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战国志 第一百八十六章洛阳才是家(三)

    洛阳 水深。

    林懋霖跳进水中的那一刻,他什么都没想,或许是因为身后这个小姑娘快要追上自己的缘故,或者是因为他脑袋一热,想凉快凉快。总之,现在的他在水里反而没有太多不适应来。

    “下来,下来玩水。”林懋霖双手翘起水花,

    点点湖水洒在他的头上,抖抖脑袋,快意恩仇,潜入水中,游来游去,如同水中的鱼儿般轻盈自在。探出头来,远处的湖水交相呼应,增添了美的风味。

    回忆着儿时的欢乐,在水中,一群野鹤绕其左右,在水中探出脑袋的,一头扎进水里的,相伴嬉戏的,欢乐打闹的场面一一浮现出来。

    然而,这时却不一样了,当他冒出头来的时候,两把鱼叉架他的脖子上。

    林懋霖去了去水气,终于看清眼前之人了。

    这些都是洛阳城的东赢士兵,林懋霖也不想夜里突袭进入洛阳城,白天竟有这般动静,注定他会有不一样的入城方式。

    “哈,你们好啊。”林懋霖咧着嘴,带着笑容,道。

    两名士兵看了看彼此,一人怒目而视,道:“我们还好,只是你不好咯。老实点上来,不要耍什么花招哈。”

    林懋霖嬉笑着爬上了岸,水气还未来的急抖,两名士兵一脸狐疑的看着他,跟他保持了一点的距离,不为别的,只因为他们心中的畏惧,兄弟的死去,洛阳的战乱,促使他们不得不收敛着点,因为害怕,所以警惕。

    林懋霖跟着他们离开。

    在洛阳湖中一个女人冒出了头来,“林懋霖啊,林懋霖,你这个方法也太冒险了点吧,你都成了俘虏了,之后怎么出来哦。”

    幻灵磬来到湖边,捡起了林懋霖丢在岸边的长枪,他一个女人还要拿着这个玩意?收回无奈的情绪,长枪在他的手上显得很温和。

    一道光,在敌人没有察觉的地方进了城,林懋霖在城门口哈哈,小声笑道:“幻灵磬啊,幻灵磬,希望你能找到大哥和历雪他们吧。”

    “笑什么笑,给我老实点。”一个士兵一拳打在他的脑壳上,一本洋洋自得的模样说道。

    林懋霖想要摸摸自己的后脑勺,可是,他这个想法刚过,才想起来,自己的手还被绑住了呢,强行挣脱不是好的抉择,想想还是忍下了。

    “兄弟,你打我干什么?我又没招你惹你,你这不是自找没事么?”林懋霖说话的时候,嘴角微扬,道。

    “打你怎么了,我们两兄弟就是这么霸道,你说你想怎么样?心中怒怒难平?小样,还手啊。”另一个士兵又是一掌过来,再一次拍在林懋霖的脑袋上。

    林懋霖可是看清楚了,这两个人就是欺软怕硬的主,自己被抓出水中的时候,他们本能的畏惧,但是来到城门并且给自己绑上绳子的时候,他们又变了一个样子。

    林懋霖并没有跟这两个小兵计较,这一刻,他来到洛阳城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联合洛阳城内的军人进行反攻,配合洛阳之外自己的兵马,来个里应外合,攻陷洛阳,他也知道,松下荣登的人马很快就会跟来,所以这一刻,他不能放弃,如果执意要出手,势必会引起东赢人的警觉。

    “好吧,大爷这下可是栽在你们手上了,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林懋霖装作一脸无可奈何的模样。

    两人看到林懋霖这近乎是放弃希望了的表情,哈哈一笑,很是自得的样子,道:“早知道不就好了么,也免受这肌肤之痛了不是。”

    林懋霖很是无语,这两个人明显就是欺负他软弱,又说自己早知道,林懋霖越想越想笑。

    “好的,两位大哥,小弟这可是栽在你们手里了,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直接动手吧。”

    一个士兵一脚踹在林懋霖的小腹上,因为苦痛,林懋霖蹲下身子。然后那名东赢人揪住林懋霖的衣领,道:“小子,见你这么诚实可爱的样子,大人也不为难你,这就送你去一个还算舒适的地方,那里好吃好喝的什么都有。”

    林懋霖轻声回了一句:“好的,多谢兄弟了。”

    “来人,给我押下去,跟那群中原士兵关在一起。”那个嚣张的士兵朝着守城的卫兵说道。

    两人走了过来,转手犯人事宜。

    “这个小子骨瘦嶙峋的,怎么被你们抓住的?抓来又什么用?”迎面向林懋霖走过来的那个负责交割事宜的士兵嫌弃道。

    “哈哈哈,本来就很容易嘛,对我们来说,什么样的小子都逃不过我们的手心,你别看他瘦,当时我们发现他时,经过了数次大战,我们两人联手都差点打不过他呢,你看,还是最后这个小子吃了我一记飞踹,这才把他撂倒。”

    两旁的士兵且了一声,道:“你们两个小子什么尿性我们不懂么?就你们两个那点实力,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呢,看来不用了,把他关在一般平民区就行了。”

