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蒂斯参谋部,詹富正在处理文件,小混混周大胆兴冲冲地进来,举着一本书,叫道:“詹老大,我买了一本宋国的兵法新书,发现里面的内容很好很全面,这个作者没什么名气,应该是个民间人才,要不要考虑收纳下?”

    小混混出身的周大胆,因为被骗子赌局坑了,在外躲债。多亏了在詹富手下工作的表哥帮忙,处理脱困,并因祸得福在亚特兰蒂斯混了一个参谋的职位。因为感恩戴德,所以工作也是兢兢业业。虽然底子薄,但是学习劲头很大,偶尔也有新奇点子出现。

    这些詹富都看在眼里,对周大胆还是很满意的,不过他推荐的书,说不好听点,小学生给成人们推荐的漫画书,他能喜欢看吗?詹富就是这个心理,小混混的眼光还是有局限性的。

    不过詹富没有打击周大胆的积极性,接过那本兵书,瞄了一眼,《戚氏兵法新解》,恩,带了个“氏”字,应该是祖传的,听着挺唬人的。随后,看了一眼作者,戚斌暄,嘶——

    詹富惊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周大胆在旁边小心翼翼地问道:“詹老大,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詹富摆摆手,颤颤巍巍地翻过封皮,在扉页中看见了作者的照片,嘶——,詹富又倒吸了一口凉气,心说还真是戚斌暄啊。

    詹富对旁边的周大胆说道:“大胆啊,你这次还真立了个大功。最近你进步很大,去,就说我说的,让财务给你发个红包。”

    周大胆听了很高兴,詹富出手很是大方,之前帮自己还清了债务,这次又有红包,可以寄回家中,好好孝敬下父母了。

    詹富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摆出一个舒服的姿势,开始认真

    看着看着,詹富就皱起了眉头,这似乎有点不对啊。

    最近詹富辅佐艾比利公主复国,也自学了不少兵书战策。可是这本书中所说的,虽然全面,但是没有什么新颖的观点,倒是像一些市面上流行的兵书,东一榔头西一棒槌,杂糅而成的。没有之前戚斌暄在军营中,出的那些鬼点子所有的灵性。

    是为了沽名钓誉?以自己的了解,戚斌暄不是这种人啊。难道是为了评职称?不对,军中怎么会评职称呢。

    詹老二百思不得其解,于是拨通了国内的一个电话。

    半小时后,电话回了过来,将戚斌暄因伤退伍,在家中开了个茶社、演电影、写剧本、写兵书、上综艺节目的事情说了一遍。同时,电话对面又将戚斌暄军功被抢的事情,隐晦的提了一下,也留下了戚斌暄现在的联系方式。

    詹老二默默地放下了电话。思索良久,拨通了刚才记下的电话。

    创客茶社二楼的一个空置的客房中,戚斌暄正和李恒忠、孙沐鼓捣着“交际眼镜”的改装工作。

    孙沐称赞李恒忠道:“博士就是博士,这水平就是跟我们这些野路子不一样。你只是听其他科学家说过一些概念和细节,就能将这个微型电脑还原,真是不简单。”

    戚斌暄在旁边损着孙沐:“那当然了,人家可是科班出身,神童,比某些自称无双国士的人强多了。一个软件的创造,发明了多长时间。”

    李恒忠谦虚地说道:“话不能这么说,微型电脑已经有了成品和经验,我只是将它还原出来罢了。孙沐是从无到有,自己创造的,难度不可同日而语。”

    孙沐叫道:“看见没有,看见没有,这儿有明白人。”

    戚斌暄拿着成品交际眼镜,爱不释手,说道:“现在我们试试?”

    李恒忠递给戚斌暄八个戒指指环,说道:“这是蓝牙指环,可以根据你手的动作、幅度,模拟打字;也可以将一些动作设定为常用的指令,相当于快捷键。这样人多的地方,你就可以通过手势进行操作了。比起语音操控,错误率低,隐蔽性也好点。”

    戚斌暄带上交际眼镜后,接过指环,按照顺序依次带在左右手食指至小指上。

    看着八只闪着暗红光芒的戒指指环,戚斌暄说道:“创意倒是挺不错的,不过带八个戒指,有种暴发户的感觉。”

    “有利就有弊,相比起功能来说,别人的看法不用计较那么多。”孙沐劝解道,之后又问李恒忠:“这个装置挺不错的,起名字了没有?”

    “起了,这个一套八个戒指,同时又是暗红色的,我给它起名‘朱八戒’。”李恒忠一本正经地解释。

    还没等孙沐和戚斌暄有所反应,旁边传来一阵响动,同时伴随着呼哧呼哧的声响。

    三人寻声望去,只见哮天犬正在地上翻来覆去的打着滚,咧着嘴在那里大喘气,似乎是乐的合不拢了。

    戚斌暄问道:“哮天这是怎么了?”

