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新书《天启圣临》求支持,吸取《剑脊》的教训,希望会更精彩。新书期,每一张推荐都举足轻重,把你手中的推荐票给《天启圣临》吧,青锋拜谢!

    盘山镇的凶兽潮散了。

    洛炫一剑斩了玄冥王蛇的脑袋,锋锐无匹的剑气瞬间绞杀了它的一切生机之后,凶兽潮就散了,一部分返回了落雨山脉,更多的却是四散而去,隐入了山川密林之中。

    当所有人都在为凶兽潮的退散而欢呼时,洛炫心中却没有一点喜意,成长期的玄冥王蛇,虽然能够驱使这些凶兽,但却不是凶兽潮的罪魁祸首,他清楚,那位让他心惊胆战的存在,已经走了。

    当天傍晚,功勋令上消息狂涌,凶兽潮,退了,都退了,大炎王朝境那些还没有被攻破的城池都安全了,除了早已陷落的楼兰郡。

    至此,这场席卷四郡之地的兽潮基本消退,可以说是虎头蛇尾,当然前提是忽略那被灭的一宗,一郡!

    ......

    七月十八,盘山镇。

    凶兽潮已经退去三天了,大战之后,侥幸还活着武者们正在修整庆贺,而林尘星在这三天中终于完成了第七条正经,十二正经之一的足太阴脾经的淬炼,顺利晋升食气七层。

    “林兄,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林东拎一坛酒,斜靠在窗边,酒是从客栈酒窖里翻出来的。

    林尘星合衣躺在床上,枕着双臂,翘着二郎腿,在想自己的事情。

    “喂,问你话呢。”见林尘星半天没动静,林东直接将手中的酒坛子丢了过去。

    劲风袭来,林尘星翘起的右腿瞬间绷直,酒坛稳稳落在脚尖之上,滴酒未洒,而后,他微微发力,酒坛原路返回,又落到了林东手中,林尘星这才开口,但所说的话却并不是林东想要得到的答案。

    “你说血神教为什么要覆灭生死阁,攻陷楼兰郡呢?甚至不惜费那么大力气弄出一场凶兽潮来做烟雾弹,麻痹王朝和各大宗门。”

    林东灌了口酒,撇撇嘴道:“我怎么知道,谁知道那些孙子咋想的,操,老顾就这么被他们给坑死了,连个坟都没有。”

    提到顾言风,林尘星心里也是一阵感叹,来时四个人,现在少了一个,连尸体都找不到,估计被兽群啃干净了吧。

    “我想灭了血神教。”林尘星呼的一声从床上坐起。

    “我也想灭了血神教。”林东撇撇嘴,又灌了一口酒,显然没当回事,这场兽潮之下,谁没死几个亲人朋友什么的,想灭了血神教的人,遍地都是,但有用吗?

    林尘星转头看向窗边的林东,认真道:“我是认真的,我真的想灭了血神教,你干不干?”

    林东愣了一下,仔细的打量了林尘星半晌,这才开口问道:“你说真的?”

    “真的!”

    “凭我们?”

    “不,凭你我他。”

    “他是谁?”

    “同袍之人。”

    “那是谁?”

    “天下人。”

    “卧槽,能不能好好说话?”

    “能。”

    半个时辰之后,一个组织诞生了,名叫‘覆神’,覆灭血神的意思,是林东起的,这个组织里,目前只有三个人,林尘星,林东,洪亭。

    ......

    半个月后,水泽城,云水阁,这是城中最有名的酒楼之一,但档次却不是最高的,更受江湖豪客的喜爱。

    “客观,您的酒来了。”小二放下手中的木托盘,一壶酒,一碟醋花生。

    “利索,有赏!”说着,这位衣着考究的年轻男子一扬手,一枚精金币便丢了出去,小二下意识接住,瞅了一眼,瞬间就呆了。

    精金币打赏!我的天呢,一枚精金币可是1000枚秘银币呢,刚上的这酒菜能再来好几打!

