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山大人,我们抓住了一个从秘境返回的猪妖,从他的身上得到了一份关于那个珍宝地的记录。”

    “赤樱,食血你们没想到吧,有时候这些小妖心底的**就是这么黑暗。”

    “召集所有妖卒,我们必须从哪里分一杯羹出来。”

    鹿山妖王望着山下的络绎不绝匆忙准备兵器的妖卒仰头大笑。

    这样的场面不止是鹿山妖庭,整个远辉山脉包括须龙山妖庭和众多已经进入秘境的妖庭全都紧急的从仙界四周赶向珍宝地。

    所有阻挡在它们眼前的城镇,在仙族收缩力量的命令下全都沦为了妖族口中的血食。

    屠杀,哀嚎,嘶吼充斥着整个下天域,在这样的环境下就连天空也变得漆黑昏暗,黑云压城压抑人心。

    “报!禀告统帅,妖族大军已经凝聚成五六路从珍宝地西侧袭来,沿途城池居民全都沦为了它们的粮食。”

    珍宝地前沿城镇镇守府内,

    一名须发银白,眼眸平淡的中年男子端坐在主位。

    在他下方的两侧座椅上,二十余名身着各式战铠的天将,仙官虚坐在两侧,其中便有炼炎,驹燕两人。

    “这些妖族真是欺人太甚,末将请命带部下军团于陆明城阻截妖族大军。”

    天兵汇报结束后,一名坐在大殿左侧身穿徐金流印甲,胡须茂盛的天将大吼着站在中央。

    “漓俑将军说道不错,只是一些低贱的妖族,我们为何要龟缩在这里。”

    大殿内诸多军团将领相顾议论,在他们看来以往妖族之所以能够在仙界占据一些地方,那是因为上仙殿对此并不在意。

    而如今随着山五关沦陷妖族大军长驱直入,沿路上十几座城镇化为一片人间地狱。

    在这样的情况下,上仙殿却下达法令将他们全都拘束在这珍宝地,这要他们怎么接受。

    “都给我闭嘴。”

    喧闹争吵的大殿中一声沉重的低喝如大山覆盖了诸多声音。

    “山五关如何失守的你们该不会忘了吧。”

    “炼炎,驹燕还有已经突破灵体的微火这样的战力在面对妖族奇袭的时候都惨败而归,平心而论你们呢。”

    端坐在主位的魏晟统帅冷喝一声,锐利的目光俯视着下方的众位仙族将领。

    视线相交,所以与他对视的将领都不禁低下了头变得异常沉默。

    没错,山五关之战妖族忽然集结七名灵体境大妖奇袭山五关,其中虽然有山五关统帅微火急于求成的情绪。

    但以当时山五关共同存在三名灵体境上仙的情况,恐怕换了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都会做出当时微火的选择。

    “半年前,这些妖族突然袭击下天域边境导致下天域诸多土地沦陷。”

    “在这期间妖族一共出现了二十余名灵体境大妖,其中更是有两名大妖能够正面对抗上仙殿仙人。”

    魏晟抬手让亲卫将记录册分发给下方的各位将领,脸色变得异常严肃。

    “山五关沦陷以后,所有暴露在我们视野中妖族全都拼命的向这里集结,目的很显然是我们脚下的珍宝地。”

    “不用我说你们恐怕也能明白,如果珍宝地失守对于我们仙族将是多么惨痛的损失。”

    听到魏晟的话,大殿内一时间陷入沉默。

    所有人都明白如果让妖族得到珍宝地,到那时有了珍宝地的支撑,这些妖族将真正拥有立足之地,长时间下去甚至能够攻入中天域威胁到上天域的安全。

    “以这些妖族现在的速度,恐怕两天后就能抵达珍宝地了。”角落站着的一名振涛军团主战天将喃喃自语的说道。

    本以为细微的声音在一片沉默的大殿却变得格外响亮。

    “从现在开始,各个军团按照先前部署的位置进行战备,没有我的命令禁止妄动,违令者斩!”

    “是!”

    。。。。。。。。。。

    秘阁三层,林墨静静的浸泡在药液池中,一缕缕黑色妖气从他体内缓缓蒸腾而出挥散在天地间。

    “主上,那些妖族再有两日便能抵达的珍宝地。”

    “而这段时间仙族也有源源不断的天兵从各处抵达到这里,上仙殿派出的紫金上仙也已经抵达了七人。”

    白良的声音不断从林墨脑海中浮现。

    这几天的时间林墨虽然一直都待在秘阁之中,但对于外界的信息却从未封闭过。

    在他的计划中,唯有借助妖族与仙族展开正面战斗的时候,他才能从内部无声无息拿走秘阁中的东西。

    “这个仙族还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解决掉他。”

    林墨余光扫过坐守在旁边的莫书仙,心中隐隐涌现出几分杀机。

    这段时间,这个秘阁所谓阁守一直寸步不离的守在他的旁边,甚至连眨眼都抑制在了半天一次。

    “二十分之一秒,每隔十二个小时这个仙族才会露出这么一瞬间的空隙。”

    林墨内心暗自盘算,这几天他除了表面做出疗伤的样子以外,余光一直都在观察这个仙族阁守的一举一动。

    哗~哗,伴随着流水拍打的声音林墨缓慢起身走向屏风的位置。

    “林将军,你体内的妖气应该还没有清除干净吧?”

    见到林墨忽然的举动,莫书仙视线移动语气深重的说道。

    “本以为妖气只是侵袭到经络表面,但没想到其中一缕已经深入到了我的心脉处。”

    “即便有药液池深厚的药力帮助,缺少了护心丹我也不敢多做尝试。”

    林墨手掌抓紧左侧胸膛,苍白的脸上露出无奈的苦笑慢步走向屏风处从衣衫中取出一瓶丹药拿到手中。

    借助短暂的视线阻拦间隙,林墨手指飞速在避风暗处画出一道敛息符悄然隐没在屏风中,随后步入药池。

    “我手中的护心丹,阁守需不需要查看一下?”

    林墨故意在语气中透露出几分暗怒。

    “林将军莫要生气我也是听命行事,秘阁为仙族重要地方我也不得不小心。”

    莫书仙略抱歉意起身走到林墨旁边,接过药瓶拔开药塞问了问后再度放回到林墨手中盘身坐下。

    这番过后两人再度恢复了之前平静,只是二者的位置变化了许多。

    时光匆忙转瞬之间,五路妖族大军便兵临珍宝地西侧城墙,沿途路上妖族屠杀十余城,吞食仙族数万其余各族更是不计其数。

    不仅各个妖卒实力大涨,就连大军的数量也在吸纳了沿途投靠妖族后扩充到了一万五千妖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