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医王 第二十三章 成了?

好书推荐:
    亲仁坊,位置上佳,黄金地段。

    北面是宣阳坊,距离胜业坊西边的崇仁坊只有两个坊的距离;西边则是长兴坊——长兴坊的北面是崇义坊,国子监的所在地,而再北面就是务本坊,梁国公府的所在。

    紧邻万年县衙,多为名门望族、公卿大臣居住。

    李元嘉买下的这套宅子,就在原兵部侍郎杨武和给事中韦琨的府邸之间。

    宅子面积不大,也就是两亩左右,和胜业坊的韩王府相差不止一星半点,但是因为地处“黄金地段”的缘故,价格并不算便宜。

    当然了,所谓的不便宜只是对普通人而言,对于李元嘉来说就不值一提了。

    一千两百贯的价格,合一平米才一贯钱!

    事实上如果他们愿意买的远一些,比如说长安城的南边,占地两三亩的大宅子才卖两三百贯,如果房子比较破旧的话甚至一百多贯就能拿下来,在李元嘉看来简直就是白菜价!

    一斗米三四文钱,一贯也才两百多斗米而已。

    也就是说,一千多斤大米就能在长安城中买到差不多一平米的土地,放到一千多年后的话,恐怕十八线的县城也没有这个价格吧?

    当然了,时代不同,不能这么简单的对比。

    在未来人眼中根本不算事儿的一千斤大米,在贞观十三年却是相当庞大的一笔财富,或许就是一家人一年……甚至两年的纯收入!

    这就是为什么每次李元嘉打赏府中的工匠,都能让韩路成心疼的直咧嘴的原因,比如说他赏给那些晒盐工匠的钱,就够在长安城中的偏僻地段买下半套宅院的……

    看中了之后,交易的事情自然有韩路成他们去办。

    而且古时的房屋买卖手续不算复杂,比未来现代社会要简便的多,再加上买家是大唐的亲王,一两天下来李元嘉他们就拿到了“房本”,正式拥有了自己的“二套房”。

    只不过拿到了房契之后,房奉珠这心里还有些不安:“大王,一千两百贯的房子,是不是太贵了一些?其实我想过了,不用那么大……”

    “呃……”

    眼皮子一翻,李元嘉无奈的说道:“奉珠,不是和你说过了么,一千两百贯是很公道的价格,不算贵……而且如今大唐蒸蒸日上,长安城也是越来越繁华,将来房价肯定会越拉越高,咱们买了不会吃亏的!”

    上辈子李元嘉学会了一个道理,凡是新生的经济体,买房子绝对是最划算的投资方式之一。

    尤其是大城市的房子,闭着眼买就对了。

    现在是贞观十三年,大唐距离它的巅峰期还有很长时间,而且这还是在长安城中,怕个鸟啊!如果不是考虑到自己的身份特殊,并且这个时代房子也不是随便想买就能买,李元嘉绝对会屯他百八十套的大宅子等着升值!

    现在不过是买一套而已,算得了什么?

    更别说为了能让更多的“上流人物”见识到数学和科学的魅力,别说一千两百贯的卖房款,就是花掉一万两千贯,恐怕他最多也就是皱一下眉头而已。

    只不过即使听了他的话,房奉珠的眼中还是充满了纠结,只不过在看到桌上的房契之后,她咬了咬嘴唇,没有再多说什么。

    这一辈子,她就没有花过这么多钱!

    以前没有出嫁的时候,吃穿用住都是母亲做主,自己最多也就是买点胭脂水粉什么的,花不了几个钱;哪怕后来嫁过来之后,房奉珠似乎也没有花过什么钱,甚至连胭脂水粉之类的东西也没有了,因为李元嘉告诉她那些玩意儿有些含有什么什么,干脆不用的为好。

    现在一口气花掉一千两百贯,房奉珠自然觉得很不安。

    说实话,很败家子的感觉。

    对此其实李元嘉也是很能理解的,毕竟他当年刚穿越过来的时候也是一样的德性,比如说春烟和柳眉她们见自己就行大礼,洗个澡还要帮忙搓背什么的,完全就是受宠若惊的那种惶恐。

    后来时间一长,自然就慢慢习惯了。

    李元嘉虽然不会把所有的产业,尤其是城外的那些工坊真的交给房奉珠去管,但是自己抓的不过是发展方向而已,财务上的事儿肯定是不会干涉的。所以未来别说一千两百贯的小钱,光是玻璃那玩意儿真要是开始售卖的话,一年下来能赚多少钱?

    还有马良他们正在试验的海盐,要是做成了之后……

    “得!得得!”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然后春烟走了进来:“大王,马良求见,他说有重要的事情要禀报。”

    “呃,马良?”

    听了春烟的话之后,李元嘉忍不住一愣。

    说曹操曹操到?

    这脑海里刚闪过马良的名字,那小子就上门求见?

    只不过楞了一下之后,李元嘉马上就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双眼瞬间就亮了起来:“不会吧……这么快,他们就成了?”

    想到这个可能性,李元嘉脸上显出了明显的惊喜之色。

    虽说具体的方法教给他们了,而且说起来也不算特别复杂,但是如果马良他们真的已经做成了的话,李元嘉还是会觉得格外惊喜——短短几天时间,就已经全部做完了?

    “是,大王,正是马良。”

    就在李元嘉嘴角露出笑意的时候,春烟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赶紧地头道:“另外他手中还提着一个袋子,说是要送给您看的……”

    “好!哈哈!”

    不等春烟把话说完,李元嘉已经一拍桌子,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他这一边起身,一边哈哈大笑,顿时吓了春烟和还在和一千两百贯较劲的房奉珠一跳,王妃手一哆嗦,刚拿起来的房契又掉回了桌子上。

    只是在她惊异的看向大王时,却发现李元嘉已经迫不及待的往外走去:“奉珠,你且稍待片刻,我先去看看马良带来的东西!”

    “呃……大王!”

    听了他的话之后心中一急,房奉珠赶紧站了起来:“这……这个宅子,要怎么办啊?”

    “哈哈,怎么办?”

    闻言哈哈一笑,李元嘉扭头道:“自然是寻那张万,让他赶紧把宅子整饬一下啊!等我腾出手来,就帮你们好好的设计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