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后,整个梦境瞬间支离破碎,我嗖的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满头大汗,就在我醒来的一霎那,一道红色的身影一闪而过,我怔了怔,“神仙姐姐,是你吗?”

    还是自讨了一个没趣,我苦涩的笑了笑,也不知道最近这是怎么了,老是做些这种奇奇怪怪的梦,有老话说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想,可我白天也没想这些东西啊。

    我摇了摇自己的脑袋,用手揉了揉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一些,这才起床刷牙洗脸。

    今天是周末,倒是不需要去上课,我出门吃完早饭后就没有回家,而是直接朝着陈半仙的家里走去,到陈半仙家的时候,他正好在开门,坐在陈半仙开的那家棺材铺门口,我看着陈半仙,开口说道,“你昨天回去准备好东西了没有?”

    “准备倒是准备的差不多了,一会儿我和你交代一下,咱们晚上出发吧。”陈半仙开口说道。

    “晚上?”我吓了一跳,“为什么要晚上,那地方这么凶险,咱们白天去不是要安全一些。”

    “白天的确是要安全一些,但你朋友的魂魄可受不了白天的刺激,先不提你白天能不能把他的魂给喊回来,就算喊过来了,也带不回来,现在有林家老宅里的阴气滋养着,自然不会有什么事情,可一旦出门了,炎炎烈日下怕是会直接魂飞魄散。”陈半仙这会儿也是把店门给开了起来。

    我是不太懂这一行的一些技术活儿,不过陈半仙倒是说的有板有眼,我也点了点头,转而看着陈半仙的店铺,开口说道,“现在国家不都是规定火葬了吗?你这棺材能卖得掉吗?”

    “我这些棺材可不是给死人用的。”陈半仙笑了笑,开口说道。

    不是给死人用的?我也被陈半仙的说辞弄得很是迷茫,“这棺材不是给死人用难道还是给活人用不成?”

    陈半仙却是抿嘴笑了笑没有继续说什么,转身回自己的店铺里面拿出一张抹布来认认真真的擦起他店铺里面那一口口棺材来。

    真是个怪人,我撇了撇嘴,没继续说什么了。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陈半仙一整个早上都是在整理他的那些宝贝棺材,擦干净后打蜡,然后又用一种红色的油状物体一点点的抹在那些棺材上面,说起来还真的是有生意,不过那些上门来问棺材的人全都被陈半仙以棺材已经被预定完的理由给赶走了。

    这可真的是奇了怪了,有生意还不做,果然是个奇怪的家伙。

    不过还好我过来的时候也带了游戏机过来,一整个早上陈半仙忙着他的店铺,而我则玩着游戏,谁也不打搅谁,时间过的倒也是快。

    午饭的时候,我问陈半仙,“对了,你上次和我说不能马上去,要拿些东西,那是什么东西啊。”

    “钱。”陈半仙毫不忌讳的开口说道,“我出手总得要润手费啊,总不能啥也不拿就帮人啊,我得先和你朋友父母谈好价格,才好下手啊。”

    “你可真的是市侩。”我想了想,最后也忍不住开口提了一嘴。

    “你还小,不知道钱这东西的重要性,等你大一些就知道了。”陈半仙却没有反驳什么,直接承认了自己是一个市侩的人,“而且做我们这一行的,很容易惹上业障,有时候算的清楚一些,不容易遭天谴。”

    “业障?我记得昨天你也和我外公说过这东西,这是什么?”我好奇的开口询问。

    陈半仙思考了一下,“大概就是因果吧,有因就有果,就好像是这一次,正是因为你们两个人擅自闯进林家老宅,才会惹下这个大麻烦,这本就是你们命中注定的,而我来帮忙,也就是说,在某一方面违背了天命,上天注定要让你们家里损失一些东西,可如果我免费帮助,那就什么都没失去了,最后上天会把这个麻烦找到我的头上的,可我拿了钱,也就是说你朋友家花了钱,这就叫做花钱挡灾,损失也有了,人也没损失,上天也不会找我麻烦。”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但很快反应过来,“能把市侩说的这么清丽脱俗,你是我认识的第一个人。”

    “你认为是市侩,那就这么认为吧。”陈半仙这会儿也吃完饭了,自己从包里拿出一些烟丝,塞进水烟里面咕噜咕噜的抽了起来。

    我则是有些沉思了下来,事实上,我生来就接触了不少光怪陆离的事情,也知道这个世界肯定不是普通人想的那么简单,就在这时候,也不知道怎么的,我忽然问了一句,“这世界真的有天吗?”

    “我也不知道,我师父教的。”陈半仙沉默了一下,也是开口回答了一句。

    我点了点头,继续埋头去吃我的饭,等吃完后,也拍了拍屁股,“你从猴子家拿了多少钱啊。”

    “十万。”陈半仙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是不是有点太少了。”

    十万,我怔了怔,那时候的十万可真不是什么小数目,够在我们镇上建两套小洋楼了,哪怕猴子家里的确还挺有钱的,这十万块钱也算是伤筋动骨了,最关键的时候,他居然还反问我是不是拿的少了,这险是我去冒,他不过只是提供一下办法,就这样拿了十万块钱,居然还嫌少,我撇了撇嘴,“你可真的是屁眼儿黑。”

    陈半仙嘿嘿一笑,“你是不知道我们这一行的价格,如果你真的知道,会觉得我收费还算很公正的,甚至可以说是廉价了。”

    “做道士真的这么赚钱?”我反问了一句。

    “十年不开张,开张吃十年。”陈半仙神秘莫测的笑了笑。

    “你之前说我的天赋很高,我是不是也可以做个道士什么的,读书太累了,我觉得还是做道士比较轻松。”我这会儿也感兴趣了起来。

    陈半仙却拍了拍我的肩膀,“人各有命,道士也没那么好做的,起码比你读书要累的多,而且你家里这么有钱,也不缺这点钱。”

    事实上在听到陈半仙说做道士比读书还累的时候,我也就放弃了。

    本来这就是一时兴起。

    下午的时候,陈半仙也没那么忙了,就开始摆弄着东西,他拿了一张大黄纸,将这黄纸裁剪成四个等份大小的纸张,然后用毛笔沾了润湿的朱砂,在黄纸上写着一些我根本看不懂的字,等把字写完,他用两块石头压着放在门口风干,然后从屋子里拿出一捆竹条,在那儿编制起东西来。

    “你这是在做什么?”我好奇的开口询问。

    “锁魂灯。”陈半仙提了一嘴,“到时候你得提着这个灯笼进去喊魂,才能喊得出来。”

    我点了点头,“没想到你还挺心灵手巧的。”

    等陈半仙把那些竹条编制成一个灯笼后,差不多也到了下午,他又从屋子里拿出一些浆糊,认认真真的将那四张字迹已经干了的黄纸糊在了灯笼壳上,又用几根粗麻绳绑着一跟竹竿,和灯笼连在一块儿。

    把糊好的灯笼放门口干的时候,他也拿过一叠黄符在上面写着东西。

    “这又是在写什么?”我好奇的探过头去问。

    “你朋友的生辰八字,到时候这锁魂灯只有你朋友的魂魄才能进得来,不然谁知道你带了个什么东西回来。”陈半仙一边写着,一边开口解释道。

    我看着陈半仙写的字,也不知道怎么的,越看越是别扭,我指了指一个地方,“你这的字写的好像有点不考究,位置有点不太对劲。”

    “什么?”陈半仙抬起头来错愕的看了我一眼,显然,他没想到我一个半大的孩子怎么会指点起他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