    多莱恩说着就站起身,两手高高举起伸了个拦腰。

    天完全亮了。

    山洞外面阳光灿烂,翠绿的树林让人感觉不到一点冬天到来的迹象,但是因为气温变得很低,即使被阳光直接照耀在身上也感受不到太多的温暖。

    多莱恩不得不把衣服裹紧一点,以此御寒。

    瓦里兰忽然咳嗽了一下,然后便悠悠醒转。

    抬头看着面前的多莱恩,瓦里兰想要动弹,奈何他仍旧被藤蔓缠的严严实实,所以才刚动了一下就倒在了地上。

    瓦里兰的面色还是很憔悴,但因为昨晚他昏睡过去之后多莱恩用圣愈术稍微替他治疗了一下伤势,所以现在他的状态已经比昨天好很多了。

    “要出去转转吗?”多莱恩看向瓦里兰问道。

    “乐意之至,不过能不能请你先帮我把这该死的绳子解开?你知道的,就算现在让我跑我也不可能跑掉,毕竟我伤的这么重。”瓦里兰一脸苦闷的请求道。

    多莱恩犹豫了一下,终于点头答应了。

    再怎么说,瓦里兰也只是高阶的实力而已,即便是他全盛状态下也不是多莱恩的对手,更不用说他现在伤还没好,所以绑着他根本就没有必要。

    丽达在前面走着,她手里拿着一米长的石笋,眼睛则盯着四周。

    如果有什么看起来很可口的野兽出现,丽达立即就会用她手制的武器将其刺穿,从而捕获一餐美食。

    多莱恩则在后面和瓦里兰边走边聊。

    “你准备在莫坭坎待多久?难道你想像野人一样一直在这里生活下去?”

    瓦里兰问道,他话中的莫坭坎指的就是这片森林。

    多莱恩也是现在才知道这片森林叫做莫坭坎,他为此感到惊讶,因为莫坭坎森林仍旧处在博利兹境内。

    不过莫坭坎森林在博利兹和弗仑希尔王国的边境线上,如果如果一直朝着南方前进,最终就会离开莫坭坎森林,抵达弗仑希尔王国。

    而瓦里兰,正是弗仑希尔王国的骑士。

    只不过,瓦里兰并非效忠于弗仑希尔王国,他真正效忠的对象是亚法神系。

    而亚法神系的大本营,正是弗仑希尔王国的王都布达里亚。

    据瓦里兰所说,他是奉了大祭司的命令前来莫坭坎森林寻找多莱恩的。

    “现在的生活很不错,虽然辛苦了一点,却很自由不是吗?”多莱恩侧着脑袋注视着身边这个身材高大的骑士,毫不在乎的说:“而且这里没有王宫里那么多的勾心斗角,在这种地方最适合修炼魔法了。”

    听到多莱恩这么说,瓦里兰一下子变成了苦瓜脸。

    瓦里兰的任务就是找到多莱恩,并把他带回弗仑希尔王国,如果多莱恩执意留在这里,他的任务肯定会以失败告终。

    “你不是说,你的朋友以及那位祭司大人,全都被教廷的信仰骑士和祭司给围攻了吗?但是我看你好像对此毫不在意,你难道不想去找他们?”多莱恩问道。

    瓦里兰摇摇头,然后说道:“我当然在意他们,只不过你更加重要。如果能把你带回去,那么我的那些同伴就算在这里全军覆没,那也是值得的。”

    多莱恩皱了皱眉头。

    “这是丽安娜夫人的命令?”多莱恩又问。

    “没错。”瓦里兰连连点头。

    思考了片刻,瓦里兰接着说:“现在不光是我们亚法神系的人在找你,光明教廷的人也在找你,而且比起我们,光明教廷的实力更加强大。毕竟,这个莫坭坎森林三分之二都属于博利兹。更加重要的是,光明教廷势力遍布整个大陆,就算我成功把你带回弗仑希尔,也称不上安全。只有你跟我一起回到布达里亚,才能真正免受教廷的追捕。”

    多莱恩点点头,却没有回答。

    别看现在亚法神系派人来找他,而且还说要保护他,但亚法神系真正的目的是什么,现在还说不准呢。

    不管怎么说,亚法神系都不可能把多莱恩当做伙伴,因为信仰的神系不同,亚法神系和阿蒙神系顶多拥有暂时的友谊,这份友谊绝对不会长久。

    丽安娜夫人命令手下把多莱恩带去弗仑希尔,也许只是想把多莱恩当做趁手的武器对付教廷的武器而已。

    “去不去弗仑希尔,现在先不谈了。”多莱恩摇了摇头,然后便目不转睛的看向瓦里兰。“我昨晚忘了问,泽凯利亚的局势现在如何?威尔逊怎么样了?”

    “威尔逊王子已经被立为王储,而且叶丽萨维塔女王已经活不长了,也许威尔逊很快就会继位为博利兹的国王陛下。而且威尔逊现在已经掌握了博利兹的兵权,他把第一军团和第三军团的军团长撤职,换成了他的心腹。地方大臣和朝廷大臣也纷纷向他表示衷心,以前站在查尔斯那边的许多大臣被威尔逊秘密处死了。”

    多莱恩呼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尤妮丝公主呢?”多莱恩又问。

    “尤妮丝公主已经返回瑟斯兰了。”瓦里兰知无不言的回答道。

    尤妮丝是被焚星剑圣带回去的。

    在多莱恩和克莱尔被太阳神阿蒙转移出泽凯利亚之后,那里的战争很快就结束了。

    光明教廷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杀死既是死灵魔法师同时又是阿蒙神系祭司的多莱恩,而多莱恩已经不在泽凯利亚,那么教廷的企图从那一刻起就宣告失败。

    最重要的是,三位圣阶强者的存在也阻挡了教廷对泽凯利亚的审判。

    确信了威尔逊帮助多莱恩这一点,光明教廷当然会认为威尔逊代表的博利兹王国背叛了他们,所以在多莱恩离开之后,教廷便准备对博利兹动手。

    但是班杰明和巴泽尔,以及焚星剑圣三位圣阶强者,令教皇克莱门多和光明圣女希伯莱无法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