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进入隗仓族的王城之前,葛羽就问了术虎将军很多问题,关于兀颜公主,还有张意涵他们身上的那些法器的事情。

    被葛羽控制住的术虎将军不敢有丝毫隐瞒,一五一十的都跟葛羽说的明明白白。

    术虎将军说,兀颜公主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就被族长阿勒裳给禁足了,整天关在屋子里不让她出门。

    这事儿就连族长都护不住兀颜公主了,说正是因为兀颜公主的刁蛮任性,独自一个人去东城的老林子里,转移走了阿勒裳和斋藤长老,这才让隗仓族死了两个长老,盛怒之下的阿勒裳,便要让兀颜禁足三个月,不准踏出屋门一步。

    至于张意涵和钟锦亮的法器的事情,术虎将军倒是没有怎么在意。

    毕竟那法器没有法决催动,跟普通的兵器也没有什么两样,估计还丢在那地牢之中。

    一行人跟着术虎将军进了城之后,先是在术虎将军的宅院之中落了脚。

    带着他们进城的术虎将军,一直都是提心吊胆,等几个人进了屋子之后,术虎将军才道:“几位爷,你们到底要找什么东西?找到赶紧走吧。”

    “术虎将军请放心,我们找到东西就走,首先,我们要将我那两位兄弟法器给拿回来,还请术虎将军带我们走一趟地牢。”葛羽客气的说道。

    “你们保证拿回来东西就走吗?”术虎将军有些不太放心的说道。

    “你问那么多干啥,你要不带我们过去,我们自己去就是了,反正你已经将我们带到了王城之内。”黑小色没好气的说道。

    “好吧,我带你们过去,但是你们拿了东西必须马上走。”术虎将军再次提醒道。

    毕竟此事关乎他的身家性命,术虎将军不敢有半分马虎。

    “赶紧走吧,别墨迹。”黑小色再次催动道。

    术虎将军沉着脸,带着他们六个人径直朝着地牢的方向走了过去。

    术虎将军在隗仓族的地位很高,并不是因为他修为多么高,而是因为他是族长阿勒裳的一个侄子,这还是葛羽听兀颜跟自己说的。

    在整个隗仓族之中,兀颜对于术虎将军的印象非常好,私下里也会喊他一声表哥。

    就连葛羽也觉得这个术虎将军人还不错,起码没有那些隗仓族的长老阴险狡诈。

    六位高手皆身穿铠甲,跟在术虎将军的身后,朝着地牢的方向走去。

    这一次,仍旧是畅行无阻,走到地牢门口的时候,那些守着地牢的人还朝着术虎将军行礼,然后打开了地牢的门。

    一进入这里,张意涵和钟锦亮顿时激动了起来,快走了几步,跟上了前面的术虎将军。

    这个地牢很大,有很多单独的牢房,关押的那些犯人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捉来的,一个个死气沉沉,窝在牢房的角落里。

    还有人被吊在了半空之中,正在遭受严刑拷打,那惨叫声听的人头皮发麻。

    走到那个被吊打的人旁边的时候,张意涵和钟锦亮的脚步微微顿了一下,看向了那两个行刑的家伙。

    那两个行刑的大汉,都光着膀子,手里拿着皮鞭,不停的朝着那犯人身上抽打,一边打嘴里还咒骂着什么。

    葛羽注意到了张意涵和钟锦亮的眼神,发现他们二人看向那两个行刑手的目光都是充满了仇视的。

    瞬间,葛羽就明白了其中的缘由,肯定是这两个行刑手之前也对付过他们两个,将他们二人折磨的死去活来。

    此刻看到这两个家伙肯定是恨的牙根痒痒,恨不得上去直接弄死他们两个。

    “先找到法器再说。”葛羽在他们身边小声的提醒道。

    二人这才收回了目光,继续朝着前面走去,往前走了一段距离之后,他们在一个牢房门口停了下来,钟锦亮旋即说道:“就是这里。”

    术虎将军硬着头皮,给看管牢房的人要来的钥匙,打开了牢房的门。

    果真不假,钟锦亮和张意涵的法器就胡乱的丢到了牢房的一个角落里。

    钟锦亮的折返和钟馗画像,张意涵的诛鬼伏魔剑和天地乾坤镜都在。

    二人看到这法器就跟看到新媳妇一样,直接奔了过去,将那些法器给收了起来,一个个激动的不行。

    “诸位,东西找到了,你们赶紧走吧。”术虎将军再次催促道。

    葛羽回头看了一眼术虎将军,旋即一拍他的肩膀,将其给控制住了,那术虎将军吓了一跳,还不等有所反应,黑小色从后面就是一巴掌朝着他的后脑勺拍了过去,术虎将军当即被他拍的晕死了过去。

    当即,葛羽从聚灵塔之中放出来了一个老鬼,附身在了术虎将军的身上,一行人直接出了这个牢房。

    路过那两个行刑的大汉的时候,张意涵和钟锦亮再次停了下来,钟锦亮回头跟葛羽小声的说道;“羽哥,当初这两个家伙打的我们好惨,我们想报仇。”

    葛羽本不想节外生枝,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兄弟吃了那么多苦头,心里也觉得不爽,于是便道:“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出出气,别把人弄死了。”

    二人的嘴角荡起了一丝笑容,点了点头,便推开了牢房的门走了进去。

    等他们二人一进了牢房,那两个行刑的家伙便停下了手,满脸都堆着笑意。

    现如今,他们二人身上穿的可都是金色铠甲,王城的护卫军,等级不知道比这些行刑手高了多少倍,一个个点头哈腰,跟他们二人打起了招呼。

    其中一位道:“两位大哥,有事儿吗?”

    “你瞅我干啥?”钟锦亮挑事儿道。

    “大哥,你看我,我能不看你吗?”一个行刑手委屈巴巴的说道。

    “看你大爷!”钟锦亮一巴掌就抽了过去,直接抽的那小子原地转了一圈。

    紧接着,两人便一人收拾一个,将那两个行刑手摁在了地上一顿暴打,直打的那二人哭爹喊娘,鼻青脸肿,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二人才罢了手,走出了牢房。

    这下二人总算是解了气,此时,那两个行刑的家伙还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挨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