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难道就不能提前找人过去装修一下吗?”

    “也对哦。”

    江梓航看她轻笑。

    从市区到她老家有一段距离,乔知晴便呼噜噜睡了一觉,江梓航把她叫起来的时候,乔知晴以为是到家了。她迷迷糊糊被江梓航从车上抱下来,此时此刻的天已经完全黑了,应该是刚刚进入黑夜,还带着一些深蓝。

    乔知晴在江梓航手臂上蹭了蹭:“到家啦。”

    “没有。”

    乔知晴立刻站直了身子,抬头去看,江梓航把她带到了医院。

    乔知晴惊讶扯住江梓航的衣袖道:“你带我来医院干什么?难不成,是苏医生出了什么事情吗?”

    江梓航捋捋她的头发:“他很好,不用担心他。”

    乔知晴被他牵着往医院里走,她不知道为什么,这是她第一次感觉这么不想进医院。乔知晴颤颤巍巍开口:“难道是孟院长找你有什么事吗?”

    “也没有,这个时间他应该已经下班回家陪虞昭元了。虞昭元最近晚上的睡眠状态不是很好,所以他现在都是提前下班的。”

    “哦....”乔知晴不由自主地咽一口口水,“那你这个时候带我来医院干什么?难道是你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吗?”

    “不是。”

    江梓航否认的很坚决很快速,惹得乔知晴更加心慌慌了:“那你不打算告诉我,你来医院干什么吗?”

    乔知晴问完这句话的时候,他们两个已经走进了医院的大厅里面。

    乔知晴紧紧地攥着江梓航的袖子,有一些刚刚下班或者是换班的护士见到了江梓航,还是会说一句“江院长好”。

    “旁边那个就是江院长的太太吧,长得可真漂亮,果然好看的女孩子就应该配好看的男孩子。”

    “不过江院长这个时候回来干什么?”

    “可能是孟院长有些事情没有完成,让他回来帮个忙吧。”

    “哦....”

    虽然乔知晴一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被他狠狠地给否决掉了。

    江梓航把她拉进电梯,眼睁睁看着江梓航按了五楼。

    乔知晴一瞬间是真的记不起来五楼是什么地方了,她立刻转头去找电梯里面的牌子。

    于是就看到了五楼旁边写着大大的....妇产科。

    乔知晴脸上的表情全部都僵硬了,她晃晃江梓航的胳膊:“你带我去妇产科干什么?我没有什么问题吧?还是我有什么病你没有告诉我。”

    “做个检查而已。”

    乔知晴抿嘴,他回答这句话还不如不回答呢。他这样一说,乔知晴的心里面就是更加害怕了,乔知晴揪揪他的衣角:“你跟我说说是什么检查呀?”

    江梓航转过身揉揉她的头:“我不会害你的,等下你就知道了。”

    乔知晴当然知道他不会害自己,但是也可能是作为一个已婚的女人,她对于妇产科这三个字保持着最高的警惕和恐惧。

    江梓航让她先坐在妇产科的一个休息室里,乔知晴抓住他不肯让他走,江梓航蹲到她面前:“你不用担心,我去去就回。”

    乔知晴这才不情不愿地放开了他。

    江梓航走后,乔知晴身边的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凑过来:“刚刚那个是你老公吗?”

    乔知晴点点头:“是的。”

    “真帅啊。”那女人毫不吝啬地夸着江梓航,“我老公要是长这么帅,我估计我肚子里面的这个孩子生出来以后都可以直接去当明星了。”

    乔知晴淡淡一笑:“是吗...”

    那女人点点头:“是啊,不过我老公长得也还不错,就是工作有点忙,你看今天来产检他也不陪我来。”

    乔知晴上下看了看旁边的女人,疑惑道:“现在都已经天色这么晚了,为什么选择晚上来产检?”

    那女人不好意思笑笑:“我老公工作很忙,我呢现在也还是在工作中,所以我刚刚下了班之后才过来的。”

    乔知晴惊讶:“你都怀孕了还要去工作吗?”

    “对啊。”那女人一副“看你大惊小怪的样子”看着乔知晴道,“如果我们两个不同时工作的话,这孩子以后出生了怎么养啊。你说是吧?”

    乔知晴可不认同她这个观点,她觉得怀孕的人一定要好好的待在家里面休息,不能够随处乱跑,更别说这样的工作了。

    “你几个月啦?”乔知晴好奇问道。

    那女人摸摸自己的肚子:“七个月半。”

    乔知晴感觉自己瞬间都要窒息了一样,都已经七个月半了还出来工作,这简直就是要钱不要命啊。

    那女人像是看出了她心里面的想法一样,淡定一笑:“我身体素质很好的,所以七个月半出来工作是没有问题的。我是个做设计师的,所以我平时的工作也就是坐在办公室里面画画设计稿而已。也不用出工去工地什么的,还是很轻松的。”

    “设计师啊!”乔知晴从小的梦想就是当一个设计师,但是这个梦想等到她真正的报了一个绘画班之后,她就放弃了,她是真的没有这方面的天赋。

    那女人微微一笑:“对啊,所以我的工作都很简单的,对了,你呢?你来这里做什么?我看你的肚子应该是怀了不久吧。”

    乔知晴立刻摇头摆手:“不是的不是的,我是被我丈夫拖过来的,我也不知道他带我来这里是干什么。”

    “哦....”那女人忽然变了一副八卦的表情,“你老公是做什么的?”

    乔知晴实话实说:“现在是s大的一名医学教授。”

    那女人惊讶:“教授啊,教授好呀,学历高,还长得这么帅,我看你这辈子也真的是赚到了。”

    乔知晴其实对这样的话都已经免疫了,几乎每一个人听到江梓航,不管是过去的职业还是现在的职业,都会说一句是她赚到了。

    那女人却欲言又止,乔知晴看出来了,挠挠头:“你是有什么问题想问我吗?”

    那女人点点头:“我不是不相信你刚刚说的话啊。只是我刚刚坐在那里随处看的时候,你们两个在门口,我听到了有人叫你老公叫....院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