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这猛地一惊直接让我整个人都惊叫出声音来了,我整个人一个哆嗦,差点把尿都吓在裤子里,我立马抓起放在裤兜里面的鸡血血包直接朝着后面砸去,啪嗒一声响,鸡血血包直接开了花,砸在了一个实体上。

    我愣了一下,怎么会是实体呢?

    而且我发现,自从那个手搭在我肩膀上之后,我身上的凉意也是消散了不少,周围也没有一开始那么阴森了。

    “如果不想死的话,就把手里那个夺魂灯给丢了。”这时候,一道苍老的声音从我身后响了起来。

    我这才想起来之前陈半仙交代我的,如果灯灭了,就赶紧把灯给丢了,往外面跑,我连忙把手里的锁魂灯给丢了,但很快我就反应过来,“你是人是鬼,还有,这是锁魂灯,不是夺魂灯。”

    “我当然是人了,我还没和你计较泼我一脸鸡血是什么意思呢。”我身后的声音响了起来,旋即他也是冷笑一声,“锁魂灯?这分明就是夺人魂魄的夺魂灯。”

    这时候,我也闻到了一股火药味,然后我身后就亮了起来,我扭头去看,就看到了一个老头儿满脸是血的蹲在我后面,乍一看还真有些吓人,不过我也知道那血是我弄上去了,当即也是说了一句对不起。

    老头则是笑了笑,“也就是欺负欺负你这种什么都不懂的傻子,把你卖了还给人数钱。”

    说着,老头把手里的火信子往灯笼内部照了照,“你自己看看上面的生辰八字写的是谁的。”

    我怔了怔,按照老头说的往里面看了一眼,这一看也把我吓了一跳,这生辰八字居然是我的,可之前我看到的明明陈半仙写了猴子的生辰八字啊,怎么这会儿却变成了我的。

    老头冷冷的笑了笑,“一点儿障眼法罢了,受人所托过来瞧了瞧,没想到还真给我看到这事情来。”

    “受人所托?什么?”我愣了一下。

    老头却是抿了抿嘴,“不知道你还记得你六岁的时候,去过你家的那位先生吗?”

    “你是先生的朋友?他现在在哪?”我深吸了一口气,心头也是一喜,先生可以说是我的大恩人了,他不仅救了我的命,还让我和神仙姐姐结下了缘,如果不是他的话,我都不知道自己这会儿是死是活了。

    “他死了。”老头的声音却是顿了顿,很明显,有些悲伤。

    “什么?”我一个激灵,刚想问些什么,老头却是开口说道,“有些事情现在和你说了你也不懂,你现在被人给害了你知道不。”

    “什么意思?”我愣了一下,旋即也是开口说道,“你的意思是,陈半仙是来害我的?”

    “难道还是来救你的吗?给你一个夺魂灯,在夺魂灯之中放了吸人阳气的尸油蜡烛,又弄上你的生辰八字,这明显是要将你的生魂吸收进去。”老头叹了一口气,旋即也是开口提了一句,让我摸摸自己的天灵盖。

    我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摸了摸自己的天灵盖,却是摸到了一小块硬梆梆的东西,看上去像是一根针的针头,我吓了一跳,刚想把这根针给拔出来,却是被老头拦住了,“现在拔了显然会打草惊蛇,你是不是也好奇,今天住在你体内的那个鬼没反应了,按理来说,以往的你来到这么凶险的地方,你体内的那东西早就给你警告了。”

    被老头这么一说,我也反映过来了,的确,今天神仙姐姐就好像是昏睡过去了一样,根本没有半点儿反应,老头见我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也是开口说道,“这一切应该就是你脑袋上扎着的那根定魂针了,就是因为那定魂针,你才会这样。”

    我深吸了一口气,却是有些摸不清楚头脑了,“你的意思是,陈半仙要害我?可是他为什么要害我啊。”

    “你可是纯阳童子命啊,你的魂魄不管是拿来炼制小鬼,还是给自己续命,都是极其有用的,就拿续命来说吧,只要能够得到你完整的魂魄,最少可以让那家伙多活一百年。”老头叹了一口气,“你的命不管是在脏东西还是在修道之人的眼中看来,都是如同唐僧肉一样的东西,你说他有没有理由害你!”老头白了我一眼,旋即开口说道,“也是你体内的纯阳气息太强救了自己一命,不然你的魂魄早就被那夺魂灯给吸走了。”

    “不可能!”我下意识的否认了,因为我的第一印象,陈半仙就是帮我的,怎么可能会害我呢,而我和陈半仙认识的时间也比较长,可面前这个老头和我才第一次见面,我怎么可能一下子就相信了他。

    “要不怎么说你傻。”老头自嘲的笑了笑,旋即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白玉扳指开口说道,“认识这东西吧。”

    我看到那白玉扳指后也是怔了怔,因为这白玉扳指我外公手指上也有一个,他说那是先生送他的,每天都戴着,所以我才一眼就认了出来,可这东西老头手里怎么也有一个。

    “这东西做出来的时候就是一对,这回你应该相信我是那位先生的朋友了吧。”老头看了我一眼。

    我有些半信半疑的看着老头,心里也有些动摇起来了。

    “我是半年前就来了,可以说是亲眼看到那位所谓的陈半仙一路布的局,根据我的调查,他应该是十三年前来的塘下,你想想,你今年几岁。”老头看着我。

    我认真算了一下,虚岁十四,实岁十三,这陈半仙来的那年,居然是我生下来的那年。

    “事实上当年你的先生来给你看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不对了,因为你身上发生的事情很像是人为的,只是他找不到什么蛛丝马迹,而且当时他帮你解了围,很明显也打草惊蛇了,然后就是你的魂魄,只有刚出生的时候,六岁,十四岁,二十二岁,还有三十六岁四个阶段可以用,这四个阶段可以说是你的四次劫难,你再仔细想想,这几个年纪你身上发生了什么……”老头继续开口说道。

    我深吸了一口气,“你是说,陈半仙,早在我出生的时候,就盯着我了?”

    老头点了点头,“这次的事情我也是从头看到尾,包括这间屋子主人之死,都是那陈半仙动的手脚,你身边的那个朋友也是被他迷了魂的,其实早在进入这林家老宅之前,他就已经是个傀儡了。”

    说完,老头也是开口说道,“那天晚上诱骗你们进来的那个警察自然也是那陈半仙的手脚,他让你进来,只是测试一下,你身上的那鬼仙的气息,以便于他制作定魂针罢了。”

    老头说的话很明显,颠覆了我目前所有的线索,他简直是推翻了我的世界观一般。

    “有什么证明!”我深吸了一口气。

    老头则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方桌子,“你跟我躲到那去,应该过一会儿,那家伙就要进来了!”

    我愣了一下,还是跟着老头一块儿躲在了桌子底下,我们躲进去后,老头也从怀里拿出一张黄符贴在了桌子底下。

    我们刚弄好,从屋子外就传来了一道手电筒的灯光。

    我下意识的屏住呼吸。

    很快,我看到有人进来了,脚步声响了起来,伴随着那手电筒的光芒,我看到一个人踱步走到了锁魂灯前,那是一个男人,穿着粗麻的裤子和一双老北京布鞋,他蹲下身去捡起了锁魂灯,在他蹲下来的时候,我也看到了他的面容。

    陈半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