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莱恩只好闭上嘴巴。

    亚尔曼团长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接着方才的话说道:“因为那个魔法师进行的实验为教廷所不容,所以有关那个魔法师的一切都属于禁忌。基于这个理由,这次行动我们没有带任何一个教廷的人,因此也就没有牧师。”

    多莱恩已经懂了。

    那个魔法实验室肯定很危险,去那里寻找东西自然会有人受伤。弗萝拉夫人是药剂师,她的作用无疑十分重要,所以尤妮丝公主才会让艾普莉女仆带着鲍里斯他们去客斯纳小镇请弗萝拉夫人过来。

    而现在掌握了“治愈术”的多莱恩突然出现,并且又不是教廷的人,所以尤妮丝公主打算让多莱恩跟随骑士团一起去那个魔法实验室。

    “多莱恩先生,现在是你为国效力的时候了,你愿意和我们一起执行这次任务吗?”尤妮丝公主微笑着看向多莱恩。

    “我能拒绝吗?”多莱恩苦笑着说。

    亚尔曼团长的眼神顿时变得非常愤怒,但是尤妮丝公主却点头说:“当然可以了,这次任务很危险,你不想去我能够理解不过我会支付你丰厚的酬劳。”

    艾普莉女仆适时的走过来,从怀里掏出一沓金色的票子,从中抽了一张塞到多莱恩手里。

    看着手里的金色票子,多莱恩疑惑的戳了戳伊娜,然而伊娜也摇摇头伊娜竟然不认识这是什么东西!

    多莱恩拿着金色票子凑到帐篷里的煤油灯底下看,伊娜也贴过来,两人研究了半晌都没搞懂这张金色票子究竟是干什么用的。

    帐篷里的气氛顿时有些古怪。

    弗萝拉夫人憋着笑,脸涨得通红;艾普莉女仆则是用不屑的眼神看着多莱恩和伊娜;亚尔曼团长摇摇头,往后退了几步站到先前的位置,只有泊索思魔法师一脸淡然。

    尤妮丝公主轻笑一声,解释道:“这是一千克朗金票,你可以用它在大陆上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商行兑换成克朗,也可以兑换成其他面额的金票。”

    多莱恩哦了一声。

    看看帐篷里神情各异的众人,多莱恩不好意思的把金票塞到怀里说:“我当然知道这是金票,我只是想看看这张金票是不是真的而已。”

    “放肆!公主殿下难道会骗你吗!”亚尔曼团长怒斥道。

    “我又没这么说。”多莱恩嘟囔了一句。

    弗萝拉夫人终于忍不住了,噗噗噗笑出声。艾普莉女仆看向多莱恩的眼神则更加不屑,像是在看蚂蚁一样。

    尤妮丝公主抬手阻止了亚尔曼团长,接着说道:“这是你先前帮助我的近卫队抵御盗贼的酬劳,如果你愿意随同我们一起前往魔法实验室,不管最后成功与否,我都会再支付你三千克朗。”

    多莱恩当即犹豫起来!

    两枚克朗足够普通人家生活一个月,那么三千克朗能够生活多长时间!

    这可是一笔巨款啊!

    不愧是瑟斯兰王国公主殿下,真是财大气粗!

    “我还能拒绝吗?不过丑话说在前面,我只会治愈术。你们要是不嫌弃我鸡肋,那我就跟你们一起去那个实验室看看好了。”多莱恩笑着说道,刚刚收获一千克朗把他高兴坏了。

    伊娜用胳膊肘捅了多莱恩一下,神情有点担心。

    “你别说话,我等下跟你解释。”多莱恩抓住伊娜的手说道。

    帐篷里气氛和缓下来,尤妮丝公主微笑着说:“多莱恩先生你愿意和我们一起行动真是太好了,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你就和我们一起出发前往那处魔法实验室。”

    尤妮丝公主说完,转而看向艾普莉女仆吩咐道:“艾普莉,你带多莱恩先生和他妻子去准备好的帐篷休息,对了,再给他们找两身衣服。”

    “是,公主殿下。”

    艾普莉女仆点头应道,随后便走到多莱恩和伊娜身前说:“二位请跟我来。”

    看着多莱恩两人跟着艾普莉走出帐篷,尤妮丝公主微微摇头,抬手在额头上揉了揉。

    泊索思魔法师随即从怀里取出一个银色的金属小球放到帐篷中央的地毯上,小球颤动了一下,一道透明的波光从小球上蔓延开来往四周扩散,很快就将帐篷与外面隔绝。

    这时,尤妮丝公主才终于开口:“亚尔曼团长,泊索思魔法师,你们看出来什么了吗?”

    “那个小子实力低下,要不是会治愈术,我们完全没必要带他!”亚尔曼团长张嘴说道。

    弗萝拉夫人的神情顿时有些不满。

    “我只是药剂师而已,说不定还比不上多莱恩呢,照你这么说也没有必要带我对吗?亚尔曼团长。”弗萝拉夫人看向亚尔曼团长说道。

    “侯爵夫人,我没有这个意思。”亚尔曼团长解释道。

    “不要吵了,听听泊索思魔法师怎么说吧。”尤妮丝公主微笑着说,随后看向一直都没开口的泊索思魔法师,亚尔曼团长和弗萝拉夫人也一起看向这位身着蓝袍的老者。

    轻咳了一声,泊索思魔法师终于从沉思中回过神,抬头缓缓说道:“其实老朽也没看出来什么……说个题外话,两个月前红衣主教艾夫拉曼拜见国王陛下,请求我们瑟斯兰为教廷派兵前往康德威特山围剿一支部落借道这件事,各位知道吗?”

    弗萝拉夫人神情茫然,摇了摇头。

    亚尔曼团长眼中露出疑惑,随即问道:“这个我们当然知道,因为王宫里一部分大臣同意借道,但也有很多大臣不同意,认为教廷居心险恶,所以当时王宫里为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不过国王陛下最终还是答应了教廷的请求泊索思魔法师,你突然提起此事想说明什么?”

    “继续说下去吧,泊索思魔法师。”尤妮丝公主面露微笑,似乎已经想到了什么。

    “那老朽就接着往下说……教廷派兵经过我们国土,但是我们只见到教廷的军队前往康德威特山,却没见到他们返回。”泊索思魔法师笑了一下,脸上带着一点嘲弄。“所以教廷的人很可能已经全军覆没了,而且刚刚看到那位少年”

    “他叫多莱恩。”弗萝拉夫人提醒道。

    “对,多莱恩。”泊索思魔法师点点头,继续说道:“你们或许没有注意,这个名叫多莱恩的少年,右手手背上有一个太阳徽记,左手中指上戴着一枚教廷的戒指。而且他说自己是客斯纳人,客斯纳又是距离康德威特山最近的一座城市说到这里,我想你们应该已经猜到他的身份。毫无疑问,多莱恩应该就是被教廷围剿的那支部落里的祭司,教廷的戒指是他的战利品。”

    亚尔曼团长花岗岩一样的脸上终于显露惊容!

    弗萝拉夫人也呆愣在原地,许久都没有回过神!

    帐篷里除了泊索思魔法师,只有尤妮丝公主依旧保持着她那醉人的微笑。

    “信奉阿蒙神系的祭司……没关系,既然是教廷的敌人,那么他更不可能把我们的行动泄露给教廷。”尤妮丝公主微笑着,随后又补充道:“不过照这样看来,必须得给他准备一双手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