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陈半仙捡起了地上的夺魂灯,他轻轻的咦了一声,“怎么回事,只有阳气,那小子的魂魄呢?”

    他的这句话瞬间让我的心凉了半截,如果我这时候还分辨不出来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我就真的是傻子了,只是我还是有些难以接受,虽然认识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怎么说我也是和陈半仙算半个朋友,我这个人是很讲义气的,不然也不会为了猴子甘愿犯险进来这个林家老宅,而现在,陈半仙这个所谓的我的朋友,却是想要害我的人。

    我紧紧的拽着自己的拳头,恨不得现在就出去揍陈半仙一顿,虽然我年纪挺小的,但我相信就我这个头,打一个干瘦的陈半仙还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但有些事情远远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陈半仙的手段显然也不仅仅只是他的体格,这时候我要是出去,指不定会出什么事情。

    “怎么会有火药味?”这时候陈半仙也是有些疑惑的说了一句。

    我心一下子紧了起来,生怕陈半仙因为这个联想到什么,不过显然陈半仙不会去想那么多,他这会儿也把夺魂灯之中的蜡烛取了出来放进了自己的兜兜里,“那小子应该还在这屋子里面,也算他运气好,一会儿再救他出来吧。”

    说罢,陈半仙又顺着原路走了回去,陈半仙走后,我刚想开口说些什么,我的嘴却是被老头儿给捂住了,老头儿对着我摇了摇头,果不其然,很快陈半仙又回来了,他踱步走到了我之前撒了鸡血的地方,“那小子把鸡血用了,应该是被吓得,这屋子里没有其他人的痕迹,应该是我想多了。”

    这回,陈半仙才算真正的离开了,老头儿也松开了捂住我嘴巴的手,我忍不住开口说道,“我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一会儿我带你去二楼,你跑出去,还是和以前一样,当作什么都没发生,我会一直跟在你身边的。”老头儿这回也开口说道。

    “你不能帮我直接解决了这个人吗?”我连忙开口说道,开什么玩笑,这个陈半仙可是要我命的人啊,我这么出去,不是以身犯险吗?

    “的确可以直接解决他,但你想过没有,现在他手里还有你朋友的一魂一魄,直接解决了他,怎么救你朋友?”老头开口说道。

    这倒是说到点上了,我的确是很想马上就解决陈半仙,可是那样的话,猴子的一魂一魄要怎么处理啊,我不可能因为自己而把猴子的命不当一回事啊,一想到这儿,我也是叹了一口气,“你没办法找回猴子的魂魄吗?”

    “他的手法有些诡异,在他没有完全展现自己实力之前,我甚至都不敢打包票说我绝对可以赢过他。”老头儿摇了摇头,很明显,现在的情况的确有些焦灼。

    我叹了一口气,知道现在事情也只能这么处理了,而且老头也说了,在陈半仙没有完全展现自己实力之前,他也没有办法确定自己就是不是比陈半仙厉害了,现在这种情况,敌明我暗,反而利于行动。

    “可是我还是有些害怕,要是他对我动手怎么办?”我愣了一下,开口说道。

    “知道他刚才为什么没直接去找你,而是过一会儿吗?”老头开口提了一嘴。

    我还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刚才脑子里正有这个疑惑呢,老头则开口说道,“纯阳体质本身就是上天恩赐的,若是你发现了自己是被人害死才被制作成小鬼,或者说被续命的,那么效果会大打折扣,甚至会反噬,所以他要么就是趁你的意识没有彻底形成之前将你解决,就好像你刚出生还有六岁那会儿的时候,不过那时候的纯阳体质还是不太好的,所以受到阻拦后,他并没有继续去行动,但现在你十四岁,可以说是纯阳体质最为强盛的时候,等你二十二岁的时候,谁也不能保证你还是童子,但这会儿你的意识也已经形成了,正是最为叛逆的时候,他想要得到你的魂魄,必须要把理由安排的彻底,不能让你有一点点的怀疑,心甘情愿为他所用,所以他是不会明着对你动手的。”

    老头儿虽然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但因为我不是行内人的缘故,听的还是半懂不懂的,但我也差不多了解了老头要表达的意思,陈半仙很明显,忌惮一些原因,不会明着对我动手,除非是他发现我已经知道他的目的,才会那般下死手,也就是说,接下来,我想要活下去,就必须要在和陈半仙的博弈之中成功的骗过他。

    我不是一个善于骗人的家伙,可现在这种情况,我不想骗人也没办法了,我知道,我的姓名就把握在我自己的手里,我必须要强打起精神来才可以。

    老头儿见我也有些想通了,拍了拍我的肩膀,“放心,我在身后帮着你的。”

    我点了点头,跟着老头去了二楼,很快,我也找到了一个窗户,我知道,这会儿想要博得陈半仙的信任,我就必须要从这儿跳下去才可以,好在平日里没少和猴子出去皮,学校围墙和这个比也差不了多少,掌握好力度,倒是不会伤到我什么。

    正当我想要跳下去的时候,老头拦住了我,我正纳闷怎么回事呢,老头却用手指按在了我的肚脐眼下方,猛地用力,我脑子一懵,竟是情不自禁的尿了出来。

    “你干什么!”我急了。

    “这样更逼真!”老头儿嘿嘿笑了起来,我却不乐意了,我一个男子汉,尿裤子了也太丢脸了一些吧。

    但这会儿也不能去换个裤子,我看着老头说了一句还是你狠,也就直接朝着窗户外面跳去,在快要落地的瞬间曲膝,顺势前倾,手掌触地瞬间曲肘,然后顺势侧滚,哪怕是这样还是把我摔得不轻,但却没什么大碍。

    我一个轱辘从地上爬起来,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往外面跑。

    陈半仙果然就站在外面,看到他的时候我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还是有些怕的,不过这会儿绝对不能表现出来,也不知道怎么的,我戏精上身一般,眼泪鼻涕都出来了,上去就抱着陈半仙的大腿,“救我,救我啊!”

    年轻人,火气自然挺大,抱住陈半仙后没多久,一股浓郁的尿味就顺势蔓延了开来。

    陈半仙也情不自禁的皱了皱眉头,不过很快他也拍了拍我的肩膀,“没事,出来了就没事,你在里面遇到啥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擦了一下自己的鼻涕,“我刚进去,那灵堂里面的太师椅就动起来了……”

    “太师椅?”陈半仙寻思了片刻,“应该是那个老头的魂魄在作怪。”

    “嗯,我撒了一把黄豆,那太师椅就不动了,但就在我准备走的时候,忽然扭头看到了一个老头铁青着脸站在我身后……”这本来就发生过的事情,我只是稍稍改了一些,自然也说的没那么不自然。

    “然后呢?”陈半仙开口询问道。

    “情急之下我就抓着那鸡血包弄了过去,不过却丢了个空,那老头也不见了,这时候我发现你给我的锁魂灯也灭了,我吓得把锁魂灯给丢了,就想跑出去,但不管我怎么跑都跑不出去,就好像被困在屋子里面一样,然后不知道怎么的就跑到二楼去了,看到窗子我就跳出来了。”我深吸了一口气,慌里慌张的开口说道。

    “这不应该啊,夺……锁魂灯怎么会在这种情况下灭了呢?”陈半仙也皱起了眉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