    “邵公子赏的,还不拿着?”一道声音传来,惊醒了小二,却见桌上不知何时又多了一个人,身穿青色衣衫。

    小二机灵,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头,说了声‘客官慢用’,当即退走。

    “这位兄台,我们见过?”被称为邵公子的男子给自己斟了一杯酒,一饮而尽,脸上的笑意微敛。

    青衣男子摇头笑笑道:“没见过。”

    “兄台调查过我?”

    “当然,而且已经有段时间了。”

    “那今天?”

    “来找邵公子借样东西。”

    “不借!”

    “哦?我见邵公子出手挺大方的,怎么忽然这么小气了?”

    “呵呵,本公子只赏,不借!”

    “那真是可惜了。”青衣男子颇为遗憾的摇了摇头,下一刻,一道剑光骤然裂空,直刺邵公子面门。

    轰!

    邵公子端坐不动,双掌合十,剑光被他稳稳的夹在了双掌之间,只是骤然动手带起的真气波动却已将桌子震成了碎屑,四射而出。

    青衣人手腕翻转,横削,逼迫邵公子撤招,而后跨步上前,青色剑光劈头盖脸朝着邵公子攻去,那凌冽的杀机甚至让周围的酒客们都没有胆子惊呼出声,似乎被什么东西扼住了咽喉要害。

    如此凶猛的攻击之下,邵公子终于离开了凳子,一双修长洁白的双掌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对薄如蝉翼的手套。

    他双掌如轮,道道幻影横空拍出,稳稳的将所有剑光封在身前一尺之外,不漏分毫。

    青衣人和邵公子转瞬间已经交手数十回合,酒楼早已被拆除不少窟窿。

    就在次时,忽然,一条漆黑的齐眉棍抽爆空气,照着邵公子当头砸下,威势如同摧天之柱,霸道异常。

    骤逢夹击,邵公子双掌轰出,一掌如横江铁索,拦于身前,一掌御擎天之势,硬生生的挡住了盖顶长棍,其实力可见一斑。

    直至此时,轰出这一棍的身影才显出了面容,赫然是林东,他一声爆喝,再次一棍砸下,威势更胜刚才。

    “血神教的余孽,还不束手就擒?再吃老子一棍!”

    “休要血口喷人,血神教人人得而诛之,我邵宇光明磊落,莫要坏我名声!”

    “切!林兄,不用跟他废话,先拿下再说。”青衣人招呼一声,手中的剑招更加凶狠了几分。

    “古兄说的对!”林东应了一声,手中一根齐眉棍势大力沉,如同天柱,摧山倒岳。

    三人战作一团,早已从酒楼打到了街上,邵宇实力超绝,即使是面对林东和青衣人的全力围攻也依然是章法不乱。

    不远处,另一座酒楼上,林尘星和洪亭正站在三楼窗边,看着街上的打斗。

    眼看战斗僵持,林尘星忽然开口道:“洪师兄,麻烦你了,在给他点压力。”

    洪亭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纵身跃出窗外,脚下轻点,身法展开直接插/入了战局。

    “血神教的,都该死!”

    洪亭不像青衣人,他的剑不凶,也不猛,而是极致的快和冷,让邵宇压力骤增。

    三人合力,短短几十个呼吸,邵宇便挂了彩,被洪亭一剑斩中了后背,只是他反应极快,这一剑只切入了半寸不到。

    形势极为不利,但邵宇心中却是没有慌乱丝毫,有的只是阴狠和愤怒,既然你们找死,那边来吧。

    做出决定,邵宇硬接林东一棍,借力倒射而出,还未落地便调转方向,直接往城外而去,这里顾忌太多,束手束脚。

    “追,别让这家伙溜了!”

    林东一声大喝,当先追了上去,洪亭和青衣人也没有慢半分。

    “宁愿负伤逃跑,也不远在众人面前显露真实身份嘛?”不远处的酒楼窗口,林尘星微微皱眉。

    旋即,他心中一声冷笑,纵身跃出,犹如化作了一道闪电,急速追了上去:“真以为出了城,找个没人的地方就能翻盘吗?想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