    林懋霖听到关到一般平民区,他立马站起来,急忙说道:“你们两个

    也太过分了吧,如果你们这么做的话,我会跟你们急的。”

    “哈哈哈,就你骨瘦嶙峋的样子,跟那些功夫了得的军人关在一起?你就不怕被打死?那你练手,你小子估计也顶不住,想想还是算了吧,那里的饭菜不是你吃的起的,也葬送你小命不是?”两人说话的架势很嚣张,似乎并不曾把林懋霖放在眼里。

    他站起来,一脚踹在那个嘲笑他的士兵的小腹上,大声骂道:“小兔崽子,你不知道我是谁?我可是历振宁......手下胡杨......手下的带刀侍卫!”

    林懋霖说话的时候,那两个士兵脸色变了再变,最后还是镇定了下来,道:“胡杨是谁?”

    林懋霖撇嘴一笑,道:“这个重要么?知道我是历振宁的手下就行了。”

    四人流着口水,似乎这个历振宁对他们吸引力非常大呢。

    林懋霖身后那两个士兵说道:“领赏去,到时候见者有份。”

    原本过来瓦解林懋霖的那两个士兵还一脸不相信,但当他们听到另外两人的见者有份之后,两人也就没有再次询问,带着笑容接手林懋霖事宜。

    “让开点,这个是历振宁的手下,我们正在押解他,所有人都跟我让开点。”两人近乎炫耀般的走。有点耀武扬威的样子。

    林懋霖看着有点怪异,不过很快他就没有这种想法了,因为在东赢人中,他看到一些人正在凉亭上吹着冷风,喝着小酒,很是惬意。

    林懋霖问道:“他们这是怎么了?你们站在那里守门,他们却这般潇洒惬意?”

    那两个士兵道:“你别说了,你越说我越来气,这几个小子原本也跟我们一样,不过他们都立了了不起的战功,所以也就有了这般待遇,不过我们不行,大人物不把我们杀了才怪,还立战功呢?”

    林懋霖套近乎道:“那就辛苦了,现在你们不是立了战功了么?不久你们我应该坐在那里,和他们一般安逸了吧。”

    那两个人见林懋霖也不是很坏,索性道:“小兄弟,看你也不是什么大人物,一会去了营房里一定要小心行事,可别被看出来咯,想吃香的喝辣的,就算是滥竽充数也得演出个样子来。”

    林懋霖哈哈笑道:“那是必须的,竟然被你们抓了,去哪个营房都是去,为什么不去一个好一点的呢?至少还能在余生享受一下这个美好的时光不是么?”

    两人点了点头,道:“确实,就连你一个中原人都这么觉得,更不用说我们了,当初我们可是从来没有享受过这般待遇呢,甚至是守成也能比在东赢好上千百倍来。”

    林懋霖听到这句话有点伤心来,可是他又做的了什么呢,他不能改变这个世界,他现在甚至还不知道以后将会发生什么呢。

    就在这时,就在他刚要被送进大牢的时候,一块小石头撞击在一旁的椅子上,发出一声清澈的脆鸣声,所有东赢人都看了过去。

    林懋霖却并没有跟他们一样傻。

    从声音传过来的方向,林懋霖想着声音发出的反方向看去果然如他所料,幻灵磬正趴在一栋民房的瓦片上看向林懋霖,他手上做了一地摆手动作。

    林懋霖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动手。

    幻灵磬有点摸不着头脑了,他们进来本来想要刺探军情的,可是这个林懋霖却在进了城门之后改变主意了,竟然不让自己救他,甚至自己也不行动,难道就这样看着林懋霖被送进敌人的监狱么?

    幻灵磬手里紧紧的握着林懋霖的长枪,他想要将枪丢下去,可是,这到了最后,长枪还是在手中。

    她在自己的手上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震动感,长枪似乎并不想她这么做,也不愿意离开她的手心。

    幻灵磬握紧长枪,后退了两步,转过头来,嘴里轻轻抿了两句,“林懋霖啊,林懋霖我说你是傻呢,还是什么?”

    就在刚刚,林懋霖还在河里的时候她就看到有人过来了,她想告诉这个小家伙,可是,林懋霖却对她感到,“幻灵磬,下来玩呀,下来玩呀。”说完还一头扎进水里,什么鱼儿啊,河水啊都是放屁,活着不好么,非要作死。想归想,不过,她还有正事要做,当然不会理会这个小家伙了。

    “林懋霖,你去死吧,我不理你了,你自生自灭吧,你的武器我也给你带走了,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再还给你,记住你欠我一个条件,你可不能就这么死了。”幻灵磬边走边呢喃着。

    声音退去,林懋霖被送到监狱守卫手里。

    “历振宁的手下,带刀侍卫。”两名士兵跟一旁的士卒说道。

    那个士兵一边拿着纸笔,一边书写着。

    很快,林懋霖就被送到了一处阴森冷峻的地方,这里显得很恐怖。两侧墙壁上,粗糙的墙壁上染成了红色,而是带着淡淡的鲜红色。

    地板上,稍微显得有点潮湿,两旁的士兵并没有直接押解着他进去,而是把他交给了几名监狱里的狱卒,并且递上了那张纸

    条。

    “很好,这可是个大家伙呢,不错,不错,干的很好。”

    林懋霖听着他们的话,虽然听的不是很清楚,不过也听出了个所以然来,大概就是一些交割事宜,一些封官领赏的事情。这些他并不怎么想听,可是也不得不听,只能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一边接受他们那些强行植入的令人讨厌的信息。

    “来人,可以了,把他送入牢房。”交割事宜完成,正如林懋霖想的那样。敌人接下来就要将他送入大牢中了,也不知道大佬是不是跟他想的一样?

