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喜和桓度并排而上……

    还未步上大门前的平台,夫概王迎了出来。

    桓度心下恍然,,知道这次白喜约自己早来一步,,内中实有别情,,看来这次夫概王是要争取自已加入他的阵营,,进而推之,,这人应当有着取吴王阖闾而代之的野心,。

    夫概王一点也不提舒雅,,客气几句,,领着桓度去参观他庞大的府第,,白喜告个罪,,不知转到哪里去了,。剩下却、夫两人,,在几个亲兵护卫下,,四处漫步……

    夫概王态度谦恭平和,,一反平日的狂傲,,引桓度并肩走进大殿东面的长廊,,边走边道:“孙将军还是第一次来本王处,一定要参观武藏室。”他说话威猛沉雄,令人生出屈服相从的意向,正是天生的领袖之材,难怪能在阖闾之外,成为第二号强人。

    长廊和另一座偏殿相连,两人在长廊并肩走着,在大阳的馀晖下,两旁殿宇楼台,美不胜收。

    来到偏般的门前,四名赤肩穿着护胸铠甲的力士,分立两边。

    桓度眼光何等高明,看到这四人全身体态匀称,气势强凝,心下一懔。原来普通人是右手或右脚较粗壮,又或反过来左大于右,即是说一定有某部分是比较有力和灵敏,但若是像桓度这个级数的高手,全身无一不是最强和最灵活的武器,就会发展均匀,可以应付任何角度的突袭和进攻。因此当桓度骤见这四人,便从他们的身型气度上,观察出这四名赤膊力士,都是可被选入特级高手的行列。

    桓度面上神色不变,掩饰了内心的震动,以免夫概王察觉出自己眼力锐利,从而推恻出他的成就。

    桓度尤其震惊的是,从未曾听过伍止胥或任何自己的手下提起过这样的四个人。因为这样的高手,能有一个,也足以造成声势,成为吴国着名人物,现在一下子出现了四个,依然不为人知,这大概王的真正实力确是令人震骇;更为可怕的是,他表面的粗豪狂妄,看来是一层烟幕,使阖闾等不存戒心。照这四个高手的深藏不露来说,显然是应该对他另作估计了。

    可以说是夫概王低估了桓度,如果他知道桓度能从这些许的迹象,推断出这个结论,心中必然后悔。

    夫概王也不见有任何指令,最近殿门的力士倏地推开两扇以铜片嵌成一个兽头的巨大木门。

    在力士的推动下,大木门轻若无物,桓度却知道,每扇木门最少需要百斤之力,才可以推动,这种举重若轻,才是难得。

    大门推开,殿内灯大通明。

    桓度心忖这次参观武藏室,是针对自己的一次安排,以他估计,他桓度成为了夫概王一是招揽、一是消灭的一个人物。这当然是他在吴国的表现,对他夫概王造成威胁的力量,断不能容他站在闾那一条阵线,所以这次的交手,非常重要。

    他如果不能让夫概王对他不起排斥之心,往后的日子,便会变成和夫概王的明争暗斗。

    兼且这夫概王实力庞大,连吴王可能也会因为不想吴国内战而宁愿牺牲他桓度,那就是桓度最不想见到的局面了。

    大殿内明如白昼,摆着一列一列的兵器架,使人仿似进入了一座兵器的森林内。

    其中一个角落放置了几辆战车,更使人见而神往。

    夫概王带桓度在兵器架林内穿插慢步。

    夫概王随手取起一个铜铸的胃,这种青铜铸成的护体器物,是当时的极品,一般将士,只穿皮革制成的甲,能在重要部位加嵌铜片,已是很了不起,铜胄只有君王大公方可拥有。

    夫概王拿起这护着头脸的铜胃,其正中处有一条纵切的脊棱,把全胄均匀地分左右两个部分,胃面上的纹饰,就是以这条脊中线向左右对称展开,组成一个大的兽面,还有两支上翘的尖角,在相当于兽嘴的地方,露出了战上的面孔,形状威武。

    夫概王一边解说铜胃的好处,一边述说铜胃的来历,桓度却是一边心惊,这武藏室内由一刀一戟,至弓箭甲,无一不是精品,夫概王的收藏魄力和支持这庞大收藏的实力,正是要向自己示威。

