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总,您可能不了解我们吉隆坡这边,我们这边的人几乎100%都做金融,投资基金,这也是这边人赚钱的重要方式。”

    “我确实不是很清楚,不过我了解到国内现在也有些人在做这个行业。”

    “对,那都是我们的下线,我可以负责任的跟你说,全亚洲的钱,有一大半会在我们吉隆坡中转。”

    赵毅一脸吃惊地看着李总,眼神中充满了不信。

    “这么大额的资金,怎么积累起来的呢?而且这些钱用来做什么呢?”

    “赵总,我简单给你解释一下,我们这边基金公司没有你们国内那么多的审批手续,一周之内就可以申请完成,公司成立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要有项目,没有项目就没有办法募集资金,只要投资人看到你这项目有潜力,能赚钱,他们就会义无反顾地进入到投资大军之中。”

    “那你们这边的诉求是什么呢?”

    “这个很简单,如果我们评估你们的公司企业有潜力,我们就要股权,如果我们觉得你们公司企业只是一时的资金困难,我们就会快进快出,赚一笔中介费。”

    “那你们对我们公司怎么看呢?”

    “非常优质,而且一直处在上升通道,我们很有兴趣入股你们的公司。”

    李总和王总二人都表现出非常兴奋的表情,被赵毅看在眼里。

    “股权我恐怕给不了你们,第一我们还没上市,第二,我也不能代表所有股东去答应你们,我现在唯一能答应你们的就是,我未来的某一天可能会需要一笔钱,我还不知道这笔钱是多少,但一定不会少。”

    “赵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钱,你再考虑考虑,如果能够让我们入股到你的公司,你就相当于背后有一座金山,你还有什么担心的呢?”

    “李总,王总,既然你们都已经这么有钱了,干嘛还一定要入股我公司呢,我的公司对你们来说简直是太小了。”

    赵毅虽然并没有太强的国家荣誉感,但是把自己的产业卖给外国人,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赵总,你要知道,我们也是背负债务的,不然人家为什么要买我们的基金,我们选择你当然也是看中你们公司的前景啊,到时候股份翻一倍,我们就赚大了。”

    “既然你们这么看好我们公司,我倒觉得可以我们一起在马来西亚一起开个公司,到时候我们在这边继续开发房地产。”

    王总和李总相互看了看,最后还是李总解释起来。

    “赵总,是这样,你可能不了解我们的国家,房地产在我们这边已经过气了,不像你们东方,刚刚开始发展,不然我们国家也不会大力发展金融产业。”

    “哦,还真是,我一到这边就被你们这的高楼大厦震惊了,感觉到了香港,而且密集程度并不比香港差。”

    “但是我们这边工资很低的,平均工资也就一千多马币,如果不投资金融,大家这点钱怎么活着,所以说我们这边人是全民搞金融。”

    “那我真应该多跟你们学习,我这公司才刚起步,还缺很多金融方面的人才,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可以跟我公司这边有个深度合作。”

    “怎么个深度合作呢?”

    王总见赵毅有松口的迹象,马上追问了起来。

    “定期来我们公司讲课,然后我们这边可以提供员工在你们这边购买基金份额,两全其美不是吗?”

    “赵总,你又说笑了,像我们现在这个级别的公司,已经不需要我们亲自出去找钱了,都是钱来找我们,我们现在急需的就是好项目,我们就是想把钱投出去。”

    “既然是这样,没必要对我公司投资,可以是投资我们的项目,比如说曹青他们刚刚拍摄的电影,还有我们这边楼盘,你们都可以参与投资啊。”

    “这个也不是不行,只是这样的话我们就变成了一个固定回报的方式了,这个方式又回到了刚刚最初聊的,虽然有钱赚,但是利润率太低。”

    “我说李总,王总,这就不错了,你们知道这个世界还有很多人吃不饱穿不暖呢,你们坐在家里就赚钱了,这生意很划算的。”

    “好吧,我们这几天再想想,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合作方式,赵总你有空也可以在我们马来西亚转转,来了就别着急走了。”

    “行啊,我也是这么想的,看看这边的橡胶树,尝尝当地的白咖啡。”

    谈判就这样结束了,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性进展,但是这个赵毅在来之前是有这个准备的,什么事都不能一上来就完全同意,这样的话后面就会很吃亏,失去了筹码。

    送走了李总和王总,曹青缠着赵毅。

    “赵毅,我特意请了两天假,你陪我转转这里。”

    “不是吧大小姐,你都来一个月了,还用我陪,刚刚那俩富一代多好,上赶子追求你,你还不同意?”

    “你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要不是为了你,我才懒得跟他们认识,我告诉你,他们俩我都是事先找朋友打听过了,确实有实力,每个人手里可支配的钱差不多十个亿马币,差不多是我们国家货币的二十亿。”

    “那不少,那他们两个人加起来就是二十个亿马币了。”

    “当然,有了这钱就够你收购龙腾地产的了。”

    “收购龙腾地产的钱我还是够的,只是想多一个渠道,做一个预案。”

    “哦,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心细了呢?”

    “不变不行啊,这么多项目,哪个不操心能行?”

    “那既然这样,这几天就不要操心了,明天我们俩去马六甲好不好?”

    “马六甲海峡?郑和下西洋去的地方?”

    “对呀,你还知道郑和到过那里?”

    “你当我是你呢?”

    “你又占我便宜?”

    赵毅嘿嘿一笑。

    ……

    接下来的几天,赵毅带着曹青,雇了一个当地的导游,开着车拉着二人,先后去了怡宝,马六甲和柔佛。

    这里面怡宝的白咖啡自然是必不可少的饮品,马六甲的红房子和海上清真市也是赵毅和曹青合影的好去处。

    至于柔佛这个地方,与新加坡一桥之隔,如果海岸线没人管的话,差不多赵毅可以游过去了。

    一切都在平静中酝酿,直到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