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解放后,国家颁布了婚姻法,抱养童养女的问题虽然解决了不少,不过却还是有很多地方依旧还是有童养媳,尤其是一些农村,老百姓的生活十分低下,众多的民众因家境贫寒而娶不起儿媳妇,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们就跑到外地抱养一个女孩来做童养媳,待长到十四、五岁时,就让她同儿子圆房。

    也正是因为童养媳这身份很是微妙,也出了很多新闻,比如有给公公生了儿女的童养媳,还有因为自己是童养媳多次尝试逃跑,最后被打死的,虽然这类的新闻很多,但其实大多数童养媳过的都还不错,毕竟是从小当女儿养大的。

    童养媳有一定的贩卖人口的意思在里面,虽然说起来影响不是很好,但其实我家也给我找了一个童养媳。

    我家的条件不算差,在我们那地方,也算是颇为富裕的那种,按理来说,我根本不愁找不到媳妇儿,之所以给我找童养媳,其实主要还是因为一些比较迷信的问题,而这事情要从我出生时候说起。

    我爸是入赘的,我是随姥爷姓的,因为出生的时候正好是十月一号,就给我取名叫国庆,小名十一,我出来的急,家离医院远,所以我是接生婆到我姥爷家给我接生的。

    伴随我出生的还有几块胎记,细细长长的组起来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凶字,这可把接生婆给吓坏了,说我这胎记是不祥之兆,在那个年代,流言蜚语还是很要命的,尤其是我姥爷家这种大户人家,最后用几斤腊肉买通了接生婆后,到后面就一直用白布给我的手包着。

    家里生了个大胖儿子,本来是开心的事,却因为我手上那胎记的缘故,一家人都忧心忡忡,最后还是我姥爷拍的板子,他当年下乡在广州博罗县做知青的时候,从闹革命的人手里保下过一个道士,以下就简称先生吧,那先生在当地也是很灵的,不然破四旧的人也不会找上门来,这会儿已经过了破四旧最凶的那个年代了,所以姥爷就打算让那个先生来我家给我测测命骨。

    先生一到我家,认真看了看我的五官,解开我手上的布,给我看了看胎记,然后摸了摸我的头骨,后背和脚掌,最后摇了摇头说,老汉,怕是你这娃儿难养活咯。

    这可把我姥爷给吓坏了,连忙说只要能救活我,不管给多少钱都可以,姥爷这么一说,那先生就说这命是天注定的,想要逆天改命,这不是钱就可以解决的,而且就凭他欠姥爷一条命的关系,也不可能要我姥爷的钱。

    这话一说,家里人就全急坏了,毕竟姥爷家没儿子,就我妈一个独生女,我这头一胎出现这问题,可真的不行。

    最后先生咬了咬牙,说我的事就先包在他身上,他去给我解决,然后给我姥爷留了个盒子,说要是出事情,就给他打电话,然后留了一串电话,再叮嘱以后绝对不能把我手上的胎记给露出来,就急急忙忙离开了。

    先生的话也像是一根刺一般刺在家里人的心里,不过伴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健康茁壮的成长,这事情也是慢慢的被淡忘了。

    但先生的那个叮嘱所有人都记在了心里,就是千万别把我手上绑着的布给拿下来。

    事情是在我六岁那年夏天发生了转机,六岁的我长得很结实,虎头虎脑的,在村里小孩子里面也算是个高的,所以在一群小孩里面我也算是头儿,和我一块玩儿的小孩都叫我国庆哥,在这群玩的小孩子里面有个小孩叫猴子,瘦瘦小小的。

    那天我们玩的时候猴子就好奇的问我,说国庆哥,你这手上为什么老绑着一块布,绑着布玩多不方便啊。

    从小我手上就一直绑着这东西,姥姥姥爷也不让我拿下来,虽然我不清楚这是为什么,不过我也没在意,但这时候被猴子一说,我也感觉这块布弄得我浑身不舒服。

    虽然有点害怕拿下来会被姥姥姥爷打骂,不过那会儿我心里琢磨着回头再偷偷摸摸绑上去就好了,就把布给解了。

    解了布后,我们又开始玩了起来,结果玩着玩着我就看到一个穿着花衣服的小女孩站在一旁大槐树下直勾勾的看着我,这小女孩身上穿着件花棉袄,很是鲜艳,村里女孩的脸都是黝黑黝黑的,但她的脸却很白,脸颊上有一片红红的,就好像是画上去的一样,绑着两条辫子,辫子硬梆梆的挂在两肩。

    大夏天的,穿着件花棉袄,看她的样子也不热,我就上去问她是谁,我以前怎么没见过她。

    我刚说完,那小女孩就抬起头来看着我,她的眼睛黑黑的,不是那种亮晶晶的黑,而是那种毫无光泽,黑白分明的黑,被她看一眼,我就感觉身上凉飕飕的,心里感觉有点不对劲,但那会儿小,什么也不懂,就这么看着她。

    过了一会儿,那小女孩什么都没说,我觉得有点无聊,又加上她那样子不太对劲,有点儿害怕,就想要走,结果我刚迈开腿,小女孩对张口对我说她叫小白,问我愿不愿意陪她一起玩。

    我倒是心大,加上刚才还走到我后面的小伙伴们已经超过我往前走了,就有点急,连忙扭头就想带着小白一起去玩。

    但小白却是死死的抓住我的手,她的手很冰,力气很大,我差点给她拉倒。

    “走啊,你呆这干嘛?”我好奇的询问。

    小白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我,说她不能去外面玩儿,晚上她来找我玩好不好啊!

    这时候,小伙伴已经走远了,我急着和他们一块儿玩,就连忙说好啊。

    但小白还是没松手,她依旧死死的抓着我的手,这时候我都感觉自己的手快被冻僵了,她看着我,问我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儿不太想告诉她我叫什么,就急着要走,小白见我不说自己的名字,就用力的拽了我一下,我感觉自己的手都快被她给拽下去了,她不耐烦的看着我,声音都变得有些尖了,“我都告诉你我叫什么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名字,你不告诉我,我晚上怎么去找你玩?”

    我有点急,又加上被小白给弄得有点害怕,我就说了,但我留了个心眼儿,没告诉她我真名儿,我把我小名十一告诉了她。

    说完,她就把我手给松了,站在树下看着我笑了起来,那个笑容看的我毛骨悚然,我无法用文字去形容那个笑容,只知道自己当时很害怕,我转头走的时候,还听到小白说她晚上一定会来找我玩的!

    我回到小伙伴中间的时候,才感觉自己身上的寒意消散了一些,转过头去看,小白还是穿着她的那件花棉袄站在柳树下,带着那怪诞的笑容看着我。

    那眼神看的我浑身发毛,总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不过小孩儿玩性大,没多久,我就把这事给玩忘了,等到了晚上快睡觉的时候,我才记得来这事了,心里开始害怕起来,万一她真的来找我玩可怎么办啊,她那么怪,我可不想和她一起玩。

    不过仔细想想小白怪虽然很怪,但总不可能晚上真的来找我玩吧,她家爸妈总得管着她啊,就算她家爸妈不管她,那她为什么也进不来我家啊。

    一想到这儿,我也就放心了,但等晚上睡过去后,我就被一阵喊声给叫醒了,好像有人在外面叫着十一,十一……

    等听清楚声音后,我一个激灵一下子醒了,那声音,是小白的。

    她真的来找我玩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