    夫概王神态轻松,转到另一角落,随手取下一把长弓道:“这把长弓的制做时间头尾横跨四个年头,是以柘木、牛角、再以胶、筋、丝、漆等合制而成。要将这些材料合制成弓,因为不同的工序需要不同的季节来进行,例如冬天取木,春天取角夏天冶筋,秋天才把它合井合,再经历冬天的寒气,到春天再被弦,丝毫不苟。”

    桓度暗赞夫概王在这方面的认识,他是大行家,闻言便知夫概王内行。

    桓度取下一支长箭,细心观察箭镞的式样,看见镟头抛弃了用的扁体形态,改用三棱锥体,由以往两翼侧刀前聚成锋改成三棱约叁条凸起的棱刃前聚成锋,既增强了穿透力又加强了杀伤力。

    桓度心想:优良的战术固然重要,但精良的武器亦起着决走性的作用,随着申战的日益发展和战争规模的逐渐扩大,防护装备也进一步完善,使甲胃的制造日益牢固,防卫的部位更周密完备,故迫切地需要更为锐利而穿透力更强的箭镞,桓度手中长箭,正是这颇应连而生的产品。

    桓度淡淡道:“这武库可称天下之冠,但若不得其用,亦等同废物,夫概王以如何?”夫概王双目直视桓度,如老鹰般看望箸自己的猎物。

    桓度一双虎目寒芒暴闪,毫不退避地向他同视,他知道今次若不能争取此人对自己的信任和尊敬,他日行军调将,将会有很大障碍,很可能因而招致败绩。

    两人的眼神,等同利刃,在空间交击。

    雄狮一样威猛的夫概王道:“孙将军胆识过人,本王佩服。”

    桓度听出夫概王的说话后面另含深意,登时醒悟到刚才舒雅并非是无意遇上,而是专志试探自己的深浅。幸好他以过人的胆力,赢得高深莫测的形象。

    桓度伸大一阵大笑,豪迈不羁。

    夫概王为之错愕,一向定温文的桓度,忽然露出这样豪雄的神态,令他大感意外。

    桓度知道自己这一着奇兵争回了主动的形势,连忙乘胜追击,通:“要在千军万马中,保持冰心一片,才是克胜之道,其他何足言勇。”这几句说话非常凌厉,人示他度尽管面对千军万马,也如高山似的不能动摇,何况只是舒雅的一把越女剑。

    夫概王一时哑口无言。

    其实桓度正向夫概王施展攻心之术,往他心中便下自己的威武形象,当然若非他适才表现了过人的胆识,这几句话会没有半点用处。

    夫概王知道不能在这方面向桓度施压力,转口说:“古语有云,良禽择木而栖,良将选明主而事,当今天下群雄并列,晋、齐、秦、楚均为雄霸,吴国地僻人稀,偏处南方,孙将军兵法大家,天下知名,为何偏要投靠于我?”这几句话非常厉害,一个对答不好,对他今后在吴国的发展将有很大的影响。

    桓度不禁对这吴国的第二号头头另眼相看,他看来表面粗豪,却是具有机心,智勇双全。

    桓度淡淡一笑,回复到从容谦让的神态,一方面是见好就收,另一力面亦是要夫概王捉摸不着他的心意,道:“我孙武一生致力于兵法之道,深信最好的理论,必须身体力行,用之于实战上,始能如其真伪,这是我一生最大的理想和愿望。”说到这裹,两眼忽地射出神光,像两文利箭一样,从夫概王的眼睛透射进他心内。

    夫概王神色一变,显然被桓度突如其来的眼神所慑。桓度虚虚实实,忽软忽使,使他无从捉摸。

    桓度眼中神光忽又消去,抬头仰视似乎陷进深思里,好-会才继续说:“晋、秦诸国沈迷车战之术,积习难返,绝难接受我新创的战术,只有吴国一向以步兵骑兵为主,若能用我之道练习针对车战的最新战术,必能称雄天下,这便是找的心愿,也是我甘心事吴的原因。”这番话说得夫概王连连点头,深合他要称雄天下的野心,兼且桓度喑中点出他不理吴国谁人当权,只要能让他一展所长,他自会甘心从之,这几句话正说到他心坎里。

