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的时间,待得姜晨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并没有倒在那处无人的雪地里,而是躺在一间简陋的房屋内,看起来像是平民居住的地方。

    “这里是……”

    姜晨从木床上坐起身,迷惘地环顾四周。在他身旁不远处的地面上有着一堆篝火,火焰明亮而炽热,将屋子内的寒气全部驱散。不仅如此,火堆上还有着几根竹签子,上面串着焦褐色的兔肉,不时散发出香气。

    有火,有食物。姜晨的第一反应就是有人将他带到了这里,而且应该不是敌人,否则他不可能会如此自由,也不可能会安然无恙。

    用手掌揉了揉有些胀痛的脑袋,苏晚从木床上走下来,就在他打算走出房屋看看的时候,木门却被打开了,随后一道人影走了进来。

    “咦,你已经醒了啊,我还以为要再等上一段时间呢。”

    说话之人是一位身穿金色铠甲的中年男子,他的体型足有两米多高,利落的短发灰白相杂,那双浅紫色的眼睛里闪烁着淡淡的光泽,身体虽然没有刻意的举动,但却溢出强横的气息。

    “王国圣殿骑士团的成员?”姜晨望向铠甲男子的胸口,那里有着一个狮子头的徽章,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是圣殿骑士才有的标志。

    铠甲男子也注意到了姜晨的视线,他用硕大的拳头敲了敲胸口,然后微笑着说道:“如你所想的那样,我来自王国圣殿骑士团,我叫伯利克,是骑士团的现任团长。”

    “骑士团长?”姜晨有些惊讶,虽然眼前之人的实力并未踏入九阶领域,但却比八阶巅峰的强者还要厉害一些,应该已经触摸了九阶领域的边缘。

    让姜晨感到疑惑的是,这个名叫“伯利克”的家伙为什么会找到他,并将他单独带到这间屋子里呢?这个家伙究竟有什么企图,是否已经察觉到了不该知道的事情呢?一连串的疑问在心中浮现,不过姜晨没有主动发问。

    “请坐吧,野兔肉马上就要烤好了,我的技术还不错,我想你应该会喜欢的。”

    伯利克坐在火堆前的一把椅子上,接着从铠甲里抽出一柄小巧的匕首,不时地在野兔肉上晃动,过了一会儿,他割下野兔肉的一半身躯,然后递在姜晨的手中。

    “尊贵的客人,请尝一尝吧。”

    伯利克的言谈举止显露出贵族的绅士风度,不过姜晨却并没有因此而放下戒备,他面无表情地接过野兔肉,既没有享用,也没有吭声。

    伯利克似乎是看出了姜晨心中的猜疑,于是放下了嘴边的野兔肉,开口说道:“好吧,看来我必须要把所有事情都解释清楚才行,否则你是没有胃口吃下这些东西了。”

    他将野兔肉重新串在竹签上,然后继续说道:“这里是白林城的西北角,这间屋子的原主人应该已经丧生在兽人的巨斧下了,所以我就把你带到了这里,因为没有人会打扰到你的休息,也没有人会打断我们的谈话。”

    “那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呢?”姜晨紧盯着伯利克的眼睛,他直接问出了问题的关键。

    “别紧张,这只是个巧合而已。”伯利克说,“当我赶到白林城的时候,兽人危机已经解除了,于是我就打算去护城墙的位置观察一下兽人接下来的举动,恰好看到你坠落在了雪地里。”

    听完伯克利的解释,姜晨的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

    “你看到了?”他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

    “是的,我看到了。”伯利克点头承认,“说实话,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简直不敢相信,那位兽人战士拥有着令我胆寒的实力,但却被您轻而易举的击败了。”

    伯利克的眼睛里充满了敬畏,但是姜晨的眼睛里却充满了冰冷。

    “真是不凑巧,你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情。”

    “不,我可并不这么认为,来自光辉帝国的姜晨少爷。”

