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中年人的话让猴子的父母又跪了下来,求着我外公,让我外公给我去帮忙。

    我外公这会儿也皱起了眉毛,看着中年人,开口说道,“不知道尊姓大名呢?”

    “陈子明,陈宅村的人都叫我陈半仙。”中年人微微笑了起来,“前些年文革我跑到外地避难去了,重新回来塘下已经有十三年了。”

    “陈宅村的陈半仙说的就是你啊。”外公这才用正眼看着陈半仙,旋即手指也是在椅子上面摩挲着,“你刚才说的,能喊回王辉的人只有我家十一了,这是个什么说法?”

    “不知道太爷您了解不了解喊魂,所谓喊魂,就是把一些被惊吓到的人魂魄给喊回来,这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喊得,必须要平日里和那个丢了魂的人比较亲密才能够喊得回来,别人喊根本是没有用的。”陈半仙开口解释道。

    我外公深深的看了陈半仙一眼,“如果论亲近的话,我家十一的确是和王辉比较熟悉,毕竟是从小玩到大的,可他家父母应该更亲近啊,如果让他父母来,不是更好吗?为什么要十一去趟这浑水?”

    陈半仙这会儿也是高深莫测的笑了起来,“如果王辉的魂魄是在野外丢的,那自然是他家里人更合适,毕竟除了平日里关系比较亲密,还有血缘关系,可他的魂魄是被锁在凶地里面的,我就这么和太爷您说吧,现在林家老宅是块凶地,王辉的父母不管哪个进去,都会横死当场。”

    “所以你就想着让我们家十一去冒险?连大人进去都会横死,你凭什么保证十一不会有危险?”我外公拽着龙头拐杖在地上狠狠的敲了敲,“其心可诛啊!”

    被我外公这么一说,猴子的爸妈脸上也涌上来一丝不好意思的情绪来,这事情细细的去算,还真的是他们做的不够地道,他们家的孩子是九脉单传,可我们家的更是稀罕啊,传到我妈这一代的时候甚至连儿子都没有了,只能招个上门女婿,这才好不容易生出来个儿子,而且账也不是这么算的,这事情本身帮忙是人情,不帮忙也是本分,他们这么跪在这里,的确有点儿逼宫的意思在里面。

    这应该算是道德绑架了吧。

    受过高等教育的猴子父母此刻脑子里也是闪过了这个念头,不由得有些面红耳赤来。

    陈半仙这会儿却是掏出了水烟咕噜咕噜的抽了起来,他迷离着眼睛看着我外公,“我敢过来求人,自然也是有我的原因的,那个凶地,寻常人的确是进不得,可你家十一却进得去。”

    “哦?”我外公见陈半仙在故弄玄虚也不由得看着陈半仙,“你说个子丑寅卯出来,我也不是什么不近人情的老东西,大家都做了这么多年的邻居了,该拉一把的时候终究还是需要拉一把的,只要你能说服我,十一进去是没有危险的,我就可以答应你。”

    “爸!”我妈这会儿也不由得叫了一声外公,我妈对我可宠的很,毕竟小时候发生了那两件事情,差点失去了我,这些年来对我也一直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上怕摔了,抱在怀里怕碰了,现在听到我外公似乎是要让我去冒险,她第一个有些不乐意了。

    我外公则瞪了我一眼,“你自己看看那小子,你觉得我们不让去,他就不会偷偷去了吗?”

    我不由得尴尬的笑了笑,要说懂我还是外公最懂我,我刚才就是想着实在是不行,我晚上偷偷溜出去找陈半仙。

    “若是王老太爷您不答应,我怎么也不可能让贵公子帮忙的,毕竟我们道家人做事也是讲业障的。”这时候陈半仙却忽然开口提了一嘴,旋即看向猴子的父母,“接下来我们要说的,二位不方便听,还请回避一下。”

    “可是……”猴子他妈还想说些什么。

    陈半仙却是摇了摇头,“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若是王老太爷真不肯,你留在这儿也是无用。”

    猴子的父母这会儿也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各自回去了,可能是跪得有些久了,起来的时候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还是我爸上去扶了扶才免于摔倒。

    等猴子父母走后,我外公也眯着眼睛看着陈半仙,开口说道,“说吧,究竟是为什么,必须要用到我家十一。”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王家公子应该是纯阳之体吧。”陈半仙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虽然隐藏的很好,但我还是感受到了一丝纯阳的气息。”

    我惊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映过来,估计是那天晚上和猴子回来后我的胎记露了一下,残留了一些气息在身上,虽然很是细微,但还是被陈半仙给抓住了。

    “是。”我外公很果断的点了点头,他并没有想着要隐藏这件事情。

    陈半仙点了点头,“您可能不知道纯阳之体在我们道家有多珍贵,纯阳之体百万人中难出其一,更关键的是纯阳之体的人可都是天生隐藏自己气息的,就算我们特地去找也是几乎不可能找得到的,而且纯阳之体之人在幼时很容易受到脏东西的觊觎,存活率很低很低,一百个纯阳之体之中能有一个活下来都算是好的了,可以这么说,千百年来,只要是纯阳之体的进入道家,那必然如同烈日当空一般璀璨。”

    我外公这会儿也皱了起来,“你的意思是,我家十一日后适合当道士?”

    “各人有各人的命,我倒是不敢妄言,只是令公子的这纯阳之体却恰恰是破局的关键。”陈半仙半闭着眼睛看着我外公。

    “可你刚才也说过,纯阳之体的人很容易受到脏东西的觊觎,事实上小时候,我家十一也因为纯阳之体遭过两次罪,若不是有贵人相助,怕是早就死了。”我外公看着陈半仙,很显然,陈半仙的说法并不能说服他。

    “我也说过,那是幼时的纯阳之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贵公子今年应该已经十四岁了吧。”陈半仙开口说道。

    我外公点了点头,“没错。”

    “人一生中阳气最为旺盛的便是少年时期,尤其是善存阳元的少年,阳气如正中午的烈阳,而贵公子又是纯阳之体,此刻贵公子身上的阳气对于那些脏东西而言非但不是补药,还是见血封喉的毒药哩。”陈半仙笑嘻嘻的开口说道。

    “所以,你是因为我家十一的特殊体质才找上他的吗?”我外公的脸色有些难看了起来。

    陈半仙却是摇了摇头,“如果只是纯阳体质,我自然不敢在此妄言,恕我冒昧,上次我在贵公子的身上感受到了纯阳之气,可是在这丝气息之中,却又夹杂着一股阴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王家,应该在贵公子的身上养了鬼吧。”

    我外公外婆和我爸妈在陈半仙话刚说出口后,全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很显然,他们完全没有想到,陈半仙居然对我这么了解,连我体内有鬼这件事情都清楚。

    要知道这可是我们家最大的秘密,这么多年来,也就只有我嘴大,把这事情和猴子说了,关键是猴子也根本没把我说的当一回事,也就是说,神仙姐姐这事情,也就只有我家里人知道。

    “本来我也只是猜测,不过方才我进你们家的时候,看到你们家客厅摆放着一个灵位,灵牌上没有名字,可却有香,而且按理说,摆放香烛的地方肯定是不干净的,稍有风吹便是会落出灰来,可你家的灵位却干净的一尘不染,这很明显就是在养鬼。”陈半仙一脸笃定的看着脸色已经不好看起来的外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