    夫概王呵呵一笑,甚为满意,两人的距离拉近不少。

    这时有亲卫来报,巫臣的马车刚进入王府的外门。

    夫概王不再迟疑,率领桓度一齐出迎。

    在大门外除了白喜外,还有伍子胥和一众大臣,此次夫概王是东道主,吴王间自然不便前来。

    伍子胥向桓度打个眼色,表示他己知道夫概王请他早来之事。

    桓度知道他信任自己,便不作表示。

    台阶下一队人缓步而上,巫臣一马当先,身边的人儿婀娜多姿,风华绝代,正是那一代尤物、自己梦萦魂牵的美女夏姬,心中不由一紧。

    巫、夏两人背后跟了十来个身穿晋服的武士,桓度一个也不认识,知道这是巫臣的特别安排,把认识他桓度的手下,特地没有带来。

    度听到身后的白喜低声道:“那穿黄人的是闪电矛夏信,穿自大的是快刀捷了,这两人都是晋关的着名高手。”桓度心下恍然,看来定次聚会,还合有比较吴、晋两国武技的作用。这等比武,很容易演变成意气之手,不知巫臣如何应忖。

    巫臣等很快和走下石阶迎接的夫概王相遇,一边谈笑,一边向上走来。

    桓度身旁一阵香风,原来舒雅亦走了出来。她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正在走上来的夏姬,桓度不由喑笑女孩子自然难免有争妍斗丽的心态。

    这个角度刚好看到舒雅的侧面,纤巧的鼻子恰到好处的耸起,便她的轮廊既有性格而又巧俏,长长睫毛下,乌亮的眼睛,比之夏姬的风韵迷人,是另一刚健明媚,各胜擅长。柄度心想若能把这样骄横的美女驯服,应是男性的一大快事。

    舒雅对桓度的盯视,止即起了感应,小嘴不屑地一噘,走远了几步。

    邰桓度心下有些许被伤害的感觉,幸而刚好巫臣和夫概王走了上来,巫臣正向各人引见夏姬,很快要轮到他了,急忙将舒雅置之脑后,应付即将来临的局面。

    巫臣和夏姬转到桓度面前,不知是否神经过敏,桓度感到有两对锐利的日光,正在很仔细地观察着他和夏姬的神态。

    一对眼睛是巫臣,这是很可以理解的,因为那次救美之後,夏姬神态奇怪,自然令巫臣心下怀疑。当时虽将他瞒过,但总有点蛛丝马迹,使巫臣心难释然,不肯放过任何探查的机会。

    另一对利眼竟然来自身旁的伍子胥,这就令他大感不解。

    无论这两人中任何一人,如果自己和夏姬的关系被其揭开,都会惹来杀身之祸。

    夏姬悄然立在他眼前触手可及的距离,却似远隔在万水千山之外。他鼻孔傅进夏姬熟悉的体香,勾起往巫臣船内和这美女颠鸾倒凤的回忆,面上却要升起陌路不相识的初遇表情。

    巫臣的语声似乎在很遥远的地方来道:“夫人!这位是以兵法着称的当代大家,孙武将军。”

    夏姬抬起俏面,她清澈的大眼睛,一点不见异样,深深向桓度一福。

    见到夏姬神态毫无破绽,桓度把提到平空的心放了下来。急忙装作回礼,低下头来,顺便减短两人日光相接的时间,忽地发现一个景象,令他几乎魂飞魄散。

    原来他目光下射,看见夏姬的左手紧抓成拳,轻轻颤动,这个角度,位于夏姬右侧的巫臣,刚好看不见,但能否避过伍子胥的目光,就是五五之数了。

    这时他巳不能计较,心中起了一片怜惜,夏姬的痛苦,使她需要用上极大的自制。见面礼罢,在夫概王引领下,一众走进正殿。殿内的客席设在南方,上而设作北方,其他的席位,沿着东面两方摆设,空出殿心大片的空地。