    听到伯利克的言语,姜晨的双眸中迸发出寒光,一股强大到令人窒息的能量在瞬间笼罩整间房屋,那炽热的火焰毫无挣扎的熄灭了,整座木屋都在轻微的晃动。

    感受着那足以秒杀自己的实力,伯利克的眼中不可避免地掠过一丝惊恐。

    “别生气,姜晨少爷。”他慌张地说,“请相信我,我没有半点恶意。”

    “是么,那你说说看,为什么要私自调查我的信息?”姜晨的目光如同刀剑般锐利,心中已经做好了杀人灭口的准备,他的信息绝对不能被暴露,不然麻烦会很多。

    “姜晨少爷,你误会了,我可没有调查您的信息,这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伯利克说,“至于我为什么会知晓你的身份,那是因为您在战斗时显现出了魔神虚影。”

    姜晨不发一语,他对于伯利克所说的话没有完全相信。

    “姜晨少爷,你大概还不知道吧,你已经在人族世界出名了。”伯利克续道,“四年前,您在光辉帝国的最后一战,可是惊艳了所有帝国的高层。当然,最开始的时候,其他帝国也并不知道这件事情,但是光辉帝国的君主为了搜查你的藏身之处,可是耗费了不少时间,然后那些探子就把这些情报输送回了自己的国家,你的事情也随着四年的时间里传遍了人族世界。”

    “这么说,我已经彻底暴露了?”姜晨眉头紧皱。

    伯利克摇了摇头。“不,大多数人还是不知道你的事情,但是人类国家的高层人员几乎都已经知道了,他们将你的信息化为绝密档案,普通人是无法接触到的。”

    听到伯利克这么说,姜晨不由得送了口气,随即又冷声质问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那你打算做什么?通知光辉帝国将抓我回去?”

    伯利克摆了摆手。“请尽管放心好了,我没有那样幼稚的打算,说实话,哈德亚王国和光辉帝国没有任何交流,我们属于逐日帝国的附属国,没有义务替光辉帝国做什么事情。”

    虽然不知道伯利克说得是真是假,不过姜晨已经收敛了身上的敌意,语气尽量放平和地说道:“那你有什么打算就直说吧,别说你还没有想好这种话,我敢肯定,你在我昏迷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所有计划。”

    “呃……”伯利克有些尴尬地摸了摸下巴,随后大方地承认了,“是的,尊敬的姜晨少爷,如你所想,我已经有了计划,我打算邀请你加入王国圣殿骑士团,就是不知道你会不会答应。”

    “邀请我加入骑士团?”姜晨怔了一下,接着撇出几分意味不明的笑容,“伯利克阁下,难道你不怕光辉帝国找哈德亚王国算账吧,而且这应该是你的决定吧,你们的国王可不见得会答应。”

    见姜晨并没有马上拒绝,伯利克眼睛一亮,语气肯定地说道:“请放心,虽然我们只是小国家,但并不惧怕光辉帝国,因为相隔距离较远,而且属于逐日帝国的边境,他们过不来,至于我们的国王,他如果知道你的存在,一定会比我还要着急。”

    “哦?”姜晨有些惊讶,“何以见得?”

    伯利克苦笑一声,回复道:“就像所有小国一样,哈德亚王国也缺乏顶级战力,我们国家已经有几百年不曾出现过九阶强者了,如果你愿意加入哈德亚王国,国王一定会高兴的睡不着觉。”

    “那你们就不怕我的出现,会导致你们国家出现灾难?”

    “这也是可以避免的。”伯利克说,“我们可以伪装你的身份,即便是被发现了也不要紧,哈德亚王国是边境守卫国,负责看守边境,其他帝国不会乱来的,因为这里一旦失守,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

    “那我需要付出什么呢?”姜晨低声询问。

    “唔……”伯利克沉吟了一会儿,说道:“事实上,我们很少会有事情麻烦你,因为以你所掌握的强大实力,王国根本没有人可以限制你,所以我们只希望你能够代表哈德亚王国,并能解决一些我们无法处理的事情。”

    伯利克说的很诚恳。不过姜晨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他犹豫了一会儿,说道:“给我一些时间考虑吧。”

    “当然,这是你的权利。”伯利克点了点头,随即将野兔肉塞进嘴巴里咀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