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2章 宗主出马

    三层境界的力量。

    紫级境界的力量。

    这三层力量是吴应亮最强的等级力量。

    在他轰下来的一瞬间,龙飞翻手一掌盖了下去,就像是篮球盖帽一样,一计大火锅盖就轰了下去。

    “轰隆隆!”

    成吨成吨的力量在吴应亮的身上炸开。

    吴应亮的脸色骤变,他释放出来的力量破碎,身体也跟着一沉,直接跪在地面上,刚好对着龙飞。

    跪了下去!

    “咔嚓!”

    “咔嚓!”

    膝盖骨破裂,鲜血渗出来,吴应亮发出惨叫声。

    龙飞站在他面前,“跪下的滋味怎么样啊?很舒服吧!”

    全场巨震。

    杨万怒的脸色都变了。

    刚才的力量……根本不是龙飞的力量,可是他却能完全的掌控住,并且在这道力量爆发之后,吴应亮的修为力量并没有半点恢复。

    他的紫级六品境界被吸收了三层修为!

    也就是说。,

    他现在还是紫级三品。

    眼前的这个奴隶能吸收人的修为,然后爆发出来?

    这是什么功法?

    杨万怒从来没有听说过,更加没有见过,他唯一能想到的只有两个字,魔功!

    周围的人目瞪口呆。

    内门长老啊,就这样跪在龙飞的面前,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完全就跟做梦一样。

    只有牛大山和杨瑜两人无比的兴奋。

    龙飞冷冰冰的看着吴应亮笑道:“现在还需要我检测血脉吗?渣渣!”

    吴应亮双腿在发抖,痛苦难忍,不过他的眼神中却充满怒火,双膝猛地用力,忍住剧痛,一蹬就要站起来。

    就在这一刹那。

    龙飞右手一张,修罗开山刀一动,直接架在吴应亮的脖子动脉处,愣了笑道:“*有种起来一个试试啊!”

    阴寒逼人。

    全场又是一静。

    吴应亮牙齿咬的咯咯爆响,再一次跪了下去,喝道:“小子,你最好别乱来,这里是元泱宗!”

    “你要是杀了我,你绝对活不了!”

    龙飞玩味十足的笑道,“现在还威胁老子呢?”

    突然间。

    龙飞两眼一怒,眼神中杀意迸发,手中的修罗开山刀一动,吼出一声,“老子最讨厌别人威胁我。”

    一刀斩!

    突如其来。

    更是没有人反应的过来,杨万怒反应不过来,杨瑜反应不过来,周围的长老弟子全都反应不过来。

    而且。

    就连吴应亮自己都反应不过来,太快了!

    太突然了。

    不过。

    有个人反应过来了。

    “住手!”

    声音一落,一股强大的力量护住吴应龙,龙飞手中的开山刀进不了半分。

    也在这一刹那。

    全场一震。

    “宗主来了!”

    “任天斩宗主来了。”

    “宗主和内门长老全部都来了!”

    ……

    杨万怒眉心一紧。

    杨瑜立即道:“龙飞,快住手,宗主来了。”

    任天斩轻轻落下,看了龙飞一眼,微微道:“可以住手了吧?”

    他的一根指头直接拖住刀尖,轻轻一挥。

    “嗡!”

    “唰!”

    修罗开山刀被一道力量给震脱龙飞的掌控,直接飞出,钉在远处的一面墙上,刀身全部进入墙壁,只留下刀柄。

    这是轻微的一指之力就如此强悍。

    不得不说。

    眼前的元泱宗宗主飞出强大。

    龙飞眉心暗暗一紧。

    牛大山轻轻靠前一步,站在龙飞的身侧,最好一切准备。

    吴应亮也立即爬起来,道:“宗主,这个小子奴隶身份,杀了元泱宗不少天才弟子,我建议……”

    任天斩并没理会,而是直接看着龙飞,道:“你来元泱宗的目的是什么?”

    不等龙飞回答。

    任天斩眼角看了一眼杨万怒,随后又道:“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你通过考核了,你现在是元泱宗的弟子。”

    众人一惊。

    吴应亮脸色一沉,道:“宗主,他是个奴隶,而且是零级血脉天赋……”

    “啪!”

    任天斩一个耳光扇了下去,喝出一声,道:“你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吗?”

    吴应亮脸上五指印记清晰可见,这一巴掌的力量不小!

    也看得出来,任天斩怒了。

    连一个考核弟子都对付不了,这就是元泱宗内门长老的实力?

    吴应亮立即低头,不敢再说半个字。

    烈炎微微道:“宗主,元泱宗的门规奴隶身份不管是何等天赋,修为都不收取,因为奴隶是这个世界上最低贱的东西,他这颗老鼠屎只会毁了元泱宗的名声。”

    声音不大。

    语气平淡。

    但是……

    在这种时候,整个元泱宗没有人敢说这样的话,就连长老都不敢,他烈炎却敢说。

    任天斩眉头动了一下,微微道:“烈炎,你也要阻拦我?”

    烈炎立即道:“弟子不敢,弟子只是提醒宗主,别坏了元泱宗的规矩。”

    “刚才吴长老已经对他网开一面,只要他是血脉是天赋血脉就让他们两个留下,可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他不但没有检测血脉还杀了烈岩,用魔功迫使吴长老跪下,如果你让他这样加入元泱宗,恐怕会让很多人不服。”

    语气还是很平淡。

    但是。

    平淡之中却带着强大的压力。

    他说的也是事实。

    杀了人,伤了长老,在元泱宗无法无天,这样的人加入元泱宗的话,如何让人信服?

    任天斩眉头一紧。

    身为宗主,他却被一个弟子给束缚住。

    如果不是忌惮烈炎背后的势力,他会瞬间将他给镇压掉。

    这个时候。

    龙飞微微一笑,盯着烈炎道:“终究还是想要我检测血脉,还是想要看我笑话?”

    烈炎得意笑道:“不错,我就是想要看你笑话,我就是不让你加入元泱宗。”

    “你的身份就算有再强大的力量也掩盖不了。”

    “奴隶!”

    龙飞看着烈炎,道:“既然你那么想看我笑话,不如赌一场吧?”

    烈炎道:“你想赌什么?”

    龙飞道:“赌注随你开!”

    烈炎道:“好,那就赌谁输谁给谁跪下,磕头,怎么样?敢吗?”

    龙飞道:“这是你自己说的!”

    杨瑜一把拉住龙飞,道:“别跟他赌。”

    “老大,你的血脉……别跟他赌。”

    杨万怒也看着龙飞轻轻摇了下头。

    烈炎得意笑了起来,道:“怎么?不敢啊?哈哈哈……奴隶就是奴隶!”

    龙飞挣脱杨瑜的手,大步走到黑石前,一滴精血凝练而出,高高落了下去,落在黑石上面,“刚才打了你左脸,这次我要抽你的右脸!”