    众人面向殿心坐下。

    一队乐队鱼贯走进殿中,面向巫臣和夏姬的客席,奏起乐来。

    这队乐队有十人,分作两列,作跪状,身穿银灰色窄袖长衣,头戴黄色帽巾。

    左起第一人是指挥,双手挥舞鼓杖,敲击鼓面。後面四人吹着笙箫等各乐器,其他五人,有人侧身弹瑟,有的在拍手唱歌,一时殿内充满欢乐的气氛。

    桓度一边装作留心欣赏,一边目光四处巡游,见到随巫臣来的晋国高手都坐在对面东边的几个席位,那闪电矛夏信和快刀捷难两人,面无表情,难知喜怒。舒雅和白喜一席,她的目光不时望向夏姬,好像天下竟有这样的美女,以致心生不忿。

    事实上不止舒雅,殿内包括夫概王在内,大部分时间眼光往夏姬游弋,夏姬一举一动,都是令人难以收回目光。

    乐队演奏完毕,夫概王举杯劝饮。

    酒过一巡,大概王道:“巫专使这次前来,展示车战之术,令我吴人大开眼界,人闻晋国武风别盛,名家辈出,令人深向往。”

    巫臣仰天大笑道:“夫概王身为南方第一高手,若谈武技,我等是班门弄斧,贻笑大家,还是藏拙好了。”

    白喜插嘴道:“巫专使太谦让了,大家交换一下心得,应是天大美事。”

    常时武风极盛,宴会巾舞剑比试,几乎是例行节目,不过两国外交的宴会,牵连会比较复杂点吧了。

    伍子胥笑道:“巫专使这次下惜千里来此,如果不给我们一开眼界,太可惜了!”连伍子胥也附和,众大臣立即一齐起哄,纷议比武的方法。

    桓度知道伍子胥为人隐重,每一行动都有深意,此次可能是与巫臣合谋,利用晋人的力量,一杀夫概王的威风。不知夫概王会否动用他的神高手,若是如此,恐怕巫臣和伍子胥不能讨好。

    伍子胥和巫臣以往同属楚臣,相识已久,巫臣此次来吴,正由伍子胥穿针引线,桓度推测两人合谋,是符合情理的推断。

    白喜一名手下走到殿心,桓度认得这人是以长戟着名的吴国高手万踪。心想夫概王这方一出场便是最箸名的好手,显然志在必胜。这时形势复杂,可能使变成几方面势力的倾轧。

    吴方高手万踪走到殿心,恭手向巫臣施礼,大声道:“白将军手下参将万踪,愿向专使请战夏信老师。”全场一阵骚动。万踪一止来便挑战晋方在埸的最项尖高千,常然是希望以一两场比武来定下胜负。万踪和夏信使的一是长戟一是长矛,都是远距离的格斗丘器。

    万踪语气巾透出强烈自信,那夏信反而神色不动,静待巫臣的指示。

    桓度推断万踪对这一战无甚把握,所以反而要强迫自己生起强大的信心,才不致因怯战致气势减弱,招致败绩。

    夏信为北方霸主晋国的有数高手,称雄中原,难怪吴方高手被其盛名所慑。这夏信最着名一战,是与楚国费无极的一次比武,当时夏信虽然落了下风,仍能全身而退,使他占传天下。

    另一方面桓度有点失望,这万踪一出,摆明夫概王不龠动用他那四名神高手。使他下能多得点有关这四名高手的资料。

    巫臣呵呵一笑道:“万参将长戟四十八法,闻名久矣,夏信你好好领教高明,但须谨记晋、吴两国,现为兄弟之邦,点到即上,以切磋为大前提。”

