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眨眼之间一百多年过去了。”雀乾笑道:“季公子还是那样的特立独行。”

    季岳哈哈一笑,摆了摆手又倒茶:“不果是坚守一些东西罢了。”

    “百年时间对我们而言,也不过弹指一挥。”

    “此言差矣。”雀乾摇了摇头,“对我而言确实不过弹指一挥,但对于季公子来说,那几乎是一生的长度。”

    “一个人坚持一件事情一瞬间是很容易的事情,若是坚持一生就会显得很难。”

    “季公子的天赋,当真是无人可敌呀!”

    “雀阁主谬赞了。”季岳笑道:“平平无奇罢了。”

    “哪有什么值得可以夸赞的地方呢?”

    “哈哈。”雀乾站了起来,对着季岳道:“季公子可愿意陪我去一趟你的封地?我现在对你的封地可是极为好奇呀!”

    “自然可以。”

    二人出了商神阁,往季岳的的封地飞去。

    季岳的封地,名为越州。

    显然是葫元皇帝精挑细选的,不得不说,他这一届皇帝做的确实憋屈,自从太宗来了以后,有过几年不上朝,监仙阁里边儿的排行机密也泄露了。

    最后还要讨好太宗这些大爷。

    不过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现在为止,不管是显性的还是隐性的,葫元皇帝获得的已经远远超出他的付出。

    杨祐在与他商谈太书榜事情之后,便传了他一道神通。

    那神通他到现在还没有参悟出来,实属厉害。

    再说他的儿子卜阳义能成为圣子,也离不开杨祐传的炼字神通。

    祸之福所依,是福是祸,一时的得失是看不出来的。

    二人随便在越州找了个地方落了下来,他二人将自己的修为藏匿到逍遥之境,信步迈入附近的一座大城之中。

    大城之内,人声鼎沸,一眼望去,生机勃勃,有神有仙有凡,看起来其乐融融,行事做事皆有章法,嘴中讨论的都是生钱之道,以及太书榜的事情。

    季岳依靠越州往诸界传播太书榜,在越州所引起的连锁反应,远超他的想象。

    他自己甚至都很懵懂无知,只是很高兴,太书榜终于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在许多个世界中流传。

    将太宗之名,太公的圣名,都传播了出去。

    杨祐若是知道,定然会好好的表扬自己。

    雀乾问季岳:“你运作这太书榜,赚钱吗?”

    二人于街道中行走,旁边商铺林立,有许多商铺卖的都是诸界的奇珍异品,都是从各界送回来的。

    价格昂贵,但购买者络绎不绝。

    显然,有钱者甚多。

    季岳看着满街的盛景,心中更是高兴:“我也不知道呀!”

    “一切都交给他们这些大家族运作,我只管编撰和为他们提供一些重要资源。”

    “我也不图这些银钱,所收税赋,也都回馈了下去,比如要是有家族手头紧了,我可以贷给他们,让他们渡过难关。”

    “以做传播太书榜的事情。”

    雀乾静静地听着,面带微笑,又和季岳出了大城找到了一个凡人城池。

    无论是哪一个世界,凡人总不会少。

    不可计数的凡人构建了最大的底层。

    “老伯,这块儿馒头多少钱?”二人走了一会儿,已到晌午,雀乾便提议二人找个地方吃饭。

    他二人虽不饿,但还是保留了一些习惯。

    雀乾也没有让季岳为难,便随便找了一个简朴的摊子坐了下来。

    摊主走了过来,放在桌子上两碟凉菜,又拿了几个馒头。

    季岳询问价钱,摊主回答,让季岳大吃一惊。

    “你这价钱都快比得上皇城了!”

    雀乾笑而不语,拿起一个馒头夹起菜静静的吃了起来。

    摊主苦笑道:“我也不想涨价的。”

    “可所有的东西都在涨价,我要是不涨价我就生活不下去了。”

    摊主摇了摇头,叹道:“挣的钱是多了,可生活还是那个样儿。”

    雀乾道:“老伯不能这样说,你的生活真的和以前一样吗?”

    摊主老伯细细想了一下,笑道:“确实有些不一样了。”

    “比如我那个孙子,最近买了一颗丹药进入明己境了。”

    “这在以前可是完全不能想的事情啊!”

    “有许多东西贵了,确实也有许多东西便宜了。不能一概而论。”

    摊主又道:“二位慢用。”

    摊主离开,季岳的面色却隐隐有些古怪:“物价如此之高,那些贫穷人家如何生活的起?”

    雀乾却是大笑,“季公子多心了不是?”

    “总会有人有办法活下去的。”

    “你没听到老伯说,有些东西的价格虽然涨了,但有些东西的价格却降了下来。”

    “只要一些贫苦人家,攒他两三年积蓄,便能培养出一个修者,赚钱能力岂不是大大增加?”

    “季公子真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事情吗?”

    “怎会不知?传播太书榜,传播宗主太公的盛名罢了。”季岳点头道:“不知雀阁主有何高见?”

    雀乾一怔,不在接话。

    他拿了一个馒头递给季岳,道:“我能有什么看法,季公子做就行了。”

    “他是一个还没有成型的怪物,但对于某些人来说,随手可灭。”

    “凡人世界还罢了,只可惜这诸天轮不到凡人做主。”

    “经济二字,亦需要强大的势力在其后支撑。”

    “季公子好自为之。”

    季岳不解其意。

    雀乾也不与他解释,对季岳说了,凭借季岳的思维,季岳也不一定懂。

    他曾从商神阁的古籍当中了解,要不是商圣临时突破,成那圣人之境,商阁与商神阁都会烟消云散,成为那历史当中的尘埃。

    不见书端。

    诸圣逼商圣立下种种条约,限制商阁与商神阁的行事。

    赚钱,但也憋屈。

    因为诸圣也怕那股力量,唯恐那力量遍及诸天。

    二人吃饱付了银钱,雀乾对着季岳行礼,“还请季公子好自为之。”

    “保全自身。”

    季岳哑然失笑:“我不过就是传播太书榜罢了,于诸天都无大碍,有何危险?”

    雀乾不语,告辞离开了。

    季月便站在街道中央,神识散发笼罩整个小城,静静的体悟着。

    他看见了为工者,看见了经商者,看见了奇异之法提高粮食的产量,那时从一个小世界传过来的方法。

    他更看见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他好像明白了什么,又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一股力量,正在悄悄地,因为太书榜,慢慢的壮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