    李恒忠板着面孔,说道:“没事,估计吃饱了撑的,需要运动运动。”

    李恒忠可不会给二人解释,之前在家中设计“朱八戒”的时候,就是哮天犬执意起的这个名字,同时还在叫嚷着,这个名字可以承包它三千年的笑料。

    三人下了楼,戚斌暄打开眼镜开关,对着进来的一个茶客一照,旁边显示出来一个简介。

    戚斌暄粗略一看,然后上前打招呼道:“郑大哥,好久不见,最近股票涨势很好啊,你肯定赚了不少吧。”

    来人有些心虚的说道:“我这是头次来吧?”

    “对啊,不过你忘了,之前在商场的时候,咱俩在楼道里一起抽过烟,聊的很投机。”

    “啊,我想起来了。抱歉啊,一时没记起你来。你的记忆力真没的说。你这茶社生意可好?”茶客装作恍然大悟,想起来戚斌暄是谁的样子,回道。

    “托您的福,还行。”

    ……

    同样的事情,半个小时持续了十来次。

    之后,戚斌暄意犹未尽的取下眼镜,对二人说道:“没想到啊没想到,记忆大师的感觉,真棒!就是眼镜上字体有点小,看时间长了,再加上看镜片与看现实间来回转换,有点眼晕。”

    孙沐说道:“这个只是辅助作用,关键时刻用的,不是让你当成手机,过度依赖的。”

    “那倒也是。”戚斌暄刚想接着说点什么,这时,电话响了起来。

    戚斌暄看着是个国外的号码,想想似乎自己也没有什么国外的朋友,于是直接挂断了。

    电话那头,詹富听着电话的盲音,心说这戚老五什么毛病。于是又拨打起来。

    “总的来说,这个眼镜还可以,不过还有改进的空间……”戚斌暄刚说两句,电话又响了起来。

    戚斌暄一看又是那个号码,直接又挂断了。

    “我感觉,应该加个抓拍功能,可以每过十秒拍一张眼前的照片,这样可以避免想要看看之前碰见的某人某事,而又没有操作的窘境。抓拍照片占的空间也不大,而且可以设成自动循环覆盖的模式。……”

    “叮铃铃……”电话又响了起来。

    戚斌暄气愤地按下接听键,吼道:“你哪位啊?一直打电话干嘛?”

    “咦,戚老五,这么大火气干嘛?”对面詹富一脸无奈,被挂了两次电话,我这儿还没发火呢,你怎么倒先发这么大脾气?

    “二哥?”一个词从戚斌暄嘴里脱口而出。

    “咦,今天太阳从西方出来了?难得你叫声二哥。来,再叫个听听。”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你个詹老二,怎么有空跟我打电话了?话说你跑哪去了,一直没有你的消息。”

    “哈哈,老子来追求爱情了。已经深陷爱情的战斗中无法自拔。”詹富一语双关地说道:“听说你写了本兵书,这不问问你,能不能来帮我下,当我的军师。”

    随后,在戚斌暄惊愕中,詹富将自己远赴亚特兰蒂斯追求艾比利公主,组建雇佣兵团帮助她复国,又从国内找了一群说评书的组建评书级参谋团的事情说了一遍。

    戚斌暄听后,笑道:“你请了一帮半吊子还不够,还要我这个半吊子也去给你添乱?”

    “咱们国家的历史氛围在那里放着呢,半吊子也比他们横冲直撞强。而且你可不是普通的半吊子,在军中的时候,你的点子也很实用。”

    戚斌暄敏锐地捕捉到了“在军中的时候”这句话,问道:“你都知道了?”

    “是啊,乐正龙太不是东西了,还抢小弟的军功,我要是在国内,肯定去痛扁他一顿。不行,我得叫几个帮手一起去,要不还真怕打不过他。”

    戚斌暄声音低沉的说道:“不用了,他已经陷入昏迷,成了植物人了。”

    戚斌暄边往楼梯走去,要到二楼找个无人的客房接着和詹老二打电话,远远还听见若有若无的声音传来:“而且那件事情,是我错怪乐正龙了……”

    李恒忠和哮天犬坐在角落的茶桌前喝着茶水,吃着袋装的膨化食品。

    哮天犬问道:“你真不打算告诉戚斌暄乐正龙变成哈士奇的事情?”

    “哎,既然答应了乐将军,这件事情还是由他们说吧。我一个局外人不好多说什么。不过看戚斌暄这么纠结,我心里也确实有点不好受。算了,他们自有他们的际遇,我不好多掺和。”李恒忠感慨道。

    “看你年纪轻轻,有时候说话却跟个糟老头子似的。”

    “也许是我阅历丰富吧。”李恒忠感慨道。

    “呸,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屁孩,跟犬爷这儿说阅历丰富。话说昨天晚上你带着的那个头盔是干嘛用的?跟我的狗狗沟通交流器一样吗?”

    “那个装置啊。”李恒忠扭头看向窗外,意味深长的说道:“那就说来话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