    夏信长身起立,离座走往殿心,拱手向夫概王施礼后,一语不发,神情僻傲,显然不把一向僻处南力的吴国高千放在眼中。

    夫概王日中寒芒一闪,似动了气。旋即笑容又浮上脸上。

    这时双方都有随从走下场来,两人穿上铜胄和护着壶要部位的铠甲。

    夏信的头胄是虎头纹饰,万踪的是一只似狮非狮的怪兽,两人身上的披甲都是以铜片穿缀而成,甲裙直幅下垂,刚好护着下阴,转动灵活,外形威猛,杀气腾腾。

    又有人取出两人兵器,夏信持的当然是他的着名长矛,万踪则拿长戟。

    一阵钟鼓在夫概王席后响起。

    夏信手中长矛忽地弹上半空,化出万道子影,虎虎生风,大殿上空满是寒芒,光耀眼目的矛尖反光,使殿上项时陷入重重矛影裹,这夏信一出手,吸引了全场日光。

    满天矛影倏地收去,变成一支长达女八的长矛,离指着三丈外的吴国高手万踪。

    万踪一沈腰,长戟回指夏信。

    一股沈雄的杀气,立时在两名蓄势欲发的高手间生起,教人呼吸顿止。

    桓度心下大叫不好,夏信果然高明,一出手便占了主动之势,看来他的图谋,是要迫万踪在数招内分出胜负,这样赢来乾净利落,大方漂亮。其害处是这等接触全无花巧,动辄重伤身亡,如果发展到那情况,便可能使双方那难以下台。他日光一扫伍子胥、使臣和白喜等人,发觉他们那现出不安神色,自然是右到场中局势,难以控制。

    夏信长矛寂然不动,由下斜上百指万踪。万踪长戟不断震动,抵抗着夏信的强大气势,落了下风,正是动则不能久。

    吴国高手万踪开始双脚移动,以夏信为中心,绕着夏信缓缓转起子来,这一着万踪是出于无奈,希望藉此减轻夏信长矛遥指的杀气。

    夏信静立如石,轨在原地转身,无论万踪或快或慢,他的长矛无一刻不是斜斜指向万踪咽喉的部位。看来只要万踪露出丝毫空隙,他的长矛会闪电上,此时形势千钧一发,夫概王和巫臣等不安之色更浓了。

    一声大笑在桓度口中响起,随着大笑,他大步踏进殿内两人决斗的空间内,殿内各人一齐大惊失色,因为埸内比武的两人,气势正凝聚到项峰,桓度这样踏进他们的警觉范围,一个不好,会招致两人在气机牵引下的自然反击,即使武功远胜他两人,怕也难挡两人的同时合击。

    夏信和万踪两人果然同时一震,一矛一戟同指向桓度。

    就在两人要进击的刹那,桓度蓦然一声大喝,手上寒芒一闪,抽出腰间长剑,嗤地一声掣在半空,寒芒再闪,劈在矛戟所生起的强大气势上。

    长剑直劈向地下,在离地三寸处倏地静上不动,长剑生出强大的气势,满殿寒气,这一剑虽然砍在虚空处,却恰好在二人强大的气势网内,劈开一道空隙。

    夏信和万踪当然不能真的向桓度进击,藉着这个机会,一齐提起兵器后退。

    这纠缠难分的局面,给桓度一剑化解。这一下武功还是其次,最重要的还是那胆气和眼光。

    桓度又是一声长笑,寒光一闪便收,长剑插回内,跟着道:“夏老师和万参将都是人功高强,这一仗便作平分秋色如何?”言罢一扫众人,看见夫概王、白喜和伍子胥等脸上震骜的神色还未退去,夫舒雅面色煞白,显然都为自己过人的决断、眼力和剑法,震骇莫名。

    夫概王大笑道:“来人!夏老师和万参将令我等大开眼界,每人赐宝剑一把,黄金十两。”眼光转到桓度身上,露出了感激的神色,这一着保存了他的颜面,使他对桓度大生好感。

    晋方高手无不现出惊异之容,桓度目一剑的气势和速度,把这些眼高于顶的中原高手全震慑住了。

    独有巫臣毫不奇怪,连天下震惊的襄老也上他剑下弃剑负伤而逃,还有什麽事他做不到的?心下更感激他出面解围。

    至此没有人再有比武的兴致,宴会在融洽的气氛下进行。

    席间巫臣道:“孙将军兵法天下知名,不知巫某可有请益的机会?”桓度知机得很,连忙道:“巫专使若然有空,可订个时间,”两人最后决定明天下午,巫臣到桓度府上见面。

    这约会在众人前谈妥,当然远胜私下密约见。宴会直至丑时才结束,白喜和桓度同车而走。车内白喜向桓度再三道谢,手下万踪得保颜面,于他亦有光采。桓度这一着,似平是押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