    当他被押解着来到那块墙壁旁的时候,他轻易的看到了,那是鲜血凝结成的模样,在墙壁上甚至还有一点点裂痕,鲜血凝结成的小块,在墙壁上如同打上了一层劣质的腊一般。

    “兄弟,这里是哪里?这墙壁是怎么回事?”林懋霖问道。

    一旁的一个士兵说道:“你就别问了,来这里的人都像你一样,刚到的时候都很好奇,也能走近这里,且感不到任何的恐惧,可是,当他们被拖出来的时候,眼神却完全变了,甚至都不敢靠近两旁的墙壁来。”

    林懋霖好奇,道:“为什么会这样子?难道他们遇到了什么让他们恐惧的事情么。”

    “小声点,万一被大人物听到了,我们要吃了兜着走。”

    两人没有再回答。

    林懋霖也没有再问。

    “啊”一声悲惨的声音随着洞口传了过来。

    林懋霖的心也不由得一惊,两旁的士兵却显得很淡定。

    “都说了你会害怕的咯,你不要跟我们杠,这些得你自己慢慢体会,也是你的,好好享受吧。”

    两名东赢人将他推入洞里。

    林懋霖踩在地面上,微微一用力,使前冲的身体停了下来。

    这里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那个声音停了下来,就在前方,刚刚他听的很清楚,他不会听错,他更不可能听错。

    一股血腥的味道传来,他后退了两步,突然,大门重重的关上了,在这个山洞里,他甚至想都没有想过,什么时候自己真的挂逼了,不过,却有一个家伙正在威胁着自己的生命安全。

    林懋霖挑起地上一块石头,砸向那个还在地上不停咀嚼着躺在地上的看不清模样的东西。

    石头砸过去的时候,一个黑影挡住了飞行的石头。

    这一次,这个小小的房间里突然透过了一点亮光。

    亮光出现的时候,他终于清楚的看到那个黑影了,地上一个满身黑毛的家伙在啃食着地上一个断了一条腿的家伙。

    从形态上,这个家伙死的很惨,血肉模糊的。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拿起你的武器吧,带刀侍卫,这里是一个只有强者才能活下来的游戏,竟然你成了俘虏,那么只有拿起武器,战胜眼前的这个怪物,你才有可能活下来,否则等待你的只有死路一条。

    林懋霖搜索了一下声音传来的方向,最终在上车上一个通风口那里找到了答案。

    林懋霖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大声说道:“你个王八蛋,给我出来,我不打爆你头,你们这群吃人的家伙,这就是你们对待俘虏的方式?”

    然而,那个声音再次传来,“不要试图谩骂或者通过声音去反抗,因为你的这种举动并不存在帮助你的可能,你最好想想怎么对付你眼前这个怪物,在你进来之前也有一个人物进来了,可是,他还没能坚持两下就死了,我不想你也跟他一样,这样很扫兴,扫我们的兴致!”

    林懋霖不知道这些魔鬼都是些什么人,竟然把人当作一些可有可无的东西来玩弄,甚至还表现的正义凌然。

    地上那个一身黑毛的家伙站起来,一张血盆大口流淌着刚刚爵嚼猎物时留下来的鲜血。

    “不管你是历振宁的带刀侍卫还是谁的护卫,你有没有听过,进任何一家庭院都要先温饱那个院子里的狗?你不知道,竟然你进来了,那么就给我好好应对我们给你的考验吧。”

    如果不是被关在这个屋里里,或者这个声音的人和他在同一个屋子里,现在估计他都已经将这个王八蛋给削了。

    一把战刀在通风口处丢了下来,咣当一声落在地面上。

    林懋霖并没有去拿那把战刀,然而,地上那个家伙已经向他扑过来了,由于这里的风光忽明忽暗的,他在第一时间并没有看见。

    一道风光顺着他的身体,打在他的身上,这一刻,他清楚的看到,一个面露獠牙,凶恶的家伙就在他的眼前。

    林懋霖本能向后跳了一下,一条如同狂犬一般的生物落在地上,三条尾巴翘了起来,在空中稳住了身体。

    这是什么东西?这家伙到底是哪里来的?他不知道,不过他也不想知道,在他的心里,只有活下去才是他现在唯一的想法。

    怎么办,亮光从他的眼睛里消失了,在黑暗中,猎犬露着獠牙朝他的方向吐着舌头,流着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